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致力于为全球华人基督徒提供在线灵修平台。  本站全新改版,如有问题请向管理员反馈。  老版首页  登录注册 收藏本站|网站地图|本站留言|返回首页
热门栏目:
感恩讲章 讲章精选 视频讲道 在线祷告 福音文章 福音书库 2013讲章 儿童主日学 青年团契 基督文艺 赞美诗歌 感恩专题 站内搜索 更多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讲章分享 > 主日讲章

大卫的家谱

来源:福音网 | 作者:朱韬枢 | 时间:2017-03-22 | 阅读[] 字体: [ ] [繁体] [推荐]

 U1S福音网-基督教综合门户网站

 
         经节︰得四
 
         至近的亲属
 
        在第四章,波阿斯开始与那位至近的亲属办交涉,这个人比波阿斯更有权利来赎以利米勒的地,就像拿俄米对路得所说的,“你只管安坐等候,看这事怎样成就,因为那人今日不办成这事必不休息。”(三18)
 
        到底谁是这位至近的亲属?这是路得记中一个很难理解的部分。也许我们可以把这人当作是故事中的一个角色,反正这卷书就是一个美丽的故事,路得必须先脱离这人的手,才能归与波阿斯,我们不需去深究这个人是谁。然而如果我们要进到属灵的实际里,就必须看见这故事里所包含的属灵的原则。
 
        就着属灵的意义来说,若是路得预表信徒,波阿斯预表基督,那么这位至近的亲属预表什么?李弟兄解释这个亲人是我们天然的人。这是一个很好的解释,但是我们必须知道如何来应用在自己身上。你要知道,这个亲人是比波阿斯更有权利来娶路得,如果这是我们天然的人,路得就很难告诉波阿斯说,请你展开你的衣襟遮盖我,我要嫁给你。路得似乎已经脱离了这天然的人的影响了,因为少年人无论是贫富,她都没有跟从,我们就要问,为什么这里又出现一个亲人?
 
        我们要说,事实上这位至近的亲属,就是我们天然的人所寻求的,对于不同的人,他最近的亲人也是不同的。无论你是否聪明,性格如何,我们都有一个至近的亲属,这个亲人比基督更近,我们若要完全与基督的联合,达到与祂婚配的地步,就必须要先对付这个至近的亲属。
 
        世界的三部份
 
        我们知道,宇宙中的万物是神所造的,但在人堕落之后,一个世界的体系形成了。这个世界里有许多不同的部门,如同人有灵、魂、体三部份,这个世界原则上也有三个部分,和人的三部分相配合。第一部分是罪恶的世界,和你的肉体相和;第二部分是物质的世界,这就是少年人,和你的魂相近。路得在第一章中奉献自己,她说“你的神就是我的神”,她得着了救恩,解决了罪恶世界的问题。第三章她来到主面前,只盼望归给主自己,因此物质世界的影响也离开了。剩下的第三部份就不容易对付了,那是宗教的世界,和你的灵相近。那位最近的亲人,能将你从对基督完全的享受中带开的,就是你的宗教世界。
 
        就着基督徒来说,基本上,我们不会喜欢罪恶的世界,因为我们已经得救了;我们也不应该喜欢物质的世界,因为我们已经奉献了;剩下的,就是宗教的世界了。这位至近的亲属,就是我们的宗教世界。
 
        罪恶的世界和物质世界两者是亲密好友,宗教世界似乎和他们距离比较远。基督徒的生活中首先要争战的就是罪恶的世界,每一个刚爱主的信徒都挣扎着要胜过罪,直到他完全被打败了,放弃了,宣告说,“阿利路亚,赞美主,我是失败的”,然后莫名其妙的,他就从罪的权势里被释放出来。不是在你尝试要胜过罪的时候,而是在你承认自己没有办法胜过时,罪的辖制就消失了。虽然罪的生命还在你里面,但是罪的权势不再是你生命中主要对付的一件事。
 
        接下来就是物质的世界。物质世界给你财富,给你舒适,给你好生活,给你娱乐来满足你的物质生活、你的魂生活。孔子说︰“及其少,戒之在斗;及其壮,戒之在色;及其老,戒之在贪。”在人的一生中,世界里总有一些东西吸引着他,即使到年老了,还是会“贪”的。我现在快七十了,虽然财富对我没有吸引力,可是有一个东西很吸引我,那就是平静安宁。我真盼望主给我平安的生活,没有人搅扰我,就像保罗在加拉太书说,“从今以后,人都不要搅扰我,因为我身体上带着耶稣的印记”(加六17),那我就真喜乐了。
 
