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致力于为全球华人基督徒提供在线灵修平台。  本站全新改版,如有问题请向管理员反馈。  老版首页  登录注册 收藏本站|网站地图|本站留言|返回首页
热门栏目:
感恩讲章 讲章精选 视频讲道 在线祷告 福音文章 福音书库 2013讲章 儿童主日学 青年团契 基督文艺 赞美诗歌 感恩专题 站内搜索 更多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见证分享 > 感恩见证

活着的,不再是我

来源:恩典文章 | 作者:刘腊琴 | 时间:2016-03-19 | 阅读[] 字体: [ ] [繁体] [推荐]

 

 

  一、死期临近

  我是一个农村妇女,自幼与泥巴打交道,未曾听过耶稣的名。结婚之后有一个不错的家,丈夫当木匠,我做裁缝,女儿读小学,儿子身边玩。在中国的农村地区,算是相当美满的了。

  谁知“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1990年6月,麦收大忙季节,肚子突然剧痛得滚倒在田埂上……。我生性好强,稍事休息后,就又接着割麦。如此,坚持到割完小麦,已经吃不下,撒不出了。我被急送到常州的解放军102医院就诊,B超发现,XX有个囊肿;钡餐透视,照出腹中有枚肿块。1990年6月20日,进行开腔手术,为我主刀的,是我的一位远房亲戚,外科主任医师。当他打开我的腹腔时,见到在乙状结肠上,有拳头大的肿瘤,周边淋巴结已广泛转移;他立刻请来也在该院作药技师的我姨夫商量,他们目睹我腹腔内肿瘤扩散的景像,已是爱莫能助了。只勉强做了一个人工肛门,就匆匆把腹腔缝合起来,这叫做开关式手术。医生判定我只能活三个月,并婉转通知我说:“你什么时候打算出院,即可出院。”我住了半个月,输了一星期葡萄糖盐水,就出院了。出院时,医生没再给药,因为他们断定,我已经病入膏肓,无药可治了。

  二、牵肠挂肚

  中国人都认为,“老年丧子(我父母没有儿子,只有女儿),中年丧偶,少年丧母”,是人生的三大不幸。那时的我,父母刚过花甲,丈夫年近不惑,女儿才十来岁,儿子刚满四岁;怎料到,人生的三大不幸,三个月内就要一齐降临到我的家里。个中滋味,我也道不出它的酸、甜、苦、辣;只有身临其境的人,才能体验得出。

  当带着我儿子去福州探亲的父母,从五姨的急电中,知道我的病况时,真是晴天霹雳、撕心裂肺。他们立即赶赴常州,直奔医院。先擦干眼泪,后走入病房,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哄我说,肿瘤业已切除,平安无事了。小儿子却不能理解他们的良苦用心,远远地瞅着我不肯进屋;因为孩子眼中的我,已经没有他母亲的模样了。

  父母亲哄得了我,却哄不过他们自己;几个月中,父亲愁白了头发,母亲苍老了许多。他们恨不得替我生病,为我代死,他们一再相问:为什么黄叶不落落青叶?为什么白发人送黑发人?

  出院后,我的病情迅速恶化,吃不下,睡不好。担任药剂师的姨父,给我服一种名叫夫喃氟尿嘧啶的抗癌药,可惜没听说过有人因服这种药,获得痊愈的病例。家里的人也随时准备着办我的后事,惟有那还不谙人事的幼儿,仍天天玩了吃,吃了睡,睡了又玩,过着无忧无虑的日子,与小伙伴们嬉闹着,追逐着,蹦跳着。

  想到爱我如命的双亲,想到丈夫,想到一对未成年的小儿女,就心如刀绞,比自己死了还难受;不知不觉的涕泪横流,泣不成声。

  痛苦之余,有时也会浮现各类奇想。有时想,人总有一死,早死晚死差不多,有什么可怖的,死就死吧!有时又想,死了的人,一死了之,活着的人,可如何忍受痛苦的煎熬呢?有时还想,将来的继母会怎么虐待我的两个心肝宝贝?有时胡想,过了夏天死好,夏天尸体容易腐烂发臭,办后事的人会恶心,会讨厌我的……越想越远,越想越烦,越想越离谱,想着想着,便又掩面痛哭不已。

