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致力于为全球华人基督徒提供在线灵修平台。  本站全新改版,如有问题请向管理员反馈。  老版首页  登录注册 收藏本站|网站地图|本站留言|返回首页
热门栏目:
感恩讲章 讲章精选 视频讲道 在线祷告 福音文章 福音书库 2013讲章 儿童主日学 青年团契 基督文艺 赞美诗歌 感恩专题 站内搜索 更多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福音文章 > 基督文集

连好话也不出口

来源:作者博客 | 作者:谢迦勒 | 时间:2017-04-20 | 阅读[] 字体: [ ] [繁体] [推荐]


【诗39:1-2】恶人在我面前的时候,我要用嚼环勒住我的口。我默然无声,连好话也不出口。

靠自己立志勒住舌头,其实是很难勒住的,但是,即使一时勒住了,也不一定就好,因为勒住坏话的同时,连好话也勒住了。真正被圣灵勒住的舌头,是非常自由的,坏话能不出口,好话能自由出口。

【雅3:11】 泉源从一个眼里能发出甜苦两样的水吗?

泉源不应该发出苦水,但是,不能为了让它不发出苦水,就干脆堵死它,因为这样倒是不发出苦水了,但是,甜水也发不出来了,那还叫什么泉源啊?那就成了无用的死泉了。

像大卫此时的这种不是靠圣灵管理,而是靠自己立志管理舌头的情况,今天在很多爱主的弟兄姊妹身上还是常常能见到,如果是那些不爱主的信徒,他们根本就不想着管理舌头的问题。有一次,在聚会的路上,遇到另一间教会的一位阿姨,她似乎想向我说一件事,可是,话到了嘴边又咽下去了。过一会,她又想说出来,然后又再次强迫自己咽下去,就这样反复的欲言又止。最后,她还是忍不住地说出来了。说完之后,还一个劲儿说:“求主赦免我吧,我又论断人了”。原来她说的是他们教会一个同工犯罪的问题。她认为自己背后说别人坏话了,这就是犯了论断的罪。可是,如果不说出来,心里又憋得慌,那么这种情况到底属不属于论断?现在很多基督徒对‘论断’一词的理解就是两个要素,一个要素是——背后说人,另一个要素是——说坏话。他们认为如果具备了这两个要素就是论断了,如果这种理解是对的话,那么老约翰、保罗、主耶稣就都论断过别人了。其实,圣经中对论断的含义,不是当面说还是背后说的问题。而是第一‘说的是不是事实’,第二‘说的人是什么心态’的问题。

比如,某间教会有一位同工甲见到弟兄姊妹之后,会告诉他们乙的罪恶,弟兄姊妹如果不理解的话,可能会说甲也是教会领袖,各方面生命都不错啊,可是为什么总喜欢论断乙呢?那么,究竟他是不是论断了乙,我们首先看他讲得是不是事实,还是他凭空捏造的。其次,看他讲这件事情是为个人私利,是要攻击毁谤别人,还是为教会的益处。如果乙确实犯了那种罪,甲若是不说出来,其他弟兄姊妹就不知道乙的罪,他们还会继续与乙称兄道弟、彼此交结,那么就会给弟兄姊妹带来亏损。【犹1:12】这样的人,在你们的爱席上,与你们同吃的时候,正是礁石。【路11:44】你们有祸了。因为你们如同不显露的坟墓,走在上面的人并不知道。在海上行船,最危险的不是冰山,而是暗礁。因为走在上面的人并不知道,等你知道的时候,这条船就已经被他搞沉了。甲告诉你乙的罪恶,不是甲要论断乙,而是甲提醒你在那里有暗礁,如果你继续在上面开船就会受损害。听不听,信不信,这是你的自由,谁也不能勉强谁。就像保罗提醒提摩太要防备许米乃、非理图、亚历山大等一样,保罗不是要论断这三个人,而是要让提摩太防备他们这些人。如果提摩太自己也能分辨出来的话,就不需要保罗提醒他了。因为那些人如同是暗礁,大多数人是很难分辨出来的,他们可能还会伪装出很属灵的样子,吸引别人靠近他们。如果该说的话不说,这不是管理好口舌了,而是在管理坏话的时候,连好话也不出口了。

耶罗波安制造了两个金牛犊,告诉北国的百姓不要去耶路撒冷敬拜神了,就在他造的牛犊前敬拜就行了。他为了取得百姓的信任,一定也编造出了很多看似合理的理由,一定也惟妙惟肖的模仿耶路撒冷的敬拜。但是,实际上他自己知道自己是心怀鬼胎的,这是犯罪的事。不过,老百姓看不出来,老百姓嘛,总是别人怎么带,他们就跟着怎么走。在这个城里生活着一位老先知,百姓看不出来,他可是能看出来的,他知道耶罗波安做得不对。但是,他就是坏话不出口,好话也不出口。该他说的他也不说,他知道要是得罪了耶罗波安,可不会有自己的好果子吃。最后,神只好从南国差来一位年轻的神人勇敢地当众责备耶罗波安的罪恶。果不出所料,耶罗波安听后大为恼火,吩咐人立刻捉拿这位小神人,幸亏神保护了小神人,使其未受其害。

好话既包括勉励人、安慰人的好话,也包括指责罪恶的好话。现在社会上恶人很多,但是,至少有一种职业还是会令恶人有所害怕的——记者。因为记者能把贪腐官员、污染企业、行业黑幕等这些罪恶的事情向全社会曝光,借助舆论的力量限制恶人肆意犯罪。可是,现在有些教会几乎变得比社会更黑暗了,原因就是在教会中犯罪风险更低,甚至可以说是对犯罪一路开绿灯。在世界上犯罪的人,还有舆论监督稍微能限制他们一点,在教会中犯罪,连舆论监督也不允许存在了。通过长期的灌输洗脑,反复强化,已经将不允许指责罪恶的观念,强加在每个信徒心里了。在今天许多的教会中已经营造出了一种谁指责罪恶,谁就会成为众矢之的的氛围,就像上文提到的那个阿姨似的,明明是揭露罪恶者,倒像做贼似的不安。真正的作恶者却可以长期理直气壮的为非作歹,其实她揭露这个罪恶并不是论断,因为她就是个普通信徒,揭露罪恶对她自己是毫无利益的,她在哪都能聚会。只是她看不下去工人犯这些的罪恶,忍不住要说出来。



 


上一篇:十字架的两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