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致力于为全球华人基督徒提供在线灵修平台。  本站全新改版,如有问题请向管理员反馈。  老版首页  登录注册 收藏本站|网站地图|本站留言|返回首页
热门栏目:
感恩讲章 讲章精选 视频讲道 在线祷告 福音文章 福音书库 2013讲章 儿童主日学 青年团契 基督文艺 赞美诗歌 感恩专题 站内搜索 更多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见证分享 > 感恩见证

精彩人生平淡心

来源:恩典文章 | 作者:天歌 | 时间:2016-03-11 | 阅读[] 字体: [ ] [繁体] [推荐]

 

 

  三月末的洛杉矶已是盛春,在涛浪市一间狭小的办公室里,我采访了前蓝十字保险公司执行副总裁,现在的美国校园团契副总干事王保华。办公室中除了一张较宽大的转角办公桌和一个书架外,仅能放下三把椅子。

  办公桌后的王保华六十开外,穿着朴素的深驼色夹克。灰白却仍显丰厚的短发,一丝不苟地向后梳拢。起初他的手还在桌上无意识地翻动着文件,当我说采访开始时,才将身体向后微仰,手离开了办公桌,那姿态和眼神彷佛是个不得已暂停奔跑的运动员,难怪他妻子称他最大的爱好就是工作。

  王保华的妻子杨歆娥穿着两件套的淡驼色毛衣,安静地坐在一边。岁月已逝,却仍是秀美。常听王保华说妻子当年的成绩比他好,却坚持让丈夫读博士,因为她认为丈夫要负起一家之主的重任。也曾听一位他们年轻时的朋友说过,杨歆娥在中学和大学成绩都是出了名的好,而且娇小美丽的她是个标准的乖乖女。此刻我望着这位毫不张扬、秀外慧中的女子,不禁感叹地想起圣经中的一句话:“你们不要以外面的辫头发,戴金饰,穿美衣为妆饰,只要以里面存着长久温柔,安静的心为妆饰;这在神面前是极宝贵的。”(《彼得前书》3:3-4)

  不知明天的道路救主领我

  王保华和杨歆娥两人都是从小在教会中长大的,但王保华说自己是到了初中,才认真思考基督教信仰。到高三时,在一次聚会中决心将自己的一生奉献给救主耶稣。

  从那时起,无论他身处何时何地,在怎样的境况中,耶稣基督作为他生命的主都始终带引他,与他同在。随着人生的起伏跌荡,神的旨意渐渐成了他人生真正不变的目标,天国成了他价值的天平、眼目的关注、和积存财宝的地方。因此,他一再说不明白我为何要采访他,他不认为自己是个“成功人士”。

  他俩从初一开始在一个教会的少年团契,进入大学后开始交往。高中时,他在教会儿童主日学当校长,她是小老师。杨歆娥回忆说,当时很怕这位校长,觉得这人很成熟,以为他是大学生,是个靠近三十的“老人”,根本没想到他和自己同年。采访时杨歆娥笑着告诉我:“我们结婚20多年后,一个当年同在少年团契的老同学说:保华从前那么老,现在还是那么老。”

  1964年王保华从台大数学系毕业后,就与台大药学系毕业的杨歆娥订了婚。两年后,随着当年台湾的留学浪潮双双来到美国。经过半年的寻找,他们加入也服事于西雅图初成立的华人教会,当时教会成员多是港台来的留学生及少数定居的华侨,大家亲如家人。1967年他们结婚时,为他们安排婚礼一切细节,出席的宾客都是教会弟兄姊妹;在双方家长都无法从台湾来参加的情况下,众弟兄姊妹的爱心与祝福,他们至今难忘。虽然,当我问到信仰对他们人生的意义时,他俩没有什么高言大智,只是说一直在教会参与服事,遇到事情当然和团契的弟兄姊妹一同祷告,彼此帮助。但这份一生的坚持,已经在不经意中让信仰融化在他们的生命和生活中,无法分割。

