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致力于为全球华人基督徒提供在线灵修平台。  本站全新改版,如有问题请向管理员反馈。  老版首页  登录注册 收藏本站|网站地图|本站留言|返回首页
热门栏目:
感恩讲章 讲章精选 视频讲道 在线祷告 福音文章 福音书库 2013讲章 儿童主日学 青年团契 基督文艺 赞美诗歌 感恩专题 站内搜索 更多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见证分享 > 感恩见证

清教徒为什么那么“令人讨厌”?

来源:恩典文章 | 作者:梁志勇 | 时间:2015-04-02 | 阅读[] 字体: [ ] [繁体] [推荐]

 

  

  我们如果认真去读清教徒的传记、文章、书籍,我们其实应该发现这是一群认真学习圣经并竭力把信仰活出来的人。是值得后世的基督徒效法的榜样。但为什么在我们的时代,或在历史上,甚至在清教徒的年代,就有很多人“讨厌”清教徒呢?我想有几方面的原因:

  一、对于不信基督的人,清教徒让他们感到不安。

  1.清教徒不是一群“宗教徒”,他们把他们的信仰,把他们对基督的爱、对真理的遵行、对圣经的深刻学习应用到日常生活里。他们不是一群“打哈哈”的基督徒,他们会很严肃的跟你谈福音、你的罪、灵魂的得救、天堂、地狱等等这些“宗教徒”们不敢或没能力去谈的问题,而且他们不仅是说说而已。人们看过太多不冷不热或心口不一、言行不一的“基督宗教徒”,这些人并不能让他们感到压力或警醒,相反,这些宗教徒们甚至给那些不肯信基督的罪人们带来一些安慰——这些“基督徒”口里说的,和他们所做的,相差何其远,甚至还不如我,他们说的话,有几分值得重视呢?

  2.但清教徒敬虔的生活,严谨的思想,不仅在言语上,也在行为、生活见证上努力寻求神的荣耀的作风,让浮夸的世人感到害怕。就像保罗和西拉的勇敢让犹太人害怕,称他们为“搅乱天下的”(徒17:6)。清教徒的神学和见证,也让那些希望“ 天下太平”的罪人们感到极度不安,这些人中间有无神论者,有天主教神父,也有伪基督徒。清教徒的存在,使他们的天下不再太平了!

  3.清教徒向他们说的话,就好像司提反殉道前对当时悖逆的犹太人的讲演一样,让他们如坐针毡。他们的反应也和犹太人一样,“众人大声喊叫,捂着耳朵,齐心拥上前去,把他推到城外,用石头打他。”(徒7:57-58),众人要用喊叫压过清教徒们坚定的声音,喊叫还不足以让他们感到安全,他们还要努力捂着耳朵,最后,若是能行,愤恨难当的他们要像打死司提反那样,杀死、湮灭清教徒的声音。

  二、清教徒在基督徒中间也不是那么受“欢迎”的原因:他们很“刻板”、“严谨过分”、“太敬虔”。

  1.他们如此坚定地学习圣经,谨慎地解释圣经,并坚持系统地学习教义、信条、神学,并信奉要为“圣徒一次交付的真道竭力争辩”这样的信条。清教徒让那些自以为很有“ 创造力”其实却根基轻浮、思虑不周的信徒感到难受。他们的“新概念”会受到批评,并被很快指出其中的缺漏甚至是错谬。这些人可能像米利暗诋毁摩西一样(民12:1),去攻击清教徒:“难道耶和华不也与我们说话吗?”。

  2.他们严谨的生活作风、把每一天都当作敬拜神的日子,这也许让那些“礼拜日基督徒、教堂基督徒”感到别扭,不好意思,很有压力、羞愧甚至与恼怒。我们里面的罪性让我们对“比我更糟糕的人”感到安全感和优越感,但站在清教徒面前,我们就像一个贪吃痴肥的畸形人站在一个壮硕的奥运会冠军面前,连布道王子司布真都说,比起历史上的清教徒,他就好像一个侏儒。这种羞愧的情感也可能演变成妒忌甚至是恼恨、苦毒。所以,很多基督徒攻击清教徒并不总是因为他们的“严肃刻板”,更多时候其实是因为他们太“敬虔”了。

  3.清教徒相信在外邦人面前一定要作光,相信他们的使命决不仅限于教堂里的礼拜。这也许让那些习惯了把灯台摆在桌子下面的基督徒们感到又嫉妒又害怕,这些冒失的家伙,他们可能像保罗、西拉那样“搅乱天下”,但最后官府可能像当初一样抓不住他们,但使我好像耶孙弟兄们那样受委屈呢。(参使徒行传17章)

