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致力于为全球华人基督徒提供在线灵修平台。  本站全新改版,如有问题请向管理员反馈。  老版首页  登录注册 收藏本站|网站地图|本站留言|返回首页
热门栏目:
感恩讲章 讲章精选 视频讲道 在线祷告 福音文章 福音书库 2013讲章 儿童主日学 青年团契 基督文艺 赞美诗歌 感恩专题 站内搜索 更多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见证分享 > 感恩见证

在人生最迷茫的时候……

来源:恩典文章 | 作者:龚思恩 | 时间:2016-03-09 | 阅读[] 字体: [ ] [繁体] [推荐]

 

 

  如果在我上高中的时候,有人跟我说我会在未来的某一天信耶稣,我会笑这个人神经病。因为同很多人一样,我原先认为基督教就是一群生活了无指望的人聚到一起,迷信地向他们全能的神求助的宗教。

  我相信个人奋斗,我相信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我更相信人活着就要有一番作为。从高中开始,我便爱上阅读。阅读丰富了我的视野,它让我的身体虽然停留在贵州山区的一个小城市,但是我的心灵却早已随着作者的文笔走遍江南,看遍大漠。在青春期懵懵懂懂的意识里面,我心灵深处对自己的人生有一个渴望:我渴望成为一名作家。

  2008年夏天,我收到了某大学的录取通知书。我无法形容我当时内心深处的那份激动,对于我们山区的男孩子来说,能够真正走出大山是多么自豪的一件事。更重要的是,我在阅读中产生了对外面世界的好奇心,我期待着像小说中的人物一样经历不平凡的人生故事。但是我从来都没有想过我会经历到主恩,我会成为一个基督徒。我也从来没有想过原来在基督里有这么甘甜的爱;我更没有想过接受基督的信仰可以改变一个人,使他从虚无的世界之中进入十字架的真实。

  我接触基督信仰是非常偶然的,与其说偶然,不如说是神按照他的时间表来寻找我。

  我刚上大学就参加了管理学院的一个选拔考试,选拔上以后我的专业就由原先的“工业工程”变为“国际工程项目管理”。因为是国际工程,因此该专业对英语的要求极高。而我这个从山区出来的小伙子连发音都成问题,我如何能够达到专业简介所要求的那样在毕业之后说一口流利的英语呢?于是,我就抓住一切可以学习口语的机会去学习英文。

  有一次看到外语学院贴的海报,是宣传周五的英语角活动的,我看了以后便记下了。等到周五的时候,我便带着某种期望过去。由于刚开学,活动办得蛮热闹,也有不少英语老师过来,大家虽然英语都说不好,但是至少每个人都在说,这让我喜欢上了外语角。第二次再去外语角的时候,偶然间我就认识了一位大四的学姐,姓潘,她为人谦和,也善于鼓励和帮助人。我们相互留下电话,成了朋友。

  过了几天,她发短信跟我说:“我和我班里的同学这周日晚上要到教会去,那里可以学英文,你去不去?”

  由于一些原因,第一次我拒绝了她。第二次她再邀请的时候,我便跟她们一起去了。那一次是我第一次接触教会。

  教会,这会是什么地方?我想它可能是一个非常严肃,非常森严的地方,在那里,你不能随便乱说一句话,不能开半点玩笑。这些先入为主的想法是缘于以前中学时期课本里面对基督教的描述,课本里生动形象地描述了教皇如何残忍迫害伽利略、哥白尼等等。然而进去了之后,才发现和我想的完全不一样。

  我第一眼就看到一个美国人很严肃地抱着手坐在后面。英语聚会的小房间并不大,只坐十几个人。有一个叫Susan的中国女士热情地招待我们坐下,并笑语盈盈地欢迎我们:“上帝祝福你。”之后一个南非的女士开门,继而满脸笑容地向我们招手,热情地跟我们打招呼。

  我那紧张的神经松弛了,这里没有那么恐怖。

  过不多久,我们开始唱英文赞美诗“Jesus loves me”(耶稣爱我),之后那个美国人就带着我们读圣经,由于没人用英文问他问题,他就退到他的位置上去了。南非的女士就开始跟我们分享她喜乐的生命,大致就是我们不要骄傲,不要妒忌,不要贪婪,我们要感恩,等等。

