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致力于为全球华人基督徒提供在线灵修平台。  本站全新改版,如有问题请向管理员反馈。  老版首页  登录注册 收藏本站|网站地图|本站留言|返回首页
热门栏目:
感恩讲章 讲章精选 视频讲道 在线祷告 福音文章 福音书库 2013讲章 儿童主日学 青年团契 基督文艺 赞美诗歌 感恩专题 站内搜索 更多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见证分享 > 感恩见证

从此,有信有望有爱

来源:恩典文章 | 作者:郭易君 | 时间:2016-04-01 | 阅读[] 字体: [ ] [繁体] [推荐]

 

 

  亲爱的朋友,今天,我愿和你分享福音是如何扭转了我的人生。

  我祖祖辈辈都是拜偶像的。我是中原人,在中原有七十二位各种各样的偶像,我从小是在这样的环境中长大。我的父母用“立功、立德、立言”来教导我。我的小学老师曾是建国前的私塾老师,他用儒家的“修齐治平”来教导我。上初中后,学校用“思想政治教育”教导我。所以在我的人生当中有三个核心的观念:

  第一个是权力。农村的观念就像我的父亲教导我说的:你要当官,当了官别人才会尊重你,不会欺负你,也只有当了官别人才会看重你,因为你有身份了;如果不当官,你在这个社会上是没有身份的。并且,知识分子所言的“学而优则仕”,也是修齐治平的“治国平天下”的观念一直占据着我的内心。所以我从小就想当官,并且是做大官,将来当不了主席也要当个省长,开辆宝马车回家让别人都看得起我。所以我本科读的专业是思想政治教育,研究生读的是政治学。

  第二个是钱。我从小家里很穷。1978年农村联产承包责任制之后农村开始逐步地富起来,但是一般的农民生活不会太好,家里的余钱很少。记得小时候我跟父亲要五分钱买五个糖豆,我父亲就说:“你伸出手来。”当我伸出手时他一巴掌打了过来。从那之后,我再也没有敢跟我父亲要过钱。所以,我常想自己一定要挣大钱,有钱之后好好享受。在我的成长中钱也是一直捆绑着我的。自己穷,但是又爱显摆;想挣钱,但是又没有门路可以挣钱。

  第三个是名。在我生命中最核心的观念是名,就是一定要出名,让别人知道我。所以我没有信主之前经常在百度上搜我的名字,看我发表的论文被别人发现了没有。我竭尽全力地想让别人看得起,特别喜欢在一个群体当中被称赞说“这个小子你看他多厉害”。所以我做学生的时候就竞选学生会主席,工作的时候就争取不断晋级,无论在哪里,都想要做“头”。

  权、钱、名,我觉得这就是我人生的目的,觉得它们能够让我活得像个人,其实在它们背后是我内心的空虚和迷茫。我心里一直有三个极为困扰我的、找不到答案的问题:

  第一个是死亡。这是我最深的恐惧。我们村四五千人,在中原不算大村(中原一万两万人的村也很多),但没有断过死亡,从小我就看见很多人去世。在农村,人死了之后会被塞进棺材里,放五天、七天或者十天,然后挖一个坑埋了。守灵的时候,所有的人都要穿上孝服,然后排队大呼大叫的。我跟着吊丧的队伍跑到坟头,看到他们哭着喊着把人埋在土里面,我就想有一天我也会被扔进去,我就特别害怕。我最切身经历的一次死亡,是我外婆过世。我从小是外婆带大的,和她的感情特别深。她是特别强壮的一个老人,但她死的时候像婴儿一样,变得特别短,我记不得有多长了,只记得她骨瘦如柴,只是占了棺材的一半。那么强壮的老人只占了棺材的一半,瘦成那个样子……我看着她,我就哭。我问我母亲说:“妈啊,我外婆死了,你难受不难受?”我母亲说 :“孩儿啊,我难受,以前我要是遇见难事可以跟你外婆说,但是现在你外婆死了,我有难事了跟谁说去呀!?”这句话特别触动我的心,我想将来我的母亲也要死,她死的时候我这个做儿子的有了难事跟谁说呀?

