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致力于为全球华人基督徒提供在线灵修平台。  本站全新改版,如有问题请向管理员反馈。  老版首页  登录注册 收藏本站|网站地图|本站留言|返回首页
热门栏目:
感恩讲章 讲章精选 视频讲道 在线祷告 福音文章 福音书库 2013讲章 儿童主日学 青年团契 基督文艺 赞美诗歌 感恩专题 站内搜索 更多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见证分享 > 感恩见证

远志明的见证

来源: | 作者: | 时间:2011-06-12 | 阅读[] 字体: [ ] [繁体] [推荐]
  我非常高兴能跟朋友们还有主内的弟兄姊妹分享我自己的心路历程。

  在国内,我在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系读马克思主义哲学,是共产党员,而且对国家——到现在为止——也是充满爱心。可是6#4之后,我不得不藏起来。我在大陆躲藏了两个月,一直到八月底的时候,才逃到香港,然后从香港到了巴黎,在巴黎待了半年。我还记得很清楚,当我们几个人一起偷渡,就是被偷运到香港,夜间靠岸的时候,一上岸,我们几个人都抱头痛哭,我们突然觉得自己离开了自己的国家,再也回不去了。因为在国内东躲西藏的时候,不管怎么躲,怎么害怕,总觉得还是在自己的国土上,就好象孩子是在自己的家里,还是在自己的屋子里被追来追去。可是一旦出了家门,大门一关,你再也回不去的时候,有一种特别的伤感,所以我们当时都有很强的失落感。

  后来到海外,到了巴黎,搞海外民运,我们开始的时候住在难民营里,过着一种没有祖国的日子。当时我用一句话来形容我的心情就是:“得到了天空失去了大地”。就是我们虽然像鸟一样自由了,到了西方世界,不再受追捕,但是我们却失去了根,失去了落脚之点。当时有一种很强的失落感。现在叫“失了大地,得了天空”,这是我信主之后的另一种感觉,这是一个主内的姊妹把我原来的话给倒过来的,我原来是“得了天空,失了大地”,现在是“失了大地,得了天空”,句子一变整个意思就变了。

  后来,我1990年初到了普林斯顿大学做访问学者,是在一种对人生极度地、深刻的反省情况下来到普林斯顿大学。在那里认识了一批基督徒朋友。当时我是第一次接触基督教,基督徒。原来在大陆的时候我从来没有接触过,所以我们刚一接触的时候,却是有一点不能理解,有一点吃惊。我记得他们当时邀请我们这些在普林斯顿大学的民运朋友一起去参加他们的查经班。第一天晚上去了几个,大概就去了一次,后来就很少有人去了。因为回来以后他们就说:“唉呀!这个形式我们很熟悉”。又说:“我们早就这样搞过啊!”。原来在文化大革命的时候,我们就学毛选,也是这样读一段语录,然后对照检查思想,而且在灵魂深处爆发革命的那种感觉。大陆来的朋友大概都熟悉这些语言,所以后来到第二个星期他们再开一个面包车接我们去的时候,就没有人肯去。但总得给人一个面子,因为这么大老远开个面包车过来,所以我就去了。而且我就在每个星期五晚上常常去。我常常去是因为我在他们这一批基督徒朋友身上看到了一种新的东西,是我从来没有看到过的,这就是他们的爱,这一批基督徒跟你一见如故,他们在物资上帮助我们,在办事上也帮助我们,在精神上也帮助我们,甚至比我们过去大陆来的人还热心,给我们吃的穿的,帮助我们学开车,考试,接送我们去机场,没有什么事是他们不肯帮忙的,都帮我们。所以当时我们都误解了这种关怀,我们一些人甚至怀疑他们说:“这些人这样做肯定是有动机的,要小心”。有的怀疑是F.B.I.(美国联邦调查局)派来的。

  因为我们在国内受的教育就是说基督教是帝国主义派来的工具,他们总是有目的的,一种文化侵略嘛,是配合军事侵略和政治侵略的。所以他们这么拉拢我们大概也是想把我们拉过去,将来一起颠覆中国。哎!真的有这种讲法。但是后来我在跟他们进一步接触之后,发现问题其实没有那么简单,问题其实很深刻。就是我发现他们这一批特殊的人,有一些特殊的原因。因为在他们身上当初我看到的,不仅仅是爱,不仅仅是对我们的爱,还有一个品质,就是他们的真诚。他们对人生特别真诚,他们对神真诚,对圣经真诚,对我们这些人很真诚。而且他们对他们自己也非常真诚,因为他们过的是一个很真诚的生活。他们不自欺,他们也不欺骗别人。我们在大陆的时候,我们都知道这样真诚的心是很少见的,除非在你自己的家庭里面。家庭里面甚至都会闹得不这么真诚。但是这一批人在一见面的时候就表现出一种真诚,一种坦荡。还有一种品质在他们的身上,就是他们的那个平安喜乐。我当时也觉得奇怪,他们整天乐呵呵的,整天傻呵呵的,就是我们说的,也没有脾气,也不跟你计较什么。他们活的很开怀。最后把这几项加起来,我觉得这一批人很奇怪,他们又那么爱人,又特别真诚,又自己活得平安喜乐,坦坦荡荡。我当时觉得这是一批特殊的人,因为我以前从来没有接触过基督徒。

