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致力于为全球华人基督徒提供在线灵修平台。  本站全新改版,如有问题请向管理员反馈。  老版首页  登录注册 收藏本站|网站地图|本站留言|返回首页
热门栏目:
感恩讲章 讲章精选 视频讲道 在线祷告 福音文章 福音书库 2013讲章 儿童主日学 青年团契 基督文艺 赞美诗歌 感恩专题 站内搜索 更多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讲章分享 > 圣诞节讲章

【圣诞月专集】耶稣,贫穷的王

来源:恩典文章 | 作者:唐崇荣 | 时间:2016-12-14 | 阅读[] 字体: [ ] [繁体] [推荐]

 

  今天我们在这里一同庆祝,一同纪念,也一同传讲耶稣基督降生。这是全世界不分种族,不分国界,最多人纪念,最多人欢庆的一天。

  耶稣基督是谁?耶稣基督是革命家吗?他比最大的革命家带来世界历史更大的革命。耶稣基督是道德家吗?他比任何一个道德家带来道德更大的刺激、示范以及改变。耶稣基督是政治家吗?他从来没有任何一点点的政治地位,但是许多最伟大的政治家从他得到最大的启发。耶稣基督是宗教家吗?他从来没有说他来创立一个宗教,但是许多许多的宗教家所未曾达到的,人格所见证过的,所达到过的道德范围,在他的生命中间显露出来了。

  耶稣基督是谁呢?没有一个人,社会中间任何一个阶级,任何一个层次的成就没有受过他的影响。基督是所有宗教家里面活得最短,在世界所度的年日最少的一个人。孔子活了七十二岁,释迦牟尼活了八十岁,老子活了八十多岁,亚伯拉罕一百七十五岁,摩西一百二十岁,苏格拉底(Socrates,469-399B.C.)活了六十八岁,这些伟大的圣人、哲士、宗教领袖,他们都有足够的年日,漫长的时间来宣扬他们的教义跟他们所认识的智慧,但是耶稣基督只活了三十三年半的时间。耶稣基督生的时候是借人的地方--马槽,就是动物的地方而生;耶稣基督死的时候是借别人的坟墓而埋葬。

  这三十三年半的中间,他所过的生活,比任何一个所谓“无产阶级”的人更无产。但是,当他死在十字架上的时候,他好像是完全失败的人,因为他死的时候,未曾写过一首基督教的诗歌,他死的时候,没有建过一间基督教的学校。他死的时候,没有办过一个基督教的学府。耶稣基督的时候,没有建过一支基督教的军队。耶稣基督死的时候,没有建过一间基督教的礼拜堂。耶稣基督死的时候,可以说呢,完全失败的,所有的宗教创办人都是寿终正寝。只有耶稣基督是死于非命,而且是毫无抵抗,被人凄惨的挂在十字架上。

  耶稣基督死的时候只有三十三岁半的年日,只有三年半的工作,一个这样年轻,只有三年半工作的人,能够有什么成就呢?但是在他最失败,被人挂在十字架上,毫无抵抗凄惨而死的时候,他讲了一句话“成了”(参:约翰福音:19章30节)成就了,成全了,成功了。这个希腊文叫做Tetelestoi,It is completed.It is accomplished.It is finished.我已经走完了,已经成就了。

  这一位基督到底是谁呢?这位基督生的时候,没有人认知他是谁?死的时候,没有人在他面前勇敢称呼或者尊崇他有任何伟大的地方。但是这位基督在圣经里面记载过,他生的时候,有人把他当做君王基督敬拜的,他死的时候,有人把他当做要来的君王来等候的。而他自己在受审判的时候,也讲了“我被生而为王”(参:约翰福音18章37节)。所以今天我们要在这个聚会中间,讲一个很特别不协调,不合理,很不易明白的一个名词,作为我们这一次整个讲道的题目----“贫穷的王”。

  有王是贫穷的吗?有贫穷的人曾经做过王吗?做王的时候还是贫穷的吗?全世界历史中间唯有这一次,在这三十三年半中间有过一个贫穷的王。所以他生的时候因为他的贫穷,整个犹太国没有人认识他是谁。因为他的贫穷,整个以色列人没有人知道他是王。因为他是贫穷的王,所以他死的时候,也没有人看出他有任何王的迹象。但是,这一个在历史上曾经被称为王,也自称为王的人,却曾经成为世界许许多多的君王,许许多多的政治的领袖,从内心深处尊敬,佩服,崇拜,以致于把生命交托给他的一个奇怪的人。

  拿破仑(NapoleonBonaparte,1769-1821)在圣赫伦那岛(SaintHelena)被流放的时候,曾经很痛苦,很哀叹,却很感慨的讲了一段话,他说“从古至今,所有的大君王都有千千万万的军马,有千千万万的侍从随着他,他们征服了无数的土地,他们统治了无数的百姓,汉尼拔(Hannibal247-183B.C.),亚历山大大帝,查理曼,以致于我,成吉思汗,还有其他的大帝,这些人都有千万的人在他们活着的时候跟随他,尊崇他。但是,我们的国度有一天都要消灭,历史有许多要来的时代会忘记我们,但是在历史上曾经有一个人,他手无寸铁,身无分文,生的时候很贫穷,死的时候很凄惨,但是,他的国度无穷无尽,以后的日子,有千千千万万万的青年人,一代一代起来要成为他的自愿军,永世无疆。”拿破仑讲过这个话,以后不久,他就离开人世,而世界历史证明他讲的这段话是真的。没有一个君王曾经达到基督死后,世人尊重的那个程度。

  今天我们如果到巴黎去,我们可以看见一个拿破仑坟墓,拿破仑棺材停棺的地方被建起来像一个礼拜堂,又像宫殿一样,整个圆顶的屋顶都是用黄金把它铺上去的。但是,除了这个地方以外,有没有德国人纪念拿破仑呢?有没有英国人纪念拿破仑呢?有没有世界其他的民族尊崇他,为他建一个宫殿或者建立一个殿宇,或者建一个陵墓,或者建一个纪念馆来纪念他呢?没有。但是耶稣基督死的时候这么凄惨,两千多年以后,我们看见世界各地各国,都有为了他的缘故建立伟大的礼拜堂,雄伟过于皇宫,处处听见歌声敬拜。今天你们听的诗歌,里面有很柔美,有很雄壮的贝多芬(LudwigvanBeethoven,1770-1827)的“哈利路亚”,还有非常优美,使人从内心深处感到和平临到的“啊,圣善夜”,这些都是为了这一位降生在马槽的君王而写的。

  有一次在雅加达,有一个人对我说“你们归正教会需要买一块地皮吗?有一个人有一块很好的地皮,就在雅加达市中心不远,很好的地段,本来他不要卖的,现在他要出让。”我当然知道,我那个时候根本没有钱,而这块地皮差不多等于你们的五千坪那么大。我说“我去看看。”当我去看的时候呢,他们就带我绕着那块大地皮,绕到中间的时候,我发现有羊,有牛,有马。我就说“为什么这样重要的市中心的地区,有这种动物养在里面呢?”他说“因为久置之地,没有用处就随便养一些动物在里面。”

