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致力于为全球华人基督徒提供在线灵修平台。  本站全新改版,如有问题请向管理员反馈。  老版首页  登录注册 收藏本站|网站地图|本站留言|返回首页
热门栏目:
感恩讲章 讲章精选 视频讲道 在线祷告 福音文章 福音书库 2013讲章 儿童主日学 青年团契 基督文艺 赞美诗歌 感恩专题 站内搜索 更多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见证分享 > 感恩见证

主啊,对你的意念,我说“是”!

来源:恩典文章 | 作者:内详 | 时间:2016-03-17 | 阅读[] 字体: [ ] [繁体] [推荐]

 

 

  第一章 路德的见证(1994 年元月)

  圣诞节期间,我参加了“Urbana 宣教大会93 ”(由美国校园团契组织的每三年一次的大型聚会——编者)。一周的会议改变了我的人生。

  我于12 月26 日到达Urbana 城。第一天晚上的两个小时聚会之后,我就打电话告诉表姐,对她说我感到神可能在这一周改变我的人生。结果真的如此。

  星期二晚上的祷告大会最令我感动。全会一万八千人跪在神面前认罪悔改,为未听过福音的回教国家的人祷告,为世界上饥饿的孩子祷告。祷告中我们唱的一支歌特别激动我的心:

  我们走遍大地怀着火热的心步步靠祷告希望在心中升起 迎接新的黎明歌声在空中飘溢火焰在大地燃烧,已有两千年人的心灵还在等待、渴盼、苦痛再来一次复兴让火焰燃得更旺驱散心灵的黑暗把黑夜变为光明让歌声更嘹亮让我们的爱更浓燃烧吧,燃烧吧!

  会议中心的巨大屏幕上展出了世界各族敬拜上帝的画面,非洲儿童因极度缺乏营养而奄奄待毙的画面,以及天安门广场上静坐的中国学生的画面……我忍不住流下眼泪。我想到,人最初被造时,是上帝的朋友,在伊甸园中与神同行,与神交谈;而今却因堕落犯罪而陷入这种悲惨的境地!

  过去的几年里,我知道神让我过一个有意义的人生,但我总不肯放弃自己的人生计划。自我来美后,这个自我计划显得更有希望成功:我将成为一个医生,将变得富有,将过一种体面的中产阶级生活。我相信这样的生活也没有什么不对,但潜意识中知道,做一个富有的医生或学者并不是神对我的计划。我自己的自私的打算阻碍了我,使我不敢投身宣教工场,做一名宣教士。而那天晚上,我所有的这些自私的顾虑一扫而光。我不能不直面世界上许多人的悲惨境遇。如果我仍然抓住自己的计划不放,不愿去服事他们,我的心将永无宁日。我决心献出我的全部生命,去服事世上贫困、苦难中的人。从那一刻起,我才感到我所读的经文,所唱的诗歌所具有的意义。我从心中唱出:

  主啊,我在这里,我要把你的人民放在我的心中!

  此后,神继续使用会议中的各种讲座坚固我奉献的心志。特别是星期五晚上的大会闭幕式。一万八千人同领圣餐后,校园团契 (InterVarsity )的主席为我们祈祷:上帝将使用你们去做比你们所梦想的更大的事!一万八千人同声“阿们”的呼声简直像地震一样。我和大家一起高唱:

  主啊,对你的意念,你的道路,我说“是”!

  那一刻我心中充满了欢喜快乐,我一生从没有这么高兴过。那是一个新年的开始。

  大会的讲员鼓励我们以实际行动来回应神的呼召。我的具体计划是:一、在学校更积极地参加校园事工。我将与另外七位同学分享我的异象。二、更努力地研读圣经及其他属灵书籍,学习如何传福音,学习“基督是主”的真理。三、多参与短宣。我已经与数家短宣机构联系,将在夏天参加短宣。其中一个是“恩惠之船”,将驶向非洲、南美等地,向人传福音并提供免费医疗。

  我的人生计划是作一个宣教士医生。有许多方法可以实现这个目标。我可以长期在“恩惠之船”上工作,也可以去缺乏医疗条件、同时又拒绝福音的国家工作,比如土耳其等回教国家;那里不允许宣教士进去,但我可以医生身份进去。中国医学院也需要教师。总之,我相信,神将作的,比我所梦想的更大!