  后来我就发生了兴趣,我就开始在旁边观察他们。这是一个小小的查经班,在一个人的家里。我每个星期五晚上都是坐在一个沙发的小角落上。我一言不发,就在旁边听着他们,看着他们。我就做一个旁观者,好象做一个调查人员、研究人员在旁边研究他们。因为我是搞哲学的,我对人生哲学也很感兴趣。我就看这批人,他们的人生哲学为什么是这个样子。我当时就萌生了一个念头,我说不管世界上有没有神存在,只要有一种力量能够把人心中这么好的东西都给激发出来,这个力量就值得去追求。哪有这么好的东西?能把人心中的爱,真诚,平安,喜乐,一骨脑儿全给激发出来。如果有这么好的东西我们应该去探讨,去追求。我当时是抱着这么一种心情去参加他们的查经班,坐在旁边。当然了,这种真诚,这种爱,这种平安喜乐的气氛,也吸引了我。在感情上,在感性上也吸引了我。因为那个时候就是我一个人,家里的人还没来。我星期五晚上到了那里以后就感觉到很温暖。我还没有接受他们的信仰,但是我已经体会到了他们的温暖,体会到了他们的爱,他们的真诚,他们的喜乐。我已经自然地被吸引过去了。

  大概在两个月以后我才开始发言,才开始参加他们的讨论。因为他们讨论罗马书的时候,讲到一些问题很有哲学味道。我就开始跟他们讨论,我一跟他们讨论,他们很高兴,远志明终于开始说话了,终于参与,加入他们的里面了。后来他们就开始引导我读圣经。我自己开始回去读圣经,我开始读福音书,从马太福音开始读。当我一读圣经的时候,我受到了一个更深的震憾。就是比看到基督徒这些新的人生这种震憾更强烈的震憾:就是我看到耶稣的话语,不是人的话语,人说不出这种话来。因为我原来是学哲学的,我读了很多哲人的书,从希腊开始一直到现代哲学,包括中国的哲学家,我读了很多。那些真是晦涩难懂啊!我记得当时读黑格尔的逻辑学——大逻辑。我用了一年的时间啃了两本书,上下卷。有一天,我用了一个晚上的时间只看懂了一句话,因为它是翻译成中文的,那一句话就有三行长。我那一个晚上就琢磨这一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到睡觉之前终于琢磨透了。我当时那个高兴啊!我终于弄明白了。这个黑格尔真深刻、真伟大。我当时的想法是我越弄不懂,我越觉得他伟大,我越佩服他,我越要弄懂他。人的智能就是这样。

  当我读到耶稣的话的时候,我受到很深的震憾,就是耶稣的话真简单,简单到你不识字也能懂。但是又深奥到什么地步呢?大思想家,大哲学家,大科学家也琢磨不透它的深奥,是这样一种语言。而且是这种语言,我读到耶稣的话的时候,直接进入我的心里去,它一下子打到我的心里,不是在我的脑子里面转。我以前读哲学的时候都是在脑子里转,在逻辑里,因为什么,所以什么;大前题,小前题结论,都是这些推论,在脑子里演绎的。可是我读耶稣的话的时候,它是一种一下子进到你心里面去的感觉,进到你心里去。好象是不用你思考的,他一说你就明白了,好象这个话你本来心里就有,他给你点透了。好象这么一种光,进入你的心里把你的心里照亮。是光。

  我当时在6#4之后逃出来,正生活在一种孤独,一种对6#4,对中共当权者的怨恨中。因为我还是妻离子散嘛!就是不能团聚。而且对人性,对人间的东西也很失望。在这样一种情况下,当我读到耶稣的话,耶稣说:“要爱你们的仇敌,为那逼迫你们的人祷告。”我的心里一下就震动。我现在只是打一个比方,耶稣的很多话都打动我的心,但是他这一句话是打动我这样一颗心,就是当时我那一颗带着愤恨,带着抱怨,带着不满,那么的一颗心。带着恨,就是一种恨的情绪。他的话一下子就打中我了。我当时有一种强烈的感觉,这个声音是从天上来的:“要爱你们的仇敌,要为那些逼迫你们的人祷告”。我一下子就被震动了,我觉得这句话我一下子就接受了。我当时就是没有思考的余地,我觉得这句话是天上的一个声音,在命令我:你就这样子做,不要怀疑,结果当时我一下子就接受了,而且更奇妙的是当我一接受的那一剎那,我突然感觉到很幸福。当时突然感觉到,啊!我真是幸运。我竟然能爱我的仇敌,我真是有福气,竟然我的心里面没有恨,却充满了爱,充满了慈悲,充满了宽厚。我突然有一种很幸福的感觉,很有福气的感觉。啊!这个使我一下子就知道这是神的声音。我的心一下子明亮了,宽阔了,我一下子解脱了。跟我们歌上所唱的一样。我突然意识到我以前生活在病态中。是神的一句话打入了我的心,把我的心病给治好了,把我心里的结给解开了,我一下子变成一个幸福的人,有福气的人。我当时高兴得马上从床上跳起来,因为我是睡觉之前躺在那里看的,我一下坐起来,就开始深呼吸,我说这真是神哪!一句话就把我变成这么幸福,这么有福气的人!真是有福气!所以当时我就说这是神,这不是人的话语。人的话语不能解决我这个问题。因为在人间不同的人我都看到了,共产党的作为我看到了,那些批判共产党所谓民运的人的行为我也看到了。我看到别人,我也知道我内心的肮脏,我都看到了。有什么力量能够把我一下子变得这么纯洁?变得这么高尚?只有神的话!只有神的力量!

