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致力于为全球华人基督徒提供在线灵修平台。  本站全新改版,如有问题请向管理员反馈。  老版首页  登录注册 收藏本站|网站地图|本站留言|返回首页
热门栏目:
感恩讲章 讲章精选 视频讲道 在线祷告 福音文章 福音书库 2013讲章 儿童主日学 青年团契 基督文艺 赞美诗歌 感恩专题 站内搜索 更多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见证分享 > 感恩见证

主啊,我在这里---纪念焦源濂牧师

来源: | 作者:滕近辉 | 时间:2011-08-05 | 阅读[] 字体: [ ] [繁体] [推荐]
昨天参加焦牧师的“赞美与怀念”会,纪念焦牧师忠心事奉主五十五年,庆祝他回天家。他嘱咐家人和弟兄姐妹不要哭,要笑,来参加庆祝会不要穿黑衣服,他会在天上看着,谁没有听话。也许中国人毕竟还没有习惯这样的思维,他的庆祝会命名为“赞美与怀念”大会,还是有人穿了黑衣服,还是有眼泪,毕竟人们舍不得焦牧师的离去,尽管知道他是到了天家,在那里是好得无比,人还是无法控制自己的眼泪。不过,这不是悲伤的眼泪,而是感恩的眼泪,感谢主赐我们如此的良牧,并赞美神给我们如此美好的榜样,激励我们像牧师那样一生为神而活。

参加怀念会的有大约一千人,除了湾区三间教会的弟兄姐妹外,还有不少从各地教会来的牧者和焦牧师曾经牧羊关怀过的人。按焦牧师的吩咐,会上诵读了圣经诗篇第84篇,那是牧师在55年前,蒙神呼召作神的工人的时候,所给的印证。55年来,他忠心地服事主,经历过牢狱、劳改等精神和肉体上的折磨,并疾病和亲人离开的痛苦,却始终不改初衷,忠心耿耿地把一生摆在神的祭坛上,尽心尽力地爱神爱人,如诗篇所说:“他们经过流泪谷,叫这谷变为泉源之地;并有秋雨之福,盖满了全谷。他们行走,力上加力,各人到锡安朝见神。”多年前,他有天在梦中唱了一首诗,唱着唱着就醒过来了,他就把他记下来,成为他向神所表示的意愿。会上三个教会弟兄姐妹组成的百人诗班,献唱了这首优美的诗歌:

“主啊,主啊,我在这里 求你,求你,听我细语
我愿献全身作为活祭 遵行神旨意求你欢喜
你曾为我舍了你自己 我怎能对你无情无意
全心全意为你而活 直到那日欢然见你”

如今牧师真的欢然见主,实现了他一生的愿望,我听着这优美的歌声,感觉焦牧师真的还在这里,他那笑眯眯的脸庞,还是活生生地在我眼前。诗班又唱了牧师最喜爱的一首诗歌“我深信在那各各他山顶”,接着开始了分享。

焦牧师的独子,说他父亲用自己的生命,告诉他什么是一个好丈夫、好父 亲、好牧人。父亲和母亲一生相亲相爱,他从不记得父亲对母亲有过不尊敬的事。在母亲81年去世后,许多人劝他再娶,甚至儿子也希望他能再有所爱,当时为他介绍对象的人不计其数,可是牧师对师母的爱并不因她的离去和时间而消失,二十多年来,他并未再婚,而是一心一意地把对师母的爱倾倒在周围的人身上。现在牧师终于和师母在主里相会了,他对爱情的忠贞不渝如同圣经中所说“如死之坚强”,死都无法分割相爱的人。儿子又回顾了牧师最后的日子,他们父子之间是聚少离多,并没有在同一城市居住。在节假日的时候,牧师大多是到外地讲道,很难得有这样一段安静的时间,父子可以亲密相处。牧师嘱咐他们,如果他的病情严重了,请勿用抢救的手段,使他延续生命。确实如此,牧师
在最后的时间里,呼吸非常困难,他很痛苦,却安安静静地向神祷告、认罪,尽力安慰家人。在12月13号的早晨,牧师呼吸非常困难,他以为是时候了,告诉儿子他要试验死的感觉。这次神并没有接他走,他有了一点力气,就病床上写了一段话,从那潦草歪斜的字迹,可以看出牧师是花了多大的力气,才写完的。他写到:

