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致力于为全球华人基督徒提供在线灵修平台。  本站全新改版,如有问题请向管理员反馈。  老版首页  登录注册 收藏本站|网站地图|本站留言|返回首页
热门栏目:
感恩讲章 讲章精选 视频讲道 在线祷告 福音文章 福音书库 2013讲章 儿童主日学 青年团契 基督文艺 赞美诗歌 感恩专题 站内搜索 更多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见证分享 > 感恩见证

顾约拿单和东北大复兴

来源:恩典文章 | 作者:魏外扬 | 时间:2015-04-14 | 阅读[] 字体: [ ] [繁体] [推荐]

 

  

  在中国教会史上,气候寒冷的东北却常是炙热的属灵运动的发源地,发生在清末的「东北大复兴」就是这样的一个例子,而本文所介绍的顾约拿单(JonathanGoforth)就是这个大复兴的中心人物。

  〖一、来华之前〗

  顾约拿单于一八五九年诞生在加拿大安大略省(Ontario)的一个农村中,在十一个兄弟姐妹中排行第七。顾家是一个典型的拓荒者家庭,父亲披荆斩棘,从荒芜的土地上开辟出自己的家园。母亲除了操劳家务以外,非常重视儿女们在灵性上的追求,每天按时带领他们读经祷告。顾约拿单才只有五岁大的时候,已经能够大声为母亲朗诵诗篇,也养成了熟背重要经节的习惯。

  十八岁那年,父亲开始让他管理顾家的第二座农场,结果他把每件事情都处理得井井有条,令父亲大感欣慰。不过直到这个时候,顾约拿单对属灵的事情并不很在意,一心只想将来能够从政。他经常在一天工作结束后,放弃休闲的机会,走路去参加几哩外的政治性集会,或者独自一人跑到屋后的沼泽地去训练演说的技巧。

  然而有一天,当他参加主日崇拜的时候,圣灵感动了他,使他愿意放弃自己设计的人生蓝图,而将生命的主权交给主来管理。至于他后来决定到中国来传福音,主要是受到马偕博士的影响。有一次,这位在台湾宣道的先驱者回加拿大度假,到各处征求愿意到台湾去的同工。顾约拿单在听见了马偕的报导后,留下深刻的印象。

  及至进了多伦多的诺克斯学院(KnoxCollege)以后,他就积极地在同学中挑旺海外宣道的热忱,甚至还缩衣节食,将省下来的钱大量加印戴德生著的《中国属灵需要与要求》(China-sSpiritualNeedandClaims)与其它有关中国的书册,分送给别人。

  一八八七年,顾约拿单终于说服了加拿大长老教会的海外宣道部在中国增设一个新的工场,并将他差派到那里去。同一年,他被接立为牧师,并与罗莎琳(Rosalind)结婚。第二年年初,这一对年轻的新婚夫妇就启程来华了。

  〖二、突破语言的障碍〗

  到达中国以后,顾约拿单所面临的最大困难就是语言的学习。在学生时代,他学习语文的成绩就很不理想,偏偏中国的方言千变万化,更令他接应不暇。经过几个月的密集学习后,他觉得并没有很大的进步,因此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来错了地方。尤其令他难过的是,比他晚来的同工季理斐(D.M.Gillivray)反倒后来居上,学得又快又好。有一次他们两人一起出外布道,听众们很不客气的指着季理斐说:「还是你来讲吧,他讲的我们根本听不懂。」

  就在他开始陷入灰心与沮丧的时候,神动工了。有一天,他从外面布道同来,兴高采烈地告诉妻子说:「今天真奇妙,当我开始讲道的时候,那些我曾经学过的句子和成语,一下子都浮现在脑际,而且运用自如,他们不但都听懂我所讲的,而且还很喜欢听呢!这下子我相信语言的障碍已经除去了。」

  两个月后,他们接到一封来自加拿大的信,是一个仍在诺克斯学院就读的同学写的。信上提到有一天,他们几个同学聚在一起的时候,忽然觉得应该特别为顾约拿单的「某一个难题」(他们并不知道究竟是什么)祷告,而且在祷告后也都觉得这个难题已经得到了解决。顾约拿单立刻翻开日记来对照日期,发现竟然就是他开始口若悬河的那一天!