  所以死亡这个问题一直萦绕在我的心头。我相信你也有同样的问题,无论有多大的权力,有多少钱,无论曾经多么健康,几十年之后都是一样的结局。圣经传道书里说:“无人有权力掌管生命,将生命留住,也无人有权力掌管死期。这场争战,无人能免,邪恶也不能救那好行邪恶的人。”(传道书8:8)死亡临到的时候没有谁可以逃脱,这是众人“定了的结局”。

  第二个是让我伤心的问题,我不堪提起它,就是罪的问题。我的身上充满了诡诈和谎言。我从小在拜偶像的环境中长大,父母烧香拜佛,我也跟着拜;他们算命我也跟着算;他们去那些巫婆的家里,我也跟着进,我从小看惯了行邪术的女人。

  我还淫乱。我之前没有看过黄碟,上大学之后我的同窗好友说“:你太土了,连黄碟都没有看过,看看吧,普及一下教育。”我就跟他们一起看,后来就不以为然。据我听闻就是女生宿舍也在看。这是一个人心特别败坏的时代,不知道什么是真理,也不知道什么是原则。

  我还说谎。我的导师跟我说过,中国人撒谎跟撒尿一样,随便就来了,撒谎之后耳不红心不跳;所以中国人讲话,真话假话分不清楚。但只有中国人是这样吗?万物都没有人心诡诈,我发现我身边的人和我一样诡诈,我在犯罪他也在犯罪。

  我看惯了各种各样的罪恶,我相信你里面也有这样的罪恶。在我小的时候,有一个经历特别地震撼我。那时我的母亲开了一个小卖部,一天她去要帐,有一家人把她按在那里打了一顿。这个对我刺激特别大,我说他们为什么那么坏,凭什么打我母亲?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他们为什么打我母亲?我心里面恨得不行,就拿着菜刀过去准备砍他们,路上被人拦下来了。

  不管是农民、工人,还是商人、官员,同样都是充满罪恶。我的父亲曾经在一个工厂里工作,朱镕基进行国有企业改革的时候,很多人把厂里的东西拿回家,化大为小,化小为零,螺丝、螺丝帽都拿到自己家里。我的父亲就跟我讲,你看这些人什么都想着自己,偷公家的东西。我的母亲也常常跟我讲,村子里这个跟那个不和,这个欺负那个。中国人比什么都麻烦。我特别爱我们的国家,但是我也敢于揭露这样的罪恶。五千年的传统,五千年的罪恶,传下来的不光是优秀文化,更多的是糟粕。人与人之间的不饶恕,彼此勾心斗角,还有内心当中对生存极深的渴望和恐惧:害怕别人看不起,害怕被饿死,害怕被别人欺负——因为被别人欺负够了,因为饿够了。所以单单生存下来的欲望就使人变得极其没有尊严。后来进化论在中国传播开来,说人只是两条腿行走会思考的动物,这样和动物平级之后人就更加不要尊严了。

   还有一个问题是鬼。“鬼”在圣经里面叫撒但也叫邪灵。鬼是实实在在的,我从小看着我父母去找那些巫婆,那些人真是有能力的,当时我和母亲看着那些巫婆在庙里下神,一个女人用男人的声音大喊大叫。所以我对灵界从来不陌生,这是实实在在的。而且我发现鬼辖制人,让人不能得自由,恐吓人,让人害怕,让人死亡,就如圣经里说的:“盗贼来,无非要偷窃、杀害、毁坏。”(约翰福音10:10a)

  钱、权和名对我来说是向上的,罪、死、魔鬼这一直让我不得解释的问题是向下的,把它们连起来的是——Who I am ?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要去哪里?我的归宿是什么?我是一堆肉?还是只是一个会思考的动物?我去问,问很多人,但人们对我说:“别问了,饭还吃不饱呢,问这个干什么呀?”还有人说我好高骛远。但无论怎样的答案都不能使我得到满足。

  有一天,一个基督徒领我去教会。那时我想这帮人就是挖社会主义墙角,他们肯定是有目的的。我每次去都会用唯物主义,用儒、释、道的观念和他们辩驳,但每次辩驳都没有什么结果,因为牧师不理我,无论我怎样说,他就跟我念几段经文,就不理我了。我去教会慕道半个月和牧师吵了半个月。

  半年之后,不知道怎么回事,我脑袋跟被撞了一样,突然想:看看圣经吧,这帮人一直琢磨这个,如果他们不是神经病的话,一定是有某种原因的,那我就了解一下吧。所以,我以学习西方文化、了解基督徒的心态开始看圣经。然而,我信仰上真正的转折是在2005年。

  那年我考研失利。在此之前我特别自负,我常说男子汉肚子里面要长牙,哭什么哭啊,失败了再干一次不就行了吗?我从小没有输给过“失败”,很多人从我这里得力量。可这次失败之后,我觉得人生再也没有盼头,名也没有了,钱也没有了,权也没有了,我就想我死了算了。亲爱的朋友,你有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你人生的意义是什么?我曾问过一个八十多岁的老教授:“奶奶啊,你活了八十三年有什么感受?”她就跟我说 :“活着不如死了好。”那时她刚信主,告诉我她信主之前八十三年的感受。其实,没有救恩的话,活多少年都是没有意义的。