  今日讲起这些往事,似乎有点滑稽,有点像鲁迅笔下的阿Q;立时要砍头了,还尽力地把押画圆,人就是这种可怜虫,什么都考虑的很周到,唯独忘记死后将往何处去,这个头等重大的问题。

  三、绝处逢生

  主说:“没有寻找我的,我叫他们遇见”(以赛亚书65:1)。感谢神!祂爱世人,祂爱我,祂在创世以先,就在基督里拣选了我(以弗所书1:4)。生病前,我从未听过福音,就算听说了,也不见得会对我起什么作用,因为那时的我,并不觉得需要神,有首诗歌说:“希奇,希奇,真希奇!恩典藏在患难里。”这诗如今正应验在我身上。恰巧,那时一位同村人信了耶稣,她多年的类风湿关节炎,因信不治而愈。我的婶母见我如此痛苦,连站起身都没力气,行将就木的光景,信口劝我说:你也去信信看,兴许病会好也说不定(其实,她亦不懂什么叫信耶稣)。我心想,人生已经走到尽头,既无活的希望,那就“死虎当作活虎打”,信信看吧!反正信耶稣无须花钱,连买香、烛、冥纸的钞票都免用,再也损失不了什么啦!

  当时,基本要道全不知,只盲目地跟着别人读圣经、作祷告、唱诗歌。但当读到“你们哪一个能用思虑使寿数多加一刻呢?”(马太福音6:27)这句主的话时,像电击一般,忽觉心里一亮,是呀!我哭泣、我忧伤、我焦虑、我挣扎、我求医问药……,不仅无法使寿数多加一刻,反倒会因无休止的自我折磨,使病情发展得更迅速,死亡来得更快些。

  主的话,像一盏明灯,一束火把,一下子照亮我的全人;让我看见了人生的劳苦、困顿、愁烦、虚空和无凭。几年前的我,还像鲜花一朵;霎时间,枯萎了;病得奄奄一息,不成人形,马上就要变成一副骷髅了。

  进一步的读经,更使我懂得“按着定命,人人都有一死,死后且有审判”(希伯来书9:27)的真理。死远不是人生的终结,乃是审判的开始,永刑的开端。圣经准确无误地记载着,像我这样罪人,没有一个可以逃脱永远刑罚的。圣灵的宝剑,逐渐剖开我紧闭的心扉,将我引上耶稣基督的救恩,让我从心里看见:祂是何等的爱我,为了我,祂从万王之王、万主之主的尊位上,降卑作人;受尽人间的凌辱和苦楚;为了我,祂被钉死在十字架上,流血作我的赎价,担当我全部的罪孽;还为我复活,称我为义;为我升天,给我永远的生命,赐我至高神儿女的名份。

  耶稣的爱将我吸引、将我降服、将我溶化,我不得不俯伏在地敬拜祂,接受祂的拯救。我虽然说不出、道不明、形容不来、想象不透这恩有多大,爱有多深,但我从此深知确信,我已经出死入生了,我已经得到了祂,我已经是属祂的人了。

  四、双重医治

  重生之日,我的肉体仍然病痛缠身,依旧是一个离死只差一步的人,却因有主作我的依靠,有了永生的盼望,而不再忧伤苦恼。圣经的应许安慰了我的心,也温暖了我的生活。人生即使能活百年,也有结束的时刻,而主所应许的荣美家乡却是活到永永远远的。既然是不再有死亡、困苦、贫穷、患难、危险、饥饿、悲哀、哭号、眼泪的好去处,就不仅不必难过,反而可以欢喜快乐了。于是心里渐渐安定,开始有了笑容,静静地等待那最后一刻的来临。

