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致力于为全球华人基督徒提供在线灵修平台。  本站全新改版,如有问题请向管理员反馈。  老版首页  登录注册 收藏本站|网站地图|本站留言|返回首页
热门栏目:
感恩讲章 讲章精选 视频讲道 在线祷告 福音文章 福音书库 2013讲章 儿童主日学 青年团契 基督文艺 赞美诗歌 感恩专题 站内搜索 更多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儿童主日学 > 圣经故事

一二二、以斯贴

来源:网络 | 作者:佚名 | 时间:2010-12-17 | 阅读[] 字体: [ ] [繁体] [推荐]
以斯帖记4

  一个穿着奇特的人出现在书珊城的街上,这个人里面穿着撕裂的衣服,外面罩着一件参加丧礼才穿的麻衣外袍,头上满是尘土。圣经说这个人“穿麻衣、蒙灰尘。”这个穿着奇特的人缓缓地在市中心穿行,他一边走,一边伤心地哭喊。这人是谁呢?他就是……以斯帖的养父末底改,他听说了国王刚颁布的圣旨。

  末底改走到王宫的大门前站住了,没有进去,因为穿丧服的人不准进宫。片刻,从王宫里出来一个人,手里捧着一套衣服走向末底改。这人是王后以斯帖派来的。

  原来王后的宫女们看到末底改身穿麻衣站在宫门外,她们马上报告以斯帖王后。王后听了大吃一惊,赶紧派人送套衣服给末底改换上。

  可是末底改不肯换衣服,还是继续地哭喊。那人没办法,只好返回报告王后。以斯帖又派了一个侍从去问末底改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他身穿麻衣在宫门外大哭大喊。以斯帖对王宫外发生的事一无所知。

  末底改把整个事情都原原本本地告诉王后的侍从,末底改还给了那个侍从一份他抄写下来的国王圣旨。

  末底改对那个侍从说:“赶快回去报告王后,请王后去见国王,请国王收回消灭犹太民族的命令。”

  那个侍从匆匆回宫向以斯帖报告了,但很快又折了回来。末底改看着返回的侍从,心中忐忑不安。

  “先生!”那个返回的侍从说:“王后让我告诉你,国王已经有三十天没召见她了。如果她擅自闯入内院去见国王,国王一定会处死她的,除非国王向她伸出金杖表示赦免。”

  毫无疑问地,以斯帖听到那道要消灭整个犹太民族的圣旨后,心中也十分地难过和害怕。但……她不敢向国王求情。以斯帖不想在这么危险的时候暴露自己犹太人的身分。更何况没有国王的命令,擅自闯入内院也是死罪一条。除非国王向擅自闯入的人伸出金杖,那人才能被免于死罪。如果以斯帖没有国王的传召而擅自去见国王,国王会伸出金杖饶她一命吗?……以斯帖心中不敢肯定。

  小朋友,你大概会问:“金杖?……什么金杖?”金杖就是一个用金子打造的、装饰美丽的手杖,它代表国王至高无上的权力。

  由于以斯帖不知如何是好,她只好把自己的苦衷托侍从转告末底改。末底改知道以斯帖的处境,也知道以斯帖夹在中间为难,但末底改却不赞成以斯帖这种退缩的作法。

  末底改严肃地告诉那个侍从:“麻烦你回去告诉王后,要她知道不要以为她是王后就能免于一死。她也会遭遇与其他犹太人同样的命运。如果以斯帖不肯救犹太人,上帝会用其他方法救犹太人,但是,以斯帖会因此丧生。你回去告诉王后,她必须去见国王,或许上帝让她成为王后就是为了今天的机会。”

  侍从又返回王宫把末底改的这番话传给以斯帖。可是,真要让以斯帖去见国王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为这是生与死的问题。于是,以斯帖跪下向上帝祷告,祈求上帝的帮助。哦!上帝是掌管一切的。以斯帖相信人的生死都掌握在上帝手中。

  突然,以斯帖下了坚定的决心,她要为她的民族、她的同胞冒这个险。哪怕就是付上生命的代价,她也要去见国王。就算是死,以斯帖也要为拯救自己的同胞而死。

  以斯帖用坚定的语气对侍从说:“你再回去见末底改,叫末底改聚集书珊城中所有的犹太人,为我不吃不喝禁食祷告三天。我和我的宫女也会照样禁食祷告。三天后我就违例去见国王,我若死就死了吧!”