  而且,接下来耶稣就讲,讲得非常好,他说:“这样你们就可以做你们天父的儿子。”就是说,如果我是那个样的话,那样心里面明亮,充满慈爱,充满慈悲,为我的仇敌祷告,为逼迫我的人祷告,如果这样的话,就可以做天父的儿子。为什么呢?“因为他叫日头照好人,也照歹人。降雨给义人,也给不义的人。”你看看我们的神,宇宙的主宰、创造者,就是这样,他像阳光,既照好人,也照歹人;雨水降给义人,也降给不义的人。这才是真正的普爱,普天下的爱。这是一种博爱,真正的博爱!“因为你们若爱那单爱你们的人有什么可赏识的呢?”,什么人都是这样啊!都是这样的!所以真正的博爱,真正的爱,是要爱一切的人,爱一切的生命,爱一切的灵魂,因为耶稣知道,一切的灵魂在没有认识他之前都是失落的,都是失丧的,要怜悯他们,要爱他们,不要恨他们。所以,这一下子就把我解脱了,在解脱的时候我也同时就认识了耶稣基督是神,他的话语是天上的真道。所以,我当时就怀着一种特别感恩的心情来领受这种福份,这种祝福。

  然后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就每天晚上都要读圣经,圣经确实给我非常大的心灵安慰,他给我的不是从人间来的智能,而是一种来自属天的安慰。这不仅仅是我个人的感觉,我想每一个基督徒都有这样的感觉,甚至我在这里可以举刘代富先生的例子。前年在普林斯顿开五四讨论会的时候,我就问过他,因为我看到过他一篇很短的文章,叫做“时时心存感激”。他在那一篇文章里面说:“我们人生有很多苦难,也有很多欢乐,有幸运的时候,也有不幸的时候。我们有生也有死,但是不管在任何时候,我们都要心存感激。因为我们毕竟有机会,品尝幸福和不幸福,品尝幸运和不幸,品尝生品尝死,我们毕竟有这样一个机会”。当我看到这一篇短文的时候,我发现刘代富也有宗教的情怀。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基督徒,后来那一次开会我问他:“你是不是基督徒?”。他说:“我还没受洗,但是我每一天晚上都在读圣经。”他还说:“我发现圣经给我心里的安慰,是别的任何书不能代替的。”你看,他还没成为一个基督徒,就已经有如此的感受,不过当然了,他的心里已经接受了,他受洗是下一步的问题。

  我当时被圣经所震撼,被耶稣的话所震撼,而且我不得不拜在他面前,承认他是我的救主,我的主。因为这样的语言,这样的力量,只有来自于神。在这种情况下,我也确实就理解了,为什么那些基督徒,他们能活出那样的爱,活出那样的平安喜乐,活出那样的真诚。我一下子就找到了他们活水的源头,我自己也接通了这个活水的源头。啊!我那个时候真的欢喜快乐,有时候我夜里睡不着觉,我就坐在床上跟神交通,当时我还没有祷告哦!当时我就有一种赞美啊!一种赞美,我说真是神哪!真是神!

  在普林斯顿那一批基督徒朋友对我的影响,我现在回想起来,第一步就是他们身上所活出来的那个生命,他们活出来的那个样式。他们把神的荣光给反应出来了。他们活出来了,他们用他们的生命把我给吸引住,我不能不信服有神。为什么呢?因为神已经在他们的身上发生了这么大的作用。当时我还没有亲眼看见这个神,不能亲身经历这个神,但是我已经通过神的儿女们的生命的光亮,已经看到了神的作为。就好象我们看到一滴水,印出来的那个光,我们就可以断定出来有光,我们不一定须要看太阳。我们从水珠上,就可以看出它印出来的太阳的光。我在基督徒身上也是看到了神的爱,神的真善美,他们的身上能够把这些给印照出来。如果没有神就不会有基督徒儿女们的光,这个真,这个善,这个美,就不会有。他们有,说明确实有神。在他们心里,构成他们心里的一个活水源头。

  更幸运的是,当我读耶稣的话语的时候,我自己也接通了这个活水源头。我真的是认识到耶稣确实是我们的救主,是来医治我们的。医治我们心里的麻痹,心灵的阴暗,我们心中各样的罪孽,我们人性的堕落,除了他没有别的可以医治。当然有始以来,各种各样的宗教劝人为善,有很多宗教的教条。但是,就像经上所讲的:“立志行善由得我,可是行出来却由不得我。”真的,你看儒家,给了我们很多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行……好多好多规范,各家各派都有。佛家也给了很多,要修炼哪,这样的规范。要嘛就是不得,修炼半天也没用,在中国历史上能背孔子话的,孔圣人的话的人很多,但是有多少人成为圣人了?他们成不了。整个中国历史上还是你争我夺,说的是人爱人,实际上变成人恨人,人整人,人吃人。佛教也是,不得不避世,避开这个世界跑到山上去,恨不得什么都不看,什么都别听,那是一种极大的无能状态,他不敢看不敢听那些东西。这就是人心:“立志行善由得我,可是行出来由不得我们。”都是这个样子。唯有耶稣基督这个真光照到你心里之后,你一下子明亮了,我当时的感觉就是这个样子。