  1971年他们的第一个女儿出生,王保华当时正在写博士论文。他一边埋头在纸上,一边在华大兼职教课,一边找工作。虽然他选的论文专题当时颇受重视,指导教授名声也不错,但那年工作十分难找。他告诉我同期毕业的13位同学最后只有6人找到了工作。

  我问他们当时着不着急?是否俩人会为此吵架?他们说当然着急,但教会团契的弟兄姊妹与他们一同祷告。杨歆娥说:“着急是着急,因为多了一个婴儿,开销大了。但知道双方心中压力都大,都不忍将压力加给对方,只能更多学习向神祷告的功课。”最后,王保华找到了科罗拉多州立大学的教职,但工作仅两年为期。

  教书二年后,王保华重新面临了找工作的困境,当时他找了各种工作,但都不成功。想在Community College教书,被拒;想找计算机的工作,被拒……拒绝的理由都是学历太高,认为工作市场一好转就会跳槽。他只能一边找工作一边作些零工,像为一些台湾来的商人开车,贴补生活费等。

  杨歆娥当时又怀上了第二胎,她想为丈夫分担,也出去找工作。有一份不错的药学研究工作几乎已经向她敞开了门,当她和老板在电梯中时,老板不经意地问了一声:“你怀孕了吗?”她便愣在那里,心中知道自己很需要这份工作,但她更知道自己不能撒谎。于是,老板拒绝了她,并对她说,这是为了她和孩子的健康。

  我问她:“你当时有信心,神一定会给你们工作吗?”她说:“我当时没有这么大的信心,但我们俩那时很喜欢唱两首歌:〈我不知明天的道路〉和〈全路程我救主领我〉。”当她提到这两首歌时,我的思维飘开了一瞬,这两首熟悉的旋律和歌词在我心中回荡起来。

  “我不知明天的道路,每一天只为主活……我今天要与主同行,因他知前面如何……每一步越走越光明,像攀登黄金阶梯;每重担越挑越轻省,每朵云披上银衣……有许多未来的事情,我现在不能识透,但我知谁管着明天,我也知谁牵我手。”

  我们的访谈静默了一会,不由地在心中各自回味着那一次次,心从疲惫黯然中被歌声牵引,被主的手拉着,起来,向着天际,越走越光明越升高的美妙与感恩……王保华打断了这短暂的沉默。他说,全路程我救主领我,这是盲人女诗人芬妮·克罗斯比晚年写的诗歌,当时我们都才三十多岁,却非常喜欢。全路程我救主领我,舍此外我复何求?

  从科罗拉多搬到洛杉矶,王保华带着一个三岁的女儿,和一个怀孕的妻子,住在姊姊家。在找工作的三个月中,压力大得像是经历了好几年。因着这次经历,作妻子的杨歆娥以后对丈夫经常出差、不能帮助做家务等就不敢太抱怨了,深深体会,一份养家的工作,是神给的恩典。

  把握人生的方向面对选择

  教书一直是王保华喜欢的工作,但当时大学入学率忽然大降,大学教授过剩,一位同教会的弟兄当时在保险业作精算师,他把自己工作的性质经验与保华分享后,王保华就试着朝这方向进行。

  “当一个公司给我工作机会后,另外二个公司也同时给我工作,我一下子面对了三个选择。我选择了工资最低的那份工作。”听到王保华这么说,我很好奇。成功的一大因素是选择,我很想知道这有违常规的做法是否隐含了成功的密诀。“当时我和一位在这方面工作上很有经验,并且也很有爱心的教会弟兄一起为工作祷告。他对我说,这个公司虽然给的工资低,但它的专业口碑最好,我在里面最能学到东西。于是,我就进了这个公司,从最低的职位和工作做起……”

