本站致力于为全球华人基督徒提供在线灵修平台。  本站全新改版,如有问题请向管理员反馈。  老版首页  登录注册 收藏本站|网站地图|本站留言|返回首页
热门栏目:
感恩讲章 讲章精选 视频讲道 在线祷告 福音文章 福音书库 2013讲章 儿童主日学 青年团契 基督文艺 赞美诗歌 感恩专题 站内搜索 更多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福音文章 > 信仰答疑

基督徒的孩子能戴红领巾吗?

来源:作者博客 | 作者:谢迦勒 | 时间:2017-04-20 | 阅读[] 字体: [ ] [繁体] [推荐]

问:我想问一个问题,那就是基督徒的孩子能挂红领巾吗?有人说红领巾的组织是共产主义先锋队,是无神论的组织,孩子不能参加。有人说,孩子在信仰上还不是很明确的时候,父母以自己的主观意见去左右孩子的选择,这有点牵强,而且因为不挂红领巾的事情,还引来教会的一些麻烦,这没有必要,不知弟兄是怎么想的,能否给予一些指导,谢谢!

~~~~~~~~~~~~~~~~

答:基督徒的孩子能不能戴红领巾的问题,其实这不是一个孤立的问题,而是在我们生活中会遇到一类这样的问题。比如,基督徒能不能唱红歌?基督徒能不能向国旗敬礼?基督徒要不要遵守计划生育?基督徒能不能参加大队委竞选?基督徒能不能接受优秀少先队员的称号?基督徒能不能向老师敬礼、鞠躬?……。

要弄清楚这一类问题,我们首先要把握一个圣经的总原则。那就是基督徒在地上寄居的时候,我们同时具有两个身份,一个是属天的,一个是属地的。属天的身份要求我们必须照着圣经真理生活,属地的身份要求我们必须按着法规、制度生活。我们很多基督徒都想当然的认为,只有照着圣经真理生活,才是神对我们所有的要求。认为按着法规制度生活,那不是神的要求。其实,这二者都是神的要求,并且照着圣经真理生活是包括了按着法规、制度生活的。这两种身份、两种生活要求,原本在大多数的时候,可以是两条互不干涉的平行线。我们没有必要主动处处去拿我们属天的身份与属地的身份搞对立,这是自找麻烦,自找苦吃。如果是世界主动要将属地的身份与我们属天的身份搞对立,让我们在二者间必选其一的时候,那时候,我们当然再毫不犹豫的选择神,这才是背十字架。

就如同在圣经中有一次有人试探主,问主耶稣与门徒要不要向凯撒纳税的问题。主耶稣的回答是,凯撒的物归给凯撒,神的物归给神。这话很清楚的说明主耶稣是向凯撒纳税的。同时,主耶稣的这句话也是告诉我们基督徒的两种身份,两种责任与要求。有些基督徒在理解这处圣经的时候,看到既然主耶稣都说‘凯撒的物归给凯撒’了,于是,他们就只承认基督徒可以向政府纳税,其余的就不可以啦。我们认为他们这样的理解,是因为还没有明白主耶稣这段经文的意思。主耶稣在这里不是回答可不可以向政府纳税的问题,因为身为公民向政府纳税当然是责无旁贷的责任。问题是,他们问主耶稣可不可以向政府纳税,不是指向他们犹太人自己的政府,而是向侵略他们的罗马政府纳税。也就是说,交上去税有可能会被用于敌人制造武器,加强他们的殖民统治。这就好比,如果在三十年代,中国被日本打败,向日本政府交税,我们会认为应该做吗?当然主耶稣的意思也不是说,基督徒就不能保家卫国,反抗侵略。大卫为保护自己的国家的正义战争,上帝都是与他同在的,帮助他抵抗外敌。主耶稣的意思还是说,政治可以按照政治的方法解决,信仰就该按着信仰的要求生活。如果主耶稣认为向罗马政府纳税都是可以的话,难道我们还会说我们遵守本国的制度却不应该吗?如果因为这个政党是无神论的政党,我们的孩子就不能戴红领巾的话。那问题就严重了,那就不仅仅是不能戴红领巾的问题了,我文中开头提到那一类的问题,我们就都得拒绝了,甚至我们连国籍也应该改了,连钞票的头像也得换了。搞不好走下去,都有可能会产生宗教极端分子。

