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致力于为全球华人基督徒提供在线灵修平台。  本站全新改版,如有问题请向管理员反馈。  老版首页  登录注册 收藏本站|网站地图|本站留言|返回首页
热门栏目:
感恩讲章 讲章精选 视频讲道 在线祷告 福音文章 福音书库 2013讲章 儿童主日学 青年团契 基督文艺 赞美诗歌 感恩专题 站内搜索 更多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见证分享 > 感恩见证

一路有爱相随

来源:恩典文章 | 作者:高英纳 | 时间:2016-03-03 | 阅读[] 字体: [ ] [繁体] [推荐]

 

  神借着弟兄姊妹的拥抱和爱让我认识他,并感动我把一生献上。

  儿时往事

  我生于中国福建,父亲是电子及机械工程师。小时我的玩具是电路板和各样电子机械维修工具,还有《用电须知》的漫画册。我从小喜欢读书,不到十一岁就上初中,且成绩优异。

  十一岁那年,我们全家移居澳门。因经济条件不允许,又不懂英文和广东话,我便在工厂里当童工。每次看见同龄的孩子穿着校服,心里非常羡慕。

  求学之路

  当童工两年后,一天,副厂长对我说:「我们不能再雇用你了,因为最近政府立法规定,不能再雇用十六岁以下的工人,不然重罚厂家。你还是回学校读书吧!」我说:「因为我英文不好,不能跟上学校的进度。我家人也不一定能支持我读书。你让我再工作下去吧,他们查不到的!」他说:「不行。你还小,还是回去读书吧!」我当下不知所措。回家和家人商量对策。结果就这样莫名奇妙的我又回到学校,从小学六年级读起。现在想起真是感谢上帝!

  上学后,我很快就追上学校的进度,且成绩优异,顺利升上初中,考取了培正中学。进去后,知道这是基督教学校,要上圣经课程。同学中有很多基督徒,他们常邀请我参加教会活动,可都被我拒绝。认为那是迷信,也不明白为什么读理科班的同学会信耶稣。

  高中毕业后,我计划到台湾升学,却意外地被拒绝;而我无心回国内升学,倒被取录。爸见我不开心,答应让我试着申请美国的大学。结果,我在上海读书两个月后,就收到美国的大学入学通知书。

  真诚的爱

  一九九三年一月四日我踏上美国的国土,接机的是两位素未谋面的基督徒。因时间太晚,暂住在一位基督徒姊妹的家。隔天,这群基督徒就带我去宿舍、学校、银行,办理各样手续。她们这一切的帮助都不计报酬,令我好感动,觉得是遇上贵人。但我还是不愿意参加教会活动,因我想时间宝贵,不能浪费在这些无聊的事情上。

  两个多月过去,一天有人告诉我,学校要放一周春假,关闭宿舍。这下我可急了,我到哪去啊?为我接机的伍弟兄临时给我找了个美国家庭,丈夫叫Walt,太太叫Ann,他们全家都是充满爱心的基督徒。周日,我跟着他们去教会,感受一下美国文化。牧师说什么我一句也听不懂,但是很喜欢他们唱的歌。会后有一位美国老太太过来拥抱我,并跟我说:「我爱你!」我好感动!我跟她素不相识,她为什么会爱我呢?也许是她的上帝教她要这样地去爱。就这样,他们免费接待了我一周,Ann还带我到省会旅游。我看到他们一家是这样的相亲相爱,这样的和谐,我好羡慕!对他们这种不求回报的爱,更是觉得震撼,可是并没有想要信他们的上帝。

  一九九四年八月我搬出宿舍,在一个美国家庭里住,希望提高英文水平。这美国家庭也是虔诚的基督徒,丈夫叫Philip,是哥伦比亚大学商业管理硕士毕业的,太太叫Anh,曾经是一间航空公司的人事部总经理,他们现在是导航会的宣教士。自第一个孩子出生后,他们决然离开繁华的纽约市,来到这大学城。Anh就专职在家带小孩。我搬去时,老三刚出生。这时他们一点不富裕,每月只能靠丈夫的工资维持生计;可是他们的家充满爱,爱我像家人一样,连我的朋友也爱。

  他们也邀请我去教会,都被我以学习为由拒绝了。有一晚,Anh走进我的卧室跟我说,今天教会里有几个人受洗,又聊了点关于他们的见证。之后她跟我说:「英纳,你是个很好的女孩,但是有了耶稣,你会变得更好!耶稣真的很爱你!」不知怎么我听到这句话后,顿时鼻子一酸,含着泪跟她说:「真的?耶稣真的会爱我吗?」她说:「会的,耶稣很爱你!我们会继续为你祷告。」然后给我个拥抱。