        我们一生中总是会有东西来搅扰我们。罪恶的世界解决了,物质的世界解决了,可是还有一位至近的亲属,是你天然的人会有反应的,就是宗教的世界。宗教的世界会一直缠扰我们。一位弟兄曾经说过,人只要一摸到政zh i或是宗教的事,智商马上降低百分之六十。这真是很有道理,宗教叫人愚昧,基督叫人有智慧,但是人一陷到宗教里,基督就不见了。
 
        宗教事物取代了基督
 
        宗教里所有的东西,很容易成为你至近的亲属,取代了基督的地位。如果是罪恶的事物取代了基督,我们很快就会拒绝;如果是物质的事物取代了基督,我们也很容易拒绝。但是在宗教的范围里,人讲基督,也宣扬基督,我们很可能没有感觉。什么是宗教?就是只有基督之名,却没有活的基督。落在宗教里的人,可以不断的讲基督,宣扬基督,讨论基督,研究基督,却没有一点基督的实际。
 
        律法
 
        宗教里有哪些事物会成为我们至近的亲属,取代了基督的地位呢?第一就是律法。律法是神所颁布的,律法也是将神表明出来的,但是律法也会管辖你。罗马书七章说到律法作主管辖人,我们惟一脱离的方法就是与基督同钉十字架,因为律法不能管辖死了的人。这些话说起来容易,但是在每个天然的人里,都有很强的欲望要守律法。
 
        如果我要求你们,回去之后一年背一千节圣经,可能你里面就有很强的反应,今年我一定要达到目标,这一年我活着就是背经,不再是活着就是基督,基督不见了,基督被取代了。若是你达成目标,就洋洋得意,失败了,就灰心失望,连撒但也来告诉你,“你这个说谎的人,你看你对神的承诺,没有一次完成的”,你也说,“是,我是说谎的,主啊,怜悯我”。弟兄们,要小心,即使在你悔改的祷告里,如果没有基督,那也是在宗教情操里的祷告。如果你要悔改,也应该只悔改一件事,那就是“主啊,我作这件事却没有基督”。如果你有基督,何必要悔改?如果你没有基督,你所作的又有什么价值?
 
        也许你会问,如果弟兄们叫我们背经是律法,那为什么还要这样定规呢?让我告诉你,律法是儿童导师,带你归于基督。因此当你发现自己背经的进度严重落后时,一面你要认识你是作不来的,一面你要转向主,告诉主你多爱祂,你多需要祂,然后再继续背经。
 
        律法是有价值的,但是天然的人很容易对律法有反应。天然的人喜欢遵行律法,而不是让律法成为儿童导师来暴露你,好把你带回到基督那里。这是宗教世界里的第一项。
 
        意识型态
 
        第二项在宗教里的事物是意识型态。
 
        基督把祂自己给你,也给你一切的丰富,但是你很容易用主所给的形成一种意识型态,然后因着这个意识型态离开了基督。譬如在一百七十多年前,主在英国兴起普里茅斯弟兄们。主在他们当中兴起许多大教师,许多圣经学者,产生了许多丰富的著作和诗歌。但是当他们看重教导过于了基督时,就形成了意识型态。当时在普里茅斯产生了大复兴,上千的人蜂拥前来聚会,然而今天就只剩下少数忠心的圣徒留在那里,持守他们的意识型态,却失去了基督。
 
        我们相信的是基督,我们爱的是基督,我们跟随的是基督,我们的旌旗是基督,我们的宣告是基督,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们很容易说我是浸信会的教友,我是天主教徒,我是路德会的信徒,这就是意识型态。我曾经遇到一位路德会的弟兄,我们成了很好的朋友,有天他突然说,“天主教最恨我们,因为我们是路德会的”。很奇怪,他为什么要说天主教最恨他们,为什么不说撒但最恨他们?为什么基督徒喜欢持守他们的意识型态,却不持守基督?
 