  以斯帖决心这样做,不是因为她莽撞,也不是因为她对死麻木不仁,而是出于对同胞的热爱。她要用自己的生命去争取同胞们的生命。以斯帖把自己的生命完全交托在上帝的手中。

  末底改听了侍从捎出来的话,就按以斯帖的要求去做。末底改召集书珊城所有的犹太人,为以斯帖连续三天向上帝禁食祷告。

  犹太人这样做有用吗……???

以斯帖记5

  一个身穿华丽朝服的女子穿过王宫的庭院,向亚哈随鲁王所在的大殿走去。这个女子表面上看来很平静,但她的心却紧张得怦怦直跳。当这个女子走到国王看得见她的地方,就停了下来。现在她心情更加紧张,浑身都在颤抖。这个女子是谁呢?……

  小朋友,你大概已经猜到她是谁了,对不对?……她就是王后以斯帖。自从以斯帖请末底改聚集书珊城内的犹太人为她禁食祷告,三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以斯帖按照计划冒险求见国王。

  奇怪?以斯帖为什么要等那么多天才去见国王呢?小朋友,你的妈妈若向你爸爸要求什么,会害怕吗?当然不会了。不过在以斯帖那个时代,王后和国王的关系可不像你的父母关系那么简单,他们有许多的规矩。

  以斯帖站在国王看得见的地方等待。国王会怎么说呢?……他会不会因为以斯帖没有他的命令擅自闯进大殿,而把以斯帖给杀了呢?以斯帖心里默默地向上帝祷告。

  突然,亚哈随鲁王看到王后以斯帖站在那里,就向以斯帖伸出了手中的金杖。以斯帖快步走上前去用手触摸金杖。以斯帖的性命保住了,亚哈随鲁王饶恕了以斯帖擅自闯入的死罪。

  小朋友,这一切都是上帝的作为。上帝在暗中掌控事情的发展,是上帝没让亚哈随鲁王对以斯帖发怒。

  亚哈随鲁王和善地对以斯帖说:“王后以斯帖,找我有什么事吗?告诉我你要什么,即使你要王国的一半,我也会赐给你的。”

  亚哈随鲁王也明白一定出了什么事,否则以斯帖绝不会冒生命的危险来见他的。

  “陛下!”以斯帖回答说:“请你带哈曼赴我所准备的宴席,我们边吃边谈。”

  以斯帖不想在眼前这种公开的场合向国王说出自己的请求,因为周围站着许多国王的侍从和大臣。和国王吃饭的时候才是说出请求的好时机。

  亚哈随鲁王爽快地答应了:“好!我一定来。”

  以斯帖放心地走了。到目前为止,事情进展得很顺利,完全超过以斯帖所期待的。上帝没有让以斯帖失望,上帝在暗中帮助了她。其实这都是按上帝的计划在进行。

  哈曼接到国王的邀请,叫他马上去赴王后准备的宴席。哈曼听到这个消息,不禁飘飘然。这是多大的面子呀!只有他一个人有资格与国王和王后一块儿吃饭,其他大臣都没被邀请。哼,那些大臣哪比得上我哈曼!哈曼心里得意自得。

  哈曼一边想,一边兴奋地换衣服。哈曼穿上了他认为最体面的衣服,就匆匆忙忙地出了门。这么重要、光彩的场合,哈曼可不想迟到。

  宴席开始了,国王、王后和哈曼都围坐在桌旁。小朋友,你可以想象的到桌上的食物对哈曼来说是多么地美味可口。他只顾埋头大吃,并没有注意到王后以斯帖的神色和往常不一样,以斯帖坐在一旁默不作声,神情显得有点儿紧张。

  宴席结束后,亚哈随鲁王问以斯帖:“王后以斯帖,你现在可以告诉我有什么事了吧?你想向我求什么呢?”

