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致力于为全球华人基督徒提供在线灵修平台。  本站全新改版,如有问题请向管理员反馈。  老版首页  登录注册 收藏本站|网站地图|本站留言|返回首页
热门栏目:
感恩讲章 讲章精选 视频讲道 在线祷告 福音文章 福音书库 2013讲章 儿童主日学 青年团契 基督文艺 赞美诗歌 感恩专题 站内搜索 更多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见证分享 > 感恩见证

每一天都献给主

来源:恩典文章 | 作者:陈俊迈 | 时间:2016-01-23 | 阅读[] 字体: [ ] [繁体] [推荐]

 

 

  我来美国前,是北京协和医院心脏科医生。1982年来到美国纽约医学院心脏科工作。一年之后,我在纽约市遇到一次大车祸。我的八缸汽车完全报销,但人未受丝毫损伤。在震惊之后,我感到一切是那么茫然和虚空。一方面我感到有神的保佑,但不知是何神;一方面又感到自己的人生像一场玩笑:我想靠自己努力作个有价值的人,而一切的努力当然建立在我的每日生命上,但可笑的是:我每日的生命却不在我的控制下,这次车祸告诉我:我的生命可以在几秒钟之内消失。实际上,我这样的迷失由来已久。在文化大革命中,我从一个协和医院的医生变为一个甘肃山区的囚犯。我就知道掌管命运的那位厉害。从那时,我就想找到一个实在的,可抓住的,不管是信仰也好,一种哲学理念也好,来支撑自己活下去。我信过佛,吃过素,算过命,看过相;也读了不少古今中外的哲理书,仍然在迷茫探索中。后来,我回到协和,又来美国,在我人生中增添了几分希望,但这次车祸让我再次回到原点。

  1985年,我在华盛顿首府NationalInstitute of Health作研究工作,我的妻子和两个女儿都已来到美国。我们租了房子,刚搬进去不久,我们的一个邻居Mr.Marshall是基督徒,他主动敲门提供帮助,把我们的女儿当成他们的女儿一样来看顾,深受感动。但最触动我心的是他的那种随遇而安,与世无争,内心充满喜乐平安的生活态度。我无论在中国协和医院,或在美国作研究,熟悉的是竞争忙碌的生活,多的是抱怨,批评,攀比好胜。可是Mr.Marshall收入不高,负担不小;却平静满足,助人为乐。后来在他邀请下,我们第一次踏进了一个南美浸信会教会的大门,在那里,我遇到了一群像Mr.Marshall那样生活的人,太吸引我了。

  1986年9月,我因工作关系来到阿拉巴马州伯明翰,不知为什么,我刚住下就去找附近的教会,于是我们全家参加了伯明翰第一浸信会的大多数活动,很高兴。第二年,教会的牧师问我们要不要受洗,当时,我的英文程度不高,他问我们有关信仰的问题,我不完全明白,也不知为什么,我却一口同意受洗。1987年1月25日,一个周日的晚上,我们全家受洗归在主基督的名下。当天晚上,我不能入睡,一直在流泪,似乎活了四十五年,我终于有个归宿,找到自己的家,找到一群我一生可以相许的人。

  在伯明翰有一个以台湾弟兄为主的查经班,已有十多年了,我常出席他们举办的布道培灵活动。有一次,他们请徐华医生来布道,徐华大约讲了两个多小时,在最后,他谈到如何在圣灵光照下看到自己心中的黑暗和诡诈,可能因为我和徐华医生的背景相似,他虽然说的是他自己,但我感到句句话都是在说我。我的心像被电灼了一样,三天后,我跪下祷告时,我从七岁偷过妈妈的钱去买零食,一直到骄傲,贪婪,背后咒诅别人,每个细节我都记得,哪样坏的念头我没有过?我当时惊讶自己是如此污秽不堪,而且也恐惧万分,因为我平时感觉自己相当不错,现在看到自己的阴暗面,我相信神的审判大约就是如此。假如我在那次车祸中去世的话,若我面对一个天堂大门,一个地狱大门;神说:你自己看应该进哪个门;当我看到自己的污秽时,一定乖乖地走进那个地狱的大门,天堂的门连看也不敢看。当时我大声向神哭求:赦免我,救救我!奇妙的是等我哭声快停止时,我的心像被什么东西摸过一样,出奇地平安和安静。我深深知道神已经赦免我了,那种喜乐是没法形容的。

