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致力于为全球华人基督徒提供在线灵修平台。  本站全新改版,如有问题请向管理员反馈。  老版首页  登录注册 收藏本站|网站地图|本站留言|返回首页
热门栏目:
感恩讲章 讲章精选 视频讲道 在线祷告 福音文章 福音书库 2013讲章 儿童主日学 青年团契 基督文艺 赞美诗歌 感恩专题 站内搜索 更多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讲章分享 > 圣诞节讲章

我们需要主耶稣

来源:重庆两会 | 作者:杨兴品 | 时间:2016-11-29 | 阅读[] 字体: [ ] [繁体] [推荐]

      圣诞节,是记念两千多年前降生在伯利恒的耶稣。

      两千多年,对一个一生只能活七、八十岁的人来说,乃是一段漫长的历史。两千多年中,人类社会风云激荡,沧桑巨变。历史的长河不知淘尽了多少思想巨人、政治英豪、军事奇才、文学泰斗。而耶稣,两千多年来,还被人们信奉着……

      然而,当我们伙同朋友,或者牵着恋人的手,正漫步于大街小巷,呼吸着圣诞节的气息,或者走进了教堂,感受着圣诞节的温馨时,大概还没忘记,我们的人类曾经是怎样攻击耶稣的。

      两千多年前,为了除灭刚降生的耶稣,希律王兴起了一场屠戮婴孩的行动,使伯利恒境内两岁以内的孩子惨遭杀绝。

      公元一世纪三十年代,人们弃绝耶稣,将他钉死于十字架。

      公元一世纪末叶至四世纪初,罗马帝国反反复复地残酷迫害跟随耶稣的人。

      公元十八至十九世纪,人类兴起了“《圣经》高等批判学”,多少人试图找《新约》的茬,否定耶稣的历史真实性。

      然而,正像二十世纪德国神学家潘霍华所说:“人能够同成为人的那位抗争,但是要同从死里复活者较量,人却无能为力。”在经历暴风骤雨、惊涛骇浪似的攻击之 后,耶稣依然影响着人类。美国著名历史学家威尔?杜兰感佩道:“对《圣经》的‘高等批判学’流行了两个世纪之后,基督的一生,他的品格和教义,仍然赢得人 们理智上的认识;同时在西方人的历史上,占有最具影响力的地位。”

      据《世界三大宗教及其流派》一书中的介绍,2004年的统计显明,耶稣的信徒已有2,090,763,000人,占了全世界总人口的32.9﹪,分布于223个国家和地区,是世界三大宗教中人口最多分布最广的宗教。耶稣对人类的影响之大由此可见一斑。

      然而,对耶稣作为人之历史真实性的肯定,就是我们对他对人类影响如此之大的全部解释吗?不用说,如果耶稣只是全部人类之一,即或他是最最伟大的,也不可能 对人类有如此之大的影响。毕竟,两千多年前离“我”必须面对,又正在经历的此时太久了,犹大地离“我”生于斯,且长于斯的此地太遥远了。如果耶稣只是一个 人,有谁能够说明,两千多年前生长在犹大地的他,与此时此地的“我”具有直接的、密切的关系,使我需要信靠他呢?
相信在理性的方法对现实的问题不能给出一个圆满的解释时,该是我们聆听《圣经》的时候了。

     《圣经》中,耶稣乃上帝的儿子,他本是上帝。作为上帝,耶稣是宇宙万物的创造主,是所有生命的本源,是一切有形无形之存在的根据,是全部人类精神的基础。 他超越了时间和空间,也充满了时间和空间。他永远不是属于一个时代、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一个文化,而是属于我们全部人类的。

      不错,当神子耶稣按照上帝的定命,从无限进入有限、从永恒进入现实、从灵性进入肉身时,因为时间与空间的局限,他在人类历史中成了一个历史的、具体的犹太 人。然而,作为人,耶稣乃“道成肉身”者。因此,他的神性所带来的祝福不可能因他的历史性而止于当时代,也不可能因他的民族性而止于犹太人。因为按照公元 前1800年上帝给亚伯拉罕要使万民因他得福的应许,耶稣在两千年前成为犹太人,不过是上帝应验他应许的一种方式罢了。事实上,他复活升天后以圣灵形式与 教会的同在,正说明他已经由人复归于神,超越了肉身的局限,因而也超越了历史性、民族性与文化性的局限。他过去是、现在是、将来永远是充盈全部世界和人类 的神。

      所以,耶稣是永活的宇宙之神,乃是他对人类影响如此之大的根本原因,也是基督信仰之可以成立的最终根据。

      今天,对我们现代人来说,不一定需要相隔有两千多年之久的古代人,对我们中国人来说,不一定需要相距有几千公里之遥的外国人。因为两千多年之前的人太古, 不一定能知道我们现代人的需要,几千公里之外的人太遥,不一定能解决我们此地人的问题。将现代人的前途和命运寄希望于距两千多年之古、几千公里之遥的一个 人,不论怎么说也是荒唐的。但是,那一位——永活的宇宙的基督,乃是此时此地的我们所需要的。

      作为人类的救主,所有人都是他挚爱、救赎、圣化的对象;作为他拯救所有人的好消息,所有文化都是福音成全、塑造、更新的对象。

      面对神性的耶稣及他的福音,民族的顾忌、文化的忧虑是可以放开的。

      壁垒森严的民族主义不利于民族自身的进步和发展,文化的传统也没有理由构成我们现代人的权威。在不丧失民族性和优良传统的前提下,我们需要的是一颗向人类开放、向世界开放、向未来开放的心!

      今天,或许我们不觉得需要“宗教”,但我们一定觉得需要生命的祝福;或许我们不觉得需要“耶稣”,但我们一定觉得需要心灵的自由;或许我们不觉得需要“上 帝”,但我们一定觉得需要信靠的支柱。而耶稣——人类的创造者和拯救者,因为超越了时间和空间、民族与文化的局限而走近人类每一个时代、每一个民族、每一 个人,故能完全满足我们的需求!

      为什么要因为成见而拒绝蒙受生命之主——耶稣祝福的机会呢?

      朋友,接受他吧!他离你不远,就在你的心门之外,正轻叩着你的心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