  以斯帖却沉默不语。确实,她很难开口向国王说明她心中的请求。……她还是说不出口。

  过了一会儿,以斯帖才怯生生地对国王说:“陛下,请你不要生气。你能不能明天再带哈曼来赴我的宴席?到时我再告诉你。”

  为什么以斯帖还要再拖一天呢?……连以斯帖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她只觉得现在还不是向国王提要求的时候。

  亚哈随鲁王当时心情很高兴,也就答应了以斯帖的请求,同意第二天再和哈曼来赴以斯帖的宴席。

  哈曼也兴高采烈地告别了国王和王后,他满面春风地走出宫门。坐在宫门外的人看见哈曼都恭敬地起身向他下拜,只有一个人还是像往常一样,坐在那里动也不动。这个人就是末底改。

  哈曼看到末底改这副模样,感到受了极大的冒犯。哈曼一肚子是气,暗骂道:“这个该死的犹太老顽固!”他恨不得上去踢末底改两脚、踩他两脚或是当场把他杀了,好解心中之恨。但是,哈曼控制了自己的情绪,赶快回家。到家后,哈曼在他的妻子和许多朋友面前吹嘘一番他在宫中受到的礼遇。他得意洋洋地向妻子和朋友们述说他在王宫里的点点滴滴,同时大肆炫耀他丰厚的财产和所受的尊荣。他还声称自己是国王和王后最信任的大臣,最后哈曼说:“明天,我和国王还要一起再去赴王后的宴席。”

  讲完这番夸耀自己的话后,哈曼脸上突然露出一丝不快,他想起了那个死硬不向他下跪的末底改。

  哈曼改变语气,气呼呼地说:“有一件事总是扫我的兴,那个该死的犹太佬末底改竟敢对我不敬,只有他不向我下跪。他总是跟我过不去!”说着,说着,哈曼睁大了眼睛,握紧了双拳,一副愤愤不平的样子。

  哈曼的妻子听了,劝他说:“你还是想开一点儿吧,不值得对那个卑微的犹太人动这么大的肝火。对付那个叫什么末底改的还不容易,你叫人做一个绞刑架,然后明天再请求国王把末底改挂在绞刑架上处死,这不就结了吗。”

  哈曼听了这话,眼睛一亮,对!就照妻子说的这么办。哈曼连忙叫人做了一个绞刑架。太阳下山前,哈曼家的院子当中就摆了一个很高的绞刑架。这个绞刑架比周围的房子还高许多,离哈曼家大老远就能看到。哈曼故意把绞刑架做得那么高大,是想警告书珊城的百姓,他,哈曼是轻慢不得的。同时,他也想吓唬城里的老百姓,必须向他下拜,否则的话……

  哈曼望着在夕阳余晖照射下的绞刑架,心中想着末底改被挂在上面处死的情景,感到十分的解恨。哈曼巴不得第二天赶快到来,他好在末底改身上发泄积存已久的怒气。哈曼心中暗想:“那个顽固不化的犹太佬,死到临头还不知道呢!”

以斯帖记6

  夜已经很深了,书珊城是那么地宁静安逸,一反白天繁忙热闹的景象。家家户户的灯火都已熄灭,人们悄然地进入了梦乡。

  然而在王宫里头,有一个窗户仍然露出灯光。那是谁的房间呢?……谁那么晚了还没睡呢?……那是亚哈随鲁王的房间。虽然黑夜已深,但亚哈随鲁王却毫无睡意。这是为什么呢?……连亚哈随鲁王自己也不明白。难道亚哈随鲁王睡不着觉是件偶然的事情吗?

  亚哈随鲁王熄灯上床了,但在床上他还是辗转不能成眠。以往发生这种情况的时候,亚哈随鲁王总是叫乐官为他演奏一曲悠扬动听的音乐,帮助他安静下来进入梦乡。但是这一晚,亚哈随鲁王却不想听人奏乐。为什么呢?……连亚哈随鲁王自己也知道。这难道又是偶然的吗?

  亚哈随鲁王在床上实在是睡不着觉,就起身,命身边的侍从去取历史书念给他听。这本历史书记录了波斯王国历代发生的重要事件和产生的重要人物。

  国王的侍从捧着历史书一页一页地往下念,亚哈随鲁王静静地听着。时间就这样一小时一小时地溜走了。这时,侍从读到犹太人末底改救国王一命的事迹,亚哈随鲁王的两个侍卫辟探和提列企图谋杀国王,末底改发现了他们的阴谋,透过王后以斯帖报告了亚哈随鲁王这件事情。

  亚哈随鲁王听到这里突然打断侍从的声音:“停一下,末底改得到什么奖赏呢?”