  然后他把我带经过中心的地方,就进到了动物在那边住的地方。我一进去的时候,马上一股很臭很臭的味道,从鼻子中间穿进去,差不多穿过我的脑袋,臭到我一生从来没有想像有这种味道进到我鼻子的可能。那个时候我快快把手巾拿起来,才发现我只有带一条手巾,应该二十条还是不够的,就在这个时候我快快跑。因为太难受了,当我跑过那个地方开始呼吸新鲜空气的时候,突然间有一句话,在我内心中间出现----你知道吗?耶稣生的地方就是这样的情形。我从来没有想到,我知道的,我所想像的,我观念中间所知道的马槽,是圣诞卡片所画的,那么漂亮,那个槽都好像是用绣花绣出来的。那个婴孩在里面享受最温暖的照顾,而且在圣诞卡片中间,所设计的马槽好像是从天上掉下来一样。慈爱的母亲马利亚,还有护卫着他的男子约瑟,就在那个马槽的旁边照顾着他,无微不至,眼睛向着婴孩的下面看,就在这个向下看的眼光中间,我们看见这是人间最美的一幅图画。

  但是我从来不知道,真正到马、牛、羊牲畜的地方那些浸湿着尿的那些臭味,是可怕到这个地步。就在这个时候,圣灵在我心中对我说“你认识耶稣吗?你爱他吗?你传讲耶稣很久了,你真正明白什么叫做“降生”?什么叫做“道成肉身”?什么叫做“大哉!敬虔的奥秘,上帝在肉身显现”?(参:提摩太前书:3章16节),那住在至高之处的创造主,被生在牲畜所居住的地方,在那里道成肉身。

  你知道不知道,所有的宗教都是人在肉身之中寻求道,因为物质的生活不能满足他们,正像孔子所说的“君子谋道不谋食”(参《论语.卫灵公》。你知道不知道,所有的宗教领袖都不满意现世中间物质的享受,他们要更高的一层在心灵界里面,找到真理的供应,找到良心的慰藉,找到他们心灵深处真正的内容。所以人在肉身中间寻找道,而成为有意义的人生。但是耶稣基督是道成肉身,不是肉身寻道,你发现了吗?你明白了吗?就在那个时候我心里开始知道,知道“我还不知道”。知道我不是真知道,知道我缺乏知道。这种对“知道的缺乏”的知道,才是真正知道的开始。这种对自己不够知道的觉悟,才是真正觉悟的开始。我就在经过那个地,我就在主的面前说“主啊,求你帮助我认识那一位道成肉身的耶稣到底是谁?到底为什么,到底是什么力量使他从尊贵的天家来到卑微的人间?从荣耀的至圣所来到牛、羊所住的地方?这个爱太伟大了!

  瑞典的神学家虞格仁(AndrewsNygren,1890-1977)他把历史中间,所有的哲学对爱的探讨,跟耶稣基督把上帝的爱彰显出来,这两个事做一个比较的时候,他说“人所爱的东西常常是向上的。”我们爱什么?我们爱比我们更美的东西,我们爱比我们更聪明的东西,我们爱比我们更有价值的东西。所以我们自己不懂音乐,听到最会弹琴的人,我们就欣赏他,也说“我爱音乐”,你爱上了比你更高的东西。你看见有一些人口才好得不得了,讲得头头是道,你喜欢听他,因为那些真理,比你理性中间所想的更高超。你看见一个漂亮的女孩子美到一个地步,你才发现原来人间还有一种视觉这么大的享受,你就每天想念她。你看见美的,看见比你美的,你爱。你听见好的,比你更好的,你爱。你看见有道理的,比你想的更有道理的,你爱上了。你的爱是向善的、向上的、向更高的、更美的、更有价值的、更永恒的。但是,这个爱是一种享受,这个爱是一种赞赏,这个爱是一种追求,这个爱是从下到上的爱。

  当你看见比你更难看、更丑、更穷、更可怕、更凄凉、更不配的东西的时候,你会讨厌他,你会恨他,你会丢弃他。那么,请问,真正的爱应当是怎么样的方向?为什么圣经不用philia这个字来描写上帝的爱呢?为什么圣经不用eros这个字来描写上帝的爱呢?在柏拉图(Plato427-347B.C.)的哲学里面,爱,甚至对真理的追求的爱,他都用eros这个字来表达,还是从下到上的。虞格仁这个瑞典的神学家,他说“圣经从来不用这个字,圣经所用的字是agape。agape不是从下到上的,agape是从上到下的。”尊贵的爱上卑微的,荣耀的爱上羞辱的,有价值的爱上没有价值的,配得到最高颂赞的爱上那些应当被咒诅的。这个爱是从上到下的,这个爱是自我降低,这个爱是自我牺牲。所以圣经告诉我们,“耶稣基督本来是富足的,为了我们的缘故他成为贫穷,这样,使我们的贫穷藉着他可以成为富足”(参:哥林多后书:8章9节)。

  今天有多少的人,因为信耶稣基督他的生命丰盛起来,有多少的人因为听见他的真理,他的道德提升起来。有多少的国家因为认识他的教训,放弃了他们的陋俗,放弃了他们野蛮的行为,变成世界最先进的民族。斯勘地那维亚地区的国家,瑞典、芬兰、丹麦,从前是杀人,吃人肉,把人头挂在屋顶上的民族,现在他们是全世界无论工业,无论艺术,无论科学,曾经是领导过世界的地区。为什么呢?因为耶稣基督的缘故。

  如果你说埃及的古文明,你说中国的古文明,从很久以前的龙山文化,仰韶文化,在西欧什么都不懂的时候,中国人就可以做很好的陶器,可以把彩绘画上去,可以把很多用具发明出来,使得无论在耕田,无论在各样的生活层次上,都有超过西欧人的这种成就,这是几千年的,从归正神学来说,是上帝普遍启示的恩典,临到我们华人民族给我们有这些文化上的成就。但是,经过几千年以后,你看见突然间,大概在十六、十七世纪的时候,忽然间欧洲有一个很大的改革,因为基督的光照耀他们,他们马上在一切的层次中间,突然间他们突飞猛进了起来,他们就进步了。

  所以呢,有一篇文章提到一句话,“当乾隆皇帝很生气,为什么英国的特使马嘎尔尼(GeorgeMcCartney)不要在北京向他们拜,跪,磕,这种礼不再执行的时候,他生气讲了一些话:“我们这个民族,跟你们英国帝国的民族,同样是世界的两个霸主,你们认为你们可以统管世界,我们认为我们也可以统管世界,而我们这个国家绝对不需要你们英国任何一件事情,我们都足够。所以我不需要为了你不愿意叩拜而对你低头,我也不需要再向你有仰望或者等候什么的东西。”所以,这样呢,他们西方的就开始注意中国人这样的傲慢,中国人这样的自义,中国人这样的自信,背后到底是什么?等他们研究的结果出来的时候,他们发现,中国的军队,中国的守驻疆土的这些国防的力量,所有的仪器,所有的兵器,已经落后西方三百年,所以到了十八世纪以后,他们一点都不害怕,越来越得寸进尺做帝国主义的工作。