  在这以后,我心灵是喜乐的,但生活是困难的。我失业了,我想尽办法找工作,哪怕是最低档的,可是神一直不开门。有一天,一个基督徒的医生告诉我:唯一的出路是考取医生执照。我最怕走这条路,因为我从医学院毕业快二十年了,基础课程早已忘光了,用中文我都考不过,怎么可能用英文考过呢?我和我妻子经过数月的考虑和挣扎,我终于向神求:“主啊,你若能让我回到我的专业作个医生来荣耀你的名,来医治你的民,求你为我开门,也怜悯我和帮助我。也求主鉴察我,若我心中仍是求名求利,求主随时关门,只求主的旨意成全。”这是我与主许的愿,立的约,也几乎成为我每天上班前的祷告。在考取医生执照的过程中,美国教会兄弟姐妹为我祷告,太太是全力支持,中间有许多奇事,都是神的恩典。近二十多年来,我的主从没亏待过我,祂是那么信实,那么怜悯我这个不配的孩子。要我诉说祂的恩典,真是几天几夜也说不完。

  1989年,伯明翰华人基督教会成立,同年,天XX事件爆发。我痛心疾首,深深感到拯救中国的唯一道路是把福音传进中国,让我的同胞过个有信仰的生活,使中国充满爱和宽容。所以,我从美国教会转到了华人教会。在华人教会弟兄姐妹的关心、帮助、引领、代祷、等候、宽容下,我在这教会中逐步成长。

  1994年我去澳门宣教三个月。这在三个月中,我经历了什么叫圣灵充满。当时,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平信徒,圣经还没读完一遍,我本是去医疗宣教的。哪知道,因为我是美南浸信会所派遣的,澳门的许多华人教会把我当成宣教士,到处请我带领查经,或见证,或讲道。我是谁?我只能向神哭求:求神赐话语给我,不要让我羞辱祂的名。在澳门三个月中,我上台讲了三十多次,那种被神使用所带来的喜乐实在终生难忘。回来之后不久,因为教会的牧师退休了,我就开始参与教会讲台的事奉;同时,我也多次去国外宣教,并在附近教会或查经班服事。2001年起,我开始定期到中国培训国内的基督徒。在2004年,我和一些弟兄创建了美东南华人基督教神学训练中心,与美国更新神学院合作,在亚特兰大市开设神学课程;先后我们开设了近三十门神学课程,所得学分被美国哥伦比亚神学院认可。我们请到的老师有黄子嘉,林慈信,陆苏河,吕绍昌,张麟至,李定武等。2006年,我被按立为教会的长老。

  在长期教会和宣教的服事中,我深深感到许多兄弟姐妹虽然渴慕神,渴慕学习圣经,但市场上的圣经或神学参考书,要么阅读量太大,要么书中学术性太浓,大多数基督徒都没有足够的时间来阅读和消化。所以我心里一直有个感动,希望能帮助他们,写些比较容易懂,也比较实用的圣经注释和神学书,于是我开始撰写“基督教伦理学提纲”、“简明系统神学”、“马太福音问题解答”等神学培训书籍。

  今年,我七十四岁,记得我在六十岁生日时,我跪下祷告说:“主啊,我算谁?值得活这么久?你的门徒大多在五六十岁时就殉道。过去的六十年,每天都靠着你的恩典度过,天父啊,从今日起,我愿把你所赐给我的每一天献给你,因为我是你的,我每一天的生命也属你的,只求天父能在我身上得着你当得的荣耀。”这个祷告仍是我每天的祷告。见主的日子越近,喜乐越加添,也求主加倍保守我,引领我,怜悯我,直到见主面。

 


上一篇:全人的事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