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致力于为全球华人基督徒提供在线灵修平台。  本站全新改版,如有问题请向管理员反馈。  老版首页  登录注册 收藏本站|网站地图|本站留言|返回首页
热门栏目:
感恩讲章 讲章精选 视频讲道 在线祷告 福音文章 福音书库 2013讲章 儿童主日学 青年团契 基督文艺 赞美诗歌 感恩专题 站内搜索 更多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讲章分享 > 2016最新主日讲章

荣耀的君王 路加福音19章28-40节

来源:丰台堂 | 作者:刘海波 | 时间:2016-09-01 | 阅读[] 字体: [ ] [繁体] [推荐]

2016320主日一堂崇拜,刘海波牧师和大家分享路加福音1928-40节的经文,并为主证道。内容如下:

下面分三方面与大家分享:

一、 “奉主名来”的王

当众门徒唱出这首颂歌时,说明他们相信耶稣就是君王,并且相信他是奉上帝之命又奉上帝之名而来的王,不是那种自立为王的王。

早在旧约时代,上帝就藉着先知说预言,将要赐给犹太人一位弥赛亚,而这位弥赛亚具有君王的身份。先知以赛亚预言:“因有一婴孩为我们而生,有一子赐给我们。政权必担在他的肩头上。他名称为奇妙、策士、全能的上帝、永在的父、和平的君。他的政权与平安必加增无穷。他必在大卫的宝座上治理他的国,以公平公义使国坚定稳固,从今直到永远。”(赛96-7)当耶稣来到世上之后,这个预言已经应验了,但当时的百姓并不知道。因此,耶稣在他的工作中有一个重心,就是要指引百姓认识他就是上帝应许的弥赛亚,就是那位将要来的君王。最早将耶稣和君王的身份联系在一起的,是从东方而来的博士。当他们询问“那生下来作犹太人之王的在哪里”的时候,说明他们已经承认了耶稣是王的这个事实。之后的众人却均没有这样的认识。认识耶稣的人群中,有些人只把他当成一个普通的人,说他是拿撒勒的木匠;有些人把他当成一个超越的人,说他是拉比,或者是先知。耶稣在凯撒利亚腓立比的境内,就问门徒说:“人说人子是谁?”他们说:“有人说是施洗的约翰,有人说是以利亚,又有人说是耶利米或是先知里的一位。”耶稣说:“你们说我是谁?”西门彼得回答说:“你是基督,是永生神的儿子。” 透过耶稣的作为,众人对耶稣的身份有了不同的看法。马太福音2111节记载:当时的人们认为耶稣就是加利利拿撒勒的。而耶稣此次却要藉着骑驴进耶路撒冷的这个举动向人们说明,他是君王,他是上帝应许的弥赛亚。

耶稣选择在这个日子公开他君王的身份是有特别意义的,因为这些日子正值犹太人的逾越节期,犹太人会从四面八方赶来,相聚在耶路撒冷,共同欢庆这个节日。据有关资料显示,逾越节期间,耶路撒冷周围会聚焦250万左右的犹太人。耶稣要在这样的场合向人们公开宣告他君王的身份。对于当时的犹太人而言,大部分人是熟悉旧约圣经的,看到此时的情景时,他们自然而然地想起先知撒迦利亚的预言:“锡安的民哪,应当大大喜乐!耶路撒冷的民哪,应当欢呼!看哪,你的王来到你这里,他是公义的,并且施行拯救,谦谦和和地骑着驴,就是骑着驴的驹子。”(亚99)当众门徒看到此情此景,又想起耶稣往日的大能作为时,他们情不自禁地唱出赞歌:“奉主名来的王是应当称颂的!”