  亲爱的弟兄姐妹,这里我讲到这个地方,我很难过。因为西方要把耶稣基督介绍到东方的同时,他们也用军国主义,帝国主义的手段来做侮辱别的民族的工作,这是许多宣教士绝对不能赞同的事情。但是这些国家实在在几百年的中间突飞猛进,使他们变成全世界最进步,特别是从改教运动以后,在各样的层次都突飞猛进,这种启发是从基督的精神而来的。直到今天,回教的国家不能制造什么伟大的东西出来,印度教的国家,佛教的国家也没有把文化带到更先进,更突飞猛进的突破的中间。但是受过耶稣基督影响的地方,无论是音乐,无论是艺术,无论是建筑,无论是科技,无论是逻辑,无论是经济,无论是政治、民主、法治等等,都突飞猛进。基督在历史上对人类的贡献是什么呢?是不是因为他用强权统治呢?从来没有。是不是他用很大的财富吸引,来诱惑别人呢?从来没有。基督是一个最贫穷的人,但是他成了最伟大的影响力。基督自己是从来完全无产,很困苦贫穷生活的人,但是他成为最大的财富的冲击,和财富制造的启示灵感的宣言。

  这位耶稣基督是谁?我在年轻的时候绝对反对基督教,因为我是受无神论、进化论、唯物辩证的哲学所薰陶,成为一个完全抵抗,完全反对,完全怀疑基督教的一个青年人,在我十六、七岁的时候,我相信我的时代中间,没有多少十六、七岁的青年人比我更前进的,没有多少与我同年龄的人,比我更受哲学思想所影响,更喜欢这些有意识型态的思想。那个时候我把这些意识型态和基督教的信仰做个比较,我发现这才是新时代青年应当有的知识。而基督教的信仰是过时,是已经应当被淘汰的那些历史上的渣滓。而就在那一段的时间,我一定要决定,我要继续做一个所谓的基督徒呢?或者我应该放弃基督教,放弃西方帝国主义文化对中国的侵略的这条路线,就在这个时候,我好好思考基督的事情,就在那一段的时间中间,上帝给我有机会听到一些很重要的聚会,然后听到一些很重要的专题的讲解,然后我心中就很谦卑的,再一次对上帝说,如果你是真理的源头,你是真理的本体,我请求你回答我一切的问题,使我思维中间很难过去的,很难突破的困难得到你的光照,以后我应许你,到全世界各地去,去解决别人的困难。就在这些祷告以后呢,神的光一直照耀我,然后把我整个生命改变过来,所以我就把自己奉献给上帝。

  亲爱的弟兄姐妹们,我越思考耶稣基督,我越发现,他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唯一的一个,从道德方面毫无瑕疵,从物质方面毫无享受,从他人格跟教训方面,毫无可比的一个最高之处的真理的本体,到世界上自我宣布他就是道路,他就是真理,他就是生命的这一位在人间的神。所以基督生下的时候是贫穷的,他死的时候是贫穷的,真正唯一的无产阶级的领袖,真正无产的领袖就是这一位,就是耶稣基督。而基督生在犹太,犹太没有人知道他真正是王。基督死在犹太,犹太没有一个人知道他是王。而他生的时候,他死的时候,却有两种不同的声音几乎已经宣布出来,耶稣基督是王。那是什么呢?

  当耶稣基督生的时候,犹太人不知道他是王。但是上帝用东方一些有智慧的人,在查考天文,研究历史,比较当时的世局,在真正顺从上帝的引导中间,他们发现有一个犹太的王生下来。所以东方这几个,中国翻译成博士的,他们就离开他们的家乡,沿途跋涉,翻山越岭,经过山川河流,直到旷野之地来到耶路撒冷,他们按照普遍理性的常识,王一定是生在皇宫,所以他们就在希律王的皇宫那里问,那生下来做犹太人的王的是不是在这里?皇宫的人对他说“我们这里的宫女都没有人怀孕,希律的太太也没有生孩子,所以根本没有这一回事。”“不!我们在东方看见他的星,所以我们特别来找他,要向他敬拜”(参:马太福音:2章2节)。

  以圣经告诉我们,耶稣基督生下来的时候,没有一个犹太人知道他是王。但是上帝感动了外邦人,那些在远方,与以色列人的法利赛人、文士、律法师、经学家完全没有关系的人来承认耶稣基督是王。他们带着乳香,他们带着没药,他们带着黄金,这三件事正是预表耶稣基督是祭司,耶稣基督是先知,耶稣基督是君王。这把这三样献给这个婴孩,是把耶稣基督的三大职分显明出来了,这件事当时也没有人知道。一直到一千五百多年以后,归正神学运动的创办人,约翰加尔文(JohnCalvin,1509-1564)把这三件事提出来,我们教会才知道基督是君王,基督是祭司,基督是先知。

  当他们到希律王面的时候,希律说“我也不知道他们生在哪里?所以如果你们找到了,请你们回来告诉我,我好去敬拜祂”(参:马太福音:2章8节)。希律讲的是真话吗?绝对不是。就像我们中国人讲的“王不见王”,“我既然是王,我怎么可能容忍另外一个人生下来做犹太人的王?我既然是犹太人的王,我就不能容忍有另外一个人来抢夺我的位子。”而希律作贼心虚,因为他知道他根本不是合法的王,他是没有资格做以色列人的王,因为他不是犹太种族,他又不是大卫的子孙,他不在犹大支派的后裔,这在以色列人的传统中间,是绝对没有可能轮到他做王的。那为什么希律王会做王呢?因为罗马帝国不要犹太人统一,也不要犹太人同心,所以他就用了一个以东族的人来统治犹太人。这样,犹太人对罗马帝国的反判,就变成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这样呢,当时耶稣生的时候,是政治家他利用宗教来达到政治的目的。

  今天在政治界的人,很少是真正诚实正义的,他们都是用各样的办法来愚弄百姓,用各样欺骗的手段来巩固自己的身份,所以政治家是很不可靠的,政治家看见统治者中间有很多善男信女,他们就特别到庙里烧香,表示他们也是有宗教信仰的人。所以呢,耶稣生的时候是政治利用宗教,希律王就建了很大的圣殿,让犹太人发现,他虽然不是我们犹太人,我们的种族,不是我们应当有的王,但是他对我们的宗教这么尊敬,给我们建了这么大的圣殿,对我们的敬拜很方便,我们就可以听他,让他指挥下去,这是耶稣生的时候,政治利用宗教。

  而当希律问那些法利赛人,问那些律法师说,“你们研究圣经以后告诉我,上帝曾经讲过犹太人的王生在哪里?”(参:马太福音:2章4节)他们研究的结果,就对他说“弥迦书已经预言了,那以法大,伯利恒城,你虽然在以色列中间是最小的,我却要在你那个城市里面降生一位君王,他的根源,从亘古从太初就有,所以犹太人的王一定生在伯利恒”(参:马太福音:2章5-6节)。我看到这一段圣经的时候,我感到很奇怪,为什么这些神学家自己不研究,要等到东方博士提醒他,他们才去研究?所以,有许多神学家对圣经的了解,还不如外邦人中间领受上帝普遍启示的智慧人对圣经的了解。