  侍从回答说:“没有,他什么奖赏也没得到。”

  亚哈随鲁王低下头来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突然他听到院子里有人的脚步声。

  “去看看,谁这么早就来了。”亚哈随鲁王吩咐侍从说。

  片刻,侍从回来告诉亚哈随鲁王说:“是哈曼在院里。”

  “赶忙让他进来!”亚哈随鲁王连声说。

  窗外的天刚蒙蒙亮,新的一天开始了。哈曼今天起了个大早,他实在没有耐心再躺在床上睡觉,他的心中充满了强烈报复的欲望。他一大早赶到王宫是想请求国王准许他吊死末底改。他心想国王肯定会同意他的请求。如果这样的话,何不早点儿去王宫拜见国王呢?说不定国王今天也早起呢!

  看来一切都挺顺利的,他刚一进王宫,国王就派人叫他进去。太好了!哈曼心里喜滋滋地进到国王的殿中。

  哈曼来到国王面前,可是他还没开口说明自己的来意。亚哈随鲁王就先向他问话了:“哈曼,你说国王乐意尊荣的人,应该怎样对待他呢?”

  哈曼一听,心想:“国王乐意尊荣的人,不是我还能是谁呢?……这可真有点儿出人意外,国王怎么突然会想到嘉奖我呢?我可得抓住这个机会争取最大的尊荣。”

  于是哈曼回答说:“陛下,如果你真的想尊荣那人,你就让他穿上你常穿的朝服,戴上高贵的冠冕,骑着你的御马。然后再吩咐一位非常尊贵的大臣为他牵马在街上游行,这位牵马的大臣边走边大声宣告:‘国王喜欢和尊荣的人,应当受到这样的待遇。’”

  哈曼一边说着,一边心里已经在想象自己身穿国王的朝服,骑着御马在街上游行的情景,路上的行人都用羡慕的眼光看着他。哈曼的心怦怦乱跳,他为这份即将临到他头上的殊荣激动不已。

  亚哈随鲁王冷冷地看着哈曼,他一眼就看透了哈曼的心意,原来哈曼自以为是那位要得国王尊荣的人。真是狂妄!亚哈随鲁王开始对这位宠臣的狂妄和贪婪感到厌恶。哈曼的头脑正在发热,丝毫没有留意到亚哈随鲁王眼中流露出的厌恶目光。

  “好吧!”亚哈随鲁王嘴角挂着一丝冷笑说:“就照你所说的去对待坐在王宫外的犹太人末底改。你亲自去办。凡你所说的一样都不可缺。让末底改受到你刚才所说的那种尊荣。”

  哈曼听了国王的话,犹如吃了当头一棒。他的双腿好像灌了铅一样的沉重。哈曼慢腾腾地转身出去,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额头上直冒冷汗。

  随后,亚哈随鲁王又提醒他一句:“不要忘记,凡是你刚才所说的每一项都必须做到,缺一不可!”

  哈曼心中十二万分的不情愿去为末底改牵马、呐喊。可是这分明是他自己主动向国王建议的。哈曼现在可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更何况王命难违,他哪敢违抗国王的命令呢?唉!要是他早料到,他就不会自讨苦吃了。

  如今想说什么都于事无补,事情已经无法挽回,哈曼只能老老实实地按国王的命令办事。哈曼拖着沉重的步伐向宫门走去……

  末底改骑上国王的高头御马,身上穿着国王的朝服,头上戴着贵重的金冠。好不神气!哈曼呢,却有气无力地牵着缰绳在前面开路。

  街上的行人对这幕场景感到大惑不解。

  你看,那个曾经不可一世的哈曼一边走一边喊着:“国王所喜悦和尊荣的人,就如此待他。”哈曼心里真像他口中所说的这样想吗?……我看不会吧!小朋友,你说呢?……

  一路上哈曼羞愧难当,这场热闹的游行对他来说无疑是难以忍受的折磨。书珊城里的居民都惊异地看着街上这支盛大的游行队伍走过,许多人脸上露出了对哈曼嘲讽的神情。他们心想:“狂妄自大的哈曼这次可是颜面扫尽了,真是罪有应得!”