  不过,那时信心不足,仍继续服用抗癌药物。1991年下半年,我嘴唇、指甲和关节的皮肤都发紫了;一检查,才晓得是服药过量导致血液中毒。也在那时,上海的吴奶奶(名顾马利亚的)到我们乡下传福音,我从她得到不少属灵的供应。一位老姊妹劝我趁此机会,跟吴奶奶到上海去,因她家里有家庭聚会,不少人在那里蒙主恩,得造就。吴奶奶并不嫌弃,以基督的爱接纳了我这垂死的病人。她要求我在主面前彻底清算自己的罪,凭着信心,凭着祷告,暂停服药。我听从了她的劝告,从此不再使用抗癌药物。话虽如此,心中仍偶有疑虑,忐忑不安。

  神是满有怜悯、慈爱且信实的,祂明白我的软弱和需要。有一天,旅美的何晓东弟兄回上海探亲,并在吴奶奶家讲道。会上,他见证了台湾吴勇长老患直肠癌蒙神医治的经历,这神迹对别的听众或许受感不深,对我却有莫大的触动。因为他患的病,与我几乎一模一样(7年后,我才读到吴勇长老的见证《永不熄灭的灯火》)。我不敢说,他的见证是神专门为我预备的;但我确信,全能的神是不偏待人的,那位肯医治吴勇长老肠癌的神,也必肯治好我的肠癌。

  在吴奶奶家,经历了40天爱的团契生活,我凭着微弱的信心,停用治癌药物,并把绝症交托无所不能的神。吴奶奶也天天为我恳切祈求。40天后,我像换了一个人似的。自此,身体一天比一天好了起来。

  1992年上半年,我往常州五姨家探亲,遇见当年为我主刀的医生。他见到我依然活着,且活得很健康的样子,异常惊奇,定要为我进行复检。过去给我作肛指检查时,在距肛门七公分处,即能触及肿块,现在居然摸不到了。再作B超时,腹腔肿瘤也看不见了;只有那个卵巢囊肿还赫然在目。感谢神!他为我留下一个纪念品,让我年年月月记起他的无限厚爱来。

  五、服事老人

  奇妙的神,不仅治好了我的病痛,而且使我有健康的体魄,去服事一群或心灵或肉体有伤病的老人。

  1992年1月,吴奶奶介绍我到一家由基督徒自办、被称为“光明敬老院”的机构,服事年纪老迈、体弱多病的基督徒(部分是非基督徒)。这个敬老院(后改名为“老人之家”),先后搬迁许多地方;每迁一处,就增加一些人。休养老人,从数人,增加到十几人,又到现今的35人左右(不包括临时休养的人)。服务人员,也从我一人,增至现在的10人左右,俨然一个大家庭,一个洋溢着主爱的和和美美的大家庭。

  在这个大家庭里,每天上午都有家庭聚会;每周二、周六都有祷告会。不少老年肢体慕名而来;因缺乏床位,有20多位住到紧邻的下沙敬老院,为的是要分享我们在基督里的温馨。这个“家”,由一群爱主的肢体发起并组成管理小组,不设院长之类的领导职务,经费来自数百位(近千位)主内弟兄姊妹的奉献,可说是集腋成裘。因着主的爱和管理小组的信任,我担当了这个“家”的管理员,与10位左右的工作人员,一同担负服事几十位年老肢体的生活起居。最老的有103岁(已逝),平均年龄80多岁,现有90岁老人5位,70岁以下的也只有5位(多属有残疾者)。

  由于这个“家”的家人,来自五湖四海(属九个省市),年龄差距较大,社会阶层不同,经历遭遇不同,生活习惯不同;个别肢体性格孤僻、脾气古怪、不易合群,曾给我们造成不小的难处。但我们有主,祂是我们解决一切难处的答案。我们紧紧抓住主的应许:“在人这是不能的,在神凡事都能。”(马太福音19:26)把一切过不去的关卡,交给神去攻取,同时,我也发现,这正是神特地为我预备的机会,要我学习让主做我所不会做的工作。因此,当我看到几位抬着进来的老人,在主的爱中渐渐恢复健康,能坐起、能站立、能行走、生活能自理时,心中对主的感激和喜乐,是无法形容的。