  第二章 卡门·托霍斯特:路德老师的见证

  我与路德的缘份始于他出生的前两年。那一年我听了一个关于语言、信仰和文化的讲座。讲员(一位1949 年前离开中国的西人)和他讲述下的中国,激起我心中的共鸣。此后,我便梦想有一天可以去中国。

  1987年,我和一位同事从北京直下昆明,要在那里任暑假英文教师。沿途,展现在列车车窗前的,是连绵千里的田野、梯田,不可思议的刀削般陡峭的山崖、峡谷。而我所了解的普普通通的中国人的生活,他们悲欢离合的故事,他们生息劳作的生活方式,也完全震动了我。我的中国学生和同事在学习中所表现出的喜乐也远远超出了我的想象。我回美时,自己已经完全改变了。

  电话铃响了。我抬头看了看墙上的挂钟,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是1997 年四月中旬的一天。谁会这么晚来电话呢?路德在电话中道歉说,打电话太晚了。我最后一次见他是1996 年3 月。他重返母校参加他的钢琴老师杰茜的演奏会。这次电话中,我听得出他的声音很激动:“我妈妈过几天会来美国,可以在你家里住几天吗?”“当然可以啦!”于是,我们讲定了,路德,路德的一位朋友,和他的母亲将在五月初来我家住几天;条件是,路德要露一手,为大家做几个中国菜。

  路德是1992 年申请入学的。我们从没有招收中国学生的经验,而这个中国男孩的成绩优异得惊人!我们既高兴、又慎重,为了帮助他,还专门请示了校长。最后,他获得了四年的全额奖学金,于10 月到校报到。这是一位品学兼优的青年。他第二个学期修我的课,他写的论文很令我欣赏。

  5月8 日,一大早起来,才7 点钟时,我莫名其妙,一时高兴(?),就给杰茜打了个电话。杰茜曾同我一起去中国,我们又同是路德的老师,这些共同的经验更促进了我们的友谊。“今晚来我家吃饭好吗?路德和他妈妈都会来,这次她签上证了。他们下午就到。”“好啊,我下了课就去。”

  那天在学校时,一切顺利。下午3 :30 分,我匆匆赶回家中。电话铃响了。——卡门,你在做什么?——我吗,手中掂着扫帚呢,在清理路德要住的房间。——卡门,你坐下。——杰茜,怎么了?——密苏里州警察来电话了,路德死了。——不!——不!

  啊,主啊!不是路德!

  约伯记中,约伯在极度苦痛中呼喊说:“我与野狗为弟兄,我与鸵鸟为同伴……我的琴声变为悲音,我的箫声变为哭声。”(约伯记30 :29 ,31 )

  分类学把世界割裂得七零八碎。生命既冷峻又难以驾驭。事件本身似乎是既散乱、偶然、又冷酷无情。而上帝以沉默回答我们。可能。倘若我们看不到事件之间的关联,倘若我们听不到那呼啸风声中的静寂的答案:

  ——路德和他的朋友5 月7日在一惨重的车祸中烧为灰碳——警察局查不出路德要开车去何处——路德正在就读的学校档案里,除了他父母在中国的地址外,找不到别的亲友的信息——有人回忆起,路德曾提到过他大学时期的钢琴老师杰茜——卡门完全不自觉地邀请杰茜,告诉她路德要来的消息——警察局找到了杰茜,杰茜通知卡门这个恶耗——路德的母亲在机场等了4 个多小时,才看到儿子的老师从机场通道上匆匆赶来。