“经文:提摩太前书:1:13-15
我从前是亵渎神的,逼迫人的,侮慢人的。然而我还是蒙了怜悯,因我是不信不明白的时候而作的。并且我主的恩是格外丰盛,使我在基督里有信心和爱心。基督耶稣降世,为要拯救罪人,这话是可信的,是十分可佩服的,在罪人中我是个罪魁。

从前 现在
1、从前五兄妹身体最差; 现在活的最老。
2、从前最平凡无能; 现在经历最丰富。
3、从前最怕穷,孤独,家人四散;
现在是一无所缺,好友极多,家庭美满。
4、从前胆怯,不会讲话; 现在是神的使者。
5、从前热心无神论; 现在为主作见证。
6、从前一生经历各种困难; 现在困难变恩典。
7、从前人生毫无意义价值; 现在有永恒意义。
8、从前是人的儿子; 现在既为人子又是神子。
9、从前为自己而活; 现在为神而活。

劝勉:
大家不要因为我灰心丧胆,应该更加爱主,今后应当更加爱主、爱人。

焦源濂写于
12月13日 7AM 病榻”

焦牧师最后在平静中安祥地离去,爱神爱人的心至死不变。焦牧师的外甥 女,多年来一家与牧师同住在一起,牧师对她就像父亲一样地看顾。她讲述了很多看起来很小的事,却反射着牧师人格上的光辉。牧师平时非常节省,从不浪费任何东西,但帮助别人却从不吝啬,并且不让左手知道右手所做的事。在他病中的 时间,很多的弟兄姐妹送食物给他,虽然他并吃不下什么,可还惦记着一个姐妹的塑胶饭盒,不要忘了给送回去。牧师非常不愿意给人添麻烦,他尽力忍住痛苦,别人看他,总是那样安祥。在医院里,他也是尽力配合治疗,医生护士都喜欢他。焦牧师真的像盐和光在这个世界上。接着有很多的牧者和弟兄姐妹上去分享,每个人对牧师的尊敬和爱都是从心里面发出来的,因为时间的关系,每个人只有两分钟的时间,可是每个人都有说不完的话。我听着他们所讲
述的一件件事情,焦牧师在我心里丰满起 来,原来事奉神的人给人留下了那么多的思念啊。

我自己同焦牧师并没有过直接的接触,因为我到这个教会时间不长,说实在话,很少见到过他。我对焦牧师的认识,是从读他的书里得来的,最早读的是他的见证《我们逃脱了》,记述他从读大学信主到蒙召和坐牢以及劳改的事,印象最深的是,当60年,他终于奇迹般地离开了大陆,到达香港与妻儿会合,他的岳母感谢神把他带出来,他却说,主让我出来,是因为我软弱,不配受那样的苦。岳父在香港有很大的家族生意,他让这个复旦大学毕业的女婿在他的公司里随便挑任何的工作,焦牧师感谢岳父的好意,不过,他说,我已经有了老板了。谁?岳父问。耶稣基督。岳父是个敬虔的基督徒,说,既如此,我就不和主耶稣争了。后来又看了他和师母的见证《一元港币的旅程,七千美金的神迹》,十分羡慕他们对神的信心和对圣灵的顺服,已及他们和神之间那密切的关系
。还听过焦牧师的讲道录音,一部《路得记》,焦牧师讲得细腻感人,让人如临其境,很少听到有牧师讲道如此细致的,可见焦牧师的圣经功底之深。

三年前,外子从温哥华到加州,后来要求全家搬迁,遭到我们一致的反对,孩子们且不用说,他们的朋友全在温哥华,我也不愿意。我们在温哥华住了十年,太多不舍的人和物。特别是我们小小的教会,我们家是这个教会最先一批受洗的,教会七月成立,我们八月受洗,几年来,同教会一齐成长,弟兄姐妹亲密无间,到了加 州,不知那里的教会如何,问问先去的外子,他却不知道情况。于是我在网上搜寻附近的教会,竟然发现焦源濂牧师的教会就在附近,外子所提加州种种的好处都不能打动我心,惟有这个教会让我心动,于是在圣诞节假期里,全家开车到加州探查环境。没想到,第一次到焦牧师的教会,却是他的退休告别会,就在这一天,焦牧师正式退休了!

