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致力于为全球华人基督徒提供在线灵修平台。  本站全新改版,如有问题请向管理员反馈。  老版首页  登录注册 收藏本站|网站地图|本站留言|返回首页
热门栏目:
感恩讲章 讲章精选 视频讲道 在线祷告 福音文章 福音书库 2013讲章 儿童主日学 青年团契 基督文艺 赞美诗歌 感恩专题 站内搜索 更多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讲章分享 > 基督教讲章精选

基督徒柔软时的四种情形

来源:网络 | 作者:陈终道 | 时间:2015-01-28 | 阅读[] 字体: [ ] [繁体] [推荐]

 

  人一被圣灵破碎,就自然而然有因着敬畏神而产生的柔软。当人和他接触的时候,他就没有那么硬,他就没有那么凶,他就没有那么厉害,他就被主带到一个地步,声音是柔软的,态度也是柔软的。他从里面敬畏神,就自然而然在态度上、言语上流露出他里面的敬畏来,他自然而然变作一个柔软的人。

  一、容易对付

  甚么种的人是柔软的人呢?柔软的人是容易对付的人。柔软的人是一个容易说话,容易请求的人。一个人在神面前一被破碎,连他的认罪也容易,连他的流泪也都是容易的。有的人要他流泪是何等的难。这不是说流泪有甚么特别的用处,乃是说一个人受过神的对付,他外面的性情给神磨碎的时候,他的思想、他的情感、他的意志被神磨碎的时候,他就容易看见他自己的错,也很容易认罪。他不是一个难说话的人。在他身上的那一个壳子打破了,叫他在情感上、在思想上,都容易接受别人的意见,容易让别人告诉他,容易让别人教训他。从那一天起,他就要被神带到一个新的境界里,能事事处处都得着造就。

  二、容易感觉

  一个柔软的人也是容易感觉的人。因为他外面的人被破碎的缘故,他的灵就很容易出来,并且他也容易摸着弟兄姊妹的灵。人的灵稍微有一点动作,他就知道。他的感觉变得非常敏锐,能一下子就知道一件事的对不对,人的灵一动,他这一边就有反应。他就不会作一件木头木脑的事,不会作一件得罪人感觉的事。许多时候,别人的灵觉得这件事不对,但是我们还能继续去作,这是因为我们外面的人没有破碎,别人的灵有感觉,我们却没有感觉。许多时候,有的弟兄姊妹在聚会里祷告,别人觉得厌烦,觉得他应该停下来,但是他仍然继续下去。别人的灵已经出来说,不要祷告下去,但他没有感觉。人所感觉的,在他身上没有反应。这就是因为他外面的人没有被破碎。人如果是一个破碎的人,他的灵就很容易摸着别人的灵,也很容易感觉别人所感觉的。他不会像一个没知没觉的人,他不会作一个许多人都知道,而他自己不知道的人。

  只有外面的人被破碎了的,他才起首知道甚么叫作基督的身体,他才能摸着身体的灵,摸着别的肢体的感觉,不至于你作你的,他感觉他的。一个人如果没有感觉,他在身体中就像一个假的肢体,就像是装上去的一只假手一样。假手也能随着身体活动,但是它缺少一个东西,它没有感觉。有的人是没有感觉的肢体。整个身体都感觉了,但是,他这个肢体没有感觉。外面的人一破碎,他就能摸着教会的良心,能摸着教会的感觉。他的灵是开起来的,他能让教会的灵摸着他的灵,让教会把所感觉的交通给他的灵。这是一件非常宝贵的事,每逢我们错了,我们就能知道自己错了。外面的人的破碎,并不是叫我们从今以后不会错,乃是有了一个机关,叫我们很快就知道自己的错。弟兄姊妹知道你的错,他们口还没有开,你却一碰他们就知道自己的错,你只要一碰他们的灵,就能知道他们对这件事是反对或是同情。这乃是身体生活里基本上所需要的。没有这个,身体的生活就不可能。基督的身体,不是大家在那里商量了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乃是像我们这个身体那样,不必商量,自然而然各个肢体有共同的感觉。那个感觉是表示身体的意思,那个感觉也表示元首的意思,头的意思。元首的意思乃是通过身体的意思而表明出来。我们外面的人被破碎了,我们就容易被更正,容易有身体的感觉。