  他们把这个事情告诉了希律王以后,希律王原先的计划是,我知道了我就去敬拜他。等他知道的时候,他就派了御林军,整团围绕伯利恒城市,把两岁以下的婴孩一个一个杀死。亲爱的弟兄姐妹们,希律王绝对不让有别的王起来代替他,这是耶稣降生的时候所发生的一件事情。以色列人中间没有人知道他是王,犹太人中间没有人认识他是王,上帝却感动东方博士,把他当做像君王一样来敬拜这位生下来的婴孩。而上帝就在这段时间,用天使感动约瑟、马利亚,把耶稣带到埃及地去。这耶稣三十三年半在世界上唯一的一次出国,他从此就没有再出国,直到死在十字架上,直到复活,直到升天,就在以色列地。

  那么耶稣三十三年半的中间,有没有告诉人他是王?有暗示他是王,但是这个王是什么王?是没有王宫,没有皇袍,没有皇军,没有势力,没有政zh i地位,天天飘流在四方,在各城乡中间传福音,医治病人,照顾贫穷的人,传福音给最卑贱的贫民的一个传道的人,所以没有人看出他是王。他多次提到“上帝的国”,“上帝的国”,“神的国”,“天国”,而这些跟随他的人,根本听不懂他在讲什么,因为照他们的观念,如果耶稣基督是弥赛亚,弥赛亚是会来做王,但是弥赛亚做王的时候,一定是复兴大卫的宝座,一定是进入王宫里面,以政zh i势力把所有外敌把他们打败,赶走罗马帝国的军队,使以色列可以复兴起来。

  所以他们想像中间的国,他们想像中间的王,跟耶稣基督所以被称为是王的“王”,是完全两件不同的事情,而基督也不再对他们多讲。基督在三年半的中间,整个传道最重要的主题就是“上帝的国”,“上帝的国”。从一开始的时候,耶稣基督说“天国近了,你们应当悔改。”“天国近了,你们应当悔改”(参:马太福音:4章17节;马可福音:1章15节)。他们听见了吗?他们听见了。他们明白吗?他们不明白,他们就把这个天国,当做就是以色列国的复兴。

  所以基督在世界上传道,收了这些学生,到他钉在十字架上的时候,这些以色列人没有一个人知道他讲的奥秘是什么。所以呢,当耶稣基督死的时候,上帝感动另外一个人看出耶稣基督是王,而这个人是不是犹太人呢?圣经里没有讲。这个人是外族的人跑到以色列人的地方行凶做恶,抢东西,放火杀人的一个大强盗,结果被抓去与基督一同被钉在十字架上,这个人是基督死的时候,唯一承认耶稣是王的一个人。我很不明白,为什么生下来的时候,犹太人不明白,要外族的人来进贡,来跪在他的面前称他为王。我不明白,为什么死的时候,没有一个犹太人知道他是王,没有一个门徒知道他是王,要一个钉在十字架上的强盗来说他王。

  十字架上的强盗在被钉的时候,与另外一个强盗一同讥笑耶稣。所以圣经说they mock on Him.(参:马太福音:27章44节)强盗们,the robbers,原文是多数的,They are mocking on Him on the cross.在十字架下一同讥笑他,一同冷嘲热讽的责备,骂他,配合抬,十字架下面,十字架上面,我们看见犹太人说“你如果是上帝的儿子,从十字架上下来吧!”“医生,你能医治别人,医治自己吧!”下面的人说“上帝若喜悦你,现在搭救你吧!”他们用各样的话来侮辱耶稣,耶稣基督一句不回答,耶稣基督完全承担人所受的痛苦,人的罪应当受的审判,上帝在律法中间对人应当有的咒诅,他完全承担了,他完全被骂不还口,他受刺激不讲凶吓的话(参:彼得前书:2章23节),他就这样让人终日杀他,终日恨他,整个在下面的人都讥笑他。而耶稣基督一句话不回答,就是他们看见他静默在十字架上受苦的时候,突然间他动了嘴唇,他讲了第一句话,这些人在下面看他要讲话,要知道,要听他讲什么?这位全身受鞭伤,四肢被钉的伤口流出鲜血的基督,他开口讲的第一句话,“父啊,赦免他们,因为他们所做的,他们不知道”(参:路加福音:23章34节)。

  他们不知道?一个人做事自己不知道?一个人犯罪的时候自己不知道吗?一个人如果真正知道他会做他不应该做的事情吗?当一个人喝酒的时候,他知道他在喝酒吗?当一个人犯奸淫的时候,他知道他在犯奸淫吗?当一个人偷东西的时候,他知道他在偷东西吗?为什么耶稣基督说“父啊,赦免他们,因为他们所做的他们不知道”?这个理论就是希腊哲学最正统的伦理学所讲的理由,希腊哲学中间最正宗的,最正统的伦理学,是从三个人建立起来的,第一个,苏格拉底(Socrates,469-399B.C.),第二个柏拉图(Plato427-347B.C.),第三个亚里斯多德(Aristotle,384-322BC)。

  苏格拉底先讲一句很重要的话,“人犯罪是由于他无知。”换句话说,如果他真正知道那是罪,他是不会去犯的。这个言下之意,乃是先假定人性是本善的,人是不愿意做不好的事情。人之所以不知道那是不好的事情,是因为没有教育,没有启发,没有真正良知里面的自觉,所以我们就把好的跟坏的,当做等量齐观,一视同仁。我们把对的跟错的,不分青红皂白就完全顺性行出来了;但如果教育能够达到使人明白什么叫做真,什么叫做善,什么叫做美,什么叫做圣,那人一定从知识中间化成道德的力量。这是苏格拉底的理论,这个理论柏拉图接受了,这个理论亚里斯多德也接受了。所以从希腊正统伦理学的三大师,他们都有一个相同的看法,就是真智慧一定产生真的德性,而真的德性一定产生真的幸福。The true wisdom will produce the true virtue,and the true virtue will produce the true happiness,so the wisdom is equal to morality and morality will equal to happiness.一个有智慧人不会做乱来的事情,一个做好事的人一定很幸福的。

  你要快乐吗?不是因为你很多钱。你要快乐吗?不是因为你做总统。你要快乐吗?不是因为你拥有一支庞大的军队。你要快乐吗?你要行善。这就变成希腊哲学很正统的伦理观的事情。所以苏格拉底说“人犯罪因为他不知道。”但耶稣在十字架上讲的这句话,岂不是等于跟希腊哲学的伦理学是等量齐观了吗?耶稣讲的岂不是差不多同出一辙,同样的理论吗?苏格拉底说“人犯罪因为他不知道。”耶稣说“父啊,赦免他,因为他们所做的他们不知道。”一样不一样?我想大概是一样,我再想好像是一样,我再想不是太一样,我再想很不一样!所以我继续在思考的中间,我发现不同的地方在哪里?不同的地方,苏格拉底讲人犯罪因为他不知道,这是一种“猜想”,这是一种“理论”。而耶稣基督说“赦免他们,他们不知道。”不是哲学的推理,乃是生命的代赎,乃是担当罪恶的痛苦,为罪人的代求,这是完全不同的事情。