  我在中国时,听到“独生子女政策”,我惊恐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喉头。我写了一首诗,《“小皇帝”,“小国王”》。我想把我的两个孩子紧紧搂在怀里。

  手中还握着话筒时,我渐渐想到一件什么事:路德的母亲现在还在机场的什么地方,在等候她的儿子接她。我不知道她的姓名,也不知道航班号,也不知道到达时间。我急急忙忙打到学校档案部,查到了路德在洛杉矶一位姨母的电话。打过去竟是错号。又打到了当地警察局,查到好几个人名。还好。找到了路德的姨母。她告诉了我路德母亲的名字、航班号。——终于,晚上6 :30 分时,我在机场的尽头看到了一位妇人,差不多和我一样的年龄,紧张不安地坐在那里,身边放着两个旅行箱。从她的脸上,我一眼看见了路德那严肃的面容。我的心在颤栗。是她。

  ——章琳?她有些拘谨,又很有礼貌地问道:你是路德的老师?——是的,我是卡门。她盯住了我的眼睛。——卡门,路德在哪里?——警察局来电话了,章琳。——路德在警察局吗?——不,没有。我惶恐。——出了什么事?——意外事故。我攥住了她的手——啊,上帝!——章琳,坐下。我紧紧地攥住她的手。约伯那如鸵鸟、犬类般的呼号,倾吐着那无法减缓的苦痛……——那是我的独生子!

  我的心又一次提到了喉头,正如在中国时一样。是的,章琳。你的独子。

  那天夜里,路德的妈妈,杰茜和我,三个女人,三位母亲,三个姊妹,一同站在生与死之间。然而,其中只有一位,她所饮下的苦杯,是旁人无法用语言述说的。

  第三章 章琳:母亲的见证

  1997 年5 月8 日下午两点,在芝加哥市下飞机时,我心里充满了喜悦,因为再过几分钟就可以见到路德了。

  路德是我们的独生子。1992 年高中毕业后,他同时被上海医科大学和美国伊州TIU 大学生物系录取。92 年秋他负笈美国,1996 年5 月毕业;后又入密苏里州州立大学医学院攻读硕士、博士课程。去年,他邀请我们来美国参加他的毕业典礼和钢琴独奏会,后因签证问题我们未能成行,他很失望。这次我获得签证后,于4 月30 日飞抵洛杉矶,在大姐家住了一星期,接下来应该和路德在一起了。久别重逢就在眼前,我怎能不激动!可是我一直等到5 点仍没有见到路德。心里掠过了一些不安:会不会出了什么事?

  不知过了多久,一位黑发中年女士(路德母校的老师卡门)来到我面前,告诉我路德在开车来接我的途中出了车祸,已经去世……

  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担心是否听错了话;但卡门脸上的悲伤表情和满眼的泪水,终于让我明白:路德确实在车祸中罹难……我的独生儿子在与我久别重逢前突然离我而去!

  当天我住在卡门教授家里,整整一晚无法入睡。午夜,警方来电证实路德于5 月7 日中午从K 市驾驶他的“福特”车去芝加哥,准备次日去机场接我。途中汽车失控,冲过高速公路中界线,撞上迎面驶来的载重卡车;“福特”立即爆炸起火,路德当场丧生。

  那夜我泣不成声,悲痛欲绝。往事历历,儿子的音容笑貌清晰浮现在心中……从童年到大学本科毕业,路德一直是品学兼优的好学生。在全市高中学生数学、化学、物理和英语竞赛中,他都出类拔萃,荣膺一等奖。更可贵的是,他十三岁时就重生得救,受洗归主。初中二年级,为了捍卫圣经真理,他拒绝回答占生物学期末考试试卷50 %的达尔文进化论问题,结果是:中学全部课程均列优等,唯生物学勉强及格,失去“满堂红”(即全优)的荣誉。同学们都为他惋惜,他却满心喜悦,为自己没有像以扫那样为一碗红豆汤(全优等成绩)而失去长子的名分。中学毕业后神把他送到美国TIU 大学深造。在这所以圣经真理为各门学科教学基础的高等学府里,路德属灵生命茁壮成长。