  三、容易得造就

  最大的帮助还不在我们的错误能得到校正,最大的帮助,乃是我们外面的人一破碎,我们的灵就变作敞开的灵,能显出来,同时也能叫我们得着众灵的供应。我们的灵不只能出去,并且叫我们无论到那里都能得着属灵的帮助。如果外面的人没有被破碎,就不容易得着别人的帮助。比方,一个弟兄,他外面的人没有被破碎,是因为他思想特别强。这个弟兄来到聚会里,就很不容易得着造就。因为一个思想强的人,除非给他更强的思想,他不能得着帮助。别的弟兄在那里说话,他感觉这个思想也不行,那个思想也不行,他以为这也没有意思,那也没有意思,这也不能帮助他,那也不能帮助他。一个月、两个月,一年、两年,也许他一次的帮助都没有得着。他有一个思想的壳子,他只能从思想里得着帮助,他不能得着属灵的造就。但是主如果进来,一次、十次、几十次,一年、二年、几年的工夫,把他思想的壳子拆光,给他看见他的头脑是何等无用,结果,他就变作一个婴孩,很容易听人说话,再也不敢那样轻看别人了。他在那里听一位弟兄讲道的时候,不是听他念的字音如何,不是听他道理讲得对不对,意义讲得明白不明白,乃是在那里用自己的灵去碰他的灵。主在讲的人身上有一点工作,他里面的灵有一点出来,他里面的灵动一动,听的人的灵就得着苏醒,就得着造就。如果一个人的灵是破碎的,每一次弟兄的灵一出来,他就得着造就,不是道理上得造就,那是另外一件事。人的灵在神面前受的对付越多,外面的人的破碎就越彻底,所能得着的帮助也越多。在任何弟兄姊妹身上神的灵有一点动,他就能得着帮助。他也就不再用道理来批评人,不再用字句来测量人,他不是注意某弟兄讲的意思好不好,某弟兄的口才好不好,或者解经解得好不好。他的态度完全改变了。所以,我们能得着多少人的帮助,就看我们的灵如何。许多时候,人从我们面前经过,因着我们的壳子硬得很,我们就不能摸着人的灵,就不能得着造就。

  甚么叫作受造就?造就不是思想的增加,造就不是意义的增加,造就也不是道理的增加,造就乃是我的灵多一次和神的灵接触。不管神的灵藉着甚么人出来,无论是在聚会里,或者是在平日的交通里,神的灵在别人身上轻轻的动一下,我就吃了一顿饱,我就得了苏醒。我们的灵像镜子一样,每一次我们得着造就,就像有人把我们的灵擦一擦叫它亮一下。造就的意思没有别的,就是我们的灵被别人的灵摸着,我们的灵被圣灵摸着。圣灵藉着别人的灵摸我们一下,我们就得着造就。从灵出来的东西,一碰就亮,就像电灯一样,不管灯罩的颜色是红的绿的,不管电线的包皮是白的黑的,电通过来的时候总是发亮。灯罩如何我们不管,我们注意的是电的出来。别人的灵稍微出来一点,你就已经亮了。你把你所知道的神学都忘记了,你只知道在这里有灵出来;感谢神,你得着了苏醒,你在神面前吃了一顿饱。这样,你就成了很容易得着帮助的人。有些人是何等不容易得着人的帮助。你想要帮助他,你要花多少工夫去祷告,你要花多少力气才能帮助他。刚硬的人非常不容易受帮助,柔软的人才容易得着帮助。