主的这次最后一次的进城,要以一种能吸引人注意他的方式进去。五饼二鱼的神迹后,众人开始拥护他做王的时候,他就从众人中退开,并打发他们散去,拒绝了他们要加给他的王权。但是现在他却故意选择、安排以王的样式进城。耶稣选择以这样的方式来到耶路撒冷,就是要宣称自己就是那位奉主之名而来的王。撒迦利亚书99节说:“锡安的民哪,应当大大喜乐;耶路撒冷的民哪,应当欢呼。看哪!你的王来到你这里,他是公义的,并且施行拯救,谦谦和和的骑者驴,就是骑着驴的驹子。”驴在巴勒斯坦,是相当尊贵。只有在战时,君王才会乘马;在和平的时候,总是骑驴的。因此乘驴而来的耶稣,乃是以慈爱和平的王者姿态出现,而并非群众所期待和等候的,要来统治世界的战争英雄。驴驹在东方国家里是尊贵的坐骑。当时国王并不骑军马,而是骑驴。先知撒迦利亚不是说,王来的时候要骑着驴驹,以证明他的卑微;他是说,王要在庄严的尊荣里来临,他要像王一样骑着驴,甚至是一匹驴驹。骑驴正是象征着他的王权,他选择了这个表号进城。

驴驹固然是尊贵的坐骑,但在人这方面,却没有任何东西指明他是王。 当时耶路撒冷仍在罗马的势力范围之内。彼拉多在那里,他衙门中的官员也在那里。另外还有希律的士兵,他们一心想穿罗马的紫袍,作罗马政府的官员。我毫不怀疑彼拉多身旁的人,和负责的士兵及官员中,一定有一些是从罗马来的罗马人。我可以想象有一些罗马贵族当时正坐在有利的地位,观看耶稣的进城。他们一定会讥笑他。这个欢迎行列所挥舞的只是一些旧衣服和断树枝!罗马贵族认为这不过是庶民穷人的行列,不值重视。耶稣来了要教训人知道,这些庶民穷人在神的国里都是贵族。然后我再从希伯来官长的立场看这次进城,我不认为他们的态度是轻篾的。我倒认为他们被这次进城搅得心神不宁。他们熟读旧约,一定记得像前面读过撒迦利亚预言一类的事。他们知道一个普遍的行动要展开了,他们担心会丧失权柄,因此他们决定要在这个礼拜之内解决这个问题。我相信他用这种方式进城,在人的层次来说,促成了官长们采取行动,这项行动最后导致他们将他被杀害。

二、“至高之处”的王

耶稣是君王,但他又不是属世的君王,他并不在地上做王,耶稣生怕群众对他的君王身份有这样的误解。“五饼二鱼”的神迹之后,群众曾经“强逼”耶稣做他们的王,耶稣却“独自又退到山上去了” 。(参约61-15)此次,耶稣依然要设法避免群众有这样的认识,所以他在宣告自己是君王的时候,很注意方式。耶稣进耶路撒冷之时,骑着驴而不是骑着战马,他正是要以这样的举动向人们说明,他不是揭竿而起的起义领袖,不是群众所盼望看到的战斗英雄。

对当时的百姓而言,他们非常清楚地知道,他们的祖国和民族曾经经历过一个繁荣富强的时代,而这个时代已经过去许久,并且一去不再复返。任何一个太平盛世都会令人向往,并会让人时常记念。当下的犹太民族,可谓多灾多难,不断地被外邦人欺压。他们最为盼望的,就是民族得以复兴,国家脱离苦难。而这一切希望,他们都寄托在一位民族英雄身上,虽然他们不知道这人是谁,但他们一直在等待。当耶稣到来之时,他们首先想到,耶稣应该就是他们所盼望的那位民族英雄。于是他们前呼后拥,膜拜这位英雄。公元前165年,犹大玛喀比的起义获得胜利,他在群众的簇拥与欢呼中进入耶路撒冷,此刻的犹太百姓,可能想起了这件往事,所以他们以为耶稣是另一位犹大玛喀比。他们的这种看法显然是错误的,耶稣最担心发生的事情,究竟还是发生了。他们的信仰出了差错,所以信仰不会持久,他们并不是为了属灵的事而赞美主,所以他们的火热很快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五天之后,就是这些高呼“和散那”的人,又在高呼“不要这人,要巴拉巴!”(约1840) “钉他十字架!钉他十字架!”(路2321)没有纯正信仰支持的热心,就会有这种危险的结局。

三、“应当称颂”的王

 “奉主名来的王,是应当称颂的。”他们在往耶路撒冷的路上如此高歌,已经完全是叛逆了罗马政权,因此法利赛人对耶稣说:“夫子,责备你的门徒吧!”主接受了门徒的敬意,他拒绝去禁止他的忠心跟随者。他甚至还说:“若是他们闭口不说,这些石头必要呼叫起来!”显然他知道这个时刻所具有的意义,以及它的重大后果和这个时刻在永恒里的必要性及重要性。耶稣实际上说,责备他们?现在发生的事如此重大,即使人不出声,石头也会呼叫。这城里将发生的事是多么奇妙啊!

