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致力于为全球华人基督徒提供在线灵修平台。  本站全新改版,如有问题请向管理员反馈。  老版首页  登录注册 收藏本站|网站地图|本站留言|返回首页
热门栏目:
感恩讲章 讲章精选 视频讲道 在线祷告 福音文章 福音书库 2013讲章 儿童主日学 青年团契 基督文艺 赞美诗歌 感恩专题 站内搜索 更多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讲章分享 > 主日讲章

进化论质疑

来源:福音网 | 作者:微仆 | 时间:2017-03-23 | 阅读[] 字体: [ ] [繁体] [推荐]

 lqI福音网-基督教综合门户网站

 
 
        文摘:本文从DNA形成,化石的证据,自然选择的逻辑矛盾,物种增值的矛盾,与分子生物学的矛盾,进化是渐进还是跳跃,中间环节的缺失等方面论述了进化论的缺陷,并在此基础上论述了人们接受进化论的哲学本质。
 
        关键字:进化论,自然选择,达尔文
 
长期以来,进化论在国内一直享受着一种尊荣的地位,其形象俨然已是一种真理而非一种学说。今天你随便问路旁的一个小孩,他都能告诉你人是由猴子变的。当一种不可证的学说变得如此深入人心,Robert指出:我们实在有必要审视一下进化论究竟是否有如此充分的理由让我们来相信。1
其实在国外,进化论的讨论一直很热烈,在讨论的过程中,进化论的漏洞越来越多地显露出来,甚至连进化论的信奉者都不得不承认,进化论存在着问题,它所包含的方法论和结构也存在着问题。
本文将探讨一下进化论的有关问题。
 
        生命的起源
 
        米勒实验
 
        1953年,米勒从无机物中制造出了氨基酸等重要的生命所必需的物质,被认为是支持生命由无机物逐渐进化而来的“无生源论”的重要证据。他在烧瓶中加入氢气,甲烷和氨气,再加上电击,结果七天后他收集到了一些氨基酸!但其实,关于他实验的意义人们提出越来越多的质疑,首先,米勒实验中所加入的反映物的浓度远远高于原始气层中这些气体的实际浓度;其次,米勒实验中的电火花在两天内提供的能量相当于原始地球表面四千万年所接受的能量的总和,实际原始大气中是根本没有这个能量来发生这个反应的。再次,生命所需的物质都有旋光性,酶类都是右旋的,生命所必需的二十种氨基酸全是左旋的,但米勒得到的氨基酸却是右旋和左旋各占一半,由对等的左旋和右旋的氨基酸变成全部左旋的氨基酸,很难用随机机制来解释。
 
        DNA的形成
 
        首先,一个含有221个核苷酸的分子,其复杂程度的数学量等于这些核苷酸所能形成的不同排列的总和,一共是10的133次方!,而10的105次方个这样的分子就足以充满整个宇宙!这10的133次方组合之中,只有一次组合是可以产生第一个生命的。这是什么意思呢?如果让这些分子随机组合,组合的速率为每秒一万次,假设宇宙的年龄是三百亿年,那么宇宙形成到现在,一共可以产生的组合方式是10的127次,还不足以产生一个有正确核苷酸排列组合序列的DNA分子。其次,DNA形成时,需要一种叫DNA聚合的蛋白质,把一个个的核苷酸连接起来形成DNA分子。但我们知道,蛋白质要在DNA链上的基因的指控下才能合成。像“先有蛋还是先有鸡”的问题一样,在第一个生命产生之际,是先有DNA分子呢还是先有这种DNA形成时所必需的蛋白质呢?
 
        化石的证据
 
        如果生命真是从无机物逐渐进行而成的,然后由简单到复杂,由低级到高级不断进化的话,化石中一定可以找到这种进化的证据。可是化石的证据对进化论的观点是非常不利的。在地质和古生物学界,把寒武纪早期作为隐生宇和显生宇的分界。因为在寒武纪之前几乎找不到动物的化石,而寒武纪早期,几十个门的动物化石突然出现,被称为“寒武纪生命大爆炸”,这是进化论无法解开的一个死结。
 
        Dr. Phillip E. Johnson 在他的著作《审判达尔文》中指出:“大约在六亿年前,几乎所有动物的门同时在地层中出现,完全没有达尔文主义者必须有的祖先的痕迹,这些化石好像是由人故意放进去的一样,完全没有进化的历史可循。达尔文在世时还没有证据显示寒武纪之前没有任何生物存在。他在《物种起源》中承认’这现象目前仍未能解释,而且的确可以用来作为有利的证据打击我的观点’,他又说,‘如果我的学说是正确的话,寒武纪之前的世界必定充满了各样的活物。’”2
 
