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致力于为全球华人基督徒提供在线灵修平台。  本站全新改版,如有问题请向管理员反馈。  老版首页  登录注册 收藏本站|网站地图|本站留言|返回首页
热门栏目:
感恩讲章 讲章精选 视频讲道 在线祷告 福音文章 福音书库 2013讲章 儿童主日学 青年团契 基督文艺 赞美诗歌 感恩专题 站内搜索 更多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见证分享 > 感恩见证

失明,却看见基督

来源:恩典文章 | 作者:Ivan Mesa  | 时间:2016-03-11 | 阅读[] 字体: [ ] [繁体] [推荐]

 

 

  “在圣诞节期间,黄斑退化症突然临到我身上,所以现在我不能再阅读写作了。”黄斑退化是一种无法医治的眼科疾病,会让人失明。对于许多一直欣赏、得益于巴刻文字事工(他写了各种书籍、刊物文章、书评、字典词条及著作前言,超过300篇)的人来说,这消息特别让人难过。现年89岁的巴刻将不能再像从前那样写作、旅行或进行任何固定讲道。虽然他现在仍保留着眼球外围的视力,但人怀疑他是否能重新获得阅读的能力。

  巴刻最近在一次电话访谈中对我说:“神知道祂在做什么。”巴刻不是因惧怕或自怜而瘫痪,而是充满信心,“这是从总部来的一个清楚信号,我把这看作是从祂而来。”

  不管他的回应是出于英国人的刚强,还是几十年成圣的结果,巴刻都是在活出他长久以来相信和宣告的一条真理:神掌管主权,在凡事上显为良善。巴刻指出:“祂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已经有足够多的经历,知道祂在各方面都是良善,以至于不怀疑目前的光景。”他补充说:“一些美好的事,一些荣耀祂的事,要从这件事而出。”

  以下是我与他谈话其余部分的记录。

  失去了写作、阅读和讲道的能力,这对你来说是不是特别难以接受?

  不会。在我还有体力可以做这些事的时候,我是关注、甚至焦虑要努力做这些事。现在我不再能做这些事了,我承认神掌管主权。“赏赐的是耶和华,收取的也是耶和华”(伯1:21)。现在我将近90岁了,祂已经在做收取的工作。我在这世界上继续活下去的时候,在体力方面我不会变得更刚壮。我不知道无论怎样活着,我还能继续活多久。

  在感情方面,这是不一种艰难的考验?

  在感情方面,这并没有对我产生冲击,因为毕竟我已经将近90岁了,无论如何我迟早都会停下来做不了这些事,因为我不再会有力量。神已经对我们非常良善,我们没有一个人像如此多与我们一样年纪的人那样,受到任何形式痴呆症的冲击。我们都蒙祝福没有遭遇这些事。你要承认这是怜悯,应当感恩。

  传道书是你最特别感到珍贵的一卷圣经,过往年间已经从中获取极大智慧。你曾说过,传道书治愈了你年轻时候的愤世嫉俗。在人生的这一边,那位年老的智者已经教导你什么功课?传道书最后一章,第12章,在你人生这阶段,是不是要比40年前让你更有特别共鸣?

  传道书的作者已经教导我,就是认为你能为生活制定计划,掌控人生,这是愚昧的想法。如果你尝试这样做就会受伤。你必须承认神的主权,把智慧留给祂。传道书现在告诉我的,和40年前告诉我的一样,就是我们会消耗殆尽,体力支离破碎。人会变老,变老意味着失去你年轻时曾拥有的机能和力量。神就是用这种方式预备我们离开这世界,去到祂正带我们去的一个更美好世界。传道书12章的信息就是:“按你所能在生命早期重新与神建立正确关系,‘你趁着年幼,当记念造你的主。’(传12:1)”不要拖到将来某个时候,那时你很有可能根本不能很好处理这件事。

  在你生命后来这些日子,呼召对你来说发挥什么作用?

  我能说的一切,就是人的思想能力和体力衰退,所以人对自己能做什么,应当做什么的认识,要从我不能再做什么这角度进行调整。基督教现实主义在这一点上闯入人生。神不会呼召我们去做我们不再有能力去做的事。

  你现在是不是更多多思想天堂和永恒?