  终于,游行结束了。末底改重新穿上平常穿的衣服,又回到王宫外坐在老地方,好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一样。

  哈曼则飞快地往家里跑,一分钟也没有耽搁。圣经记载说:“哈曼却忧忧闷闷地蒙着头。”哈曼一回到家里就躺倒在长椅上,双手捂着脸“呜呜”地哭了起来。

  “你的身体哪里不舒服?出了什么事吗?……”哈曼的妻子在一旁担心地问。她对丈夫反常的举动感到奇怪。哈曼的许多朋友也在哈曼家中,等候哈曼回来告诉他们,觐见国王的结果。

  哈曼把事情发生的来龙去脉都告诉了他的妻子和朋友们。哈曼说完后,房间里一片寂静。哈曼的妻子和朋友们都一言不发,他们这些人原本是在家中等待哈曼带好消息回来的,没想到结果却是如此。

  过了好一会儿,哈曼的妻子和朋友们纷纷改变口气,劝说哈曼不要跟末底改斗了,弄得不好,最后还是会被末底改斗倒的。末底改可不是好惹的。为什么呢?因为末底改是个犹太人。大概哈曼的妻子和朋友们多少也听说过古时候在犹太人中发生过的许多神迹奇事,再加上哈曼刚才碰的钉子,使得他们这群人对末底改变得疑神疑鬼了。

  正当屋里这群人你一言我一语地劝说哈曼时,国王又派人来催哈曼去赴王后以斯帖的宴席。

  哈曼现在早成了一只惊弓之鸟,对赴王后宴席的事已经提不起精神。些时,他宁愿待在家里,也不愿去赴王后的宴席。他完全不像昨天兴致那么高,可是他又不能不去。

  几分钟后,哈曼心情沉重地离开家,赶去和亚哈随鲁王一起赴王后以斯帖的宴席。

以斯帖记7

  “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吧,王后以斯帖。你想求什么?我一定会给你的。”亚哈随鲁王看着以斯帖,好奇地等待她的回答。

  这时王后的宴席已经结束了。哈曼也坐在席上,对哈曼来说,今天的宴席远不如昨天的宴席美味。哈曼今天可是吃得很难受,一点儿胃口也没有。

  以斯帖也听说了早晨发生的事情,知道末底改得到国王所赐的荣誉。现在到了以斯帖做最后决定的时候,她与她同胞的生死就取决于她的行动了。今天的形势已不像昨天或以前那么紧张了,国王与哈曼之间已经有了嫌隙,这正是以斯帖向国王提出请求,挽救她和同胞们的最好时机。

  小朋友,你看,一切似乎都那么刚好,以斯帖王后昨天在宴席上觉得不好向国王开口,亚哈随鲁王昨天晚上又失眠并吩咐侍从给他读历史书,国王的侍从在读历史书的时候,刚好读到记载末底改救了国王一命的那段事迹。这一切都不是偶然,也不是意外,而是上帝的作为,上帝在暗中掌管着一切。

  亚哈随鲁王问完后,静了一会儿,只听以斯帖温柔地回答说:“陛下,如果你真的喜欢我,就请把我和我同胞的性命赐给我,因为我们被人出卖了,有人要灭绝我们。如果我和我的同胞只是被卖为奴,我也不会说什么的。可是如今我不能不说,因为有人想把我们犹太人赶尽杀绝。”

  亚哈随鲁王瞪大了眼睛看着以斯帖,愣在那里。过了一会儿,亚哈随鲁王才反应过来说:“是谁那么胆大包天竟敢这么做?”以斯帖从席上站起身来,杏眼圆睁,用手直指哈曼,怒声回答说:“就是哈曼!”哈曼一听这话,顿时吓得脸色苍白、浑身打颤、张口结舌地说不出话来。

  亚哈随鲁王现在全明白了,原来王后也是犹太人!以斯帖讲的有人想把犹太人赶尽杀绝,指的就是哈曼请求他颁布的屠杀命令。亚哈随鲁王满脸怒气地站起身来,一言不发地离席往御花园走去。他心里怎么想呢?他可是在这件事上有分的啊!亚哈随鲁王在御花园里走来走去,两眼直冒怒火。

  现在,哈曼也知道以斯帖的真正身分,原来王后也是要被处死的犹太人中的一个,这一点哈曼事先是无论如何也没有料到的。哈曼见国王怒冲冲地离席而去,他马上觉得大势不妙,国王是绝不会放过他的。他现在活命唯一的希望是取得以斯帖王后的宽恕,然后再请以斯帖王后向亚哈随鲁王求请。

