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致力于为全球华人基督徒提供在线灵修平台。  本站全新改版,如有问题请向管理员反馈。  老版首页  登录注册 收藏本站|网站地图|本站留言|返回首页
热门栏目:
感恩讲章 讲章精选 视频讲道 在线祷告 福音文章 福音书库 2013讲章 儿童主日学 青年团契 基督文艺 赞美诗歌 感恩专题 站内搜索 更多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见证分享 > 感恩见证

于宏洁牧师的见证

来源:恩典文章 | 作者:于宏洁 | 时间:2015-07-29 | 阅读[] 字体: [ ] [繁体] [推荐]

 

 

  (于弟兄出生在一个敬虔的基督徒家庭,少年时就重生得救,为第三代基督徒。自幼年起就发现长有肿瘤并接受各种治疗,先后历经八次手术,所以对生命有非常不同的体会,并且对神的话语特别爱慕并认真。自台湾来美研究所求学,80年获电脑硕士学位,在矽谷电脑工程界工作十二年之后,于一九九一年底蒙召全时间服事主,和少数弟兄姊妹开始了位于Cupertino市的「基督徒聚会」(现名Silicon Valley Christian Assembly),并任该教会牧职迄今。于弟兄经常到海外及各地服事众教会,信息以真理为根基,非常重视生命的进深与生活的实践,且因带职服事多年,对有心事奉者多有实际的启发。)

  一生中三个重要的转折点

  在我自己这一生的属灵上,大大小小的turn point(转折点)很多,真的要去算的话,我自己觉得在我这一生的里面有三个属灵的转折点,每个转折点开始发生的时候都给我带来一些困惑。

  我第一次的转折点是我十四岁的时候,我在我的蒙召见证中讲过,医生说我得了血癌,最多再活一年。那件事情对我来说就像旋风一样,忽然一下所有的东西都没有了,我觉得我的生命一年以后就结束了。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没有想到我整个人生这么快,看过死,听过死,但是从来没有想到死亡会一下子跟你发生直接的关系。那个时候对我来说是一件不能接受的事情。但是我很感谢主,也就是在那样的旋风,恐惧和害怕里面,遇见了神,经历到圣灵第一次这样强烈的浇灌。藉着那样的一个遭遇,神把我带到一个非常有福的境界,就是与神同行,以马内利。不管我在哪里,不管我做什么,我知道神永远与我同在。这个同在是最大的事实,这个同在是神给我们最宝贵的应许。不管我在哪里,不管我做什么,God with us(上帝与我们同在)。我生命里面完全不一样,多了一个主介入到我生命里。这是第一次。

  第二次是我来美国读书的时候,外面并没有什么遭遇,并没有什么苦难。所以我说我们人生的转折点并不一定是苦难。我来到的是美国中部,那个时候那里一个中国教会都没有,查经班极其荒凉,大家聚在一起常常谈的是钓鱼啦,买车啦。那个时候我心里面非常的孤单,说不出来有个很深的痛苦在。很奇妙,神在那样的一个环境里面,神每一天都有一个吸引把我带到学校旁边的一个旷野里去。一个礼拜我至少有三、四天整个上午在旷野里面和神交通,跟神祷告。那个时候神突然开了我的眼睛,让我看见什么叫做圣城新耶路撒冷的异象,那是从前我听道听了好多次的。那个时候神一开的时候,每一句话,主日的信息每一句就这样抓住你。有时候一句话可以让我一个钟头停在主的面前,流泪祷告,安静在神的面前。这是神自己做的,在你自己觉得最荒凉最苦的时候,神单独跟我们说话,神亲自来遇见我们。

  在旋风中你听见了从前没有听见的声音,在旋风中你遇见了神特别的同在。外面没有苦的遭遇,但是里面是整个属灵生命一个大的转机。这也是为什么我毕业以后不继续读下去,而且我工作的时候,出了公司门不想公司事。那段时间旷野里面的祷告在我里面产生了非常绝对和清楚的界限,我出了公司门绝对不想公司的事,我觉得我一生最重要的事情是献身于那个伟大的异象,为了神那座圣城,为了神永远的旨意活着。世上尽了我的本分,8个小时给了公司,enough。在公司里面我们尽责,尽自己的本分,神会祝福我们。出了公司,我工作不带回家的。不仅仅工作不带回家,我不想公司的事情。这不仅对我个人是一个拯救,对我来说是一个祝福。这并不是在一个苦难里来的,而是在属灵荒凉的里面,神遇见我们,对我们说话。神把他自己开启给我们,所以我们在主的面前都需要有这样属灵的转机。

