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致力于为全球华人基督徒提供在线灵修平台。  本站全新改版,如有问题请向管理员反馈。  老版首页  登录注册 收藏本站|网站地图|本站留言|返回首页
热门栏目:
感恩讲章 讲章精选 视频讲道 在线祷告 福音文章 福音书库 2013讲章 儿童主日学 青年团契 基督文艺 赞美诗歌 感恩专题 站内搜索 更多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福音文章 > 护教信息

家庭教会当前面临的危机

来源:作者博客 | 作者:陈敏澜 谢迦勒 | 时间:2017-08-26 | 阅读[] 字体: [ ] [繁体] [推荐]

陈敏澜

       最近在中国大陆一个多月,到好几个地方查经培训,都是已经一年或更长时间未去的。一路所见所闻,感到家庭教会目前的光景,正在不断发生变化;表面看似乎比前热闹许多,其实只是活动能量增大,事工名称增多,财富设备增加,神学知识增长,自我表现增强。而那些应当增长的得救人数、信徒灵命则增长不多,甚至有倒退的迹象;过去每年能有上千人受洗的,现在能有两、三百,就已经算很好了。这种情况在越大型富裕,对外联络频繁的教会,表现得也越明显。倒是在比较偏僻落后的地区,不起眼的小型教会里,还基本不受这些潮流的影响;同工们仍然默默勤恳事奉,保持对纯正信仰的持守,对圣经真道的渴慕,以羊群的需要为念。因此我这里提到“家庭教会面对的危机”,主要存在于前一类的教会中。

       我首先去的地点是J市,那是一个比较大型的家庭教会,同工们大多是我认识多年,看他们成长的。我去以后,发现有几个同工没有出现,一问之下,说是因为有经济问题被停工了;其中有一个还因为有生活问题,连牧师的职称都被革除了。在我接下来去的几个地方,也都听到有类似的情况发生,都是关系到同工道德素质的问题。这使我感到今日家庭教会的同工队伍里,这类情况已经不是个别现象,而是反映出普遍对道德观念的淡漠和不在乎。

       造成这样情况的原因,虽然有社会因素,但我们更应首先从自身作出反省。对我们来说,任何道德品质的堕落,都不只是行为上的失败,更是生命上的失败,反映我们生命的实际光景;而造成我们灵命失败的原因,总是和教会内存在的问题,以及个人属灵的光景直接有关,这才是我们首先需要反省悔改的地方。

       下面提出的几方面情形,应当都是今日教会中的一些实际情况,直接影响教会同工的道德素质观念。

1、把得救稳固性的片面私意理解,当做犯罪保险箱的理论依据。

       近年来预定论神学观在家庭教会年轻一代同工中受到普遍欢迎,但大多都并没有深入全面的认识掌握,只经过短期学习,片面理解,就乱加应用,肆意发挥;把对得救稳固性的强调,变成类似“犯罪保险箱”的观念。这类“自以为得救”了就不能再不得救的道理,使那些既想上天堂,又想继续活在罪中的人趋之若鹜;以为一样信耶稣,当然选择这样的“神学”来相信,一旦取得“得救”的地位,就可以恣意妄为。这种对神预定权能的片面私意理解,违背圣经教导的一贯真理原则,是不言而喻的。

       大多家庭教会同工应当还不至于会荒谬到“渴想犯罪”的地步,但“一切预定“的观念,却无形中渐渐影响到他们对道德素质要求的操守,解除自己对肉体私欲败坏警惕的心防。我们在信主后,都不断经历“两律交战”的生命实际;罗7:22-23当顺从神的律得胜,就帮助我们的生命长进老练,当犯罪的律得胜,就使我们生命受亏损,陷入失败软弱之中。往往在面对感情物质的诱惑时,得胜还是失败,全在一念之间;如果平时在观念上放松对罪恶的警惕和心防,就必然缺乏坚定胜过的意志,在两律交战中,失败的意念就会占上风,取得胜利。我想这正是今日这些家庭教会同工在钱财女色诱惑面前“倒下”的关键原因。

2、世俗的教会观把事奉心志变成雇工心态,工作和生活之间没有关联。约10:13

       西方社会的市场管理体制已发展得相当完善,因此西方教会常有借鉴一些社会上的成功经验和策略,使教会行政管理工作做得更加完善。虽然这一方法有它正面的作用,但也容易带来负面的影响,造成对教会的认识,带上浓厚的世俗观念和商业色彩,以至教会公司化,事工职业化,工人雇佣化。