  找到工作后他们马上出去找公寓,当时许多公寓出租的先决条件就是:“No Kids,No Pets”(不可有孩子和宠物)。于是,他们被迫无奈,只得借贷买了一幢旧房子。岂不知这次好像在“无奈”的情况下买的第一幢房子,以后在换工作时卖了,就有头款买另一幢。

  从1974年到1992年,王保华在Milliman精算顾问公司工作了18年,也许正是因着“全路程我救主领我”的信心,使他可以安静地为了多学点东西而选择一个低工资的工作,使他可以以一颗作主忠心管家,讨神喜悦的心,在人前人后都殷勤、忠诚,踏踏实实地工作,赢得了人格和专业的双重认可,最后成为这个大公司唯一的华裔合伙人。

  作为合伙人,压力一下子就大了。但就在王保华事业成功,却又紧张忙碌之际,妻子却对他说:“你能不能换个工作,不要经常出差呢?”杨歆娥认为家庭比事业重要,工作只要赚得够用的衣食就可以了。虽然王保华心里并不赞成她的观点,但爱妻子就该理解并体恤她的心思。圣经上说,“你们作丈夫的,也要按情理和妻子同住;因她比你软弱,与你一同承受生命之恩的,所以要敬重她。这样,便叫你们的祷告没有阻碍。”(《彼得前书》3:7)

  那年小女儿也高中毕业要去上大学了,王保华想到妻子将一个人在家里,想到她的寂寞,想到自己那么多年忙碌,常常出差不在家……他决心要放弃一些个人的计划,来与妻子一同建造并享受家庭。因为,夫妻二人是成为一体的,就不能单顾自己。

  他离开了Milliman公司,放弃了高职和高薪,搬到洛杉矶,进入LA Health Net公司工作。工薪减了一半,但好处是这个健康保险公司是加州地域性的,出差应该在加州范围内,这样就可以常常与妻子共进晚餐。杨歆娥对丈夫所做的当然非常感动。后来,当丈夫真正进入这个公司后,由于公司业务扩大,他仍是常常出差时,她就尽心料理家事和丈夫的起居饮食。1994年,得知岳父在香港病重,医生告知大概只有半年时间了,丈夫全力支持妻子将岳父岳母接来美国家中,就近照顾。

  事业成功不能吸引他的心

  1997年,王保华56岁,公司的业务越做越大,但大公司的一些复杂人事,使他打算退休。他想全心在教会服事,也想好好陪伴妻子。但就在他刚刚递出辞呈时,他接到了华盛顿州蓝十字保险公司西雅图总部的邀请。西雅图是妻子一直萦怀的第二故乡,他俩在那里结婚、学习、工作,在那里有了第一个女儿。特别是那里的华人教会,就像他们的家,那里许多弟兄姊妹一直与他们有联系和往来。能搬回西雅图真是太棒了!王保华接受了邀请,出任蓝十字保险公司的执行副总裁。

  事业的顺利与成功,并不能吸引住王保华的全部心思,也不能满足他对人生的构想。生命的热情究竟在哪呢?王保华心中一直不能忘怀,他在高三时蒙神呼召,将自己献给了神。这么多年来,他的心思一直在服事主、为基督的生命作见证上,这才是他真正的快乐与满足。在这么多年繁忙的工作中,他不仅每个主日按时去教堂敬拜上帝,在教会中参与诗班、主日学等事工,而且只要没出差就一定去祷告会。常常是参加完晨祷直接去办公室,或是从办公室一下班就直接去教会参加团契。他说:“我不认为工作忙可以是不去教会的理由,我需要去祷告会、去团契,这不是个负担。”

  当他在2002年决定离开蓝十字保险公司,而要搬到洛杉矶,参与美国校园团契事工,成为一个不支薪的同工时,妻子杨歆娥完全没有抱怨,反倒在心中生出份喜悦。远在她念大学时,她就曾悄悄向神祷告:“神啊,你将来要我在什么地方服事你,就求你先预备我丈夫的心,无论他在何时何地,以何种方式服事你,我就作他的帮助者。”

  就在他俩心怀激动,口中忍不住要唱出歌时;就在他们已经将房子卖了,打包准备搬家时;一次例行的妇科检查,查出杨歆娥患了乳癌。怎么办?她不禁问神,你的心意如何呢?你不要我们去吗?在左右为难,不知如何决定中,她切切地祷告着,一天,突然一句圣经的话跳入脑海,“撒但,你退后去吧!”