  〖三、「弟兄,你要以膝代步」〗

  顾约拿单在中国的第一个固定工场位于河南省的北端,南界黄河,西界太行山,东与直隶(河北)为邻。这个三角形的地区是中国古代文化的一个中心,尤其是被他们选为基地的彰德府(安阳),更是商代后期长久建都之地。然而这里也是一个反教气氛相当浓厚的地区,不易获得居民的信任与友谊。

  当戴德生获悉顾约拿单有意以此为工场时,特地写了一封信给他,叮咛说:「弟兄,如果你想进入河南省传福音,一定要以膝代步啊!(goforwardonyourknees)」从此「以膝代步」这句话就成为顾约拿单与豫北同工们的座右铭,无论大小事情,除非先有充分的祷告,绝不敢冒然采取行动。

  〖四、另一部神迹千哩〗

  一九○○年的义和团事变,以直隶与山西两省的教会受害最大,再其次就是河南省了。顾约拿单夫妇带看四个儿女从豫北向南逃亡,经过十四天的陆程到达鄂北的樊城,再经十天的水程才安抵汉口。这一路上所遭遇的危险与所经历的拯救,如果详细写出来,恐怕又是一部惊心动魄的神迹千哩!(该书叙述拳乱中,内地会的郭楼尔ArchibardE.Glover一家逃离山西的经过,读者如有兴趣,请看「宇宙光」杂志第二卷第十一期的「逃亡千哩」一文。)

  〖五、东北大复兴〗

  拳乱平息后,顾约拿单又回到豫北的工场。这时侯,他开始留心教会复兴的史迹,不断从圣经与属灵伟人的传记中去寻找复兴的线索。在许多复兴布道家之中,尤以十九世纪上半期的芬尼(CharlesFinney)有关复兴的信息,对他的影响最大。

  一九○七年,他有机会由水路去了一趟朝鲜,没想到正遇上朝鲜教会的一次大复兴。他在那里停留了三个星期后,改由陆路回来,顺道在东北的一些教会中报导此行的见闻。第二年的春天,他应邀再度前往东北领会,终于带来了东北教会的一次大复兴。

  这次他在东北各教会所传讲的信息,大致是环绕着同一个主题——「不是依靠势力,不是依靠才能,乃是依靠我的灵,方能成事」(撒迦利亚书四章六节)。所以他在晚年时口述这次东北大复兴的经过,由他的儿子笔记并整理出版,书名就定为《靠我的灵》(ByMySpirit)。此外他在东北大复兴中的同工韦雅各(JamesWebster)处也留下了一份记录(TheRevivalinManchuria),二者相互应证,读来更觉真实可贵。

  据统计,这次的复兴使东北教会的受洗人数,从一九○七年的一千五百人骤增为一九○八年的三千五百人。在空间上,它也超出了东北而蔓延到中国的其它地区;在时间上,在一九○八年的高潮之后,仍然余波荡漾,有些地区甚至直到辛亥革命爆发(一九一一年)才告平静。

  〖六、在「基督将军」的军中〗

  在民国初年的军阀中,冯玉祥常被西人称为「基督将军」(ChristianGeneral),这是因为他曾经多次邀请传教士到他的军队中布道,甚至还计划成立一个专门培养军中牧师的机构,不过到了一九二六年他兵败赴俄之后,这种热忱也就逐渐消逝了。

  而在他有心建立基督化军队的这段时间里,顾约拿单就是最常前往与停留最久的一名传教士。第一次在一九一九年八、九月间,每天两次向大约一千名的军官讲道。第二次在一九二三年,这时冯玉祥已经进驻河南开封,对顾约拿单仍是优礼备至。在停留军中的一年多时间里,他至少为四千名以上的官兵施洗。

  〖七、把一切都给中国〗

  从六十八岁开始,顾约拿单转入了在中国的第二个固定工场,就是他曾经以复兴布道家的身份在此出现的东北。他选定四平街为基地,不顾自己逐渐朽坏的身体、瘟疫的流行与日本侵略所带来的动乱,仍然在此殷勤工作了八年之久,直到一九三五年终于因病退休回国,在第二年逝世。

  回顾顾约拿单到中国来的四十多年里,饱尝了生离死别的痛苦。好几次,为着健康的需要,他让妻子带着儿女暂时留在加拿大休养,自已则因悬念在中国的工作,就独自一人先踏上征途,驰骋在仆仆风尘里。

  他们的十一个儿女中,有一半(四个女儿和一个儿子)夭折在中国,多半是因为得了痢疾、霍乱等传染病。当第一个女儿在来华的第二年夏天就去世时,他在写给朋友的信上说;「主把我们所深爱的女儿接去了,但愿这个经验使我们更配去向他们(中国人)传讲那位已经胜过死亡的耶稣基督。」就像戴德生一样,他已经把一切都给了中国。

  最后值得一提的是顾约拿单夫妇美满的婚姻。他们同甘共苦,相互扶持了半个世纪之久,而且愈老愈恩爱。当妻子的听力减弱后,丈夫成为她的耳朵;当丈夫的视力丧失后,妻子成为他的眼睛。更美的是当丈夫逝世后,妻子为他写了一本完整的传记(GoforthOfChina),这篇短文的主要材料,也就是从这本传记上获得的。

 


本文TAGS:顾约拿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