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致力于为全球华人基督徒提供在线灵修平台。  本站全新改版,如有问题请向管理员反馈。  老版首页  登录注册 收藏本站|网站地图|本站留言|返回首页
热门栏目:
感恩讲章 讲章精选 视频讲道 在线祷告 福音文章 福音书库 2013讲章 儿童主日学 青年团契 基督文艺 赞美诗歌 感恩专题 站内搜索 更多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福音文章 > 教牧事工

校园团契面临的危机与困惑

来源:基督福音 | 作者:肢体 | 时间:2015-10-30 | 阅读[] 字体: [ ] [繁体] [推荐]

  当下国内各大校园团契纷纷建立,关于团契与原有的家庭教会的关系问题也逐渐浮出水面,其中有家庭教会原有体制落后、讲台软弱等原因,也有校园团契的建造模式中塑造出来的教会观等所致使。本文《校园团契面临的危机与困惑》是一家庭教会的传道人对她所接触的团契所存的担忧,尽管文中观点(包括对团契的看法及教会的体制)不尽能获得其它家庭教会的传道人认同,但也不可否认代表一部分人的观念。到底是教会的观念与行动需要更新抑或团契的发展与方向需要调整。希望此文给当今转型中的教会在牧养事工上,能带来开阔的视野。

  面对今天中国大学校园里福音的兴旺,很多大学生、大学教师信主,我们的确看到今天神在中国大量的拣选和预备知识分子成为中国教会未来的主力军。但是作为中国家庭教会,也许我们至今还没有像海外的福音机构那样看重大学校园这块禾场,也没有花太多精力投入到大学校园去收割这片已成熟的庄稼,笔者作为中国家庭教会的同工,这些年接触了很多在校学生,有中专生、大专生及重点大学的学生。我在这里和大家分享的是大学校园团契和教会之间在配搭中出现的一系列问题,在中国几个主要的大城市都有大学比较集中的大学城,校园里有许多海外的福音机构建立的独立校园团契,他们只传大学生及对他们进行门徒训练及造就。学生信徒当中有一部分是从小就在家信主并在家乡教会长大的,他们已经有很牢固的信仰根基。另一部分是刚刚走进大学还未适应离家的生活及新环境,恰好听闻福音而信的,也有在大二和大四之间信的。

  据一海外的福音机构统计这十几年所牧养过的学生发现,这些单纯被校园团契传福音及牧养的学生,他们在大学的短短几年中从没有进过教会。当这些纯粹在校园团契里长大的学生毕业后,特别是在生活水准很高的北美福音机构团契里成长的大学生,他们离开校园,很多就放弃了信仰,有的虽然找到了教会,也可能因以前在团契里缺乏教会真理方面教导或从未有过教会生活的实践经验以及背景的差异太大等原因而不进教会,就笔者所了解的几个毕业生进教会的情况总体表现都不佳,因为他们的教会观念一直没有形成,很难呆在教会里。中国大多数家庭教会毕竟与校园团契不同,大多数教会里知识分子比例都不高,笔者的教会里老弱病残孕、农民、打工者、小商贩、儿童……各样群体、各类阶层样样都俱全。这类群体的毕业生他们以前一直在单一的年轻人的团契中聚会,所接触的都是同年龄同学历的人,再加上常常和外国人在一起,很有优越感,当进教会后与其他年龄阶层的群体的融入感很差,很不适应。难怪《直奔标杆》的作者说到初信的背景会成为一个人沉重的包袱,这一类毕业学生最终会选择离开教会,他们不愿与教会这么复杂的群体为伍。他们还是更喜欢呆在单一的年轻人的群体中,因为与教会确实格格不入。如果让他们自己选择一个能维持自己信仰的环境,他们都更愿意选择留在校园团契里做同工。我认识的几个快毕业的大四学生是在校园团契里成长的,她们全都想留在校园团契做同工,都说自己是被神呼召在那里服事的,但是不是真的我们都不清楚。

  另一类大学生,他们有的是从小信主的,他们会自己选择这样的方式在校园成长,他们既在校园团契聚会又在教会聚会,我们教会几年前曾经来过一个大学生是从小信主的,他一开始在我们教会里聚会,后来他自己又找到一个外国教会差派的宣教士建立的大学生团契,所以他自己周间在团契查经及参加一些校园团契的活动,主日到教会来参加集体崇拜。因为他的信仰根基很扎实,能分辨出是正统还是异端。但是他对教会及团契都不委身,因为他更委身于自己的家乡教会。教会虽然也认识他所在的团契的带领人,但是我们从来没有过事工上的合作,也基本上不来往,也不过问对方做什么,只知道双方信仰上都没有什么问题。也不过问弟兄来不来聚会,他有时候来,有时候不来。

  当然教会也遇到很棘手的问题,美国某差会(学院传道会, 景超注)是一个国际性的遍及全世界的福音宣教机构,他们在中国大学校园已有二十多年的校园福音事工的经验,但是他们发现辛辛苦苦带了几年的学生,毕业以后绝大多数都不信了,继续持守信仰的真是寥寥无几。