  当苏格拉底写这个理论“人犯罪因为他不知道”的时候,可能他翘着脚,可能他摇着椅子,一面想“人犯罪大概因为他不知道”。但是当耶稣讲这句话的时候,绝对不是在空想,不是在推理,不是在享受,不是在写这个哲学的论文,乃是被挂在十字架上,亲身担当罪人的刑罚,为我们流出宝血,为我们舍弃生命,为我们受刑罚,为我们受咒诅。然后他对上帝说“父啊,赦免这些罪人,因为他们做的,他们不知道!”这是完全不同的两件事。从这些角度我学会了一件事情,当世界所有的哲学家,宗教家,文化名人,伦理学家,当他们写下那些至理名言的时候,我一定把它跟圣经里面上帝启示的话做一个比较,然后我发现性质不同,源头不同,果效不同,动机也不同。

  亲爱的弟兄姐妹们,耶稣基督以代死,受痛苦,担当刑罚,在受咒诅的状态中间,用他的爱为罪人祷告,他不是在讲一个理论。“父啊,赦免他们,因为他们所做的,他们不知道。”当他讲完这一句话以后,有一个惊天动地的大改变,那是只在一个人心中改变,不在别人的心中。下面的人无论他讲什么,照样吐口水在他的身上,照样大声责骂,但是有一个人的内心受了惊天动地的大改变,就是他旁边那个刚刚讥笑的强盗,一听见耶稣讲这句话以后,他马上将心比心,将苦比苦。“我被钉十字架,你被钉十字架,我凄惨的流血,你也凄惨的流血,烈日当空曝晒,多么痛苦,苛刻,无人救助。我照样烈日当空,曝晒,我照样没有人帮助,但是我的口所说的话,都是咒骂人,怨恨人,求上天报应。”或者像我们用现在人的口气,你比较听得明白,“你们这些钉我的人,我死了做鬼来抓你!”差不多是这样的意思,这是人之常情。

  一个在受苦中间的人,还有什么恩言可以给别人呢?一个人自己在很困难的中间,还能为别人祝福吗?但是他没有想到,他所咒骂、所讥笑的耶稣在同样的痛苦中间,竟然用最伟大的人格,最宽容的心,用圣子对圣父的代求,讲出了这句话,“父啊,赦免他们,因为他们所做的他们不知道。”今天从君王到乞丐,从总统到贫民,有多少人做了什么事自己不知道,讲了什么话自己不知道,做了一些不可告人的事,还要自己替自己来喊冤,还要替自己来辩护。今天有多少人已经到了不知耻的地步,不是不知罪的地步。

  耶稣基督说“父啊,赦免他们,因为他们所做的,他们不知道。”这句话在圣灵感动之下,使这个强盗产生了一个非常大的震憾的改变,整个心转过来,他看见这个不是普通人,这个人一定是在另外一个属灵国度中间,没有人可以达到的境界中间,有最高的道德,有最高的灵性,有最良善的心怀,他应当是全世界人的王,而这个人有一天一定要统治全世界,但是很可惜被挂在木头上。他就转过来对耶稣说“耶稣啊,你得国降临的时候,求你纪念我”(参:路加福音:23章42节)。这一句话给我深思的结果,我发现他是真正伟大的回应者。The great responser to God,the great reactor to God.对上帝启示的话语,对基督示范的生活,对基督伟大的教训,产生最快回应的人就是他。他听了耶稣讲一句话,他整个生命改变过来。

  今天我们多少聚会听了多少伟大的道理,我们的生活还是照旧,我们对神没有反应。这个强盗可能从小没有好的爸爸,没有好的妈妈,没有好的老师,没有好的同学,没有好的环境,没有好的机会,所以到底他变成一个强盗。就在他断气以前,有一个机会,只一次的机会,只有听一句的话语,他整个生命改变了,十字架上。

  今天晚上你听了多少伟大的话,你受到怎么样的震憾,你做怎么样的回应?他回应的时候,认知耶稣基督是谁。他虽然手无寸铁,身无分文,被挂在木头上,但是他的道德,他人生的价值,他心灵的伟大是超过所有最尊贵,最荣耀的世上所有的人,他在他的国度里面,是一个王者的身份。“你得国的时候,耶稣,求你纪念我。”一个将要死的人,还盼望自己的生命能有一天,被上帝的恩典宽恕的时刻,他盼望在世界末日之前,他有翻身的机会。“求你那个时候,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不知道还有几千年。世界末日你做王的时候,真理一定得胜。”

  今天世界这么黑暗,政治逼你上十字架,宗教逼你上十字架,法院逼你上十字架,军事逼你上十字架,大自然要把你逼死。群众让你上台,让你在十字架上受死。这世界最被看重的这些势力,都是反对真理的。否则像你这么好的人,怎么会死在这样凄惨的地方,难道这就是世界历史?难道政治一直黑暗下去吗?难道军事一直黑暗下去吗?难道法律从来不讲公义吗?难道世界的经济总是有钱叫鬼推磨吗?难道群众的声音,可以因为他们多数永远得胜吗?难道,难道,难道....。不!有一天你的国会来临,有一天世界会改变,有一天世界所有冤枉的事情一定要反过来,那个时候你是王,“耶稣啊,你得国降临的时候,求你纪念我!”

  当耶稣听见这句话的时候,耶稣的心大受安慰,因为他三年半讲上帝的国,没有一个人了解,他知道他是世界上的王,没有一个人知道。今天他听到第一次有一个人,不是他的门徒,不是彼得,不是雅各,不是约翰,不是安得烈,不是巴多罗买,不是拿但业,不是达太,不是这些人,乃是一个从来没有机会接触他,没有机会参加他的布道会,从来没有机会跟随他的强盗,直到看见,觉悟,承认他是天国的王。耶稣回头看着他,对他说“我实实在在告诉你,今天我与你,你与我一同在乐园里了。”(参:路加福音:23章43节)。

  “你要求的是什么?”“以后。”我告诉你“今天。”强盗说:“纪念我!”主说:“我告诉你,你与我一同坐席”,so firm,so certain,so sure,“I will be with you today in the paradise.”

  有哪一种话语比生命的主给你的应许,使你死得更安心,有哪一种权威比耶稣基督所讲的话语,更使你安稳你的心意?那一天耶稣基督流血,第一个被赦免的人不是彼得,不是雅各是这个强盗。我可以讲一句你很不愿意听的话,在我心目中间,新约最伟大的信心是这个强盗。因为他根据什么相信耶稣呢?他看不见耶稣从十字架上下来,他看不见耶稣基督坐在宝座,他看不见耶稣驾云从天降下,审判活人死人,他看不见耶稣基督有什么权柄来管理这个世界。但是信心告诉他,我已经看见了,我看见了别人没有看见的。我看见了社会的现象不能告诉我的,我看见了在十字架上,在各各他的状况中间,没有人可以明白的。I see Him.I know Him.I am sure He is the king of the kingdom of God.感谢上帝!