  聚会结束以后,英语聚会的所有人都会站起来,手拉着手一起祷告。之后就有西瓜、零食摆在盘子里面,我们可以随便吃。

  这就是我对教会的初步印象。原来教会不是课本里描述的那么严肃,在这里你可以放下一天的忧虑,不用担心人会跟你耍心计使心眼;在这里,你的身心会得到极大的放松。

  不得不说,我开始喜欢那个地方。首先教会气氛很好,他们并不拒绝陌生人加入。我是第一次离开家到几千里以外的城市,因此这个地方对我特别具有吸引力。其次,更重要的,按照我当时自私的目的,这是我今后学习英语最好的地方。

  这就是我生命中经历上帝恩典的开始。从那时开始,一颗福音的种子已经开始在我心里播种,就像圣经中耶稣说的撒种的比喻。我那时候并不是一块好的土壤,因此福音的种子也成长不起来。但是从接触福音的那一天开始,我就无法从我心里挪去这颗种子。上帝按照他的时间表在等着我接受他所赐下的恩典。

  那美国人叫Harry,南非的女士叫Marlise。

  以后,我每周日晚上都到教会去。Marlise在我第二次去教会的时候送了我一本新约中英文圣经,这令我很感动。但是对于这本改变生命的书,我却从来没有认真思考,没有认真阅读过。但为了能够跟他们有交流的话题,为了能够在聚会结束以后用英文跟他们聊天,我必须投其所好,于是我还是要读圣经,但不是为了理解圣经,而是专门挑问题。我一般都会把自己挑的问题在7天的时间内酝酿好,脑子里面反复训练英文表达的句子。这样,每当周日晚上的时候,我就成为了英语聚会里面的问题男孩,Harry当时称呼我是“Question Boy”。

  2008年圣诞节,Marlise看到我学英语的决心,于是临回国前送了我一部MP3。那时,我跟她认识也就一个多月,我无法表达我内心深处的那种感受,很怪异,又很感动。怪异的是,当我问她是她给我买的吗?她说是上帝给我的。我心里面莫名其妙,为什么是上帝给的呢?感动在于,她人怎么这么好?我只是个陌生人,她居然对我这么好,这是我从来没有经历过的。

  2008年12月28号以后,我再也没有见过Marlise。这么多年了,我也再没有联系过她。不过我想,当时Marlise对我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我能够认识耶稣,认识天父。我感谢主,是耶稣让我跟Marlise认识,让我从她的身上看到了一个基督徒的善良和美丽。倘若Marlise知道我已经经历到主爱的甘甜,她必定心里喜乐不断。在信仰的世界里面,我们有着最纯真,最质朴,跨越时间和地域的关心与盼望,这是多么宝贵呀!

  从2008到2009年这段时间,我是每周主日必去教会,但是不是为敬拜上帝,而是为了学习英文。在这期间,我在教会认识了很多学英语的朋友,我从零开始学习英文发音。教会给了我很多,但是我心里对耶稣的认识却是一无所知。

  2009年圣诞节,英语团契的Susan和Grace提议让我和我的几个朋友受洗,我在毫无准备也对受洗毫无所知的情况下答应了。

  那时候我对受洗是这样理解的:“教会并不是歪门邪教,相反,她是一个很温馨的地方。再则,这一年多的时间里面我与教会的一些弟兄姊妹成为了朋友。他们要求我受洗,我怎么好意思拒绝呢?况且,信不信并不是受洗说了算,这不影响什么,我心里面不信他们能拿我怎么样?”就这样,在2009年圣诞节,我正式受洗,成为形式基督徒。

  2009年圣诞到2011年7月,我的英文水平已经有了很大提高,但是我里面的不信也一天天表现出来。我更多地接触基督徒了,但是接触越多,心里就越抵触。弟兄姊妹口中除了神还是神,我心里极其厌烦。

  这是我心里最反感基督的阶段,尽管我当时因为感受到教会的温馨而受洗,但是我那时候的确对信仰一无所知。我还是以前的我,相信的还是个人奋斗,也还在执着地做着作家的梦想。因此,那段时间我的抵触对不少的弟兄姊妹造成伤害,有时候甚至言语相击。

  记得有一次,Grace诚恳邀请我每周三晚上到教会诗班去练习唱诗,我碍于情面,极不情愿地去了。那天晚上练习的是《坐在宝座上圣洁羔羊》,由于我当时对基督教很厌恶,当我跟他们站在一起唱的时候,我的嘴虽在动,但是心却极其难受,因为感受到别人在逼着自己做自己极不情愿的事情。歌词里面的“宝血”、“十架”、“羔羊”、“真神”等等的词句让我开始感觉基督教很迷信,我感觉自己仿佛处在一群不为生活奋斗,只为找个地方消极对待生活的人中间。等我回到宿舍之后,我给Grace发了一条短信:“Grace,我真的信不了,我也无法融入到你们中间,我跟你们不是同一类人。”Grace那时候应该是很失落的,她给我发了一条短信,大致意思是也许是神的时间还没有到。