  93 年底他参加URBANA 93 之后,在给我们的信中,写道:“非洲人民是全世界最没有盼望的人民,最需要福音。我不能再考虑自己的前程了……本来我一直在做美国梦:用功读书,将来做医生,挣大钱,买洋房、汽车,给慈善机构捐钱……但这一切从现在起都离我很远很远了。做医务宣教士没有固定收入,要靠奉献。我会很穷,但我很乐意。把福音传到地极是我们这一代的使命,也是基督再来的前奏。所以,爸爸妈妈,你们也许不能指望我养老了。今后我要凭信心生活;要成家也只能找志同道合的人结婚,一起到非洲服事。”

  从那时起,他更热心事奉,暑假里他放弃打工挣钱的机会,参加学校组织的夏季布道团,到旧金山不良少年学习班做辅导老师,到艾滋病专科医院给艾滋病患者传福音,给慈善机构捐钱,并支持两个生长在贫困国家的孩子……看到路德清楚奉献给主后属灵生命如此旺盛,我们感到由衷欣慰。

  而今,我不明白,一个才22 岁的孩子,一个决心一生事奉主的仆人,刚刚迈出事奉的脚步,正是为主作工的时候,为什么神那么早就接他回天家?我哭泣祷告,但都没有听到回答……

  第二天下午,为料理路德后事,我乘飞机到K 城路德读书的密州州立大学。四点左右,六位学生代表带我去哥城火葬场。一路上我泪流满面,不停祷告说:“主啊,你再不给我力量,我就不去火葬场,看到路德的遗体我会昏厥……”

  在我最软弱的时候,神亲自扶持我。我听到他对我说:“你的孩子不在哥城火葬场,他已安息在我的怀里,他现在快乐胜过在地。”

  神的话胜过任何人的安慰,我顿时有了力量。路德现在已在天家,比任何人都要幸福;我为什么这样自私,不愿让他和上帝同在乐园?

  是的,路德确实不在哥城火葬场;在那里的只是一堆尘土。我在火葬场没有看到路德的遗体,因为失控的“福特”以70 英里的时速撞上了满载汽油的卡车后马上爆炸起火,路德刹那间就停止了呼吸,躯体顿时化为清灰,没有痛苦,没有挣扎。在我经历着那种无法承受的苦痛时,神担当了我的重担。难忍的丧子之痛,刹那间开始减缓……我心里开始涌出对神的感恩和赞美。

  次日一早,我来到车祸发生现场。学生们见到我眼角挂着泪痕,以为我触景生情,都来安慰我。我告诉他们:我不再为路德的死悲伤,但为他们流泪,因为他们还没有认识主,还没有接受救恩。人的生命何等脆弱,“年日如草一样……经风一吹,便归乌有,它的原处,也不再认识它”(诗篇103 :15 -17 ),可是赐永生的神对我们的爱却是始终如一,从亘古到永远。他说:“信我的人虽死了,也必复活。凡活着信我的人,必永远不死。”(约翰福音11 :25 -26 )学生们听了都感动,都说回校后要去路德事奉的教会听福音。

  离开哥城火葬场之前,一位在火葬场工作的女士玛琪告诉我们:车祸发生时,熊熊的大火几乎烧毁了一切,唯独一本圣经遗留在汽车残骸里,完好无损。她走上前去,看到圣经翻到“利未记”,刚要伸手把它捡起来,忽然刮起一阵风,将圣经的书页一页页从一侧吹到另一侧,最后全书合起。圣经的扉页上写着路德的名字。

  利未记讲的是圣洁——即人必须在圣洁中敬拜神;神喜悦圣洁的献祭。神藉着这本经过火的圣经告诉我:第一,天地都要过去,他的慈爱却不改变,从亘古到永远,属于敬畏他的人;第二,他喜悦路德,把他接回天家,因此圣经合上了,路德已和神同在乐园。