       家庭教会在接受西方教会的帮助和教导时,也接受了这样的教会观;但主要只是观念上的接受,缺乏管理上的实际仿效。说得具体一点,就是该建立的行政规章制度并没有学会,观念上却已经把教会当做一间公司;因此事奉也不再是出于奉献心志,只是一种职业选择。受最大影响的,就是年轻一代的教牧同工,失去牧人心志,存着雇工心态;所谓神学装备,只是接受职业训练,是提供进入宗教专业圈的进阶。圣职按立就如取得专业执照,成了从事教会工作的资格保证。

       由于是雇工,在观念上就会存着一般公司雇员的心态,工作和生活分属两条互不相关的线;公司要求员工的,只是要把工作做好,至于生活问题,那是个人私事,公司并不过问。因此即使生活腐败的人,只要把本职工作做好,仍然可以是老板满意的“好员工”。当一个事奉神的工人,存着这样的雇工心态,难免在无形中会存着事奉和个人生活是互不关联两回事的观念;即使生活上失败,也常能从“工作上没有失败”得到宽慰辩解,缺乏强烈自责的罪恶感。多少年轻一代工人,就是在这样错谬的教会观影响下,失去竭力抵挡罪恶的心志和力量,以为只要事奉工作做好,就可在神前交账;其实是被魔鬼欺骗,从对自己放任,以至在神面前放肆,直到失败堕落“倒下”,真是多么可惜的事。

3、不完善的财务监督机制,为工人生活腐败堕落开启方便之门。

       前面已经提到,家庭教会在接受西方教会观的影响中,只接受了教会商业化的观念,没有按照西方教会的模式,把教会行政规章制度建立起来;一个明显的例子,就是大多家庭教会都缺乏健全透明的财务监督制度。西方教会在财务制度方面,基本都有比较完善的监督机制;虽然不可能百分之百避免营私舞弊的情形,至少在一般情况下,要想弄虚作假、公私不分就不那么方便,是能起到一定监督作用的。

       家庭教会由于过去长期处在受压制的环境,一直没有建立财务监督机制的做法,因为根本不存在财务收入的问题;不但是因为过去环境不许可收奉献,也是因为没有必要,聚会是在家里,同工都是义工,即使有零星少量的开支需要,也都是同工们自己掏腰包解决。但现在家庭教会这方面的情形已有很大改变,不但在富裕地区的教会有钜大数目的奉献收入,即使一般小教会,随着信徒经济条件的普遍改善,奉献收入也相当可观。虽然一般都有简单的财务制度,但在支配监督的透明度上,仍存在许多漏洞和不足。本来这正是可以向西方教会行政管理体制学习的内容,但不少教会负责同工却不很想这样做;借口是处境特殊,不能留记录,说到底就是只能是一笔糊涂账。而且在中国文化观念里,对财务监督,账目要求太清楚,好像是对负责同工不尊重不信任,面子上过不去。

       这种种因素加在一起,使家庭教会的财务监督机制,一直处在不够完善的状况下。如果教会里大权在握的同工是忠心的,那还问题不大;但随着同工队伍的日趋复杂,和日渐增多的财政收入,当诱惑超越人能胜过的限度时,就为贪污腐败行为提供方便之门。那些失败倒下的同工,几乎都是从糊涂账到钱财上失败,以至生活腐化的。

       据说中国政府已有向家庭教会提出“五进五化”的要求,也已经在一些地区试行实施,其中就有“财务公开化”这条。当然教会财务即使政府不来直接干预,也不能容许人在任何借口下,达到个人贪心不受监督的目的。但我更担心的是,一旦家庭教会个别因财务不透明而造成的腐败事例被揭露出来,就会造成社会对家庭教会持负面印象;使神的名蒙羞受辱,家庭教会被人否定唾弃,甚至被迫在社会监督下进行重组整编,不但有社会舆论支持,就是在信徒中,也能赢得不少赞同的声音。到时究竟是谁拆毁了家庭教会?我想不必去责怪别人,应当先从自己反省起。