        我们说我们是基督徒,我们说我们信基督,我们说我们爱基督,然而我们却持守着强烈的意识型态,忽略了基督的身体。有人觉得必须是路德会信徒,才属于基督的身体;有人认为必须是浸信会信徒,才是基督的身体;有人认为必须要有某种信仰,才是基督的身体。这些都是意识形态。我们应当明白,只要是重生的信徒都是基督身体的肢体,基督的身体是彰显在各地方的教会上。这就是为什么地方教会在神眼中这样的宝贵,因为地方教会彰显出基督身体的实际。
 
        基督徒喜欢持守律法,基督徒也喜欢持守意识型态,喜欢为自己的意识型态来争辩,“我的信仰是这个,我的信仰是那个;某某弟兄说这个,某某弟兄说那个”,至终意识型态掌管了他们,而不是基督掌管他们。意识型态成为他们至近的亲属,取代了基督,控制了这些亲爱的圣徒。
 
        宗教里的第三个项目是你的己。你的己和宗教是最相配的,宗教鼓励你发展你的己,发展你的自信,这也是一种“信心”。宗教里的人往往对自己满了把握,以为自己可以爱主,自己有能力可以跟随主。主在要上十字架前,对门徒说:“今夜你们为我的缘故,都要跌倒”,彼得马上回答,众人虽然为你的缘故跌倒,我却永不跌倒”(太二六31~33),他对自己满了信心,至终却三次不认主。有时,你也会在聚会里宣告,“耶稣,我把自己给你,从今天起我只跟从你”,结果一散会就跑去看电影了。因着你对自己满有信心,主就允许你软弱失败,好把你的己暴露出来。
 
        这个对自我的信心、自我的认定取代了基督,就成为至近的亲属。在宗教世界里的自信是非常危险的。这样的人以为自己知道什么是对的,知道自己要作什么,知道应该如何跟随。弟兄姊妹,你必须学着对主说,“主啊,我不要这个至近的亲属,这个至近的亲属是与你相对的,是取代你的。我愿意放下行律法的渴望,我愿意放下我持守的意识型态,我也不愿意信靠自己,我愿意单单倚靠你”。
 
        波阿斯对付至近的亲属
 
        波阿斯要来对付这一位至近的亲属,他“到了城门,坐在那里,恰巧波阿斯所说的那至近的亲属经过”(得四1上)。这里的“恰巧”就是路得恰巧到了波阿斯田里的那个恰巧。在神的主宰里,那个亲人正好经过那里。
 
        “波阿斯说,某人哪,你来坐在这里。他就来坐下。”(1节下)这实在叫我们欢喜,我们的主总是主宰一切,掌管一切的,祂说了就算数了。不管这人是你的近亲还是远亲,都没有区别,主说了,事情就成就了。那天那个人没有什么挣扎,就坐下了。
 
        波阿斯又选取了十个长老,要他们一同坐下,然后对那亲人说,“从摩押地回来的拿俄米,现在要卖我们族兄以利米勒的那块地;我想当赎那块地的是你,其次是我,以外再没有别人了。你可以在这里的人面前和我本国的长老面前说明,你若肯赎就赎,若不肯赎就告诉我。那人回答说,我肯赎。”(3~4节)读到这里,真是叫人紧张,若是路得不能脱离这人的手,这可怎么办。幸好波阿斯接着说,“你从拿俄米手中买这地的时候,也当娶死人的妻摩押女子路得,使死人在产业上存留他的名。”(5节)赞美主,祂知道如何来应付这位至近的亲属。
 
        宗教利用人,基督顾到人
 
        宗教里的意识型态、律法和对己的信心,他们只想利用你,不会成全你。我们若是有相同的意识型态,我们就成为同志,至于我们这人如何没有关系,只要有同样的意识型态就好了。律法也是一样,你遵行律法,律法就叫你高兴;你不守律法,你就被定罪。律法没有怜悯,也不在意你这个人,牠在意的是你所有的。
 
        有时我们会听见人批评一位弟兄说,他离开了主的恢复。我们要小心说这样的话,也许不知不觉我们就把主的恢复当成一种意识型态。我们可能在意的是“主的恢复”这个意识型态,却不顾弟兄的死活。你若是顾到弟兄,就应当花时间和他一起,不断地去看望他,直到那位弟兄再回来为止。我们和弟兄在一起,不是要利用他,不是因为他是我们的同志,我们爱他只因为他是我们的弟兄。
 