  第三个是我蒙召的时候,虽然那时是在一个服事的环境里面,我个人觉得非常的困难,有些苦在里面。那时候神用一句话呼召我,“惟有耶稣,永是耶稣。”这句话唱了多年,我们常讲,我们常唱,但是那天当神一下子说话的时候,在一个最苦的心境里面神说了这句话。神也藉着这句话把我召出来,回到公司去辞职,放下工作去服事他。这是我这一生很重要的三个转折点。在三个转折点里面,都是在我们不是一帆风顺,最快乐的时候,不是在荒凉里面,就是在死亡威胁里面,或是在事奉上遭遇到困难的时候,神在这里遇见我们。如果你今天觉得你也在旋风里面,我们要为了这件事感谢神。不要被旋风弄昏了头,要在旋风中遇见神,一定要在旋风中遇见神的同在。

  认识神的所是

  我自己有一段时间,七八年时间没有吃药。那个时候自己在主面前祷告,有个很简单的心,我想圣经上没有一个病人到主面前不得医治的,那为什么我的病不能得到医治?有次我在学校的山上祷告完我就跟主讲,我并不是没有看过医生,医生看得太多,开刀也开了好几次,各种的名医都看过,都没有用。后来我就想说,神是不是单独要我相信他就好了,我在主面前祷告,越祷告就越喜乐,觉得我的神是一位可信的神,在神没有难成的事情,圣经里的应许一个个的。

  我决定跟主说:“主,我决定开始不吃药了。”我就跟我爸妈讲,做父母亲的很为难,他们很爱孩子,也希望孩子的病能够得到解决,我父母亲又很看重我们在主面前的学习。所以我爸妈就说“好啊,你有这样的信心,我们就为你祷告。”没想到这样一做就是七八年的时间。你知道我的瘤不会因为我没吃药小,反而越来越大。大到一个地步就开始发黑,会痛,整个就很不对劲。我自己里面的信心就受到很大的熬炼。

  我说,“主,你为什么要这个样子?我今天又不是要犯罪,我今天就是要信你,要帮你做这个见证,说我的神是可以的。主,你为什么不做呢?”甚至好多人对我说,“于宏洁,只要你的病好,我们一定信耶稣。”我说“主啊,你就为了他们你都应该做。”

  我找尽各样的理由跟神这样讲,神就是没有做。七八年时间下来,到了最后,我父亲实在很不放心,他很爱我,他也是请教了年长的弟兄,我动了一次手术。那次手术并没有很成功,后来我还是决定不吃药,又是好几年。在这几年里面,每次跟主祷告就是说“主啊,我就是要信你。那死就死吧。”

  拒绝神医的医治祷告

  一直到了87年,很奇怪,神在我里面开始改变,要叫我去开刀。我就跟主讲说,“主啊,你这是开玩笑啦,前后十几年我都不肯去看医生,现在你叫我去看医生。所有的弟兄姊妹都知道我于宏洁是这样的祷告主,相信主,你现在叫我去看,多不好意思。”爱面子的本性破碎了我,那么在乎自己的面子,神叫我做什么我就应该做什么。真的信心就是顺服。我说什么你就顺服什么。那对我来说是不容易的。

  就在不久前的一次聚会中,教会的弟兄姊妹请了一个神医为我祷告,教会里的弟兄姊妹几乎每个礼拜二为我祷告。那个神医来的时候,他站起来,所有的弟兄姊妹都回头看我,拉我去,叫我去找他祷告。那个时候我心里面觉得,“主啊,我相信你,我也相信你会医治,我也相信你已经医治了,那我干吗再去呢?”我读圣经,不仅相信神能,相信神肯,也相信神已经。我相信神已经,所以大家把我拉到那个弟兄那里去的时候,我说,“请你原谅,弟兄姊妹很爱我,但是我自己里面觉得我今天不应该接受这个按手,我里面相信神能够做这件事,神要做这件事,而且我相信神已经做这件事,虽然瘤还在。”那个弟兄听了,眼睛瞪得大大的,他跟我说,“我行医布道这么多年,你是第一个跟我讲这个话的。”他很尊重我的信心,他说我不为你按手祷告,所以我就下来。