4、长期忙碌于接受神学教育,忘记圣经还有“禁戒肉体私欲”这类教导。彼前2:11

       神学教育宗旨是配合作教会工作的专业性需要,即使是和圣经有关的课程,也着重在教义和知识层面的介绍,都是正面教育的讲解,缺乏对学员“禁戒肉体情欲”这类鉴戒性内容的提醒。但这方面的真理信息却是我们灵命成长过程中必不可少的基本教导,也是只有直接从圣经的相关经文才能得到的内容。因此当一个同工长时期忙碌于神学学习,难免会忽略自己个人的灵修时间,对圣经的直接内容渐渐生疏;像“要治死肉体污秽”这类教导,因不属于神学教育课程范围,就会从学员印象中模糊淡出,放松对肉体败坏的警惕。这样的同工在面对试探诱惑时,会轻易失败跌倒,也就没有什么可稀奇的了。

       就以我这次去的J市为例,那个因犯淫乱和贪污而被革除牧职的同工,早已被按立为牧师,也正在继续深造读他的神学博士学位。我认识他已经有二十年以上,原感到他为人还算是比较规矩的,对他会犯出这么严重罪行,确实感到有些意外和失望;可能真是因为“神学”读得太多太久,满脑子神学思想,以至麻痹了对自己肉体私欲的警惕,解除了抵挡罪恶的心防,忘记圣经关于“攻克己身、约束己心、治死旧人”这类教导。魔鬼知道得很清楚,当他的观念里有了犯罪保险箱和事奉职业化的心态时,也就失去忠心事奉的心志;在面对试探诱惑时,即使有满脑子的神学知识,也并不能帮助他胜过自己肉体情欲的败坏。

5、面对充斥色情暴力的社会潮流,更当郑重持守真道,以免随流失去。来2:1

       当家庭教会在上述这些情况的影响下,对道德品质的观念越来越淡漠薄弱的同时,社会潮流在这方面的试探诱惑,却一浪高过一浪地侵袭过来。纵观今日社会的生活模式和观念,自诩多元化丰富多彩,但这“多彩”却充斥着低级庸俗趣味,满了色情暴力的色彩;似乎是给人性有更大自由,更多开放,其实只是人的罪性趁机大肆活动,道德规范声音受到压制,传统伦理价值遭到否定,都被斥之为逆时代潮流而行的迂腐之辞。在这类道理的不停灌输教诲下,人的观念难免被“强迫洗脑”,渐渐对色情暴力的行为见怪不怪,视为正常,心生艳羡,以至是非颠倒,以光为暗,以臭为香。

       教会是世上的光和盐,正应当在这样的时候,借持守真道的表现,在生活行为上作出分别为圣的见证,发出基督馨香之气;我们有圣经明文的教导,有明确的是非香臭标准,虽然我们无权干预禁止社会潮流的观念,但至少应当旗帜鲜明地表达正确的香臭立场。作为教牧同工,更应当教导信徒持守正道,在社会潮流侵袭下不致迷失方向;一面自己以身作则,谨慎自守,才能够在这世俗潮流中,不至于随流而去。来2:1

       可以预见,随着社会物质生活的不断提高,教会经济条件的逐渐改善,世俗道德风尚的日益“开放”,家庭教会同工要胜过这些试探诱惑,也面对越来越大的挑战。如果我们自己缺乏道德品质的观念,抵挡罪恶的心志越来越薄弱,而且还振振有词作自我肯定的辩解,恐怕“倒下”的同工只会越来越多,又怎么能带领信徒一同在这世上起到光盐的作用呢?

       其实在家庭教会里看到这些情况的人并不是没有,只是看到有些情况已经在教会形成强大而复杂的气候,牵涉很多方面的利益;自知人微言轻,只能听之任之,但求洁身自保。有些人则还试图粉刷太平,以“时代不同”为借口,公然按照雇工标准,使教牧同工的工作成绩和生活表现脱钩,以此“保护”工人即使道德品质有问题也可以不至“倒下”。

       希望这些内容能引起更多弟兄姊妹对中国家庭教会的关心和代祷。求神使今日家庭教会所面临的这些危机,能成为转机,经过反省悔改,从偏离正道的道理和观念里回转,坚定自己事奉的心志。同时海外的教会和同工也应当认真反省,我们去中国从事福音事工究竟作了些什么?我们去作的事工,是真为帮助中国教会的成长,还是为要达到自己事工的成功?应当看到家庭教会面临的这些危机,基本都脱离不了从海外所施加的影响。不但如此,家庭教会面临的这些危机,在海外教会和同工中间,也并非完全没有类似的情况和心态存在,我们也同样需要作出反省和调整。