  所以,在这里有两条完全不同的路。一条路是外面的,思想进去,道理进去,解经进去,有人也能说他得着了帮助。另一条,完全不同,乃是灵和灵的接触,灵接触了,就在灵性上得着帮助。你摸着后一条路,你才摸着真实的基督教,这才真的叫作造就。你如果只知道听道,今天你听过了一篇道,到下个主日你又去聚会,刚刚好又遇见这个弟兄,又听见他讲这一篇道,你就有点不耐烦,你就想走。你觉得同样的道只要听一次就彀了。你以为基督教是道理,你是把道理装在脑子里。但是你要知道,造就不是道理的问题,是灵的问题。那个弟兄上一次在那里讲的时候,如果他的灵出来,把你整个的人摸一下,碰一下,你就好像被他洗过一下,你就得了苏醒。你下一次又去,这个弟兄的灵又出来,你又在那里得着帮助。尽管题目是旧的题目,道理是旧的道理,但是他的灵又出来一下,你就又得着一次洁净,像被水洗过一样。我们要记得,造就就是灵和灵的接触,不是思想的增加。造就是灵和灵的事,不是一个外面的人给你得着了多少道理,给你得着了多少教训。一切的教训,一切的道理,如果不是有灵的接触,那个教训,那个道理,我们只能说它是死的。

  你外面的人被破碎之后,你就变作容易得着造就的人,你所得着的造就就会很多。有人来问你一个问题,你能从他身上得着造就。一个罪人来寻求主,你和他一同祷告,你也得着造就。一个弟兄大错,主叫你和他说很重的话,责备的话,你摸着他的灵出来,你又得着造就。你能得着许多方面的造就,你能得着许多方面的供应,你觉得整个身体都在供应你这个肢体。无论那一个肢体都能供应你,无论怎样你都是得着。你成了能彀接受的人,全教会都是你的供应。这是何等的丰富!你就真的能说元首的丰富是身体的丰富,身体的丰富是我的丰富。这与思想和道理的增加是何等的不同,这一个不同是太大的不同。

  一个人得着的帮助越多,得着的帮助越广,就越证明他是破碎的人。一个难以得到帮助的人,并不是他比别人更聪明,而是证明他外面的壳子比别人更硬,所以甚么都不能吸引他。主如果怜悯他,把他这个人打破,重重的打破,多方的打破,到了有一天,他就能得着全教会的供应。我们要问自己,我们能不能得着别人的供应?你如果是有硬壳子的人,就当圣灵从别的弟兄身上出来的时候,你不会遇见灵。你若被神打碎,只要人的灵一动,你就得着帮助。虽然细微得很,但不是细微不细微的问题,是遇见不遇见的问题。就是这个灵的遇见你叫你得着苏醒,得着造就。所以,弟兄姊妹们,千万要看见这个外面的人的被拆毁,乃是我们在神面前到底能不能得着帮助,到底能不能得着造就,到底能不能作工的基本条件。

  四是能交通

  交通不是思想和思想的交通,交通不是意见和意见的调和,交通乃是灵和灵的接触。我们的灵摸着别的弟兄的灵,灵的接触是交通。所以只有当我们在主面前蒙怜悯,把我们外面的壳子打破,把我们外面的人拆毁了,我们的灵才得出去,才能摸着弟兄姊妹的灵。从那一天起,我们才开始明白圣徒的交通,从那一天起,我们才开始明白圣经里为甚么说灵里的交通,才开始明白交通是灵里的交通,不是彼此看法的交通,灵里有交通,就能有同心的祷告。多少人的祷告是用头祷告,这样就难以寻到同心的人,因为要找到人的头和他的头相同的话,也许跑遍天下都没有。事实上交通乃是在灵里有交通。一切得着重生有圣灵住在里面的人和我们都能有交通。如果让神把拦阻除掉,把我们外面的人拆掉,就我们的灵是打开为着所有的人。我们的灵能打开接纳任何弟兄的灵,我们的灵能被任何弟兄的灵摸着,我们的灵也能摸着任何弟兄的灵。我们能摸着基督的身体,我们也就是基督的身体,我们的灵就是基督的身体。诗篇四十二篇七节说,深处与深处响应(“深渊”也可译作“深处”),深处的的确确是在呼喊深处。你里面的深处在那里呼喊,盼望能摸着我的深处;我里面的深处也在那里呼喊,盼望能摸着全教会的深处。这是深处和深处的交通,深处和深处的呼喊,深处和深处的响应。如果我们外面的人被拆毁,里面的人能出来,我们就能摸着教会的灵,我们就能在主面前作比较有用的人。