        自然选择
 
        逻辑问题
 
        达尔文的自然选择理论一般被公认为是进化论的核心,应该承认,在自然界中,自然选择无疑是存在的,但问题是,达尔文主义这所坚持的自然选择却有着更广泛的含义。他所指的自然选择不仅仅是通过生存竞争淘汰不适者,更重要的是通过“有力的个体差异和变异的保存”。也就是物竞天择不但能使生物在遗传方面保持优势,而且这种自然力量有无比的建造功能,在几亿年间,它竟然可以将一个细菌类的细胞建造成如此蔚为壮观的生物界。根据进化论的解释,繁殖能力较强的,可以生产更多的下一代,这样不同的繁殖能力就能渐渐将有力的因子分配并集中到生存的个体之中,而这些较进步的生物又为下一步进化打下基础,如果有足够的时间,又有足够多的突变,那么通过这些渐渐积累的改变就可以进化出极其复杂的器官,而不需要任何智慧者的帮助。其实这里有一个巨大的漏洞,那就是同意反复。“谁最能生存?是那些最能适应的生物。而谁是最能适应的呢?是那些最能生存的。”这里显然造成了一个逻辑上不可论证的前提,用哈肯的话说,“适者生存”的命题极好像是“一只猫在咬自己的尾巴”。3
 
        在当代,对于达尔文这一立场作出最坚定的辩护的是美国生物学家古尔德。他指出,自然选择乃是一种创造性的力量,他不仅剔除不适应的生物,而且还要建立适应。生物在变化的环境中具有优越的构造和功能是适应度的独立标准。自然选择创造了适应,保存了有利的变异,并逐渐形成适应度,从而指导了进化。因此,“最适者生存”并不是一个同语反复。在古尔德看来,达尔文的反对是因为没有接受独立与生存的适应度标准,所以才很难承认自然选择具有创造作用。然而,不幸的是,达尔文主义者所认为的“自然选择保存了有利的变异”已经被现代生物学中的中性突变理论证明是错误的。这样我们便不得不将自然选择看成是一种偶发现象。
 
        与分子生物学的矛盾
 
        随着分子生物学的发展,人们可以详尽比较生物间的大分子的分子结构。基于进化事件与分子差异成正比的假设,提出了“分子钟”的概念,然而分子钟并不支持进化的预期。潘伯涛博士说:“从人类和猩猩中提炼出来的43种蛋白质,在核酸杂交法、免疫法测验、电泳测度法和比较氨基酸排列的方法测量后,所得出的结论乃是:在同科(Family)不同属(Genera)的种(Species)中,其遗传距离比猩猩与人类间的距离还大得多;而猩猩与人类乃是属于两个不同的科。”2 蛙类形态相似,但蛙类彼此之间巨分子的差异,竟然等于蛙类与多类哺乳动物之间的距离。细胞色素C(Cytochrome)是被人研究的最为详尽的蛋白。应用在宏观进化上,发现细菌和鱼类、昆虫、植物、甚至和人几乎等距。这与进化的预期完全不符。
 
        “物种增殖”的漏洞
 
        达尔文学说的要义在于“物种增殖”(这正是他与拉马克等一些进化论先驱的一个根本分歧),即主张新繁殖出的与其他种群隔离的种群是有先前的物种经过小幅度遗传变化的初步积累的微观进化,可以导致由一个物种到另一个物种的转变,即造成宏观进化。当然,从统计学的角度讲,事情总有发生的机会。因而真正的问题不在于进化是否能够发生,而在于是否发生的或然性。丰富多彩的生命发展航线和经修复的化石所体现的进步似乎非常科学,但这一点一直未得到证实,达尔文在当时所能做的只是猜测。在当今所发现的大约2亿块化石中,依然没有适当的化石可以被认为突破了对生命形式转化的所有疑问。不仅没有化石的证据证实不同的动物种类之间的任何较大的转化,而且也无法想象这些根本性的转化如何能够通过自然选择而一步一步地实现。而如果不能解释宏观进化的发生,那么作为进化论基本前提的科学基础就非常不可靠。20世纪60年代,进化论者希望发现遗传密码转化的连续性以便证实宏观进化,认为持续变化的遗传密码将促成生命形式的宏观进化。然而,蛋白质和脱氧核糖核酸中的化学元素的连续性并没有显示出那种转化特征,相反,自然界看来似乎是极不连续的。
 
        进化是连续还是跳跃
 
        大家都知道,很多生物器官都需要恰到好处的配合才能发挥作用。眼睛就是最好的例子。眼睛有眼毛,眼膜,晶状体,视网膜等精细的结构组成,有感光细胞将光刺激转化为电信号并将它们迅速传到脑部,在脑的指挥下迅速做出反应。眼睛的功能是任何高级的照相机所无法企及的。但按进化论的观点,眼睛的结构也是一点一点进化而来的,可是眼睛的各部分和大脑的联系是怎么可能那么凑巧同时进化到这种准确的程度?其中任何一部分的配合稍差一点,眼睛就无法起作用。试想一下,在进化的过程中,10%、50%、甚至99%的眼睛是如何发挥作用的?眼睛的形成是很难用进化论来解释的。
 