  所以近些年,他们改变了策略,一传就把刚信的大学生带进教会,他们同工也分散在各个教会,不断地把学生带进教会,随之而来的问题也层出不穷。最终和教会分道扬镳的还是居多数。在两年的接触观察中我们知道一些他们的事工方式,首先每学期都定好自己的计划和训练,这些计划是不可能和教会协商的。他们自己传的学生马上用“四律”进行训练,然后就带出去传福音。提出的“得人,造就人,差遣人”,就笔者一直观察了解,的确很注重传福音,人数增长极快,他们很看重“四律”,但是我们发现他们带领一个学生从初信到差遣去国外宣教的过程很快,一般就在一至两年之内,所谓的“得人,造就人,差遣人”就实现了,就是刚信的人就可以以“四律”得人,以“四律”造就人,大约一年内经过六到七个阶梯的训练,从初级训练(用“四律”传福音),中级训练(带门徒),高级训练(门徒造就),领袖级训练,仆人领袖级的训练后,学生就成了领袖。每逢各种节日就集中训练,暑假他们就带学生出去短宣,有的去国内其他城市,有一部分去国外宣教。也有同工带学生主日来我们教会聚会,我们都非常了解他们。我们看到学生人数在短短一年之间从一个人能发展到40、50人以上而且流失率也比较低,相比之下教会在传福音及人数增长方面远远赶不上的。但很快我们就发现了一些问题,教会是基督的身体,我们应该是在一个身体上,为了统一管理和安排,教会理所当然要求参加聚会的同工及学生服从教会的权柄,但事实上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他们自有独立运作的架构,事工开展事先是不与教会协商沟通的,也没有与教会配搭,这是一个很大的冲突和矛盾。

  同时在对学生的真理教导上与教会的圣经教导在领受上也有很大分歧。最突出的就是他们暑假要去国外短宣,需要筹款,他们教导学生个人需为自己的宣教筹款,因为每个学生的花费都在两万以上,而且每个学生要在一个月以内筹满两万多,他们自己以个人名义发很多信,不管认不认识对方,甚至包括向非基督徒筹款,这事发生后在各教会引起很大的反对和指责。作为中国家庭教会,我们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筹款方式,凡经历过筹款的学生都感到很过瘾,学生跟笔者谈感受说:“我们去别的城市学习训练,我们会赶紧留意把刚认识的人的号码要过来,这里面明确的动机和目的就是为了以后跟他筹款。”

  甚至有学生说:“只要我们开口告诉对方为宣教筹款,大多数人就把钱花花地寄过来,好多钱,花也花不完。”笔者收到很多学生发来的筹款信,内容基本雷同,大约提到自己家里如何贫困,事后我了解到这几位学生家根本就不贫困(也许是为了筹款而写了一些不实的内容),为主如何大发热心,需要多少钱,要尽快地给答复或把别人的联系方式提供出来,有的学生搞到了一些联系电话或Email,但从来就不认识对方,却不断地给不同的教会信徒发信。

  有很长一段时间我们一直为这事祷告,后来和学生交通,劝勉他们,告诉他们这样做有很坏的影响,但是效果甚微,学生非常抵触,极力申辩说我们这样做都是为了神,根本没做错,圣经里也没说不可以个人筹款。难道神喜悦人用一些不道德,甚至不择手段的方式去成就他的事工吗?难道神的事工不是神亲自供应,还要人自发自筹吗?这样不会使很多学生将信仰建基于金钱之上吗?其中有些学生连十一奉献都不愿意做,甚至在多次教导十一奉献后还问,我们的钱是父母给的还需要奉献吗?我们老一辈的传道人出去连卧铺都舍不得坐,有很多神的仆人都是几天几夜坐硬坐出差,甚至为节省神家里的每一分钱,连一块钱的车费都不愿花,徒步走几十里路;这些学生才信主一两年,信仰还不清楚,生命尚小,根本不知什么叫荣耀见证神,就大把大把花着从各教会筹来的神家里的钱坐着飞机出国,说是去宣教,其实根本没什么果效。

  笔者细读了某些校园机构的教材,发现他们对学生的教导,从初信一直不断地灌输要传福音,在很短的时间内教导训练每个学生把这套模式运作起来:个人计划,个人梦想,自传自带自养,自己造就自己的下一代小门徒,一代传一代造就下去,人数滚动倍增极快,在用学生不断倍增人数上效果出奇地好,但是我们发现他们在对学生的真理和生命及信心的建造上是严重缺失的,很多被“看好的”学生很快就奉献成了他们的同工。但依我们所了解,其中不乏是被金钱所吸引的。

  我们在想团契到底把学生引向何方?年轻人谁不愿意去跟着这样团队走呢?有丰富的物质生活,有高档的享受,让学生眼可看见丰盛的供应,各种迎合年轻人口味的掺杂着游戏的福音party,不必吃什么苦,不要十字架的对付,有各种针对性的心理辅导,又可以常常出国。这些对年轻人何尝不是诱惑呢?

  笔者也带着极大的困惑焦心,那些口口声声说主呼召我出来奉献服事校园,他们到底是被那位在地上衣衫褴褛,忍受贫穷羞辱,常经忧患多历苦难的耶稣吸引而要服事他呢?还是被某些机构的同工的富裕的生活所吸引而奉献的呢?我们不知道,他们到底是想效法耶稣背起十字架跟主过一样清贫的生活,还是要藉团契满足自己的私欲?我们不清楚。我们为这群年轻人很忧心,作为教会的同工,我们除了祷告也不能做什么。我们相信现在有很多事我们不知道该怎么办?总有一天主会显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