  我在逃亡的时候,我随身带着两本书,两本小册子,都是禅宗的书。我在逃亡期间经常内心不安,紧张害怕,这个时候我就开始读禅宗的书。读到某一条的时候也很受安慰,觉得心里就好多了,平静多了。但是为什么后来我没有信佛教呢?而且也有佛教的高僧帮助过我们逃亡,是在金钱上。我为什么没有信呢?当我后来信了耶稣基督之后,我才突然知道,因为只有耶稣基督里的光能把我吸引。我打个比方,在暴风骤雨的时候,风雨中有一把伞,或者穿一件雨衣,或者你躲到一个避风港里去,都很好,都能使你避风避雨。当我读到禅宗的话的时候就是这样的感觉。但是当我读到耶稣的话的时候,我的感觉是什么呢?我的感觉是已经站在乌云的上面,我已经不在乌云下面了,所有的风雨都淋不着我,我再也不需用避风遮雨的东西,因为这是真光照进来。国文大师林语堂 先生也讲,当他晚年读到耶稣基督的话语时候,他有一种感觉,像是太阳升起来了,把所有的蜡烛都吹灭了。他有这样一种感觉,他说我不得不跪在主面前称呼他是我的救主,我的主。

  而且我还有一种感觉,就是说,我们以前学的那些道德教条,儒家的也好,各家各派的也好,马克思主义的也好,各种各样的教条,而我们的心就好象一个黑屋子,那里面什么都有,有干净的也有不干净的,有善的也有恶的,有自私的也有为别人的,咳!我们人心就是这样的,有好的东西,也有不好的东西。所以这些道德学家,不管是哪家哪派的,是在告诉我们,你进了这个心里面的屋子之后,不要往左拐,左边是一个马桶,要往右边,右边是一个沙发,然后往前走的时候那边有一个水池子。他就告诉你应该怎么做,应该怎么做。因为他告诉你心里面哪些是好的哪些是不好的。但是当我读到耶稣的话语的时候,一种强烈的感觉,是什么呢?这个屋子的灯亮了,不用任何人来告诉你什么。灯一亮你看得清清楚楚。每一个角落,你都看得很清楚。你自己知道你内心哪些是他的,你知道得很清楚。不需用那些道德教条,耶稣本身就是至善至美的道德之光,当那光照进来之后,一切都化解了。在这种纯然的真善美的光下面,一切邪恶,一切罪行都暴露无疑。这就是当时我读到耶稣基督话语时候的感觉。当然了,我由于基督徒活出来的爱、真诚和平安喜乐,把我吸引到耶稣那里,然后耶稣的话语又直接打动了我的心,使我接通了活水的源头,像大光照进了我的生命。

  接下来一步,就是担心,如果我稍微一个不小心,说了一些自私的话,那就麻烦了。因为我们在大陆的时候不也是老斗私批修吗?有私心杂念的时候,那是不行的。我就想,如果我们跟神祷告过于自私的话,会得罪神。而且神是全知全能的,你还没说他就知道了,所以我想当我跪在神面前祷告的时候,得千万小心,那是纯然的善。所以我一直没有开口祷告,不仅没有开口,我就是没有自己直接跟神祷告过,所以在查经班的时候,他们手拉手祷告,到了我这儿,我就不吭气了,我就捏下面人的手,接下去。有一次捏半天,他就是非要我说话,我就不说,最后没办法,那个主持的人就说:“那好,我做结束祷告。”聚会就结束了。

  所以我一直没有祷过告。结果有一次我就开始祷告了,因为我的太太和女儿一直不能离开中国来美国团聚。后来我们五个普林斯顿的民运人士,就连名写了一封信给美国的国会,国务院,大概是九一年初,请他们帮忙跟中国谈一谈,写了之后我的心里面就很不安,我不知道这一件事能不能成。我就想向神祷告,但是我又觉得这一件事是个私事,这种私事不好跟神去求,我很不好说,我就是不知道跟神怎么说。我觉得这是为了自私的目的,为了家人团聚而跟神求。因为当时我受了在大陆时的影响,就是个人的事,再大也是小事;民族的事,再小也是大事,就是受那个影响。我当时还不了解神也是祝福我们每一个人日常的需要,我当时不懂这个。所以我就编了一篇祷告词,编的很完美。就是不是为了我自己,而是为了人道主义,然后我就准备好晚上祷告。

  到了晚上,只有自己在屋子里的那个时候,我把灯拉灭了,我不敢开着灯,然后跪在床前,跪了好长一段时间,没有办法开口。我的心像敲鼓一样,蹦蹦蹦蹦,就是不敢说,神,这一句话,不敢称呼神,因为我觉得神太神圣了,我已经相信了他的存在,而且我已经蒙了他的福份(在读耶稣话语的时候)。因为他太神圣,太伟大,太超然。我真的不敢贸然开口称神。但是我存着敬畏的心,敬畏了很久,我最后不得不说的时候,我就开口,我刚一开口喊,我说:“亲爱的天父。”非常奇妙的事情就发生了,我的眼泪哗啦啦就流下来了,而且我整个准备好的祷告词都无影无踪,一句话都没有,我脑子里一片空白,整个就是浑身的激动,感动,我浑身有一种说不出来的一种感觉,眼泪就花花的流下来,无声的流下来。大概持续了一两分钟,等我眼泪停下来,等我清醒过来的时候,我突然有一种感觉,我觉得神已经完全的接纳了我,接纳了我所有的祷告,我所有的心。我的心他都知道,我那些狡猾的算计他都知道,一下子就接纳我!我一下子就被接纳了!当时我就感觉到我确实是经历了神,如果不是神的话,没有人能够把我变成那个样子:把我变得一点理智都没有,整个脑子一片空白,就是流泪,就是内心一种舒服的感觉,一种非常快乐的感觉,在快乐中流泪,那样一种感觉。所以那个时候,我就觉得我是经历了神,而且我也觉得我无需再说什么话了,我所有的祷告词都没有用。