  那一天晚上,因为逾越节来到,在太阳下山以前,一定把所有的尸体从十字架上拉下来,但是他们发现,耶稣死了。这些强盗没有死,他们用刀把强盗的两条腿砍断,血如同泉水涌下来。然后流干了就死了。但是我告诉你,这个是新约中间第一个得救的人,这是耶稣钉十字架以后第一个蒙赦罪的人,这是整个历史中间第一个进乐园的人。耶稣基督进乐园去的时候,天使很奇怪,欢送祂的时候却生在马槽,死的时候带一个强盗回来,这就是基督。

  基督是谁?基督是君王。基督生的时候,是三博士承认他是王,犹太人不认识他。基督死的时候,是强盗认识他是王,犹太人其他的人不知道,门徒不知道。当耶稣基督复活以后,在留在世界上四十天,谁知道那四十天耶稣讲什么话呢?圣经说“讲论上帝国的事”(参:使徒行传:1章3节)。为什么讲论三年半不够还要加四十天呢?因为这些神学院的学生读了三年半还没有毕业,所以要再补习四十天;耶稣再给他们四十天补习,“你们要明白的是什么?不是吃饭,睡觉,学位,学问,在哪一个礼拜堂做大牧师,有没有汽车,有没有冷气。你们要知道的是什么?天国的事情。讲论天国的事,再补习四十天,我现在不能升天,我一定要给你补习,因为你们没有一个毕业,你们只要学问,你们只要学分,你们没有看见上帝的国。“人若不重生就不能见上帝的国,人如果不是从水和圣灵生的就不能进上帝的国”(参:约翰福音:3章3节,5节)。你们到现在还不知道上帝的国,我给你们补习。四十天以后,补习完了,及格了吗?补考。

  到最后一天的时候,耶稣要升天之前,他们问的问题还是不及格。“你复兴以色列国是这个时候吗?”(参:使徒行传:1章6节)耶稣应当吐血才离开世界。耶稣应当心脏病发才升天。我们的主爱他的门徒,忍耐到这个地步,对他们说,“我父复兴以色列的日子你们不必知道,但你们要在耶路撒冷等候,直到圣灵降临在你们的身上,你们就必得着能力,从耶路撒冷,犹太全地,撒玛利亚,直到地极,做我的见证”(参:使徒行传:1章7-8节)有一天,天国要再来,然后上帝的儿子耶稣基督,让约翰在拔摩海岛,看见启示录一切的现象,最后发现基督是万王之王,是万主之主,骑着白马,那真正的白马要统治全世界。在他的腿的上面写着“万王之王,万主之主。”(参:启示录:19章16节).

  基督生的时候,博士认识他是王;基督死的时候,只有强盗知道他是王,基督生死之间,所有的犹太人都不知道他是谁。今天的基督教是这样吗?今天的基督徒是这样吗?你认识的耶稣基督是谁?而耶稣基督好像也从来没有自称“我是王,你们尊我做王。”没有!圣经只有两处记载,一处是在约翰福音第六章,耶稣五饼二鱼供应了五千男丁吃饱之后呢,他们就逼他做王。为什么呢?“这种总统担保我有饭吃,我不必再选别人,我不管你是什么党,只要我能吃饱的就是好总统。”所以他们逼他做王的时候,耶稣基督退到山上去祷告,他不接受这个王位。

  第二次,在彼拉多面前的时候,彼拉多问他说,“你告诉我,你做什么?”耶稣不回答。“你告诉我,你讲过什么?”耶稣不回答。彼拉多说“你不回答吗?你岂不知道我有权柄治你于死,我也有权柄放走你吗?”(参:约翰福音:19章10节)当彼拉多讲这种傲慢的话的时候,耶稣基督一定要回答,他说“我实实在在告诉你,若不是天上的父给你权柄,你没有资格处理我的事情”(参:约翰福音:19章11节)。彼拉多会不会说“你知道不知道我是谁?我是罗马帝国派来的巡抚,我现在要打你。”彼拉多不敢,因为基督的话里面有一种属灵的权威,是超过世界上政zh i家的权威。所以他那个时候静下来,结果把他带到里面去,问他说“你再告诉我,你是犹太人的王吗?”(参:马太福音:27章11节;马可福音:15章2节;路加福音:23章3节;约翰福音:18章33节)

  圣经告诉我们,有两个问题耶稣一定回答。你问他做什么,他不回答。你问他说什么,他不管。但是当祭司长该亚法问他说“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上帝的儿子吗?”耶稣就回答说“你说的是”(参:马太福音:26章63-64节)。当政zh i家问他说“你是犹太人的王吗?”耶稣回答说“你说的是。”人要问的,不是说耶稣一定要回答,因为耶稣基督的死不是因为他做错事,他没有做错。耶稣基督的死,也不是因为他讲错话,因为他没有讲错。耶稣基督的死,因为他的地位实在是上帝的儿子,他实在是犹太人的王,所以他一定要死。

  那么你说,为什么这个问题从彼拉多口中出来的时候,不是问“你是上帝的儿子吗?”为什么这个问题从祭司长口中出来的时候,没有问他说“你是犹太人的王吗?”我告诉你,犹太人一定要知道什么叫做“上帝的儿子”。上帝是独一的,你敢说你是祂的儿子吗?所以你这样就破坏整个希伯来人的信仰,你这样就变成宗教的背叛者。上帝是独一的上帝,你只能信祂,你只能拜祂,除祂以外没有别的上帝。但是耶稣基督在约翰福音第十四章第一节却说,“你们信上帝,也当信我。”这句话是违背了整个希伯来人一神信仰的精神,最可怕的挑战,所以因为这一句话他一定要死,耶稣基督知道,但是他一定要讲,因为他是上帝道成肉身来到人间。

  所以呢,犹太人的祭司长要问他说“你是上帝的儿子吗?”耶稣说“是。只是我告诉你,你们要看见人子末后的日子跟众使者下来,要审判这个世界。”(参:马太福音:26章64节)他就把衣服撕裂了说“我们不必再用见证人了,他已经自己讲了这些亵渎的话,我们还要什么见证人?让他去死!”(参:马太福音:26章65节)但是,犹太人很想杀耶稣,犹太人不能容忍这个自称与上帝同等的人。他是谁?不能容忍他,杀他!但是犹太人看摩西的律法“不可杀人。”麻烦了,明明要杀,又知道不可杀。心里要杀,手不敢杀。正像很多和尚爱吃肉,结果就用面线、面条做好像肉的,其实他心里已经吃肉了。

  要杀,但是宗教说不可杀。那怎么办?好,耶稣生的时候,政zh i利用宗教,耶稣死的时候,宗教利用政治。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天下没有单边主义一直赚钱,你今天欺负人家,有一天人家欺负你。你今天利用人家,下一代他的孩子利用你。你今天杀死人的父亲,过两代他的孙子杀死你的孩子。照样,当政zh i利用宗教的时候,建圣殿掌大权,现在宗教反回来利用政zh i说,“我不能杀耶稣,我现在告到你面前,我告诉你,他如果说他是犹太人的王,表示背叛凯撒,背叛罗马帝国,你要不要处理他?如果他是王,而且罗马帝国所定的是希律王,两王,王不见王,誓不两立,你告诉我要不要杀他?”

