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致力于为全球华人基督徒提供在线灵修平台。  本站全新改版,如有问题请向管理员反馈。  老版首页  登录注册 收藏本站|网站地图|本站留言|返回首页
热门栏目:
感恩讲章 讲章精选 视频讲道 在线祷告 福音文章 福音书库 2013讲章 儿童主日学 青年团契 基督文艺 赞美诗歌 感恩专题 站内搜索 更多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福音文章 > 教牧相关

重要的是把罪根和巫性要挖出来

来源:旷野呼声 | 作者:海夫 | 时间:2014-08-24 | 阅读[] 字体: [ ] [繁体] [推荐]

——再思传福音和中国文化的问题

  题记:感谢博友甘子冬麦的跟帖,回复的过程也是一个再思想、被光照的过程。感谢主!将回帖集中时发现神的手实在是妙手天成:在人不过是简要回复,在神已经清晰地成篇,有观点,有看见。故率性成文贴出:

  甘子冬麦:“在这方面相比,基督教和基督教文化基本就是小儿科”(《试破解在中国传福音和文化关系》一文)--这话说得好呢。这里有一个很深的矛盾,也可能是一个启发。就是,我们是否最终会抛弃,中国文化的这个方面;上帝的意思,是不是要我们抛弃这个?或者也保留在地上的某种“丰富”?总体感觉,中国文化需要的是提升,也许不一定是被摧毁?

  ——这些问题我也思考了很多:就文化层面,肯定是需要并存在多种的丰富。就中国文化,肯定需要圣灵光照下的更新和提升。至于摧毁,谁能摧毁呢?除了上帝!事实上,中国固有文化已经被摧毁了。两百年来,上帝不是在籍着各种历史事件和书写摧毁了吗——实在是忍无可忍……从这种角度而言,又想传福音,又想抬举“国学”何尝不是扶着犁往后看呢,兼有一种中国死结和文化情结在作祟。

  或说,中国固有文化并非一无是处呢?是的,有很多优秀的部分!问题出在哪里呢?出在人,罪人本身。这就看到一个根本,主耶稣是来拯救罪人,不是来拯救文化的。罪人得救的时候,文化的去腐呈新是随着来的。还是多在罪人本身狠下功夫吧!文化是辅助手段。在上帝那里,饱含着血泪,并在血泪中升华和建造生命的,才在永恒的价值里。

  一种文化被基督化时,是否就可以代言上帝或成为神道了呢?绝对不能,也不可能!可世人往往以之为是,所以看重这宗那派,高举这样主义那样神学。其实呢,在信心中不知不觉地修建自己的巴别塔,撒旦的圈套就这么掉进去的。呵呵,上帝对祂的儿女此举可能又好气又好笑吧。谁知道呢!只知道审判从神的家起首。人人都得交账过关,做基督徒尤其要在这上面“低调”。

  甘子冬麦:(《福音和福音的大能究竟是什么》一文)有一个问题,因为最近在读一本书,《说道》,郑主持著。是探讨《圣经》与《道德经》的关系的个人感受的一本书。其实我基本赞同这种探讨。但是在查经小组的不多的讨论中,也感受到这种观点受到抵触。所以想问下。

  ——呵呵,受到抵触是正常的,没有抵触才不正常。为什么呢?1、对圣经和道德经的关系探讨,包括国学的再整理,在新的思想光照下来再解读,历朝历代都有人做这些事,所以单是论语的解读本都成千上万。我相信这是上帝给极少数人的恩赐和带领,不是给大多数人的。大多数人没有相应的看见和能力,怎么可能很接受呢。

  2、我想这里面有上帝的作为,主爱的保护,圣经的真理根基都不牢的弟兄姊妹,还要学习或探讨道德经、论语、墨子一类,不仅是负担,也可能带来祸害,头都搞晕了——文化里太多似是而非的东西。

  3、一切得回到根本,信仰给人带来的根本是:在基督里新造的人。新造的人还没成型出炉,又不断加进历史、思想、文化等各种符号和杂质。怎么是好呢?主耶稣在拼命地做炼净的工作,我们自己却觉得非要加点什么才对得起主。这是在拦阻神的工作呢,还是帮忙做工呢,神需要我们帮忙,还是需要我们跟从呢。

  ——当然,从文化交流层面,一些经典的对读、比较、综合等工作需要人做,然这些工作肯定是有特定使命的人来做,不是基督徒大众来做。如果做这个工作的人试图以此影响大众来传福音,此心早休为好,因为无意中让撒都该人的酵就进来了。

  就我自己,以前也想做类似的事,随着信仰的进深和对当今中国发展的看见,此念渐消——此举是文化工作,不在传道中,也不是那么合神的心意。加尔文在其《基督教要义》说:“信心乃建立知识上,而不是建立在无知上。而且这种知识是对神的认识,也是对祂旨意的认识。”常常提问:神啊,你对我一生的意愿是什么,你对中国的旨意是什么?否则,忙活半天多在瞎整。

  甘子冬麦:(《从巫的一些特点和影响来解读》一文)博主这篇文章,已经有门道。但是好像还说得不够。巫的封闭性这个说的对,赞同,但是还是感觉说的不够。巫是不是就是装神弄鬼呢?因为不知道那大的,自己有了点话语权,就自称为大了,自以为大了,其实还是人的传统吧。有点赞同哲人唐的观点,这个是一个好的连接点,但是却有神学上的困难。

  ——巫的根本是人的传统,是人想成神而通天接地的努力。但因人里面有神的形象和样式,再加上向着真理的追求,看上去是有光的,而且似乎还很有光。连西方宣教士们都感叹:上帝真是把太多的智慧放在了这个民族。

  对此林语堂的一句话比较到位:“大光来了,把蜡烛吹灭吧”!

  至于神学上的困难,是的,不是一点点的困难。西方神学的那一套挪移到中国,不仅有点水土不服,更重要的是国人的罪根和文化里的巫性挖出来,清理掉,用基督的血来换血做透析。这个工作量大,智慧强度高,西人做不到,得中国人自己来,自己又哪里搞得动呢,非神力不可为也!

  近来有个叫“李一无所知”的写了不少文章深入剖析中国文化和国民性的思维根底,他尊崇上帝,但好像还不是基督徒。这或许是一个提醒:基督徒是被光照、翻转的人,不要信来信去把自己信迷了,信成基督教徒,掉入宗教的囿制,反而失去思考力和创造力。

  【作者简介】海夫,本名:康晓蓉。传道人、作家、诗人。籍贯四川,70后,现居成都。2007年2月信主,2010年8月开始讲台侍奉,传道牧会。

  1995年大学毕业后到浙江教书,后在杭州电视台、浙江长城影视集团做编导、发行。2006年从杭州回居成都从事媒体工作,历任首席编辑、运营总监等。诗歌在《十月》、《星星诗刊》、《中国作家》等刊物有发表,诗作入选华夏出版社2008年《中国当代女诗人爱情诗选》等。2007年出版诗集《诗三百与字一个》,写有哲学散文集《生命与爱》,2012年自选诗集《活水》,2013年出版信仰文集《风随着福音吹》。


上一篇:聆听的艺术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