  从那以后,我就知道神不仅仅在基督徒身上活了出来,也不仅仅在圣经里面通过耶稣来告诉我们,也赐给我们。而且他还活生生的就在我们中间,每时每刻与我们同在,只要我们呼求他,包括现在就在会场上。我现在坚信,你别看我是一个学者,很有理想的人,讲逻辑,讲理性,讲政治的人,我现在可以毫不犹豫地告诉你,就在这会堂里神就与我们同在,圣灵就与我们同在。这是毫不含糊的,不用怀疑,只要信。所以从那个时候开始,我不仅看到了神的光,在这个世界上的印现,在基督徒身上的印现,看到了耶稣基督的真道,而且我亲身经历了他,我就坚信神是又真又活的。信神的人是蒙福的!是蒙福的!!不信的人只是因为还没有打开心门,还没有经历他而已。因为当时我也知道,经历神,看到神,不是靠我们的智能,不是靠我们的逻辑,不是靠我们的理性,不是靠我们问为什么?为什么?不是靠那个,靠什么啊?靠我们的心,耶稣讲得很清楚:“敬拜神要靠心灵和诚实。”因为我们每个人头脑里面确实有不同的知识,有的是学哲学,有的是学数学,有的学物理化学,有的学社会学、历史学,我们每一个人都有很多知识。但是当我们跪在神面前的时候,我们是什么?我们是Nothing(无,算不得什么)!我们什么知识都没用,我们是罪人。因为我们知道神是这世界的创造者,我们的知识只不过是这个世界里所有被创造的一点点而已。像牛顿说的,他终身从事科学,他最后发觉只不过是在海边拣贝壳,真正的大海都没有看见。我们所有的知识、我们所有的理性,在宇宙的造物主面前,我们有什么可炫耀的?所以,当我们在这个造物主面前跪下来的时候,只有一件事要做,就是承认我们的渺小,承认我们是被造的,承认我们内心是不能自救的,我们的心灵需要他。

  在这里我想提三件事实,因为我们都知道很多人以为基督教信仰不是一个事实,不是一个客观的东西,而是一个主观的东西,是一个不能论证的、不能证明的东西。我也不想用逻辑来证明他。我只想提三件客观事实,看看他是不是真的。

  第一件事实我扯得比较远一点,就是我们看看今天这个地球上,今天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很多的国家民族,有的富,有的穷,有的稳定,有的不稳定,有的让人喜欢,有的让人不喜欢。让我们分分类来看看:凡是那些现代化的国家,民主的国家,文明的国家,你看看全是基督教传统的国家,你从欧洲开始算,一直算到北美,你算,全是基督教传统的国家。而那些穆斯林教的国家,回教的国家你看看,有五六十个国家。现在的恐怖主义全是从那里来的,恐怖主义打来打去,而且他们那五十个国家,全是靠穆罕默德的武力给攻打下来的;他们现在这些国家的状态,我们看得出来,到底是民主的还是不民主的,是愚昧的还是文明的,我们看得出来。另外再看印度教的印度和我们儒教的中国。为什么唯有基督教的国家是民主化、现代化文明的国家呢?

  当然有人举反例说日本,南朝鲜,台湾,香港,新加坡,亚洲四小龙他们不是啊!他们是我们东方的国家呀!但是我只要在这里稍微点一下就看的出来,他们都是受基督教文明的影响。第一,日本在二战之后是在美国麦克阿瑟将军刺刀的逼迫下,全盘的接受美国的政治制度,经济制度和教育制度的,是全盘接受的。据说当时麦克阿瑟请求美国派五千名传教士过去,结果没有派成。所以说,日本接受的是西方这个基督教文明产生的果实,而不能够把根移过去。这就是今天,为什么我们很多人都喜欢日本的产品,但是不太喜欢日本人。这是开玩笑哦!也有很多人喜欢日本人,日本人也有很多好的,因为他们比较冷静呀,比较会做生意等。还有南朝鲜,南朝鲜今天基督徒的比例是全世界最高的。他们基督徒的比例是百分之四十四。现任的总统金泳三是一个教会的长老,你看到这个关键了。然后你再说香港,香港是在英国的统治下我们都知道,而英国原来是基督教的大本营,所以说它应该是属于英国的,就不用提了。台湾,台湾很奇妙,从孙中山开始,蒋介石,蒋经国,李登辉四任总统没有一个不是基督徒,全部是基督徒。然后新加坡,新加坡也是我们羡慕的国家,新加坡现在华人中基督徒的比例也过了百分之十,全世界最高的。那些现象都是偶然的吗?当然,这里面你要用逻辑去分析,推理去分析很难。但是我只是提供一个理,一个事实。事实就是这样,你比较一下。这是第一个我提供给大家的事实。

  第二个事实是,从耶稣诞生,两千年以来,全世界信奉耶稣的人越来越多,地上的君王变来变去,像过往的烟云一样。但是唯有耶稣的国度永远不断,而且越来越兴旺。这是拿破仑说的哦!当拿破仑不可一世的时候,他确实很耀武扬威,到了后来在滑铁卢战役失败了,他被围在城堡里,有一天正好是圣诞节的前夕。他听到圣诞节的钟声响了,他想出城堡来看一看,转一转,但是他的卫兵拦住他说:“你不能出来,危险!”这个时候他就感慨说:“历史上有几个有名的君王,我,凯撒。但是没有一个可以和耶稣相比。耶稣的国度将没有穷尽。”这个是事实已经被证明了。两千年来,他的国度没有穷尽。从最开始的十二个门徒,其中有一个是叛徒,就是这十一个门徒都很不象样,耶稣被抓的时候全给吓跑了,跟胆小鬼一样,打鱼的回去打鱼去了。到后来耶稣复活了,他 们看到真神,然后他们开始传福音,然后一点一点从那十一个人都开始,就传传传,到现在全世界有十六亿基督徒,上到总统下到平民百姓,上到大学问家,下到目不识丁的乡村老妇,在各个阶层都有信他的人,而且,刚刚我也谈到,他对人类历史的影响有多深,对整个西方文明的影响有多深,影响这么深!