  所以呢,彼拉多不会问说“你是上帝的儿子吗?”彼拉多才不管上帝有没有儿子。彼拉多不管上帝几个儿子,彼拉多知道罗马的神里面有很多神的儿子的,一大堆所谓神仙的儿子,他根本不管这个事情,但是你不要告诉我你是王,你是王就表示你挑战罗马帝国,你是王表示你是恐怖份子,你是王表示你要宣布革命,所以我从这里下问:“你告诉我,你是不是犹太人的王?”耶稣基督说“我实实在在告诉你,我是犹太人的王。但是,我的国不是属于这个世界,我不是来跟你抢王位的,我不是来跟你捣蛋的,我不是来闹革命的,我是王,但是我的国不属于这个世界,如果我的国是属于这个世界,我的臣民必相争,不让我被交在你的手中来受你审判”(参:约翰福音:18章36节)。

  彼拉多听见这些话越听越乱了,又是王,又不是这个世界的王,那是什么王呢?又是王,又不争王位,那你就没有犯错,那我要杀你吗?或者不要杀你?如果要杀你,理由不够,不杀你,我会被杀。那怎么办呢?在两难之中,人总是为自己的得失,当做最重要的行事的关键,而不顾别人的事情。所以彼拉多就说“我把他鞭打了,够不够?把他鞭伤了,够不够?犹太人哪!看你们的王,你们看你们的王。”“我们没有王,我们除了凯撒以外,我们没有王。”(参:约翰福音:19章14-15节)糟糕了,那怎么办呢?那我不能处理了,因为我发现他没有错,我发现他没有罪,所以像这样一个好的人,丝毫没有任何的错误,那我就把他们给你们,我洗手,洗手不干,洗手不认,这个成语是从圣经来的。

  今天多少人犯了错,他就洗手:“这不是我的错!”“流这个人的血,罪不在我的身上,去吧!我把这个文书交给你们,权柄交给你们,你们可以处死他,与我无干!”彼拉多一生做的最大的错事,就是这一件他以为没有错的事。彼拉多一生做的最大的错事,就是知道不该做而做的事。今天有人做了不该做的事,是犯罪。有人不做应该做的事,也是犯罪。彼拉多后来犯了很多的错误,罗马帝国把他调回去,提早退休,回到他的家乡。

  今天如果你到瑞士去,你注意,有四座瑞士最出名的山。第一、白朗峰(MontBlanc)是全欧洲最高的山峰。第二、马特洪峰(Matterhorn),是一个有非常漂亮的溜冰场所,观景台很大的地方。第三、少女峰(Jungfraujoch),是年轻的妇女靠近茵特拉根(Interlaken)的漂亮的山。还有一个著名的山叫做彼拉多山(Pilatus)。彼拉多山是什么地方?就是瑞士一个很漂亮的山,在那里有一些的小乡村。

  为什么叫做彼拉多呢?根据传统,彼拉多所住的乡村就在那个山上。他提早退休,无所事事,回到山上,住在冰天雪地的地方,安度晚年的时候没有平安,他每天良心责备,一直对自己控告,“我为什么让耶稣被杀,我为什么让耶稣交给犹太人把他钉死。他没有罪,我三次洗手,三次用我的口承认他没有罪。”然后他把耶稣交给犹太人,让罗马兵丁去把他钉死,而彼拉多住在房子里,时时看见手上有耶稣的血。所以这个传统中间告诉我们,他大喊大叫,精神失常,“有血!有血!有耶稣的血,有耶稣的血!我要洗手,我要洗手!”他就冲到门外,用雪一大堆放在手里面,一直洗一直洗,然后他哈哈大笑,“干净了,干净了,我的手清洁了!”他跑进去;几个钟头以后,他以为他可以安睡了,忽然间他看见双手又是血。“耶稣的血!耶稣的血!”他再跑出来,又拿着一大堆的雪在那里洗,洗....,然后他又干净了。干净了!他再去睡。就这样一、二十年,到他死的时候没有安宁的日子。

  亲爱的弟兄姐妹,他处理了耶稣的事情吗?没有。他连自己的事情都没有处理。今天我奉主的名告诉你,你听过耶稣,然后你没有反应已经很久了,请问要到什么时候?你在历史中间看不到一个人,生的时候借动物的地方,死的时候借富人的坟墓,被钉的时候挂在木头上,无罪担当,但是他说:I was born to be king,especially come to bear the witness for the turth.耶稣对彼拉多说“我生而为王,特要为真理作见证”(参:约翰福音:18章37节)。

  今天你把耶稣跟所有的宗教家比一比吧!你把耶稣跟所有的政zh i家比一比吧!你把耶稣跟所有的君王比一比吧!有谁像他,他实实在在是圣洁、良善、慈爱、公义、充满怜悯、充满爱心,从天上降下来,生在地上不是要做乞丐,不是求你,不是要做一个普通的人,来让你服事他。他说“我来是要服事人,不是受人的服事。”“我来要做王,要管理你。”我们今天看不见他是王,为什么?因为他不像王嘛。王应当有王的形像,他没有。他太贫穷了,这样贫穷的形像,谁会相信他是王呢?

  正像有一次比利时的女王,邀请爱因斯坦(AlbertEinstein,1879-1955)到他的王宫里面来。所以呢,当火车到达布鲁塞尔(Brussels)的时候,仪杖队全部排列在那里穿得很整齐,威风凛凛,穿着不可一世的军装,要迎接世界最大的科学家,最大的物理学家爱因斯坦;结果当整车的人都下来,上面一个人都没有的时候,他们失望了,因为爱因斯坦没有来,他们就全队的人回到王宫那里,禀告女王,今天整车我们都等了,没有一个人不下来了,爱因斯坦没有到。女王说“你讲什么话,他就在这里,坐在这里。”他刚才坐计程车自己来了,你们到底在做什么,你们为什么欢迎他却没有见到他,他们不明白为什么发生这样的事情。

  原来,他们想像的爱因斯坦,世界最大物理学家,第一流的科学家,普林斯顿大学的教授,应当是多么威风的一个人。原来爱因斯坦蓬头散发,胡须长长,弯腰驼背,穿着平常的衣服,常常把领带当做皮带。上课的时候,一点不像大学者,就从火车下来,找到一个计程车就跑到王宫里面去。我告诉你,爱因斯坦如此,上帝的儿子耶稣也是如此。你不看见他是王吗?我也不看见。为什么?因为他不像,他太穷了,耶稣是真正贫穷的王;但是,耶稣是真正的王。而那些富贵的,衣冠禽兽的王,住在王宫里面,穿绫罗绸缎,吃山珍海味,仗势欺人的君王,他们过的生活很多是畜牲的生活。耶稣基督是贫穷的,但是他是王。

  今天晚上,请问你,我们庆祝圣诞用这个方式好不好?我很欢喜没有圣诞树,因为我每次看圣诞树我看不明白。圣诞树是什么树?世界上最漂亮最没有用的树。树根是没有的,果子是装上去的,灯是勉强弄起来的。漂亮得不得了,再过一个礼拜丢在垃圾堆的东西。不过很感谢主,没有圣诞树的圣诞比较好,使我们不被distracted,不被牵引到旁流那边去。我感谢上帝,我们的圣诞节是没有圣诞老人的,因为这些满脸红红,衣服红红,胡须白白的人从哪里来的,我不知道。但是我告诉你,圣诞的主人不是圣诞树,不是圣诞老人,圣诞的主人是在又脏又臭,又卑贱中间生下来的,那个贫穷的王耶稣基督。

  今天晚上,你里面的房间是不是让妓女住进去?是不是让强盗住进去?当你对主说“对不起,没有地方,没有房间,因为我所有的房间都已经占完了,如果你要,那么你就生在动物的地方。”那贫穷的王对你说,“I was born to be king.I come to this world in order to do main over you,to rule over you,to guide to you and to shame upon you,the light from heaven,to give you my grace and mercy,to give you my forgiveness of salvation.Now come to me,let me be your king,and you will see the truth within my word,within my life.”