  4.清教徒又注重他们作盐的社会责任,所以他们不肯轻易和世俗的风俗妥协。这也许让那些试图“周日去聚会获取属灵的益处、周一到周六与这个世界和平共处”的基督徒们感到异样、不舒服。他们喜欢廉价福音、成功神学,而不是清教徒约翰·班扬写的《天路历程》里面的圣徒的坚忍和艰辛的成圣道路。

  5.清教徒相信“荣耀、国度、权柄都是属于神的”(参太6:13),所以他们相信在社会生活中必须让所有人听到基督的话语,不论是国家政治生活还是社会文化,他们都要竭力去把基督的教导指明出来,甚至努力让人们、政府、社会文化按照基督所说的去进展。他们相信不仅在祷告中,就是在日常生活里也应该“愿人尊你的名为圣。愿你的国降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所以,他们竭力要在他们力所能及的范围内高举基督的圣名,竭力要证明圣经属天的智慧高过人的意念。他们如此的举动让那些“如蜗牛一样喜欢蜗居”的基督徒们感到不安——按照这些基督徒的观点,清教徒太外向了、太“好胜”了,甚至有“爱世界”、“宣扬社会福音”的嫌疑。在这些“喜爱软体动物”的基督徒看来,这段主祷文应该在人听不到的背壳里面小声地读出来就好了,因为主在前面说过“你们要进到内屋里,在暗中祷告天上的父”,蜗牛壳岂不是最好的暗室?这些“爱好蜗牛生活”基督徒们相信所有基督徒在世上都应该满足于蜗居生活,在他们看来这才是“属灵、不爱世界 ”的表现。而这些清教徒们总是大步奔走,背上连蜗牛壳都没有,还喜欢唱《这是天父世界》。所以,对于这些基督徒,清教徒的作风是非常具有危险性的,这也让他们软弱的肉体和更加软弱的心灵感到极度不安。对于这些基督徒来说,那十个探子的话语让他们感到安详,而清教徒们就好像“好战的”约书亚和迦勒,应该用石头打死。(参民数记 13-14章)

  三、我相信魔鬼也极其讨厌清教徒。

  因为他们给他造成的威胁是实实在在的,而且是全方位的。

  1.他们如此尊崇圣经,并努力展开严谨的教义学习,归正神学的研习更是他们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他们认真地穿戴神所赐的全副的军装。这让这位善于说谎的恶者,难以用谎言、引诱他们偏离方向,也难以用毒箭射穿他们的铠甲;他们谨慎小心地向战场迈进,就像基甸用羊毛两次验证他在世上的使命,所以魔鬼不能像打败冒失的罗得那样虏走他们。他们更不像其他基督徒——他们或者根本不打算去争战,或者穿着歪七扭八、碍手碍脚的军装,魔鬼不需要出全力就可以轻易打倒他们。有些基督教徒们则因为自以为很“属灵”,不屑于进入这些“属世的”战场,而昂首阔步走在远离战场的道路上,魔鬼乐于见到他们自得其乐的快速前进—因为他们走得越快,离战场越远,就好像罗得快快的离开亚伯拉罕,其实却更靠近所多玛一样。

  2.他们竭力在日常生活里做到知、言、行的一致和平衡,所以他们的全面的圣经知识指导他们的言行,他们的生活和他们的话语一样有力量。他们身上散发出基督馨香之气,不是死的,是活泼的;他们热切地传福音,他们的生活又是这福音活泼坚定的见证,这让那些他们身边的罪人有更多的机会得救,因为这基督里的馨香之气是持续不断的散发出来。这让那恶者心惊肉跳,因为他们不是那些“嘴里传福音,生活上其实还站在那恶者一边”的没有说服力的“只说信心”的基督徒。(参雅2:14-26)

  3.他们还努力攻占那恶者本已占据的领域——文化、政治、商业、教育、科学研究、技术应用等各个领域。奥古斯丁的《上帝之城》将欧洲从异教文化带入基督教文化中;清教徒改变了英国政治架构,使君主立宪制政体得以萌芽。他们相信自己在地上的一个职分就是管家,所以他们在商业上蔑视贪婪,却不轻看金钱,而是努力经营,竭力作忠心良善的管家,促成了近代资本主义的萌芽(参太25:14-30、路12:35-48、提前6:10)。他们在日内瓦建立“日内瓦大学”,剑桥大学更一度被称为“清教徒的巢穴”;印刷术传入欧洲,他们就使用它来大量印刷圣经……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清教徒出现的地方,就好像一队仰望耶和华、由耶和华神做元帅的精兵部队的出现,他们可能只有300人,只有一位基甸作带领,但却可以杀灭12万拿刀的米甸人和亚玛力人。所以,我相信魔鬼宁愿面对3万1千7百名跪着喝水,放弃自己的社会责任的基督徒,也不愿意面对300个在社会责任感上警醒、随时准备投入战斗、也渴望为主去战斗的清教徒。(参士师记6-8章)