  这是多么感人的见证!玛琪还告诉我,她幼年时是信主的,长大后反而离开了主;今天看到神藉着这本圣经向她说话,她十分感动,决心重返主的怀抱。

  “一粒麦子不落在地里死了,仍旧是一粒;若死了,就结出许多子粒来。”(约翰福音12 :24 )神就是这样藉着路德的肉体的死亡,带给许多人灵魂的得救和复苏,其中有像密大的六个学生代表那样的青年,有像玛琪女士那样的曾经信主、后来爱心渐渐冷淡的软弱的弟兄姐妹,也有像专程从他州赶来参加路德的追思会、路德最好的朋友、刚受洗不久的梁辉。看到路德死后的见证并不比他生前少,我感到莫大的欣慰。我不再悲痛伤嗟,惟有感恩赞美。

  第四章 陆道真:父亲的见证

  5 月9日,早晨7 点钟。

  祷告读经后,我开始一天的工作。

  电话铃响了。

  我还以为是学生来电要求约时间辅导,不料听筒里传来的竟是美国洛城三姐的声音,她向我报告的竟是路德车毁身亡的凶信!

  这真是晴天霹雳!我顿觉天旋地转,眼前一片漆黑,几乎晕厥。

  路德是我们的独生子,是我重生得救的70 年代神赐给我们夫妇的礼物。二十多年来我们爱他胜过世上一切。他还没满二十三岁,怎么能那么年轻就匆匆离开人间?

  可是今天,接二连三的电话和电子邮件证实:路德确实在一场车祸中丧生!这怎么可能!在人生最美好的年华,在生命力最旺盛,最能为主所用的时候,我们的孩子的生命就这样匆匆结束?!我悲痛万分,泪如泉涌,反复问:主啊!为什么这事临到我?为什么撇下我一个人在家里……

  后来收到了德州理工学院的外甥女发来的电子信,详述车祸发生的经过。读完信后我才知道路德的“福特”爆炸起火后全部烧毁,路德当场被熊熊烈火烧成灰碳,竟连遗体也没有留下。

  我的心颤抖了,热泪夺眶而出,我再次坠入悲痛的深渊。“主啊,你爱路德,所以接他回天家;可为什么要用这样惨不忍睹的方式?”我忍不住开口抱怨。

  “天怎样高过地,照样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我的意念,高过你们的意念。”(以赛亚书55 :9 )当时我没有明白路德以这样的方式回天家,完全出自神的恩典和美意。“福特”撞上卡车的刹那间路德便离开人世,没有痛苦,没有挣扎,在即将见到母亲的无限喜悦和憧憬中回到天家,满怀喜乐在空中见主。

  那天,圣灵就是这样不断对我说话,安慰我,鼓励我。我明白了:我们基督徒的身体其实好比一幢房子,是灵魂居住的地方。如果我们把房子卖掉了,离开了旧房子,换了个家,我们还是我们,谁也不会伤心难过。路德的灵魂既已得救赎,离开了原有的身体,便到天家住在主的怀里了。死亡只是一扇通往永生之家的门,慈爱的天父为爱他的所有信徒预备了这个永生之家。我们和路德的分别只是暂时的,因为我们必定会在基督里相见……

  我于5 月22 日赴美料理路德后事。几天以后,神再次对我说话。那天晚上,太太收拾路德遗物、整理他五年来收到的邮件时,从我们写给他的两百多封书信中特别注意到一封贴满了邮票的厚信。她抽出里面厚厚的六页信纸一看,发现除了我们写给路德的两页长信之外,还有一首诗,中、英文各一件。它打开了我记忆的闸门,我突然回忆起几乎完全忘记的往事:那是在95 年8 月底,一位肢体讲道时需引用这首英文诗歌,请我将它译为中文。诗中写道:

