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致力于为全球华人基督徒提供在线灵修平台。  本站全新改版,如有问题请向管理员反馈。  老版首页  登录注册 收藏本站|网站地图|本站留言|返回首页
热门栏目:
感恩讲章 讲章精选 视频讲道 在线祷告 福音文章 福音书库 2013讲章 儿童主日学 青年团契 基督文艺 赞美诗歌 感恩专题 站内搜索 更多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见证分享 > 感恩见证

从死囚到基督徒的故事

来源:旷野呼声 | 作者:言雨 | 时间:2014-03-05 | 阅读[] 字体: [ ] [繁体] [推荐]

                   

 那是一个下着大雪的清晨,某监狱看守所的门外,站着一个高大削瘦的身影,他肩上背着一个黑色的行囊,脚步跨出去有些沉重,有些迟疑。(此刻话外音响起:今天是我刑满释放的日子,马上快到新年的临近,迎接我的人在哪里,不知道等待我的又将是什么?)一辆开往市区的客车上,他靠在最末的那排,闭目进入了休息和打盹,往事却一幕幕在眼前浮现和掠过……

 
  七年前,刚入 y u的他突然收到一封署名广州圣恩堂陈晓玲的来信,打开来看,是一张自制的书签,上面写有几行娟秀的字迹:“如果衣服脏了,用肥皂来洗,如果人的灵魂污秽了,需要用什么来洗净呢?”至今无法解释,当他收到这封信的时候,不禁泪流满面,在那一刻,他仿佛看到了心灵里的阳光。陈晓玲的来信频繁,雷打不动,每周一封,几乎都成为他监狱生活的全部内容和重要核心,带给他许多的期盼与希翼,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这样走近他、带领他、帮助他、温暖他,使他原有的生命逐渐被改变,本像一块小小的石头,不知道会朝哪着一个方向抛去,但是如今却要告别流浪和颠簸的行程回归靠岸。
 
  有一天,他收到的是一本厚厚的,黑皮,新旧约合订版的《圣经》,和一支崭新的钢笔与散发着油墨芳香的灵修书籍《天路历程》。监狱里一阵哄笑:“哈哈,我们的杀人犯要做牧师了。”“哈哈,那是洋人的政策与鬼把戏,迟早要穿帮的。”鄙夷的话语不时地传入他的耳中,那一夜,他彻夜难眠,微弱的灯光下,起身翻开厚厚的《圣经》,却读到《路加福音》10章30节好撒玛利亚人的故事:“耶稣回答说:“有一个人从耶路撒冷下耶利哥去,落在强盗手中。他们剥去他的衣裳,把他打个半死,就丢下他走了。偶然有一个祭司从这条路上下来,看见他就从那边过去了。又有一个利未人来到这里,看见他,也照样从那边过去了。惟有一个撒玛利亚人行路来到这里,看见他就动了慈心,上前用油和酒倒在他的伤处,包裹好了,扶他骑上自己的牲口,带到店里去照应他。第二天拿出二钱银子来,交给店主,说:“你且照应他;此外所费用的,我回来必还你。你想,这三个人哪一个是落在强盗手中的邻舍呢?“……”他的心被一种独特的力量感动着,震憾着:到底谁是我的邻舍,谁是我的仇敌,究竟我应该怎样做才对?”从此对于自己的人生和未来,多了一项新的思考内容……
 
  不久,从外面来了一位牧师,经过批准要在监狱里开一场布道会,抽签选了十七个犯人参加,奇怪的是中间也有他的名字。然而,那天的气氛出奇地沉闷,大家对于耶稣的道理,十分地抗拒。“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反得永生……唔唔,唔唔……下面摇头。“耶稣说,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到我这里来,我必让他得安息……”
 
  “朋友,我知道在座的各位都听不进去,只是,我想请问你们一句,在这个世界上,有哪一种信仰能够如此坦诚地说:与哀恸的人同悲痛?”
 
  唔唔,下面仍旧是摇头,没有反应。“朋友,我再问你们,在这个世界上,当人逼迫你的时候,你如何?你必定憎恨对方,对么?然而,有谁能像耶稣一样,大声地说:饶恕他们吧,因为他们不晓得他们在做什么…谁能够像耶稣一样,要人们饶恕恶人,爱那些攻击自己的人,甚至说,要反复地饶恕,饶恕七十七次的七………你不觉得这是千古的大爱吗?”
 
  这时,他从人群之中站起来,径直走到牧师面前,提高声音说:“我是个判了死刑的杀人犯,所有的人都恨我,连我亲爹亲娘也不认我,还有我的兄弟姐妹,我的妻子,没有一个人不和我中断关系,隔绝来往的。我想问,像我这样的情形,耶稣还爱我吗?如果答案是肯定的,我就信;如果他能赦免和饶恕我所犯一切的罪,我就信。”
 
  牧师沉思片刻,平和地说:“我在接受信仰之前和你没什么两样,也是一个十恶不赦,浑身满了污秽的罪人和大坏蛋,但是既然耶稣的恩典临到我,拯救了我濒死的灵魂,我相信他同样也会拯救你,赦免和饶恕你所犯的一切罪,认你作他圣洁而又宝贵的儿女。下面,让我为你做一个祷告:'亲爱的天父,当众人不认识你的时候你还是爱他们;当众人骂你的时候,你还是怜悯他们,”他的声音激动略为有些激动,在微微地颤抖,他紧紧抓住对方的手,呜咽着发出心中的言语与措词:“因为世上漫山遍野都是迷失的羊,求你的圣灵大大地加添给你仆人的力量,膏抹你仆人的口,为我眼前的这位弟兄,使我明白他有悔改的心,而这正是你所喜悦的可以撒下好种的禾场。父啊,你知道我为这样一个灵魂的得救不止一次的祈祷,流过不止一次的泪,现在请让我这悲伤的泪早早地止住,可以早日欢呼收割,因为每一个浪子回来的身影,都让天上和地上加添喜悦的声音……”他的眼睛也湿润了,眼圈里聚集的点点泪水滚动在一起,从他瘦削的脸颊倾泄而下……
 
  “你接受么?”当牧师再次地问。
 
  他点点头。从那以后,他积极改造,争取减刑,在监狱里自学完了英语和圣经学院的全部课程,就在快拿到结业证书的那天,他被特赦获释出去。恢复自由的那一日,他背着简单的行李,决定去广州寻找当初给他写信的人陈晓玲,和她所在的圣恩堂的地址。
 
  星期天的上午,在这里有一场十点钟的崇拜。大厅的长凳座位已经坐了三三两两的人,空气中流淌着流水一样的乐音,讲台上有一台枣红色的钢琴,前方正坐着一位穿着白色连衣群的少女,矫健的手指头正在一排琴键上轻点慢弹着,叮叮咚咚地把一些肃穆的音符释放出来,和这个圣殿平添了几许庄严的气氛。
 
  他静静地站在这座教堂的门口,望着角形屋顶上竖立的一副巨型十字架,这十字架是用金属铸成的,角边处此刻正直接映着一道璀灿的阳光,十分耀眼。他注视有片刻,然后拍拍衣袖上的两点尘埃,抿一抿嘴唇,毅然走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