后来我们全家就在这个教会里聚会,焦牧师退休后并没有闲着,反而是更 忙,他经常在世界各地飞来飞去,在各地领会,还有一次在中国培训家庭教会的传道人,看他带回来的照片,七十多岁的老人,在那个非常简陋的房子前,与那些传道人一起吃大锅饭。偶然在家的时间里,焦牧师会到教会来,但因为这里有三家教会,他得轮流去,因此听他讲道总共也没有几次,不过感觉老传道人的生命经历果然不同,他的讲道很有感染力。记得有一次,牧师给我们看一张照片,那是他在中国的工厂里劳改时期的一张很有趣的照片,后边站着七个穿古戏装的女子,前排坐着几个没有穿戏装的人,只有一个男的,就是焦牧师。他笑着说,这是自己帮助排练“七仙女”,因为他去的是一个轻工业厂,全厂几乎全是女工,他整天就和女工们一起织毛衣。那一段时期,他很痛苦,不是因
为工作的劳苦和政治上的压迫,而是因为他不能传道了。他在读大学二年级的时候信主,就把自己的生命献给主作传道,现在却没有任何讲道的机会,既然如此,为什么要呼召他呢?他非常不理解为什么神要把他放在这样的环境里,就不断地问神为什么。后来听到神对他说,谁告诉你传道只能靠讲的?他一下明白了,神要他“做”一个基督徒,在那个环境里,他这个人就是神的见证。从此他靠主的力量,尽心尽力地做一个好工人,好邻居,好帮 手。他完成的定额是最高的,虽然因为他的背景,他不可能是先进工作者,并且时不时地还要挨整,牧师总是乐观地生活着,作盐作光,成为周围人的祝福。

每次看到焦牧师到教会来,总是那么忙,原想向牧师请教,但看很多弟兄姐妹在周围,就不愿添麻烦给他,想着以后还有机会,再拜访牧师不迟。谁知天有不测风云,牧师在今年9月底诊断为肺癌三期,随即开始了治疗。在头三个星期,牧师的情况良好,或许他不愿意让大家担心,不露出软弱的样子。每个星期天他还可以自己开车来做礼拜,这是我看见他最多的时候。他还参加教会的年度大会,正好坐在我的前边,我看着他,却是默默无语,因为不知道说什么好。我最后一次看见他,在聚会的时候,他坐在我的右边一排椅子上,在听道期间,我看他在静静地闭目祷告。我们教会有欢迎新人的程序,大家互相握手,焦牧师满面笑容,和周围的弟兄姐妹握手问好。焦牧师的握手很有力,带着他一惯的热诚,让人感到很温暖。这不像一个年近八十、癌症晚期,且正在进行化
疗的人。再后来,他的病情恶化,住进医院,就再没有见过他了。

焦牧师的一生,经历过许多的风风雨雨,可他却乐观地面对一切,因为他对神有信心,有忠心。他对神对人的爱,是凡接触过他的人都能感觉出来的。焦牧师不仅是个好的讲道人,更是一个行道人,他严于律己,宽以待人,凡同他共过事的人,都从他得到鼓励和爱。焦牧师总是从正面地看问题,能把复杂的局面简化到最基本的层面。他牧会严谨,非常注重圣经真理的教导,坚持原则。但在实际事物的处理中,又极有智慧,他教导真理,让真理自己作工,给人分辨的能力。焦牧师是一个难得的全面的人,郑果牧师说他是少有的能从创世记讲到启示录,又从启示录讲到创世记的讲道人。王永信牧师说他是一个很特别的人,他提到今年在我们教会开宣教年会时,他讲了很多的重话,下来后,焦牧师给了他三个字:“骂得好!”他对神的信心和忠心,以及对人的爱心,同他深
厚的学识和智慧及高尚的品格和谦和的性格,给我们留下好榜样。什么是荣神益人,什么是事奉神越久越甘甜,焦牧师的一生就是最好的见证。焦牧师真的用他的“言”和“行”,用他的生命来传讲神的 道,他即便在默默无语之时,仍然有极强的感染力,真是一个良牧。我感谢神,让我看见一个神真正的仆人,一个至死忠心的基督徒,一个好榜样。

如今焦牧师已经欢然见主,“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当跑的路我已经跑尽了,所信的道我已经守住了。从此以后,有公义的冠冕为我存留,就是按着公义审判的主,到了那日要赐给我的;不但赐给我,也赐给凡爱慕他显现的人。”(提摩太后书4:7,8)焦牧师可以无愧地这样说。也惟愿我们每一个弟兄姐妹,在主的面前可以这样说。

下一篇:周爽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