  我想说众人都知道我学这个功课,所以后来神叫我开刀的时候我里面就觉得不能接受。面子丢掉了,这关我可以过。我说“主啊,我可以顺服你。但是主啊这么多年我所信的,你叫我将来怎么跟别人去讲?因为我说你是信实的神,你是听祷告的神,你是无所不能的神,那么现在你要我怎么去讲这个话?”这个问题我找不到答案,我说“主啊我没办法去跟别人讲。我面子丢了没关系啦,于宏洁算不了什么,丢就丢吧。但是我怎么去跟弟兄姊妹交通、去教导,我也算是站讲台的弟兄,我再怎么跟弟兄讲神是信实的神?”这个问题困惑在我的里面。

  结果没有多久,神就回答。神说“我要你信我,不是根据我所做的,是根据我所是的。今天我医治了你,我是全能的神,我不医治你,我还是全能的神。难道只有医治了你于宏洁,神才是全能的神吗?”神这样一讲话,“见光死啊!”在主面前哭啊,跟主认罪,觉得我怎么自己掉在一种错误里面自己不知道。我觉得神要医治我,我才能见证他是真的。那么今天神说我是就是我是,I am who I am。我是那位信实的神,我永远是信实的神;我是全能的神,我永远是全能的神;我是爱的神,我就永远是爱的神。不会因为你今天经历到或是没有经历到我就不是了。那一次神跟我说话对我是很大的开启,我过关了。所以后来虽然会碰到一些困难,但是从来再也不影响我对神的困惑。这个病在我身上,我想如果我高中十几岁就让我知道这个病会在我身上30年,可能我再也没有勇气走下去了。但是神就这样一直带,一直带,带到那次他让我认识到他的所是的时候,对我来说是完全而彻底的释放。

  并不是从此以后我不为我的病祷告,我仍然为我的病祷告,但是弟兄姊妹,这些事再也不会去discourage我的信心。因为在那个之前,偶尔仇敌还是会来攻击我。每一次我在镜子里看见脸那么歪,那么肿的时候,我说“主啊,到底怎么回事?到底你有没有听我祷告?”甚至有时候会有个很坏的不信的恶心,到底我们所信的是心理作用还是真的?一直到神那次释放我们出来,我知道他永远是I am who I am 的那一位,对我来说是一个大的释放。虽然我仍然为我的病祷告,我仍然不放手,因为我知道我的病是仇敌来的,但是对于时间,对于神做事的方法,对于神他本身的所是,从此就不再怀疑。我觉得我们需要被主从我们自己的观念里面所认为的神里面,被神所释放出来。

  所以我88年去动了那个手术,15个小时,动完以后,我自己在主的面前非常感谢主,我知道这几年的拖延仍然是出于神。我这几年没有去看医生也是出于神。第一个,藉着这几年,神也的确是培育我里面对神的信心。多少人来劝我,多少人叫我一定要去看医生,但是我都靠着主拒绝了。我觉得那是神在熬炼我对神的顺服,神在这里训练我对他的信而顺服,那个东西仍然有它的价值。另外一件事情我为什么特别感恩?这么多年没有去看别的医生是出于主的。后来人家帮我介绍了全世界最好的医生。他花了15个小时,尽他的所能为我割,割,割,最后瘤只剩下10%了。其他的医生也跟我讲,如果你到其他医院去开刀的话,别的医生要么把你关起来,不开,要么就是割到你的神经,把你割断,把你变成歪脸,成为残废。我79年在纽约也是在最好的医院里,医生割了4个小时,最后也是关起来,没办法再割,把我嘴角的神经也切断了一个。这么多年来神没有叫我去看任何医生,我知道是出于主的,到最后我顺服,再去看医生也是出于主的。

  我都知道神在我身上有他的美意。所以神照着他的时间,照着他的计划,在这里带领我们,我们在过程里面常常会困惑,常常会不明白,我们会对神有很多的埋怨。

  但是弟兄姊妹,当你真正地走过来,当你每一次藉着这些旋风对神更认识的时候,你回头看,你只有一个感觉就是敬拜他。

  我觉得我不配,真的不配。

 


上一篇:人的尽头
下一篇:堪培拉来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