  在急度地惊慌和恐惧之下,哈曼一下子双膝跪下,伏在以斯帖王后的靠椅上向她求饶。正好这时亚哈随鲁王返回屋中,他一见眼前这个情景不禁大怒:“你真不知好歹,竟敢在宫中当着我的面侮辱王后?……”国王这句话一出口,周围站着的侍卫马上用布蒙住哈曼的脸。按照波斯国的规矩,蒙脸是对待死囚的方式。这样看来,哈曼是死路一条了。

  这时,其中一名侍卫对亚哈随鲁王说:“陛下,哈曼在他家中立了一个绞刑架,准备用来绞死救驾有功的末底改。”

  “什么?”亚哈随鲁王怒吼道:“他想绞死末底改?……把他自己吊上去吧!”

  亚哈随鲁王的侍卫们马上把哈曼拖出宫外执行国王的命令去了。这些侍卫们也乐意见到哈曼有今天这个下场,他们心中早就讨厌这个狂妄自大的亚玛力人了。

  这是哈曼最后一次回家,他进了家门,却……永远不能再从家中出来。他被挂在自己家中的绞刑架上。现在被挂在绞刑架上的人不是末底改,而是哈曼!哈曼叫人立绞刑架想绞死末底改,没想到却是自掘坟墓。

  上帝粉碎了哈曼残忍的大屠杀阴谋。上帝是犹太人的帮助,上帝掌管世间的万有。小朋友,整个事件的发展是不是像奇迹一般呢?在短短的一天之内,哈曼一方与末底改、以斯帖及其他犹太一方的优劣对比发生了直转直下的转变。谁能料得到呢?……可见上帝真是无所不能的。

以斯帖记8-10

  小朋友,你一定会问:“事情后来又怎么样了呢?”

  让我来简单地告诉你。

  以斯帖王后告诉国王末底改是她的养父,在她父母死后收养了她。于是亚哈随鲁王召见末底改,派他取代哈曼原来的职位。又把从哈曼手中追回的国王的印戒交给末底改掌管。转眼之间末底改的身分改变了,他脱去平常穿的衣服,换上了蓝白两色的华丽朝服,并且还戴上了金冠。末底改不再坐在宫门外,他在国王的宫殿里站立,辅佐亚哈随鲁王。

  可是,危险还没有完全过去,因为那道要消灭犹太人的圣旨仍然有效。以斯帖恳求国王废除那道圣旨,但国王却不能。按照玛代波斯的规定,国王颁布的圣旨代表国王的命令和国家的法律,是不能更改的。现在该怎么办呢?亚哈随鲁王也是左右为难。

  最后,亚哈随鲁王想出了一个补救的办法。他另外又颁布了一道圣旨,这道圣旨的内容刚好与前道消灭犹太人的圣旨相反。驿卒们快马加鞭地将国王这道新圣旨传遍了全国。

  很快地,波斯全国上下都知道王后是犹太人,没有人再敢公开与犹太人作对。很多人都站到了犹太人这边,连军队也帮助犹太人。

  当原定屠杀犹太人的日子到来时,犹太人不但没有被杀,反而击败了他们的仇敌。他们在波斯国总共杀了七万五千名的仇敌。

  在那个特定的日子的晚上,犹太人欢天喜地、互相庆贺,他们也衷心感谢上帝的拯救。魔鬼撒旦原本想藉着哈曼的手杀尽犹太人,使得耶稣基督降生的预言无法实现,但是这个阴谋没有得逞。上帝获得了最终的胜利。

  为了记念这个特别的日子,末底改建议把这一天定为犹太人的节日,所有的犹太人每年都要庆祝这个节日,这个节日被称为“普珥日”。普珥日是记念犹太人脱离仇敌的手,转危为安、转忧为喜、转悲为乐的大好日子。

  末底改留在波斯宫廷,任职多年,他成为权力仅次于国王的人。末底改在任职期间一直为他的同胞谋求福利。

  还有一件事我要指出的是,虽然在圣经以斯帖记整卷书中,没有出现“上帝”这个字眼,但我们却处处可以看到上帝的引导和掌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