  启示:

  1、我们所提起的外面的人的拆毁,只有圣灵能作,人不能效法,效法没有用。我们说人要变作一个柔软的人,但并不是劝人从明天起就去作一个柔软的人。你如果这样去作,有一天你要看见,你自己所造出来的柔软也要拆毁。人自己造作的柔软没有用,必须是圣灵工作结果的柔软才有用。一切在我们身上的成功,不是靠着我们,乃是靠着圣灵。只圣灵知道我们的需要,祂在环境里替我们安排遭遇,祂在那里替我们拆毁。

  2、我们的责任乃是求神给一点光,叫我们能知道,能承认圣灵的手,能作一个服在神大能手下的人,承认祂所作的都是对的。我们不要作一个蒙昧无知的骡马,我们情愿把自己交给主拆毁,我们情愿接受主的工作。你把自己交在主大能的手下,你就要看见,这个工作也许前五年前十年已经开始了,可是在这五年十年中,在你身上没有显出果效。今天你将自己交在主手里说,“主,我从前好像瞎子,你要从那里带领我,我不知道,你要把我带到那里,我也不知道。今天我知道你要拆毁我,今天我把自己交给你。”这样,也许前五年十年没有结果的,今天要有结果。主在你身上能彀拆掉许许多多已往你所不知道的东西。有了这些拆毁之后,你就在那里不骄傲,你就在那里不自爱,你就在那里不高抬自己。这个拆毁,叫你的灵得着自由,叫你的灵能出来,叫你变成有用。到了这个日子,你才能使用灵。

  3、在这里附带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外面的人的破碎需要圣灵的工作,用不着自己去效法,那么,我明明知道有一个活动是出于肉体的,还是我自己去阻止它活动呢,还是等候圣灵来打破,或者等候大的光照,我一点也不去约束它?

  关于这一个问题,我们是这样看:所有肉体的动作,我们都应该停止它。这和装作不同。今天我要骄傲,我拒绝我的骄傲,但是我不装作谦卑。今天我要发脾气骂人,我拒绝发脾气,但是我不装作温柔的样子。停止是停止消极方面的,装作是装作积极方面的。如果消极的方面要爬起来,我就在那里拒绝它,不放松它,但是我绝不装作积极的方面。骄傲是消极的,我要对付它;谦卑是积极的,我不能模仿它。比方你这个人本来是顶刚硬的,声音是硬的,态度是硬的,今天你受对付拒绝这个硬,但你并不装作温柔。所以你所认识的一切肉体的活动和行为,你要停止它,但是积极方面的美德,你不用效法来得着,你可以将自己交给主说,“主,我不用力量去效法,我仰望你作工。”你看见神就在那里拆毁,神就在那里建立。

  外面的效法,不是神作的,乃是人自己作的。所以凡是追求的人,要从里面学,不要从外面效法。要让神从你的里面作成了,而在你的外面彰显。凡是人在外面作的,都不是真的,人造出来的都要拆毁。一个人有了假冒的东西,不只别人会受欺骗,连他自己也会受欺骗。我们外面的模仿一多,造作一多,结果我们就相信自己是这样的人。有一天,你就是指明给他看,这不是真的,要除去,但他自己都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所以我们千万不要在外表上效法,作人还是自然一点的好,让神在我们身上建立。我们简简单单的作一个自然的人,我们不在外面模仿、效法,而是天天盼望主将我们所该有的美德加在我们身上。

  第二个问题是:有的人在他天然方面也有一些美德,比如说温柔罢,有的人天然就是温柔的,这样,从天然而来的温柔与从管治而来的温柔有甚么分别呢?