  4.清教徒让魔鬼疲于奔命。和那些主张基督徒只应该默想、祷告、聚会、读经、传一个和日常生活无关的福音的基督徒们不同,清教徒相信教会里的聚会不过是天路历程上的加油站。牧师的教导是要帮助信众在其余的六天里效法基督,且要实现主的应许“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我所作的事,信我的人也要作;并且要作比这更大的事,因为我往父那里去。你们奉我的名无论求什么,我必成就,叫父因儿子得荣耀。”(约14:12-13)。因此他们相信大使命,不仅是传福音让人灵魂得救,还要使人作主的门徒,不论是可怜的瘸子,还是亚基帕王,都是他们的福音对象;不论是提摩太还是腓利门都应该被训练作主的工人。所有这一切,都让那控告圣徒的恶者寝食难安。但他们可以这样做,并不是因为他们轻视“默想、祷告、聚会、读经”,相反是因为他们在“默想、祷告、聚会、读经”上是最严肃认真的基督徒。听听他们的祷告,看他们的灵修笔记、还有他们不懈进行的默想操练,他们的严谨的解经,我们会感到深深的惭愧。

  但那些片面强调基督徒只应该默想、祷告、聚会、读经,其实并不真正理解这些活动的真意的基督徒,他们就像生活在所多玛的罗得。虽然可以“勉强”保守自己的女儿的表面上的贞洁,但却不能给邪恶的力量任何的威胁,最后甚至不能保守他自己的平安。“因为凡有的,还要加给他,叫他有余;没有的,连他所有的也要夺过来。”(太25:29)而清教徒要效法的,是威猛智慧的亚伯拉罕,可以率领318人打败四个王,救回被掳的罗得一家和其他众多百姓,让人敬畏耶和华永生上帝的威名,也让人不敢小看基督的仆人。因为“你的日子如何,你的力量也必如何。”(参申33:25)

  四、清教徒确实有很多缺点。

  和其他蒙恩得救的基督徒一样,清教徒身上也带着罪人的痕迹。摩西发怒击打磐石(民20:1-13),保罗和巴拿巴争论,并且不肯原谅一位曾经软弱跌倒的同工马可(徒15:36-41);马丁路德把论敌称为猪猡,约翰加尔文不屑在他的文章中写下“教皇”两个字,而且有时候向同工大发脾气;也有人说清教徒曾严酷地逼迫“重洗派”(但也有人不同意这样的说法);他们有时候讲道太过冗长,会令那些最耐心的会众也感到焦躁难忍。这些行为有些甚至是很糟糕的,也影响了他们的见证和服侍。但正如保罗在最后的书信里嘱咐提摩太的话语,他们承认自己的软弱和罪的影响,但依然坚定不移的劝告说“神赐给我们的,不是胆怯的心,乃是刚强、仁爱、谨守的心。”,也像加尔文临死前对同工们的劝勉:“我的罪常让我难过……我求你们饶恕我的恶,若我所做的有什么善,那么请以此为榜样。对于教义,我一直忠心地教导,上帝也赐我恩典让我写作,这是我尽了我的能力、尽了我的忠心所做的,我一直活在这教义中,也盼望在这教义中死去。愿你们每个人都在其中得到至终的保佑!你们要彼此相爱,彼此扶持,不可嫉妒。”(参茜亚.凡赫尔斯玛《加尔文传》36章 192页 华夏出版社)

  五、结语

  我相信,清教徒在将来也会继续“让人讨厌”,因为他们是“这个世界不配有的人”(来11:38)。他们是竭力要荣耀神的人,他们是不相信什么领域不应该被福音的光照耀的人,他们也是严谨认真学习神学、教义并把所学的行出来的人。所以这个世界恨恶他们,甚至肤浅的基督徒也会讨厌他们,魔鬼更竭力要消灭他们和他们的影响。但他们是那样一群人:“然而,神坚固的根基立住了。上面有这印记说:“主认识谁是他的人。”又说:“凡称呼主名的人总要离开不义。”(提后2:19)他们竭力要做的,是基督的精兵,神圣殿中的柱石。所以,我愿意所有看到这篇文章的弟兄姊妹问自己两个问题:你爱基督吗?你知道应该如何爱基督吗?如果你确实希望认真地回答这两个问题,我给你的一个建议:好好的去认识清教徒,特别要认识他们“为什么这么讨厌”。

  愿主赐福给那些愿意荣耀他、真心寻求他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