主的外貌虽是卑微,但实质却是尊贵无比,没有任何的事物可以掩盖他的尊贵。“将近耶路撒冷,正下橄榄山的时候,众门徒因所见过的一切异能,都欢乐起来,大声赞美神,说,奉主名来的王,是应当称颂的。在天上有和平,在至高之处有荣光。”(路1937-38)主在地上所显出过的权柄,都是带着极其丰富的恩典的,这些恩典的感觉在人里面使人受到催促,叫人不能禁止自己不赞美主,热烈欢迎他们的王。主自己隐藏了荣耀,但他的所作在人的里面产生了催促,藉着人的赞美,把他所隐藏的荣耀显明了出来。这些赞美和第二章的天使天军的赞美一比较,便把主藉着完成救赎而坐上宝座的路程点明了出来,他是拯救,他又是君王,叫神与人都因着他心满意足。

法利赛人忍受不了这种局面,因为他们到如今,还不认识主耶稣是谁,他们批评,他们责备,他们反对。门徒却不顾人的反对,继续的赞美主,高举主,主很欣赏众门徒所作的。主对反对的人说:“我告诉你们,若是他们闭口不说,这些石头必要呼叫起来。”他是王,是荣耀的主,他配得荣耀,没有谁能禁止他得荣耀,我们也该越过地上一切的反对来荣耀他。

耶稣希望人们认识他君王的身份,更希望人们接受他的这个身份,并因此颂赞他,所以耶稣选择在一个人流如潮的日子公开宣告他君王的身份。可是,事实却不那么乐观,赞颂他的人不少,但更多的人动机不纯,“他们向上帝有热心,但不是按着真知识。”(罗102)除了这些人之外,还有一些更令主伤心的人,就是那些披着宗教外衣的法利赛人。当众人都在欢呼的时候,他们却并不其列(不在盲目呼喊的一般群众的行列,更不在真心歌唱的门徒的行列)。他们不但自己不歌颂主,而且还干涉别人的歌颂。当他们看到门徒在歌颂主的时候,就对耶稣说:“夫子,责备你的门徒吧!”耶稣并没有禁止,而是毫不客气地说:“我告诉你们:若是他们闭口不说,这些石头必要呼叫起来。”耶稣高兴众门徒如此歌唱,但他又为法利赛人之辈叹息,耶稣并不满足于这么少数的人认识他并歌颂他,他希望有更多的人与门徒一道歌颂,因为“他愿意万人得救,明白真道。”(提前24)因此,当他看到耶路撒冷圣城之时,“就为它哀哭”。耶稣岂是为一座城而哭吗?他是在为生活在这座城市里的百姓及宗教领袖哀哭,为他们的刚硬而哭,为他们的无知而哭,更为他们的不思悔改而哭。无知的群众不认识他,他们仅仅把他当成民族领袖,却不知道他就是生命的救主;虚伪的法利赛人把他当成仇人,正在设法致他于死地。“他到自己的地方来,自己的人倒不接待他”(约111),耶稣怎能不为此伤感?

应当称颂的主,却得不到应有的称颂,这实在是一大悲哀。使徒保罗叹息道:“他们虽然知道上帝,却不当作上帝荣耀他,也不感谢他。他们的思念变为虚妄,无知的心就昏暗了。自称为聪明,反成了愚拙。”(罗121-22)我们这些自称跟从主的人,又有多少时候按着上帝当受的赞美称颂他呢?诗人说:“上帝的众子啊,你们要将荣耀能力归给耶和华,归给耶和华。要将耶和华的名所当得的荣耀归给他,以圣洁的妆饰敬拜耶和华。”(诗291-2)你“将耶和华的名所当得的荣耀归给他”了吗?

(丰台堂主日供稿,宿雪莹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