  有一次有一个搞哲学的朋友跟我说:“你们基督徒的信仰体验是一种主观的体验,是没有办法证明的。每一个人的体验都是他自己的!就像做梦一样,你有这个美好的梦,但是你没法说出来,没法证明。”我就跟他说:“你说得有道理,但是全世界有十六亿人同样一个梦,这件事就奇怪了哦!而且这个梦一做两千年,更重要的是这个梦能把人生变得美好,能使恶人变成善人,能使人间充满爱,你说这个梦不是比你的面包更真实吗?这个梦不是比逻辑更有力量吗?这个梦不就是最大的真理吗?”

  所以,我提供给大家的第二个事实,这是历史上已经存在的事实了。耶稣是什么?耶稣就人来说,他只是一个三十三岁就死了的木匠,或者木匠的儿子,他没有受过教育。我的朋友(也是河殇的一个作者)给我来信说:“如果耶稣今天来到这个世界上〔不是以前来是今天才来〕,会连一个牧师都当不上的。为什么呢?第一,他没有受过神学教育;第二,他不懂外语。现在在美国,都是读两三种外语才行。而且耶稣当初是从圣灵怀孕的,那些不信的人就以为他是私生子嘛,你看没结婚就有他了,是私生子嘛。这么一个社会地位底下,文化程度底下,年纪又轻轻的一个人,凭什么把两千年的历史搞得翻天复地;凭什么让全世界十六亿人,上到大学问家,大政治家,大科学家,下到鲁夫平民百姓目不识丁的人都信他。”凭什么?耶稣自己讲得很清楚:“若不是差我来的父吸引人,就没有人能到我这里来。”我觉得这个事情再简单不过了,只凭耶稣这么仅仅是一个肉身的人,没有人会拜在他的脚下,我也不拜在他的脚下。我还有学位呢!我还出过两本书呢!对不对?我为什么拜他?耶稣讲得很清楚,若不是父,没有人会到他跟前去,他算什么?如果不是神,谁让这么多人拜耶稣呀?这很简单嘛,耶稣就是神嘛!而且当我读圣经的时候,耶稣的两句话就把我的心给打亮了。如果有一个人,他能有这种效率,我就拜他。这个就是我讲的第二个事实:事实就是耶稣已经是神。不是说他是不是神,他已经是神,他已经道成肉身来到这个世界上,已经带来了福音,而且已经使这个世界在不断的得救,不断的有更多的人的灵魂得救。这已经是一个事实,这是我讲的第二个事实。

  第三个事实我觉得也是不可否认的,就是我现在站在你们面前,我这个人彻底地变了。这个你没有办法否认吧?当然,你们很多人过去不认识我,有的在座的朋友可能认识我。我过去是一个搞哲学的,也不爱多说话。所以那个卡片上写我能说会道,是不对的。我原来特别木讷,特别口吃,我也不爱说话,是搞哲学的,爱逻辑思维。我写的这些文章有一篇论主体的,在国内发表以后,人家很多人都说:“你这一篇文章我们看不懂,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我这个人现在变了,而且我感觉到我自己改变最大的,是我内心的变化,还不是外表的变化,还不是外表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我以前是那么一个人,我现在成天跟你们讲这些东西,讲神的事,我觉得我自己变化最大的是我的内心。我原来的脾气非常不好,我跟我太太吵架,吵得一塌糊涂。在北京的时候,一吵架就摔东西。有一次我拿起磨刀石来砸电视,我太太就奋不顾身抱住电视,结果她就挨了一下。我的脾气特别坏,而且我知道我自己身上还有很多别的毛病,爱生气,爱闹情绪,不稳定。但是自从我打开心灵接受耶稣基督以后,很奇怪,我自己就变了。这种变不是我强制自己,我克制自己,不是我每日三省吾身,不是那样的,真的是很奇妙的事,他那个光照进来以后,就发生变化,很奇怪,很奇怪。

  我太太是比我晚两年半离开大陆的,是九一年九月出来的。她出来以后就发现我变了,以前我写信也告诉过她,但是她不信。因为以前我老吵架,我就写信去跟她道歉,我就说:“我现在变了,我是基督徒了,我不会像以前那个样子了。”她给我回信说:“我才不信那一套。”她说:“狗改不了吃屎。”是啊!她根本不信,按照人的观点她是不会信的,她认为你们可能都是好人,但是都是软弱的人,都是个人意志力不强的人,都是个人不能自主的人。她说:“你看见逃亡的人那么多人,为什么人家都不信只有你信了?”她说她不信,而且查经班我带她去了一两次,她再也不去了。一去查经班,那些弟兄姊妹很热心,就说:“信吧!信啊!快点信呀!”甚至有位华侨老太太非常着急的说:“马上要信哪!不信不行呀!末日马上就来了。”结果她一听,以后就不去了。她说:“你也别去了,你来美国两三年了,我一跟你接触,发现你的英文还不行,你好好在家学英文,人家都功成名就了,都过关了。人家到了周末在一起聚聚会乐一乐,交际交际。你去做什么呢?你不如好好在家学英文,将来好考托福,去读一点书。”她就是这样,她不让我去。她就相信她的个人奋斗,她确实是个人奋斗出来的,她十五六岁就入党了,后来自己考上大学,成了研究生,一直是自己奋斗的,她相信个人奋斗,而且她脾气也很倔强,有一次我跟她吵架,我也看透她了,我说:“你这一辈子成不了基督徒。”我说:“如果你成了基督徒,全世界都成了基督徒。”