        “宗教”这位至近的亲属要来得着你所有的,但不是为着你的好处,他不在意你。如果你站在他的阵营中,成为支持他的力量,维护他说的话,他就爱你;如果你不这么作,他才不管你的死活。这就是至近的亲属的原则。当波阿斯问这位至近的亲属要不要得土地时,他觉得这是个赚钱的好机会,马上就答应了。但是波阿斯一说,你如果要土地,就必须娶路得,替死人存留他的名字,你们所生的孩子不能姓你的姓。这个代价就太大了,因此“那人说,这样我就不能赎了,恐怕于我的产业有碍。”(6节上)他不肯付这样的代价,他爱的是土地,不是那个人。
 
        我要很严肃的说,你们年轻人从开头就要建立一个很好的属灵生活,你们来在一起是为着彼此的好处,而不是彼此利用。我在这里是为着你的成长,我在这里是为着你的存活,我在这里是为着你来得基督,我在这里是为着你的发展,我在这里是为着你的成熟,我在这里是为着你成为基督和祂见证的祝福。我不是利用你作我的左右手。
 
        有一天一位年轻弟兄移民到另一个城市,带头的弟兄告诉我,这位弟兄离开,就像把他的右手砍掉了。我听了感觉很复杂,爱弟兄是对的,但是我们不应该有左右手,所有的手都是属于主的。我们不是兴起一个弟兄来帮我们,替我们作事,我们不是兴起弟兄来扶持当地的教会。当然我不鼓励年轻人动不动就离开他所在的教会。你在哪里成长,就应当为着你所在的教会。这是对年轻人说的。但我要对于年长的说,你们兴起年轻人,不是为着自己,而是盼望他能在属灵的生命上得最大的益处。这是何等高的眼光!
 
        波阿斯为路得摆上一切
 
        这个亲人放弃了他的权利,他说,“你可以赎我所当赎的,我不能赎了。”(6节下)他不愿意惹这个麻烦,不愿意妨碍他的产业。他就脱下鞋作证据,意思是他的脚不站在那里,他不碰那个地方,也就是说他放弃了这个赎的机会。“波阿斯对长老和众民说,你们今日作见证,凡属以利米勒和基连、玛伦的,我都从拿俄米手中置买了;又娶了玛伦的妻摩押女子路得为妻,好在死人的产业上存留他的名,免得他的名在本族本乡灭没。你们今日可以作见证。”(9~10节)
 
        波阿斯娶路得是为着有后裔好存留死人的名,换句话说,当这孩子长大以后,土地还是回到原主的手中,因此波阿斯等于花钱什么也没买到,他只是经过一个困难的过程,为着他人的好处。他买了土地,娶了妻子,有了儿子,但是儿子是属于那死人的,土地至终也回到儿子手中,他忙了一场,到头来是一场空。我们不禁要问,为什么他要找这个麻烦?事实上,我们的主总是作这样的事,祂为你作成了一切,什么也没得着。祂只要得着了你,就非常的喜乐了。
 
        我真爱这个部分。路得是这样的甜美,波阿斯是这样的诚实,这样的正直,又是这样的亲切,这两个人一同完成主的见证。
 
        众民的祝福
 
        在城门坐着的众民和长老作见证,他们说,“愿耶和华使进你家的这女子,像建立以色列家的拉结、利亚二人一样。”(11节上)拉结的意思是羔羊,利亚的意思是疲惫。如果有人祝福你,愿你的妻子像羊羔一样,又很疲惫,你一定觉得这个祝福真奇怪。但是神就是借着这两个人建立了以色列家,你若要建立神的见证,就必须像只羊羔,并且许多时候,你也觉得疲惫。神的见证往往不是像我们所想象的那种“刚强”和“兴旺”;神的见证乃是从你的顺服中,以及从你对己生命的经历中产生的。你顺服时,就像一只羊羔,享受基督作救主;当你疲惫时,你才能真实认识自己。从对主的顺服和对自己的认识中,主的国度才得以建造。主的国度不是借着高唱军歌建造起来的,主的见证往往是借着我们在限制中对主的信靠产生出来的。
 