  从积极方面来说,按我认识的永恒的本质——这永恒在我眼前,是我的结局——很简单就是享受与主同在。

  在这个世界上,祂给我们事情去做,我们办理祂交给我们的任务,以此证实我们是祂儿女的身份。在那里,我们与祂的关系是更密切(是从比在这世界更认识到这一点的角度来说更密切)。我就是在这方面展望在永恒里的重点,作为一个在神手中的人,一直按照这方向,我等待要看这如何实际得到实现。

  每天默想半小时,从未间断的人,应当就是巴克斯特,那位17世纪的清教徒。他生活在痛苦当中,有各种痛苦的身体状况,是在他那个时候不可能治愈的。但面对痛苦,他生活有平安,这是因为他的盼望,就是荣耀的盼望给他加力的缘故。

  有没有任何具体的想法,想到我们活在神面前直到永远的将来,是现在特别打动你的?

  与其说有,我实在要说没有。神启示的任何一部分,可能都会以一种新方式活生生呈现在我面前,指向我的盼望,是我盼望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祂的启示在任何特定时候可以带来冲击的威力是无限。当你与神同行,有一些时刻祂会给你特别的喜乐,特别深深感受到作为祂儿女的平安喜乐——这些事情已经发生在我身上,我认为这些事情发生在所有其他真基督徒身上。这没有什么特别的。

  如果你完全失明,有没有任何肉眼可以看见的事物是你最难舍弃的?

  再一次,对我来说回答就是没有。我想我能学会不再看见我曾见过的任何景象,都能继续活下去。

  你花了几十年时间默想和背诵神的话语,这对许多人来说已经不让他们感到惊奇。追求这些属灵操练,这在你人生这一阶段转换成了怎样的状态?

  我发现现在比从前更有可能关注神他自己和祂的计划、旨意和作为。我认为所有这些事情已经更深深地扎根在我的思想和心里。我相信我不像从前那样肤浅了。我没有什么特别震撼的要汇报;我相信我是稳定向前,进入圣经谈论的一切实在的实现——我说的一切的实在,是与神相交的经历。按我的理解,我并不是一个轰轰烈烈的人。我并不认为我对主恩典的经历是轰轰烈烈。我要说这经历一直是稳定的,我要为此感谢神。

  你如何评价“年轻、躁动、改革宗”这场运动?对这场羽毛未丰的运动,你有什么鼓励和劝勉的话要说?

  记住神所计划的,恩典整体运行的目的,就是让一家教会成为完全,作基督的新妇,在一种宏伟的意义上,成为基督的形象。并且神并不是在做个人主义的事。有一种分别,不是所有福音派基督徒都能分辨,就是个人主义和个性之间的分别。作基督徒,这让你的个性成熟和扩展,但个人主义是一种形式的犯罪,而个人主义在我看来,对年轻、躁动、改革宗的人士仍是一种试探。改革宗基督教信仰至关重要的运动,连同对恩典教义和恩典生活的重新发现,这一切仍需要把个人主义从中挤出去,随着成熟,对个人主义的清除必要发生。参与这些运动的人需要在全时间非常清楚,神的旨意是让一家教会庆贺祂的荣耀。如果目前我们把我们的时间用在不注重教会的事或跨宗派运动上,那么这应当被看作是朝着看重教会,而不是朝着个人主义迈出的步骤和冒险事业。个人主义,不好;看重教会,好。

  总体来说,你会说你因这场运动受到鼓舞吗?

  是的,我看不出任何在一切光景下都聚焦在神身上的基督徒怎么可能不会受到鼓励。因为神掌权,我就看不出任何基督徒怎么会灰心——神知道祂在做什么,万事互相效力,叫按祂旨意被召的人得益处(罗8:28),而我们的盼望是在基督里。这些事情不改变,这些事情是我们应当关注。

  回到教会的中心地位这个问题,我认为清教徒起了工具一样的作用,让我们重新关注教会。

  清教徒是从头到脚全人注重教会的人,他们有非常强烈的个性,他们对基督徒个性的强调,我认为并不亚于任何信徒群体对此曾经发出的强调。但他们注重教会,他们做的一切,是为了建造教会,看教会是基督的身体,是神所有恩典旨意的目的。我认为我们仍然需要在这方面学习,也许就像第一次发现一样学习这一点。

  清教徒看为是处于中心地位的那件大事,就是与神相交,他们把这理解是与父、子、圣灵相交。他们的特点并不是不平衡,你如此经常,甚至在今天那些支持清教徒的人身上看到这种不平衡——我指的是那些人聚焦在基督身上,却排斥圣灵,或聚焦在圣灵身上,排斥基督。我认为清教徒有奇妙的平衡。他们发表的著作表明了这一点,是非常成熟的。这和成为敬虔这一目标的关系,与正确训练、操练身体,造就一位达致得到呼召要发挥作用的运动员的关系是一样的。

  如果你要对教会说临别赠言,你会说什么?

  我想我可以把它浓缩成一句话:“在每一个方面都荣耀基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