  我后来决定去读神学的时候,她坚决反对。结果没办法,她就随着我去了。去了之后,到了密西西比那个地方,又热,虫子又咬,浑身起疙瘩,然后就天天跟我吵着要回纽约去打工,带着孩子回纽约去打工。我那一段日子很难过。怎么办呢?没有办法,我就天天为她祷告,我不能跟她讲福音,我一讲就坏了。我一讲她反而更反感,任何人跟她讲福音她都反感,我没有办法,只好为她祷告,天天为她祷告。很奇妙的事,神的作为总是很奇妙的,要不然怎么叫神呢?我们中国的“神”这个字的意思,就是人类弄不明白的就叫神。如果你都弄明白了,就不叫神了,他就不是神了。我天天为她祷告,我真的是每一天为她祷告,我每天睡觉之前我都把她摆在神面前。我说:“神哪!我这件事就拜托你了,我是毫无办法。而且我求这件事快点了结,快一点,这样拖下去我受不了,我真的受不了。”我就很迫切地祷告,你知道结果怎样?奇妙的事怎么发生了?

  有一次周末,我出去传福音,做见证,等我礼拜一回去的时候,我们那边有一个中国同学的太太告诉我说:“你太太昨天在礼拜堂举手决志了耶!眼睛还带着泪花决志了。”当时我半信半疑,但是我不敢去问她,我要是一问她,她肯定否认,她一否认的时候就完了,这时候就肯定吹了。因为她在我面前不会认输的,她是非常好强的一个人。所以我就不吭气。但我发现她变了,她以前有一点变,可这个时候的变化更大了。我发现她的性格变的温柔了,也不抱怨了,脸上有一点笑的模样。结果过了几个星期,她自己蹩不住了,她跟我说,又不好意思直说,就拐弯抹角地说:“你说受洗在哪儿受洗好?”后来我就明白她的意思了,在普林斯顿的时候那么多人对她下很大的工夫,她得罪了人家很多,她现在想回普林斯顿受洗,把功劳归在那个教会。后来我就说:“哪儿都可以啊!”后来就在我们神学院,有一个晚上专门给她举行受洗仪式。在受洗仪式上,要她做一个简短的见证,结果她一说,说了半个小时的见证。我就在旁边捅她,后来她拨开我的手说:“你知道我好几天没睡好觉了。”她很激动,其实我比她更激动。因为确实,她的信主,她的受洗,我当时觉得比我信主更重要。因为她不信主,我们这个家就不能合心合意了。而她信了主之后,她这个人完全变了。这就是我跟你们讲的第三个事实,就是一个人信主之后变化真大。她现在变得跟以前真是判若两人,她变得像贤妻良母了。当然我不是说她以前不是贤妻良母,以前有时候也是。但是现在整个人就是了。所以我比她更感谢神,而且她现在传福音比别人讲福音更热情,她比我热情多了。她把不信的留学生请到我们家里来,忙一天做饭,请吃饭,给人家讲福音。那个热心跟以前简直完全不是一个人。你说如果不是神动工,谁能做这个事情?所以我觉得这个神是看得见摸得着的。在我身上我看得见摸得着;在我太太身上也看得见摸得着,非常明显的变化。她过去跟一些朋友说:“我一辈子不会信主的。”就是那些气味相投的朋友,周末一起去逛街的朋友。她现在却是在打电话传福音,打电话到普林斯顿去传福音,说现在我变了,我受洗了,当然她讲得很婉转。

  哦!这个变化太奇妙。我刚刚举的三个事实,我觉得这三个事实确实是没有办法否认的。但是我知道,我们还没有信主的朋友,我跟你讲多少事实,多少事实摆在你面前,你还是不会信的,为什么呢?当我把事实摆在你面前的时候,我是让你的脑子来接受,让你的脑子来明白,让你的理性来明白。但是你要真正接受耶稣基督,接受这个信仰,进入这个信仰里面去,是什么呢?是心灵的门要打开。因为你看,头脑和心灵,你别看离一尺多远,实际上有十万八千里,真的,你用头脑永远追不到神,永远追不到。你可以问一万个为什么,总想弄明白你才相信,但是我告诉你,你弄明白了,他就不是神了。神就是神秘莫测嘛!就是弄不明白才叫神嘛!如果你都弄明白他了,那你就是神,他不是神,他来拜你。就是这个样子。包括圣经,我今天读圣经,圣经里面还是有很多奥秘,不知道的。我承认这奥秘是属于耶和华的,是属于神的,是属于我们造物主的。所以我们相信神,不是靠头脑,真的,而是靠心灵,而是靠情感,一种心灵的,一种直觉的,是接受一种光,接受一种天上来的活的粮食,活的生命。我现在可以这样告诉你。