  关于这一个问题,我们可以题起两点。第一,所有天然的东西都是独立的,都不需要灵和它联络在一起。从圣灵管治而来的东西,是受灵的支配的,灵动它才动,灵不动它就不动。天然的温柔也会成为灵的拦阻,而一切拦阻灵的都是刚硬的。换句话说,我天然的温柔都会变作刚硬。一个人如果天然是温柔的,他那个温柔是独立的,是他自己温柔。假定说,主需要他站起来说两句重话,他天然的温柔就能变作拦阻,他会说,“唉!这个我作不来,我一生一世都没有说过这样的话,这话只好请别人来说,我不能。”你就看见,他天然的温柔,不能受灵的管辖。任何出乎天然的东西都是有它自己的意志的,都是刚硬的,都是它作它的,灵没有法子用它。从破碎而来的温柔就完全两样,那一种的温柔是灵所能用的,它没有抵挡,没有反对,也没有一点意见,它完全受灵的管辖。

  第二,一个天然温柔的人,你顺着他的意志的时候,他是温柔的,你要他作他所不愿意作的事,摸着他所不乐意的事的时候,他就不温柔了。所以人一切天然的美德都不能叫他舍己,人一切天然的美德都是给他利用来建立他自己的。这是一定的,所有天然的美德,不只是温柔,每一件都是给他本人用来建立自己的。所以,甚么时候摸着他的自己,他所有的美德就都不见了。天然温柔的人,你一摸着他那个命根的时候,他就温柔不来。甚么时候摸着一件事是他所不愿意的,他那个谦卑就没有了,他那个温柔就没有了,他甚么都没有了。从管治而来的美德就完全两样。乃是你的自己被拆毁了,才有那些美德。甚么时候神在那里拆毁你的自己,你那个美德反而出来。你的自己越受伤,你就越温柔。天然的美德和圣灵的果子是有基本上的不同的。

  4、外面的人必须被拆毁,这一个,我们没有法子装作,也没有别的东西可以代替。我们必须服在神大能的手下,接受祂在我们身上的对付。外面的人一被拆毁,里面的人就刚强。也有少数的人外面的人虽被拆毁,里面的人还不彀刚强。但是里面的人是应当刚强的。如果你外面的人被拆毁了,而里面的人还不刚强,你就不是要去祷告求刚强,你乃是要说,“我要刚强。”圣经是命令我们“应当刚强。”顶奇妙的事就是,你外面的人一被拆毁,你说刚强就刚强,你要刚强就刚强,你定规刚强就刚强,你试试看,你在那里说我要这样,就是这样。外面的人的问题一解决,刚强的问题也解决了。要刚强,就刚强,必定刚强。从今天起,谁也不能拦阻你。就是你要一下,定规一下,就是这么一下,奇妙的事就发生。主说“要刚强。”你说,靠着主你要刚强,就是这样,你刚强了。
 

 

【作者简介】陈终道(Stephen C. T. Chan,1924年-2010年11月24日),香港人,客居加拿大。著名华人基督教牧师、解经家。母亲陈倪闺臣是倪柝声的大姐。1936年随母亲到聚会所听道。1937年被接纳擘饼,但他自述少年时期非常反叛。1939年脱离家庭,在中国西南地区自立求学。1945年在重庆北碚复旦大学读书期间,艾得理、赵君影、于力工牧师与江守道弟兄在复旦基督徒团契举行奋兴布道大会,推动中国学生归主运动。受到影响遂向校长承认伪造文凭进复旦大学一事,退学后进入贾玉铭所办的灵修神学院。当时该院设在南岸山上。于印尼玛琅圣道神学院(1953-1956)、菲律宾圣经学院(1968年先后4次)、新加坡等5所神学院的专兼任圣经教师,曾任香港及若干地区培灵研经大会讲员。先后在中国大陆、东南亚和加拿大牧会多年。1978-1984年担任加拿大温哥华市列治文宣道会牧职。


本文TAGS:基督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