  从前的我,是一个娇惯任性的人,三餐要母亲煮,起床须父亲叫,如今翻转过来,成了数十位老人的仆役。这是因为从前的我,已经在1990年死了;现在的我,是新造的人了,只能按照主的要求,作温柔、慈爱、善良、正直、诚恳、谦卑、满脸笑容的人。这个新人,只为替她死的主活;为主托她照看的一群老、弱、病、残肢体活,一直活到任务完成,她的主接她回去的那一天。

  六、以身许主

  由于工作的担子日趋繁重,老人多了,服事人员多了,来参观的肢体多了,常常觉得力不从心;且难免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有时还会出现不易处理的摩擦。幸好,我们有主,有把主摆在一切首位的管理小组,终能将我们领过一个又一个的艰难险阻。

  不过,也因着责任的加重,每年两次的探亲假期,有时无法如期成行(或延期,或缩短),造成了家中亲人的不少责怪。年老的父亲、公婆,不仅不能得到我的伺候,奉养,还需照看我两个孩子的日常生活,丈夫不仅得不到我的温存和体贴,还得负两个孩子的抚养和教育之责;既要当爸又要当妈。一双儿女,亦长期无法享受本应属于他们的母爱与呵护。我也感到自己上对不起父母、公婆,没尽到做女儿、媳妇的责任──不孝;下对不起儿女,没尽到做母亲的责任──不慈;又对不起结婚多年的丈夫,没尽到做妻子的义务──不义。眼看着女儿上了大学,儿子升入小学高年级,竟没有经我出力和操心的痕迹。当夜深人静时,每念及此,就不知不觉泪湿枕巾,深自内疚。

  然而我更明白,我的生命是神所赐的。从前的那个刘腊琴,已在1990年就死了,现在活着的刘腊琴,是主于1990年下半年,买来当婢女使用的。刘腊琴若在那时死去,什么“孝”、“慈”、“义”都是空的,都是不存在的。所以,刘腊琴若能活一年,就该单为主活一年;若能活十年,就该单为主活十年。耶稣是主人,祂不是用银子买我,祂是用自己的血、自己的命买我的。那是何等的代价,是世上任何人都做不到也不肯做的。祂在我的整个生命中,居首位,占全部,是理所当然的。诚然,主也赐我有父母,公婆,丈夫,儿女的爱,也赐我天伦之乐,我亦心甘情愿的,在满足我救主的要求之后,才享受它。因此,我常常一边流泪,一边赞美;一边埋怨负荷过重,一边自责忘恩负义,闲懒少结果子。

  这个“老人之家”的管理小组,服事人员和垂暮老人对我之爱,也是我心感身受的。他们对我的爱,也是支撑我在“老人之家”努力工作的力量。这种爱发自内心,没有虚假。当我有点小病小痛的时候,他们就多方关怀我;有好吃的,也想到我;甚至在我休息的时间,他们都会相告着,踮手踮脚地走过我的房门口。

  主的恩,主的爱是我无法报答的。所以我也尽自己的力量,把神托我的事做好。无论是洗衣、缝纫、拖地板、理发、剪脚指甲、换尿裤、倒马桶……,我都以为是我应尽的义务。我晓得,这是主赐给我的大恩典,是不少人想要得而得不到的福分。如果我不抢着干,神不会缺少用人,祂会挑选远比我更忠心,更良善,更有见识,更热爱老人的仆婢来干,到那时我就追悔莫及了。我是得恩主耶稣舍命流血救赎的人,我办完了祂托付的事后,祂就要接我到父家去,享受那永远的快乐,想到这美景,我就喜不自胜,心满意足了。

 


上一篇:如果我能唱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