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致力于为全球华人基督徒提供在线灵修平台。  本站全新改版,如有问题请向管理员反馈。  老版首页  登录注册 收藏本站|网站地图|本站留言|返回首页
热门栏目:
感恩讲章 讲章精选 视频讲道 在线祷告 福音文章 福音书库 2013讲章 儿童主日学 青年团契 基督文艺 赞美诗歌 感恩专题 站内搜索 更多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见证分享 > 感恩见证

耶稣恩友

来源:恩典文章 | 作者:周瑞芳 | 时间:2016-03-09 | 阅读[] 字体: [ ] [繁体] [推荐]

 

 

  坐在飞往东京的班机上,看看芳邻,有十成把握,这是位日本姑娘。同飞十几个小时,除了一般的话匣子,最终要如何纳入“正题”呢?心中默祷:主啊!赐我一个介绍您的话题吧!果然,灵感来了。

  我问她:你听过一首歌吗?我哼给她听:5 · 5 6 5 3 1| 1― 6 ―……谁知她立刻接了下一句 5 ·1 3 1 5 3 | 2 ― ― ―!哈!果然像网上介绍的:1900年初,有一位年轻人将此曲写成日文歌谣,成为日本家喻户晓的调子。多少年来,日本新娘即使不信耶稣,但有很高的比例希望采用基督教的仪式,而且在婚礼中最爱用的音乐之一就是这首“耶稣恩友”!

  由此可见这首诗歌旋律的优美。而能够感动康弗斯(Charles C. Converse, 1832-1918)这位卓越的音乐家谱出如此纯朴的旋律(Tune)及和声(Harmony)的,却是一个鲜为人知的圣诗(Hymn)背景和它的作者。

  史克文(Joseph Scriven, 1819-1886)生于一个富裕的爱尔兰家庭。由都柏林的三一学院毕业。25岁那年决心飘洋过海移民到加拿大。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弟兄会的信仰;另外是婚礼前夕,未婚妻不幸溺毙。从此,他过着敬虔简朴、异于常人的生活。

  在希望港(Port Hope)这个地方,人人都知道他乐善好施、随时脱下身上的衣服给有需要的人。他常常背着锯子和锯木架替人锯树。有一回,一个人想找他锯树,但有人说:你是无法雇用他的,因为他只给那些穷寡妇和贫病交加的人们免费工作。这就是当地的人都敬爱的怪人史克文。

  在史克文移民到加拿大十年的时候,他接到老家母亲病重的消息。在无法返家的痛苦中,那封安慰母亲的信尾,他附上了一首诗:

  What a friend we have in Jesus,

  All our sins and griefs to bear!

  What a privilege to carry

  Everything to God in prayer!

  O what peace we often forfeit,

  O what needless pain we bear,

  All because we do not carry

  Everything to God in prayer.

  耶稣是我亲爱朋友,担当我罪与忧愁

  何等权利,能将万事,带到耶稣座前求!

  多少平安,屡屡失去,多少痛苦冤枉受,

  都是因为未将万事,带到耶稣座前求。

  Have we trials and temptations?

  Is there trouble anywhere?

  We should never be discouraged;

  take it to the Lord in prayer.

  Can we find a friend so faithful

  who will all our sorrows share?

  Jesus knows our every weakness;

  take it to the Lord in prayer.

  我们有无试探引诱?有无难过苦关头?

  决不应当因此灰心:仍到主恩座前求!

  何处得此忠心朋友,分担一切苦与忧?

  我们弱点,主都知道,放心到主座前求!

  Are we weak and heavy laden,

  cumbered with a load of care?

  Precious Savior, still our refuge,

  take it to the Lord in prayer.

  Do your friends despise, forsake you?

  Take it to the Lord in prayer!

  In His arms He’ll take and shield you;

  you will find a solace there.

  我们是否软弱多愁,千斤重担压肩头?

  主仍做我避难处所,奔向耶稣座前求!

  你若正逢友叛亲离,快向耶稣座前求!

  到衪怀中, 祂必保护,有祂安慰便无忧。

  从来没人知道史克文能写诗,他本人更无意发表作品。有一次他病了,一位朋友来探望他时,瞥见这首诗凌乱的草稿就在床旁。朋友读完很好奇的想知道是否出自他的手笔,史克文腼腆地说:“是主和我一同写的”。1868年,这首诗到了康弗斯手上,就成了优美可唱的诗歌。

  这又是一首诗、曲的最佳结合。康弗斯这位多才多艺的音乐大家兼律师,在当代音乐界享有盛名,但流传后世最有名的作品就是这首诗与曲的“天作之合”――“耶稣恩友”。它的调名就叫康弗斯。

  英文的圣诗多半用首句作为歌名,以便于目录寻索。所以“What a Friend We Have in Jesus”虽然是歌名,但史克文所要表达的是我们应当随时到这位忠心朋友面前来祷告,让他分担苦与忧,在他的怀中得保护、蒙安慰。日本女孩津津有味地听着史克文的故事。当然,我也介绍了这位聆听我们祷告的耶稣。这位永不改变,永可信赖的神,不但是史克文的主,也是我的神。

  十几个小时的飞行似乎在这些谈话中不知不觉就度过了。我心中一路祈愿主祝福她的一生。我告诉这位爱旅行的女孩:将来有一天到加拿大安大略省的希望港时,仍然能在它北方四英里的墓园里找到一个纪念碑,上面刻着的正是这首圣诗的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