        他们接着说,“又愿你在以法他得亨通,在伯利恒得名声。愿耶和华从这少年女子赐你后裔,使你的家像他玛从犹大所生法勒斯的家一般。”(11节下~12节)法勒斯的意思是突破,突破限制。我们都知道他玛是犹大的儿媳,因着丈夫死了,她为着得着后裔,不惜伪装成妓女,和犹大同寝,生下了法勒斯。如果有人用这样故事来祝福我,我一定非常生气,我的家怎会这么糟糕!但是从属灵的角度来说,我们就像犹大的儿媳他玛一样,属灵上是极不健全的,但是主有方法可以突破我们。我们是这样的不健全,也许我们所作的没有一件是对的,但是主要从我们的不健康、不健全中突破出来。圣经里清楚记载这个祝福,就是告诉我们,无论我们在什么样的地步,都可以到主面前来,让主作我们的救主,祂所给的祝福,是远超过我们的景况和遭遇。
 
        波阿斯与路得的后裔
 
        “于是,波阿斯娶了路得为妻,与她同房。耶和华使她怀孕生了一个儿子。妇人们对拿俄米说,耶和华是应当受称颂的,因为今日没有撇下你使你无至近的亲属;愿这孩子在以色列中得名声。他必提起你的精神,奉养你的老”,跟随主不会叫你完全失望的,总是会有复苏,总是会有奉养扶持的。当你说,“哦主啊,我支持不下去了”,复苏就来了,扶持就来了。当拿俄米年老的时候,妇人祝福她说,“他必提起你的精神,奉养你的老,因为是爱慕你的那儿妇所生的。有这儿妇比有七个儿子还好!”(13~15节)这是真的,有七个儿子又怎么样,有一个这样的儿媳就够了。主盼望得着一位一生爱祂跟随祂的人,远超过七个作礼拜的人。你要立定心志,不要作个作礼拜的人,不要只是去聚聚会,你要把你一生给主,这才是有价值的一生。
 
        十六至十七节上,“拿俄米就把孩子抱在怀中,作他的养母。邻舍的妇人说,拿俄米得孩子了;就给孩子起名叫俄备得。”俄备得的意思是服事,敬拜。很少人能把这两件事摆在一起,作一个服事的人,也是一个敬拜的人;服事主的时候敬拜主,敬拜主的时候服事主,因为他明白,他的存在是经过许多人长久劳苦产生的,因此他敬拜主,他也服事主。
 
        “这俄备得是耶西的父”(17节下),耶西的意思是耶和华存在,换句话说,在他的一生中,他的果子见证神是活的。“耶西是大卫的父”,大卫的意思是神所爱的,他的一生见证他如何为神所爱,也为人所爱。这个“爱”字在雅歌中常用,“因你的爱比酒更美”,这个爱是非常亲密的爱,他与神与神的百姓之间有亲密的爱。
 
        接下来,从法勒斯开始,圣经记载了十代的家谱:法勒斯生希斯仑,希斯仑生兰,兰生亚米拿达,亚米拿达生拿顺,拿顺生撒门,撒门生波阿斯,波阿斯生俄备得,俄备得生耶西,耶西生大卫。(18~22节)圣经里三次提到十代的家谱,第一次是创世记五章三至二十五节,从亚当到挪亚,这是第一个十代。第二个十代是创世记十一章十至二十六节,从挪亚的儿子闪到亚伯拉罕。第三次提到十代,就是法勒斯到大卫。法勒斯是犹大的儿子,在以撒、雅各,和犹大这几代之后,另一个十代产生了,为着主开始一个新时代。亚当到挪亚是一个时代,其中挪亚是转移时代的人;闪到亚伯拉罕是另一个时代,其中亚伯拉罕是转移时代的人;从法勒斯到大卫又是另一个时代,其中大卫是转移时代的人。
 
        我很喜乐。我不知道主要怎样带领我们往前,但是我知道,如果我们都将自己交给主,像路得将自己交给波阿斯一样,拒绝宗教——这个至近的亲属,主就能在我们身上有路,兴起新的一代肩负起主的见证。盼望许多的地方教会,都能有像路得一样的跟随和奉献,借着兴起新的一代,来扩增并彰显基督身体的见证。
 
        ── 朱韬枢《路得记信息》
 U1S福音网-基督教综合门户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