  “我要把我的孩子暂时借给你们,”他说,“他活着,你们要爱他;他死后,你们要悼念他。也许只有六、七年;也许二十二、三年。可你们是否愿意,我把他召回之前,为我照料他?他那份稚气童真会给你们带来欣慰;假如他不久人世,想想那一件件甜蜜的往事,你们在哀痛中必得安慰。我不能许诺他长留地上,因为在地上的都须回天家。但在地上我留下了教训,要这孩子学习领会。为了给孩子找真正的教师,我寻遍大地,从挤满大街小巷的茫茫人海中,我拣选了你们。你们是否愿意给他你们全部的爱,当我召他回天家时,你们既不可惜白费工夫、心血,也不怨我、恨我、怪罪我?”我似乎听到他们说,“亲爱的主,凡你旨意,必一一成就。孩子既给我们带来欢乐,我们乐意经历可能失去他的悲痛。趁现在还可能,我们会万分体贴他,爱护他,对我们已经历过的欢乐和幸福,我们会永远感激,万一天使大大早于我们的预料,降临到地上把他召回,我们会勇敢地面对深深的悲痛,努力顺服主的美意。”

  这首诗不是虚构的,所写的是一对年轻父母里德夫妇痛失爱女时,对神仍存感恩之心的美好见证:

  在一次团体野营旅行中,里德夫妇六岁的女儿温蒂得到父母允许坐到另一辆车上陪伴一个没有父母带领的小朋友,不料半途这辆车子失控撞上了迎面驶来的汽车,温蒂当场丧命。在葬礼上,里德夫妇并不像常人那样因失去爱女悲痛欲绝,除了挂在眼角的泪痕外,他们依然和平常一样平静。被问及他们是怎样能够如此坦然平静地接受唯一爱女的夭折时,里德说,“假如六年前神对我们说,里德,这里有个小女孩温蒂,是我的女儿;她只能在地上活六年。我需要有人在这六年里爱她、照料她,教她认识我,你们愿意接受她吗?我们当然会说愿意。神确实是这样安排的。他早就知道温蒂只能在地上活六年。我乐意为这六年中的每一天感谢神。我们非常怀念温蒂。我们痛哭过,我们还会为她流泪;但我们都知道我们会在天国再见到她的。为这一切我们感谢神。”

  我清楚记得,当年译完这首诗后曾问过自己:要是同样的事发生在我身上,我能像里德夫妇那样在爱子被主接回天家时毫不抱怨,只有赞美感恩吗?但当这意念闪过时,我就赶忙对自己说:“不,不会的,神爱他,还要大用他……”

  我记得当晚给路德写的信里说了我的感受,并把这首英文诗和中文译文一并寄给路德。事后这件事逐渐淡忘,最后干脆从记忆中完全消失。当我今天又一次看到这首译诗时,便明白神在那时就已经用这种独特的方式对我们父子俩说了话。两年后当路德即将庆祝他23 岁生日时,神将他接去了,正如那首诗中所说:“二十二、三年……”。我知道神原来早有预告,我明白车祸决非偶然,召路德回天家是主的计划,我当时马上跪下来向神祷告,谢谢神所成就的一切。基督徒的孩子,其实都是神的儿女,是神托付我们在世上替他看顾、照料的。最使我感动的是神“从挤满大街小巷的茫茫人海中拣选了我们”,代替他教孩子“学习、领会他留在地上的教训”,因为“在地上信主的都须回天家”,并以他奇妙的方式提早让我们做父母的知道。

  主爱是如此长阔高深,我们对儿女的爱怎及神对他们的爱的万一!神就是这样以他的大爱驱散了我最后的困惑,平安充满了我的心。我不再悲痛伤嗟,惟有感恩赞美。我俯伏在主面前,说:“主啊!你的道路高过我们的道路,你的意念高过我们的意念!愿你的名得荣耀,愿你的旨意成全!”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