  杨歆娥对我说:“我祷告时不常有特别的话或感动,但那一句很特别,我相信是神对我说话。”于是,她在心中决心不受魔鬼的哄骗,看它的攻击为虚谎。当丈夫对她说,若她希望留在西雅图,他可以不在乎罚金保留这房子。但她说:“神给我们的路我们就一步步走,既然已经决定去了,就不要改变。”

  杨歆娥把行期告诉了医生,医生安排她在走前动手术,后期治疗就移到洛杉矶继续进行。手术非常成功,癌细胞也没有扩散。治疗的过程虽然难过,但有神的应许为盼望;有远近弟兄姊妹们的代祷作支持;还有“远庖厨”的先生担起了全部家务。

  她回忆这一切,感慨地对我说:“真是神的恩典!”

  我曾去过他们在洛杉矶的家,一个只有约1500平方英尺的连体屋。屋中陈设简朴但洁净,色调非常温暖,让人呆在那里就不想离开。但想到作为蓝十字保险公司副总裁的商业成功人士的家,想到他们卖掉的西雅图5000平方英尺的房子,我忍不住问她:“这里小不小。”她笑着说:“这里很好啊!不用拔草!”秀气的杨歆娥有时笑起来特别爽朗,她又非常爱笑,任何一句不太好笑的笑话也都能把她逗笑,她被大家戏称为“笑”(校)长。她曾告诉我,她说笑话给丈夫听,说完了她自己已经笑得直不起腰了,丈夫王保华却一脸严肃地探问:“后来呢?”

  地上人生是客旅注目天国

  王保华在美国校园团契福音机构开始了服事,担任了副总干事,杨歆娥也夫唱妇随地在同一机构的杂志社做义工。无论是审稿、校对、贴信封、采访,哪里需要,她都是“On Call”(随叫随到),非常开心地做这“流动雇员”。现在王保华仍常出差,最不爱旅行的她却常常陪他飞来飞去,因为她在癌症治疗恢复后,更确知此生年日全是神的恩典,想到丈夫是在为神国的事奔忙,就愿陪伴他帮助他。

  2005年应蓝十字保险公司的特约,王保华作为保险业华裔的专业人才之一,他30多年的经验,加上对这方面中英文双语专业术语的精通,使他又参与了该公司在中国的保险业务拓展。他说,一来觉得自己是中国人,理当为中国的保险业尽一份力;二来,他感到神是藉着这个机会,让他更多认识中国大陆,并寻找向那里的同胞亲人传讲天国福音的机会。一年后,当公司的业务和团队都安排好,并前景无限时,他却离开了,重新全力在福音机构义务工作。我问他:“不是都很看重事业吗,今天中国商机无限,保险业更是空缺带,你怎么能放得下?不想大干一场?”他只是平静地说:“那本来就不是我的目标。地上的生活不是客旅吗?我很喜欢一首歌,歌名是〈这世界非我家〉。”

  在这个浮躁、功利的世代,人都在为自己心中的王效力,在敬拜自己心中的主。一个小时的简单访谈,王保华、杨歆娥这对夫妻,彷佛静静地在我面前走过了他们的一生。望着他们相携相伴走向天光的背影,我不禁问自己:我要为天上的事效力,还是为地上的?我要敬拜上帝的荣耀,还是敬拜名利的光环?我要按造物主美善的旨意而活,还是按世人眼中的标尺?我要被圣灵带引、遵神的律而行,还是被潮流卷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