        达尔文本人对此也相当困惑。他在《物种起源》的第六章“Organ of Extreme Perfection and Complication”中写道,“眼睛有调节焦距,允许不同采光量和纠正球面相差和色差的无与伦比的设计。我坦白承认,认为眼睛是通过自然选择而形成的假说似乎是最荒谬的。”(to suppose that the eye with all its inimitable contrivances for adjusting the focus to different distances, for admitting different amounts of light, and for the correction of spherical and chromatic aberration, could have been formed by natural selection, seems, I freely confess absurd in the highest degree.)
 
        中间环节的缺失
 
        Jerry Adler 指出:“按照达尔文的看法,过渡种类以应该遍地都是,但挖了150年,仍是什么也找不到,这对进化论来讲实在是太大的一个尴尬。”连仅有的始祖鸟化石也已经失去了说服力,因为始祖鸟的某些爬行动物的特征已在今天的活鸟中发现,原以为它是半爬半飞的,但根据其爪的形状,已被认为是能在树上栖息的鸟。而且中国今年在辽宁已发现了与始祖鸟同期的现代鸟的化石,说明始祖鸟并非鸟类的祖先。4
 
        汤普森哀叹,达尔文的自然选择说是人类对进化的研究进程延缓了半个多世纪之久。“《物种起源》一书的成功带来的消极影响使生物学者们陷入了一种无法证实的空论之中。”日本学者浅间一男指出“如果自然选择都适用,那么,只要给与充分的时间,优胜劣汰的结果应该是目前这个地球上只有万物之灵的人。……但自然界中的现状是:下至低等单细胞生物,上至高等动物人类的并存。这有力地证明了生物并不像遗传学家所想象的那样,根据有利、不利、优劣等原则进行有效的自然选择。”5
 
        进化论如此盛行的原因
 
        然而,尽管自然选择有如此多的漏洞,那为什么他的理论还是有如此多的人接受呢,其实这不仅仅是一个学术上的问题,更是一个哲学,信仰,世界观的问题,为了说明这一点,我们需要简略地回顾一下现代科学的发展历程。
 
        在中古时代,亚里斯多德的理性主义雄踞西方的科学界和思想界。他认为宇宙是由五十五个同心圆球所构成,最中心的圆球是地球,向外依次是水、气、火以及天上星体的圆球。每个圆球都有灵性,神在最外圈的圆球以外,圆球在转动。这样的转动是此圆球对神吸引的一种反应。带动整个宇宙各圆球的转动,神是终极因。由于哥白尼和伽利略等人的努力,日心说被确立,揭开了以观察、试验为主要手段的现代科学的序幕。这使人们在抛弃亚里斯多德的地心说的同时,把神是宇宙第一因的观点也抛弃了。虽然在现代科学发展的初期涌现出了以牛顿为代表的一大批杰出的基督徒科学家。但在现代科学发展的过程中,反对超然因素,站在纯粹自然的立场观察,描述自然的自然主义(或人文主义)的世界观逐渐在科学界占据优势。牛顿时代,人们都相信神是宇宙万物的创造者;到达尔文时代,神的创造受到怀疑,生物的来源就留下了空白。因此,试图用物理、化学的自然方法来解释生命之源的各种假说就应运而生了。
 
        进化论的成功,其最重要的原因也就在于:第一,人们不能接受超自然的概念,所以他们将继续寻求自然主义的答案,而进化论恰好始终秉承这一主张,这样进化论就变成了他们唯一能够依托的模本。第二,创造说给因果链条造成间断性,而科学家只想要自然法则。创造说将第一因推诿与不可知的超验的神,从而违背了科学家一直作为立身之本的自然法则。因此,恰如炼金士绞尽脑汁要将贱金属变成黄金,后来的生物学家便煞费苦心地要将猴子变为人。
 
 
—————————————————————
1. Robert A. Cooper,Scientific knowledge of the past is possible: Confronting myths about evolution & scientific methods,The American Biology Teacher,Washington Aug 2002
2. 詹腓力:《审判达尔文》,中央编译出版社1999年第一版
3. 哈肯:《协同学——自然成功的奥秘》,上海科学普及出版社1988年版
4. 《Science News》148:277, 28 Oct. 1995 ; 及《鸟类不是从恐龙进化来的》载于《人民日报》(海外版)1996年11月16日第三版
5. 浅间一男,《人为什么成为人——达尔文进化论质疑》lqI福音网-基督教综合门户网站

上一篇:你们要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