                                                 2016年元旦)

 

 

 

以下内容为本人的通信回复

陈伯伯您好:

见字如见人,很亲切。我刚看了您这篇文章,非常好,指出了在当今中国家庭教会中普遍存在的混乱现象,要说唯一感到美中不足之处,那就是文章太短了,仿佛仅仅揭开冰山的一角就结束了。其实,更准确的说,也不是文章太短了,而是家庭教会堕落的太快了,问题太多了,正如您以前帮我们查得士师记的情形:一代忠仆不在了,以色列的情形就急转直下,陷入了各人任意而行的大混乱。

中国家庭教会可以说是没有人创立,是在圣灵感召下松散的自发产生、形成,对外渐渐形成一个家庭教会的概念,不同宗派的前辈不约而同的都希望自己所服事的教会能不受政治的干预,不受人权力的控制,单单以基督为元首、以真理为原则,建立一个个完完全全按着山上的样式的教会。但是,这才多少年,家庭教会一个良好的开端在多种因素的影响下如昙花一现,很多就腐化堕落了。过去,家庭教会常自豪的说“天主教是教皇掌权,不是属基督的教会”、“三自会是不让基督做头,牛头马面的教会”,可是,现在别人却反过来说很多家庭教会所谓的领袖就是一个个想做在金字塔尖上的小教皇。现在的家庭教会与过去相比,一个最明显的变化就是从内在生命的建造转变为外在形式的建造,而天然的人又都喜欢这种轰轰烈烈的运动,说白了,这已经不是在建造圣殿,而是在造巴别塔了。众人在个别人的鼓动下齐心协力希望做大做强,塔顶通天,目的是传扬自己的名。追求人多,只是为了铺垫巴别塔的塔基,好使立在塔尖上的人物可以更高。要成为全球最大的教会、全国最大的教会、全县最大的教会……。

现在已经堕落到因为错误太普遍,以至于就没人觉得那是错误的了,甚至不但不觉得错,反而以为就应该这样,谁若不这样倒不正常了。比如,我举个简单的例子,现在各个教会普遍都称教会中服事的同工为领袖,祷告中喊求神祝福领袖、培训称领袖受训、交通中问谁是你们教会领袖……,这种现象可以说太普遍了,领袖一词大家都懂,一用领袖这个词,不用刻意去解释,新来的信徒自然就知道谁是教会的领导人了。可是,这样的观念并不是从圣经中来的,完全是人自己属世的思想。因为圣经中从来就不称教会中的仆人为领袖,领袖一词在圣经中出现的次数极少,仅仅十次,并且都是出现在旧约。虽然相同的原文单词在圣经中出现过很多次,但是,查考圣经就知道领袖是用来指一个人政治身份的,是指首领啊或者王啊,不是指属灵信仰领域的身份,圣经从来没有说保罗、彼得是教会领袖,教会领袖这个词的发明简直就是不伦不类,领袖与仆人的意义完全是相反的。这么明显的错误今天却能在教会中大大流行,没有人觉得异样,可见末世教会堕落之深,在这种观念下,难怪老底嘉的教会说主耶稣被赶到了教会之外。

现在的家庭教会中还有许多类似这样的错误,再比如,圣经中教会都是按地划分,如果只是为了说清楚是哪一件教会,按地划分已经完全能够说清楚了。可是,今天有极多的教会都给自己的教会取一个独特响亮的名字,名义上是好有别于附近其他的教会,实际上是更改了教会完完全全属于基督的属性。使原本属基督的教会一下子就变成属基督和我了,基督是名誉主席,我才是掌握实权的主席。和我联合的,属于我的团契的,即使在天涯海角,我也打电话请他们坐动车、飞机过来听道。不属于我的,即使近在在眼前,我也不会邀请你,也不会帮助你。教会一旦含有了属‘我’的特点,常常不仅仅是一盘散沙,难以合作,更有可能视其他‘我’之外的教会为竞争对手,于是导致彼此论断,互相拆台的现象难以遏制。……这样的错误真是很多很多,若不能得到纠正,越热心工作,就越混乱、越分裂。当然,这种变质的教会环境,更会为撒但的工作提供最佳土壤。看到这些现象,却又无能为力,真是令人痛心。

能蒙准转发您的这篇文章,也正是我求之不得的事情,您首发之后,我便转发。

                                                                                  ——谢迦勒 弟兄(15.12.27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