有人可能会想,基督徒的孩子如果可以戴红领巾的话,那么,基督徒是否可以入党呢?从理论上说,基督徒当然可以入任何的党派。在国外,基督徒加入任何党派那都是太平常的事了。因为绝大多数党派都只是政治立场、政治目标的不同,与宗教根本是毫无关系的。当然,我们都知道也有极其极其少数的党派,却破天荒的对信仰提出了要求。那么,我们常常传道人或资深的基督徒说基督徒在中国不能入某个特定的党,这话错了吗?也没有错。问题就出在,我们很多人只知道不能入那个党,却没弄懂基督徒不能入那个党的真正原因是什么。其实,说白了,不是基督徒不能入那个党,而是那个党的党章不允许基督徒入。这也就是我前面说的,本该是两条互不干涉的平行线的,可是,其中一条线非得与另一条线搞对立,叫我们只能二选一,我们才不得不选择被迫放弃入党的。如果在这个党章中,把涉及信仰部分的内容去掉。其余的部分,比如: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啦、为保护人民的利益不怕牺牲啦、不搞个人崇拜啦、认可人民民主专政啦、为实现共产主义奋斗终身啦……。如果有的基督徒认为这些与自己的政治理念相同,是可行的,那他们就可以加入。如果有的基督徒认为与自己的政治立场不同,或是不可行的,那他们就可以不加入。戴红领巾就没有那么严格的要求了,现在几乎是每个小学生,只要到了年龄都会发一条红领巾给你带上。如果哪一天连戴红领巾也是要经过严格的政治审查,不允许任何有信仰的人加入,必须二选一的话,那我们就不戴了。这不是我们要与他们对立,而是他们要与我们对立。

 

有人以‘红领巾的红色是表示烈士的血染红的,而不是主耶稣的血染红的’为理由,认为所以基督徒的孩子不可佩戴,这就是将信仰与政治混为一谈。如果因为红领巾是烈士的血染红的,就认为不可佩戴。那么,这个人也就更无法做中国人了,因为五星红旗也是被烈士的血染红的,红领巾仅仅只是它的一角而已。如果说戴红领巾就是拜偶像,那简直更是胡言乱语的无稽之谈,根本是八杆子打不到的事硬扯到一起。总有这么一些人,对与自己不同的观点喜欢搞上纲上线的那一套,什么都喜欢先通过 ‘追根溯源’,然后再给人扣帽子。本来没问题的,一追根溯源就追出问题来了。如果他们真的什么都追根溯源倒好了,因为那样的话他们根本就别活了。所以,他们往往只能是选择性的追根溯源,然后既能借此定罪别人,又能凸显出自己的高贵,这种方法在不知不觉中,瞬间就能产生一种将自己凌驾于众人之上的快感,这在心理上像是毒品一样对人有强烈的控制作用。新中国建立的这段历史,就决定了红色的革命寓意在今天许多的方面都会留下痕迹。甚至是一种服装、一个地名、一条路名、一项活动、一个节日等等都会留下痕迹,只要你是一个中国人就不可避免要与其发生联系。其实,在外国也会有类似的情况遇到,在古代也会有类似的情况遇到,这就是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属地身份必遇到的事情。保罗当日去罗马时坐得那条船就是‘宙斯双子’号,这也是异教思想在属地文化中留下痕迹的一个例子,这可比红领巾是烈士鲜血染红的问题要严重多了。这要是搁到今天那些喜欢把属地身份与属天身份混为一谈的人来说,那可不得了了,他们就会‘要以分别为圣’、‘要走窄路’的名义抵制坐这条船,他们要坐就只能坐‘上帝独生子’号。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