  耶稣说:“我是世上的光,凡信我的,就不行在黑暗中。”我信这话,为什么呢?因为自从我接受了耶稣基督之后,我的心就明亮了,我人生的道路就明亮了。我可以保证,不管将来,我的人生发生什么样的苦难,或者欢乐,我都会赞美神。我会把一切都交给神,因为我经历了他。因为我的路是在他的光下。耶稣说:“人若喝我赐的水就永远不渴,我所赐的水要在他里头成为源泉,直涌到永生。”我愿意为这话作证,因为当我接受了耶稣基督的真道之后,我的心灵再也不饥渴,我的心灵得到了平安喜乐,充实,满足。所以我愿意作证,而且我愿意把见证分享给大家。其实我也愿意跟大家说:“神就跟我们同在,就在这里,就在我们周围。神无处不在,无时不在,每时每刻都在呼唤我们,希望我们能打开心门。”神就像阳光一样,在普天下都照着,爱我们,他派耶稣把福音传给世人,而且为世人而死,耶稣一生没有犯罪,他是洁白无暇的人,却被我们这些罪人杀死了。为什么?因为他为了救我们。所以凡是把自己的心交给耶稣的,我们的生命就活在他的里面。我们就得到了活水源头,我们就永远不再干渴。神的爱像阳光一样,我们的心如果是封闭的,那你就看不到阳光。你以为阳光不存在,好象神不存在哦!感觉不到他,为什么?因为你的窗户没有打开。你如果把窗户打开,阳光照进来你就看见了。你现在说哪有神,证明给我看,那我告诉你说:“你打开心门,打开你的窗户就能看见阳光。”可是你却说:“你让我看见我才打开窗户。”真的,现在很多朋友就是这样,“你让我看见,你证明给我看。我的心才能打开,不然的话我怎么打开呀!”确实,神的爱,神的真善美就像阳光一样,就照在外边,我们心的门,心的窗户只要一打开阳光就照进来,我们就看见了,而且从此我们就不活在黑暗中,我们整个心灵就明亮了,我们整个人生的道路就明亮了。真的!我们就会看天,天更蓝;看地,地更美;看人,人更可爱;一切都变个样,真的!一切都变个样。这是我活生生的经历。我愿意分享这种经历,因为这个经历实在美好。我也相信我们每一个人都需要神,因为我们的心灵都要有一个归宿,都要有的,没有的话,这个世界不能满足我们。你知道金钱总有满足的时候,而且可能还会带来麻烦;追求名呀,地位呀!无论追求什么,最后都不可能给你心里带来安慰,因为幸福在于心灵的平安喜乐。真的幸福是不能被外在的东西给你填满的,给你带来的。一定要有心灵的喜乐平安。我也相信每一位朋友都愿意得到他,没有不愿意得到的,没有不愿意的。

  有一次我到芝加哥,跟一个大陆来的朋友谈话。他三十多岁,是来搞博士后,学的医学。他满腹经伦,对文学哲学自然科学各方面都很懂。他刚从大陆来才一个星期,他没有接触过基督,他一听,确实有一点像天方夜谈一样。他跟我辩啊辩,一直辩到我睡觉的那个地方去,跟我辩到夜里一两点。最后我站起来,我看着他的眼睛说:“我在你的眼睛里面看到了某种东西。”我说:“你能站起来拍着自己的胸脯说,我心中没有神。你敢吗?”结果他沉默了,一句话都不说,沉默了足足有二十分钟。我们另外几个人就谈,等到最后要分别的时候,他才站起来说:“我不能回答你的问题,是因为我不知道当我人生中遇到苦难,特别是当我面向未来,面向死亡,有一种恐惧的时候,那是不是神在我里面。因为我自己没有办法解答这些东西,我为什么会有这种恐惧的感觉。我为什么有这种莫名其妙的感觉?”后来我给他一些书看。等到我再去芝加哥的时候,他已经进入查经班的团契了。

  所以我相信,没有一个人,心中不渴望,不需要神的。没有不需要,只是找不到道路,真理,生命。还没有到耶稣的门前来,可以说,他心门还没有打开。所以我觉得,打开心门就像打开窗户一样,阳光照进来,心就亮了,人生就亮了,你就得到一个新的生命。所以我也是希望还没有信主的朋友,我们自己可以跟神祷告。没有看见神没有关系,你只要向神表达一个愿望。你说:“神哪!我愿意用我的心灵来接纳你,我愿意认识你,我愿意得着你。我愿意使我的心充满光亮,使我人生的道路充满光亮。”如果有这一种渴望的心,你就接受,然后脑子里的那些疑问以后再去解决。当你接受了圣灵之后,哦!再看那些问题,有一个新的角度。真的,接受了之后,会有一个新的角度,神会一点一点的带领你认识他的奥秘。当你进入他的奥秘之后,你就欢欣鼓舞。你会感谢,你会说:“神啊!真是给我一个好的生命。”这样美好的事情,这就是为什么那么多的基督徒、弟兄姊妹,那么热心的向不信的人传福音。你们千万不要误会他们有什么目的,他们就是得到了上好的福份,要跟你分享,没有别的。这么好的东西,而且打开心门就能够得到的,神就是这样爱我们,每时每刻给我们在一起。但是我们却拒绝他。这不是很可惜吗?非常可惜,所以我愿意引用我在普林斯顿的一位弟兄说过的一句话,他说:“当我不信神的时候,我看到那些信神的人多么可笑,觉得很滑稽可笑。但是当我信神之后,我体会到了那个滋味之后,我看那些没有信的人,是多么可惜。”

  我今天以天父、耶稣基督的慈悲来劝你们,相信他,不要怀疑。打开心门,神就会进入你的心灵里面,然后你得到的是一个新的生命,你会体验到一番新的滋味,你的心灵会得到平安喜乐。

上一篇:丰盛的恩典
下一篇:我的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