  之后我心里抵触情绪越来越大,我不允许教会弟兄再往我手机里面发任何属灵词句。就这样,我离开教会有一年的时间。这段时间里面,我很少去教会,跟弟兄姊妹也越来越生疏。

  但是亲爱的朋友,神按照他旨意所拣选的人一个也不会错过。我离开了教会,要努力地通过读书寻找“真理”。因此大二的时候,我在学校创办了一个读书会,通过这个读书会,结交了不少志同道合的朋友。但是我们这群朋友是陷入空洞的理想主义的。那个读书会人才济济。里面有擅长读西方文学的,有擅长中国古典文化的,有擅长中国佛学的,也有擅长辩证唯物主义哲学的。那时候我们大谈人生理想,畅说各类社会现象,并且约定毕业之后大家依然保持联系,几年以后在社会上干出一番大事,改变中国的现状。而那时候的我,就是这样一个空洞自大的理想主义者。那段时间,我特别喜欢毛泽东的诗词,那种“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的大志向让我逐渐变得固执和虚浮。

  我先前提到我梦想成为一位作家,于是离开教会的那一年里我一方面办读书会,一方面开始写自己的小说,名字叫《三岔河》。我想用小说表达我对生活的态度,我想告诉教会的弟兄姊妹,没有神我们一样可以活出精彩的人生,基督教对人生意义的理解是局限的。我就这样坚持写了一年,近20万字。

  那时候我不认识神,自然就会崇拜人。因为我们对生活有一个理想状态的勾勒,社会上某一类人会成为我们的奋斗目标,那个人就是我们的偶像。我因为爱好阅读而崇拜《百家讲坛》里面的学者,而恰巧在我们大学里,一个文学教授的课特别吸引我,我心里特别崇拜他。我更崇拜很多文化名人,若有某大学著名学者到我们学校演讲,我是一定会去光顾的。

  2011年元旦,有一位作家要到我们学校开一个讲座。我那时候心情非常激动,于是我给这位作家写了一封信,希望能够认识她。那时候我虽刚硬,但是内心深处也在跟上帝默祷:“如果你帮助我认识那位作家,我就信你。”

  我把信写好,托人转交给了那位作家。很自然地,我们认识了。她有一次开车过来送了我一大摞书,其中包括她签名的作品。我那时候真是飘飘欲仙,自信自己找到了贵人,于是我开始向她提起我写的小说,希望她给我修改。这位作家比较谦虚,说她从来不写小说,因此没有能力修改。但是她却可以将我的小说转给一个更厉害的作家,看他怎么评论。我于是耐心地等待着她给我带来一些那更厉害的作家赞美的话。哪知我写的东西被那位作家批评得一无是处。

  后来我不甘心,花了三个月写了一篇短篇小说《年关》,在同学里面反应不错,但是再次传给那位作家时,他不再给任何评论,只把他写的几篇小说转给我,之后就啥都没有说了。

  这是我心灵深处所遭受到的第一次挫败,我从来没有这么痛苦过。这种痛苦不仅在于我苦苦追求的梦想遭到别人贬低,还有更重要的一层因素,就是我看了那作家写的小说以后,对他的作品也失望透顶。而恰好这段时间,我所崇拜的那位文学教授娶了他的研究生学生作妻子,这更加让我质疑我以前所一直持守的信念。

  他们是我崇拜的对象,但是我所崇拜的对象并不真正关心我的存在。此外,我把他们所说的一切话当成金科玉律,用他们所倡导的价值观建立我的生活原则。但是现在,我崇拜的教授却娶了一个比他小30岁的女孩为妻。他曾经在他的文学讲堂上跟我们说知识分子是社会的良心,那么我还能继续相信他所说的这话的真实性吗?如果我继续相信,那我该怎么解释他所做的这一件丑陋的事呢?如果我不再相信,那么,我是不是要杀死以前的自己?使我重新站立的勇气是什么?