  你愿意不愿意,让耶稣做你的王,让耶稣管理你,让耶稣光照你,今天晚上对主说“主啊,我把心门打开来,欢迎你进到我里面,降生在我心中,而且不是在卑贱贫穷的地方,是在我的宝座上做我的王。”你愿意吗?你愿意吗?你不是回答我。我从这几年决定每一个圣诞节,我要跑十个城市,把上帝的爱告诉大家,可能再过几年我不能跑了。我今年跑得特别累,一直坐飞机,换来换去,而且因为礼堂租到的地方太满,所以昨天在别的地方,前天在雅加达一万五千个人,昨天在新加坡,今天在这里,明天换飞机才能到吉隆坡,后天再飞回香港,再飞回雅加达。我知道我再过几年不能这么跑;但是每一年我还来,我要把很重要的信息告诉你,上帝爱世人,甚至将祂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只要你信祂,不至灭亡,反得永生。你愿意不愿意今天对主说“我主,我明白,你这么爱我?你道成肉身,你来做王,我迎接你进到我的心中。你愿意吗?你不是回答我,你回答你的主。

  我们低头祷告。当我们低头闭眼睛的时候,我奉主的名问你,有哪一个人说“主啊,我感谢你,你爱我,你愿意拯救我,所以你到这个世界上来,今天晚上我打开我的心,打开我的灵里面的门,我求主进来,我要相信你,我要认识你,我要让你进到我的生命中间。”有这样的人,我要为你祷告。你愿意我为你祷告,今天晚上愿意接受耶稣基督,今天到主的面前来,有这样的人,请你把手举起来。有哪一个人?举起来,感谢主,感谢主,感谢主!明年这个聚会可能有,可能没有。我们生命没有肯定,可能明年你要参加我的聚会,我已经被上帝接去了,可能你先被接去。可能我们分散了;所以,趁着今天,把握神给我们的时机,我们好好抓住神给我们的机会。

  还有哪一个人?你说“主啊,我也愿意,我明白了,我不要刚硬着心,我不要带着我的罪恶回家,我要相信耶稣基督,因为他爱我们,他救赎我们,他为我们死在十字架上。他为我们流血,他要做我的王管理我。”可能从前是罪管理你,是妓女管理你,是酒鬼管理你,是赌博的习惯管理你。今天晚上你说“主啊,我回来,求你管理我。你用真理管理我,你用公义管理我,你用慈爱管理我,用你的恩典治理我,从今以后我属于你。”还有哪一个人?感谢上帝!

  没有勉强,没有诱惑,我们只有用道劝勉你,用圣灵感化你,用耶稣的爱呼召你。还有哪一个人?有没有最后的人,你说“主啊,我坐不下去了,我知道我应当到你的面前来。”那么为什么你还坐在那边呢?现在起来,出来,一次出来,你永远不后悔,今天你带着平安回家。你说“我认识耶稣基督,原来是这样宝贵的,原来是这样伟大的,是这样清楚把上帝的爱显明给我。”还有哪一个人?我们再唱十字架两次,以后我就不再呼召了,我们就要祷告。

  (唱诗:十字架永是我的荣耀)

  “十字架,十字架,永是我的荣耀,我众罪都洗清洁,惟靠耶稣宝血。”

  还有哪一个人?现在出来!现在离开你的位置,站起来,走到前面来,感谢上帝!走到耶稣基督前面来,感谢上帝!还有人,最后一次,站起来,走出来!现在出来,感谢上帝!现在我请所有的人都站起来,everybodystandup.我们大家一同在主的面前祷告。请每一位跟着我祷告,无论你今天接受主,或者本来你已经信主的,你们跟着我祷告:

  “亲爱的主我感谢你,当我还不认识你的时候,你已经认识我了。当我还在罪恶中间的时候,你已经爱我。当我在模糊中间的时候,你用真理教导我,你用真光照耀我,你用圣灵感动我。今天晚上,我不愿意因为你的贫穷而忽略你是王,你愿意到世界上来,道成肉身,舍弃生命,流出宝血,为我们的罪被钉在十字架上,担当我们应当受的咒诅,担当上帝对罪恶的刑罚。主啊,你说我若信你,我就不至灭亡,反得永生。如今我到你的面前来,求天父赦免我的罪,求耶稣基督拯救我的灵魂。求圣灵把新的生命赐给我,引导我,让耶稣基督在我生命中间做王。你为我的缘故,从富足成为贫穷,使我贫穷可以成为富足。今天晚上,我承认我一切的罪恶,我从今相信你,一次相信,永远相信,一次跟随,永不后退。求主听我的祷告,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j

  现在我要问两个其他的问题,有哪一个人你说“主啊,求你管理我,求你帮助我,你给我力量为你作见证,你不但自己相信你,我要在每天的生活中间,成为基督的见证人,成为福音好消息的传播人,成为带领人归主的,领人归主的人。”有这样的人,愿意为主工作,领人归主,作见证,传福音的基督徒,请你把手举起来我看看,有哪一个人?感谢上帝,感谢上帝!

  我问你另外一个问题,有哪一个人你说“主啊,如果你要用我全时间,一生一世做传道人,我要好好祷告,我要顺服你,愿你的旨意显明在我的生命中间,求主带领我,给我愿意受训练,愿意放下一切,只为你的福音献上自己,终身成为你的仆人,有这样的人,有预备心的,请把手举起来。有哪一个人?”感谢上帝!感谢上帝!现在我们再一同开声祷告,求主给我们一生的日子,不是居诸坐废,不是虚度光阴,不是空占地土,不是徒受恩典,我们乃是在上帝的面前被神所用,成为生命的器皿,成为圣灵手中的器皿,我们大家开声,为自己属灵的生命被主使用,一同开声祷告:“主啊,感谢赞美你,因为你的恩,你的慈爱,今天给我们每一个人可以到你的面前来,我们恭敬把自己放在你的手里,求主施恩,求主你赐福,你捆绑撒旦的作为,叫我们在你的面前蒙恩。主啊,我们感谢你,我们把一切荣耀归给你,求主施恩赐福与我们同在,叫我们在你的面前蒙恩。我们把一切荣耀归给你!我们特别为今天愿意奉献做传道工作的人来祷告,求主与他们同在,赐福给他们所做的,能够叫主你的名得着荣耀。求主你听我们的祷告,感谢赞美,求主垂听,愿意传福音救灵魂的,求主给他们有力量,有智慧,有爱心,更有圣灵的能力与他们同在,感谢赞美,奉主耶稣基督得胜的尊名祈求的。阿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