  特别聚会

  跟我同系,来自香港的梁慧君比我小一岁,却比我高一、两级,学习非常优秀。她常会问我关于创造、宇宙及生命的问题,但我觉得那些跟我没关系。后来她邀请我到教会,我就一直躲着她。直到一九九四年十二月的一天,她邀请我参加芝加哥冬令会。她说:「这是个基督教的聚会,你只要交五十美元的报名费,就可住进五星级的酒店一周;并且我们会去那里的唐人街吃港式点心。」我来美国快两年都没吃过港式点心,真是好怀念啊!况且我也没到过芝加哥,去看看也好。顺度圣诞假去!

  我们一大群人浩浩荡荡地开了八小时车到达芝加哥,他们真的一到达就去吃港式点心。到了酒店后,才惊讶地发现这是一整周的聚会。从早上七点起床,到晚上十一点才睡觉,中间夹着密密麻麻的聚会。我心想:「糟糕!我上了贼车!」无奈之下,就选了「科学与信仰」的讲座来听。讲员是当时的医学院研究员,现在的冯秉诚牧师。听他的讲座后,我还真发现自己对科学与信仰有着很多固执的盲点。再看一下大会讲员名单中那一连串的教授、医生和博士,我心想,这些人竟然也相信耶稣,且信得那么虔诚、谦虚和喜乐,他们一定知道一些我不知道的东西。学科学的人是追求真理的,如果他们所传的耶稣是真理,我也要相信。和我一起去的弟兄姊妹轮流为我解答问题,我开始心里有点挣扎。

  两、三天后的一个晚上,睡觉前我试着祷告说:「上帝啊,如果你真的存在,求你让我知道。」忽然间,我过去廿二年中那些「偶然」的瞬间就一幕幕地呈现在我脑海里。我惊讶于这一切的「偶然」。我想一次、两次或三次都可以接受,可廿二年的「偶然」应该就不是偶然,而是冥冥中有上帝的带领!莫非就是他们所说的这位上帝一直默默地注视着我,爱我,并带领我?可我又在心里对自己说:「不行,我还是不能相信,因我来之前跟好友说过:『就算太阳从西边升起来,我也不会信耶稣。』」就这样信了回去,太没面子!我也想到家人、朋友对我会有什么看法等等。那晚,我的心里就这样反反覆覆地挣扎着,感到非常的难受。

  灵窍打开

  隔天,发生了一件事。我一直以来是个非常骄傲、我行我素的人,从小就知道将来我要做什么。初中时,常跟两个好同学说起将来我要到美国宇航局当宇航员。来美国时,起初想读天文学,但教授说这一行找工作不容易。于是我选了第二志愿??航空航天工程。进了系后,得知「近视的人不能当宇航员」,但我还是坚持着「到美国宇航局」的理想。一路走来,这一切都算按照我的努力和计划进行着。

  上帝知道该怎样引导我。午休时,我想乘电梯到楼上休息,碰到一位热心的基督徒大姊问:「你信主了吗?」我说:「还没!」进了电梯,不知怎么讲到我的专业,她说:「我认识一个以前在美国宇航局搞研究工作的人,他把房子、车子都卖掉,现在正在读神学,你需要跟他谈谈。」结果我连电梯门也没机会出,又下了楼。她要我见的那人就是现在的施克刚牧师。我心里真是震撼极了!这个人所放弃的正是我一直计划要追求的,是什么促使他放弃这一切而服事上帝呢?莫非他们所传的耶稣就是那真理?

  出了电梯,碰见施师母。我马上求证了这一切。师母提醒我说:「当你越靠近主,心里的挣扎就会越大,因为撒但一定会抗争到底。」而我那时所经历的挣扎也是前所未有的痛苦,觉得心里有正邪两种力量在交战。她教我凭信心接受主耶稣做个人的救主和生命的主,这样魔鬼的力量就会退去。我请她带我去见施克刚牧师,我需要跟他聊聊。施牧师拿起圣经跟我一起读关于罪的章节,因为我最大的问题就是不知道、也不觉得自己是个罪人,所以就认为我不需要耶稣。圣经却说:「因为世人都犯了罪,亏缺了上帝的荣耀。」(罗马书三23)又说:「因为罪的工价乃是死;惟有上帝的恩赐,在我们的主基督耶稣里,乃是永生。」(罗马书六23)根据圣经所说,我的确是一个罪人,且只能靠着信耶稣而得救。施牧师还说,圣经所说的罪并不单指罪行,如杀人、放火等;而更多的是指罪性,如人内心的仇恨、骄傲、嫉妒等等。之后他问我:「按照圣经的定义,你承认你是个罪人吗?」我说:「我承认。」他再问:「你愿意相信耶稣吗?」我说:「我愿意!」