  那是我人生中最迷茫的时候,再加上即将面临大四毕业的压力,我突然发现我以前推崇的个人奋斗再也不能支撑着我站立起来。因为我的偶像让我否定了我以前的自己。那个阶段里,是我个人最灰心落魄的时候。我的刚强全都不见了,以前的豪言壮志全都构不成支撑我重新站立起来的理由。不仅如此,以前我相信自己是一个有道德的人,但是那段时间里,我发现我自己心里藏满了各样的邪情私欲。

  我怎么能不感谢神呢?恰好在经历迷茫的时候,神给了我一个特别的聚会。一个周五的中午,我的朋友跟我说:“今晚上理工团契聚会,你要不要去?”我平时根本没有兴趣,但是那天我答应去了。

  那天人不多,带我们小组聚会的张牧师带领我们查了一处圣经,我从前是从来读不懂圣经的,但是那一天,我仿佛听到上帝在对我说话。

  真的,我没有了盼望,我作家的梦想破灭,以前获得的肯定被我所崇拜的人贬得一文不值。我崇拜的教授犯罪,我自己也充满了私欲,我不知道如何走下去。这时候,圣经告诉我:“忘记背后,努力面前的,向着标竿直跑。”我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量这么安慰到我,在我破灭了所有对人的盼望之后,这段圣经似乎在引导我回转,走上一条新的道路。

  那天晚上的聚会之后,我开始重新阅读圣经。“立志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来由不得我。”这是圣经的话,它一语道出了我的软弱,让我不得不跪在耶稣面前悔改认罪。

  我向主承认我的罪,我拜偶像,把教授及著名的学者当作偶像来拜;我也骄傲,在读书会里用虚空的知识抬高自己的地位,看不起那些读书少的会员;我虚浮,自认为自己学了一点点社会理论就想要改变国家的现状;我满脑子邪情私欲,总是不自觉地想要犯罪。

  当我看到了自己的污垢不堪,也看到我的偶像犯罪的时候,我再次读到《罗马书》3章10节所说的“没有义人,连一个都没有”,我就俯伏在主耶稣脚前:主啊,我承认,的确没有一个合你心意的义人,连一个都没有了,我们除了犯罪,其它的什么都不会。如今我只有靠着你才能走出罪的捆绑,我愿意真正接受你作我的救主。

  教会的Grace,Susan知道我的心回转以后,就安排我们学校的李老师跟我交流。李老师很热情,跟我说了很多信仰的见证,他要我勇敢承认自己的信仰。要我相信神会帮助我战胜生活的缠累。同李老师交流完以后,我就勇敢地在我前女友还有我的朋友们面前,承认了我信基督。

  此后,我寻求真理的心更甚。我阅读了两本基督教的护教书籍,一本是CS刘易斯的《纯粹的基督教》,另一本是约翰班扬的《天路历程》。也阅读一些西方信仰的名著,包括托尔斯泰的《复活》,雨果的《悲惨世界》。

  此外,张牧师详细地教我改革宗基本教义。从2011年8月开始一直到2012年7月初我毕业之前,我几乎没有一天落下过。这将近一年的一对一课程学习对我信仰的造就很大。张牧师给了我一个框架,这个框架构建了我的纯正信仰,使我没有在以后陷入异端中去。

  毕业以后我到上海的一家建筑装饰公司工作。期间,我在家庭教会参加聚会。我从我们教会的弟兄姊妹身上看到了神圣的爱的流露,也从我们的小组长家里看到了什么是家,这激励着我用自己的生活去实践信仰的真理,用爱去彰显基督的荣耀。

  2013年元月至今,我被调到巴基斯坦做一个工程项目。前一年的时间因为属灵上的骄傲导致自己在信仰上没有力量,2014年元旦我回到上海,跟小组弟兄姊妹简短交流以后,我决定带着我们项目上的陈弟兄一起开始两个人的查经聚会。陈弟兄于2014年6月回国,我继续着我的查经,并保持与弟兄姊妹分享,竭力预备自己完成神在旷野里对我这个无用器皿的造就。

  亲爱的朋友,这就是我的信仰历程。感谢神,神并没有废弃我写作的能力,相反,神使用我以文字赞美他,我才发觉我这个器皿在神眼中是何等的有价值。在基督里,我继续做着我作家的梦想,并且深深知道主爱着我,他需要我做的还很多,那节圣经“忘记背后、努力面前的,向着标竿直跑”成为我奔跑天路的动力。愿神的恩典也临到你,使你能够认识神,得着从基督而来的新生命,并得着这奔跑天路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