  就在当晚的布道会中,麦希真牧师呼召的时候,我举手决志了。牧师为所有决志的人祷告时,我泪如泉涌,充满喜乐。原来我的世界可以这样的宽广!我以前为何就要执着地做井底之蛙呢?会后,我已等不及要马上打电话给Anh和Philip向他们报喜。Anh表现得比我更激动,她说:「我们已经为你祷告很久了!因为你信了主耶稣,现在天使们都在欢呼。」

  全心事主

  信主耶稣后,我如饥似渴的学习圣经,我发现圣经真是人生百科全书。上帝常借每日所读的经文启发和教导我。我常在祷告里享受上帝同在的平安与喜乐。因上帝所赐给我的新生命是这样的真实,所以我很想和每个人分享。

  我也改掉了许多的陋习:如骄傲、撒谎、妒忌等。很奇妙的,我对圣经中所说的罪都很敏感。

  一九九七年的一个夜晚,团契结束后,我开车回家,因看错交通灯,在左转弯时,突然左边传来一连串刺耳的喇叭声、响亮的刹车声和恐怖的拐车声,然后见一辆车响着喇叭,瞬间从我车前飞驰而去。那几秒内,我的车就在十字路口上横跨了几条车道,顿时交通混乱,很快地我惊醒过来,马上转进安全的车道。真让我吓坏了!到了家,室友对我说:「你刚才好危险啊!吓死我了!」原来当时她的车正与我的并排在另一条车道上目睹一切。我想,若不是上帝的保守,从我前面飞驰而过的车辆一定会撞上我,我就算不死也得重伤。这事之后,我醒悟到生命是多么的脆弱,我跟上帝祷告说:「谢谢你保存了我的生命,我剩下的生命要献给你使用。」就在一九九八年的夏令会上,当牧师呼召全职传道人时,我举手回应,愿意把一生献给上帝使用。

  同走天路

  我丈夫曾思机和我是航空航天工程系的同学。一九九九年一月我在上帝奇妙的带领下,到了美国中部当飞机设计工程师,并和思机(当时是男朋友)开始一起选修神学延伸课程,为以后的服事做准备。同年七月,我们结婚。婚后夫妻在同一个公司同一个部门一起工作了多年,直到我后来因病退职。

  我有个上司是很出色的工程师,也是基督徒,酷爱音乐,年轻时曾自组乐队。他有我爸的年纪。我曾问他:「如果人生可以再来一次,你会选择做什么或不做什么?」没想到他的回答竟是:「如果可以再来一次,我会选择当音乐家而不是工程师!」这对我好像当头棒喝,我对自己说:我不想当了一辈子工程师后,才后悔没好好把握机会服事上帝。

  二○○二年底我发病,直到二○○五年才被确诊为卵巢早衰。这病到目前还是不知道原因,也没办法医治。因为身体不能制造正常的激素,出现很多状况,当然也不能有孩子。这真是晴天霹雳!那几年我夜夜无法好好睡觉,白天又要上班,情绪非常不稳定,身体虚弱到不能说话,不能走路。那?中的煎熬只有经历过的人才能体会。奇妙的是我在其中学会了:原来人真的是要掉到谷底,才会懂得紧紧地抓住上帝,并经历到他。那时刚好拿到绿卡,我就申请退职求医。一路走来我感谢上帝和他所赐给我的丈夫的支持和陪伴。虽然我的病还没得医治;但身体在休养多年后已健康了很多。

  二○○六年底,思机完成了大部分的神学课程,于是我们祷告上帝,是否带领我们完全出来全职服事。祷告后我们都很平安,决定回应上帝多年的呼召,全职事奉他。从辞职、卖房子到搬家,都看到上帝奇妙的带领。我们于二○○七年搬到神学院,让思机专心完成最后一年的道学硕士。二○○八年六月一日起,思机正式成为以马内利校区福音堂的传道人。我也在神学院学习圣经辅导。

 


上一篇:旧貌换新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