  我正准备跳楼的时候,突然电话响起来了,我不想接,可响了三次。我特别地烦,不得不去接,一接是一个基督徒。她那时是我的师妹,说她做了可乐鸡,想拿给我一些。我说那我就做个饱死鬼,不做饿死鬼,吃完之后再死。吃完之后,我就不想死了。这个当时以可乐鸡救了我一命的基督徒现在是我的妻子。

  不死之后,我拿出圣经开始读,认真地反省一些问题。圣经中的一句句话进入我的心里,我发现其中有三样东西开始深深地吸引我:

  第一个是望。圣经说对于得救的人,神要赐给他们盼望。我当时就想什么是盼望呢?我的盼望就是考研、当官、做主席或是省长,再想想我还有别的盼望吗?没有了。我自己的盼望就是功利。那时我读到一段经文,希伯来书9:28 说:“像这样,基督既然一次被献,担当了多人的罪,将来要向那等候他的人第二次显现,并与罪无关,乃是为拯救他们。”我想这是一个怎样的盼望?耶稣基督钉了十字架,复活了,将来有一天要再来,他再来的时候要接相信他、等候他的人去天国,这天国和现在眼所能见的这个世界完全不一样,是极有荣耀的;这个盼望真是大的。当时我就想,如果这是真的,我这辈子就不为别的活了。这个盼望开始震撼我,让我开始理解十字架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也开始查明十字架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去北大图书馆查了所有的有关耶稣基督是否复活的书,不管是反面的资料还是正面的资料。我发现如果我不是一个傻子,如果我是一个正常人,如果我还有一点点判断力,我就应该说耶稣基督钉十字架是真的,耶稣基督复活是真的,将来还要再来也是真的。

  那么第二个问题就显现了,就是信的问题。既然如此,我不信他行吗?我不信他不行,那好我信!所以我就开始悔改。圣灵那一段时间非常强烈地在我里面动工,说悔改、悔改、要悔改!我就跪下来祷告。我每次跪下来就流泪,每次跪下来就认罪,从小的时候偷别人的小鸡、水果、蔬菜,跟别人打架,帮老师打水的时候往里面撒尿……到看黄碟、淫乱、不饶恕,骄傲,形形色色各种各样的坏事一点一点、一条一条地在神面前认了。神说他是信实的,是公义的,你若认你的罪,他必要赦免你的罪,洗净你一切的不义。我发现我越认罪就越清醒,越认罪我的心里面越干净。

  以前我是苦大仇深的人,是恨别人恨得不行的人,一肚子火,看见谁都想跟他干仗,用心理学的术语就是抑郁症,或者是狂躁症。但别人还觉得我是正常的,因为从各方面看我还是挺成功的,也有怜悯之心,看见过街天桥上的乞丐也会给人家点钱,可我内心当中的不安、恐惧、害怕、忐忑,那是真实的,那是没有办法回避的。然而,认罪之后,我觉得自己心里开始笑了。

  真正让我崩溃,让我不得不承认这位神真的厉害,让我放下所有自己的尊严跪在他面前的,是基督的爱。我发现耶稣基督在十字架钉死不是一个传说,耶稣基督在十字架上钉死乃是实实在在发生在你我的生命中。我发现神看千年如已过的昨日,又如同夜间的一更,在耶稣基督被钉的那瞬间,我就在现场看着他被钉在十字架上,而且那个喊“钉死他、钉死他”的人就是我!我发现我这样如此败坏、如此恶心、如此自己都没有办法接纳自己的一个人,神竟然为我的缘故钉死在十字架……为着我的罪他被钉死。本来我该死,但是他说孩子我替你死,按照圣洁的律法你该死,但是孩子我替你死,所以你不用再死了。我不仅替你死我还要替你活,从而使你有复活的盼望;从此之后你不再是罪人,乃是义人。你虽然是不堪的生命,但是神给你一个完全的生命。你虽然是一个卑鄙、污秽、自己看不起自己、觉得自己是一个渣滓不应该活在世界上的生命,但是基督说你有正当性。他说,我赐你在这世上活着的身份,你是我的孩子,是君尊的祭司,是圣洁的国度,是属天的子民,不仅今天我爱你,将来我来的时候你也要与我一同继承产业,所以我要称你为后嗣,而且我要称你为圣洁,不再污秽了,我要称你为圣洁!那你说如果我要再次犯罪了怎么办?没有关系,基督一次性的赎回就是完全的赎回,就如同一个奴隶,他被买回来之后他的身份就是自由人了。而且耶稣知道我们的软弱,他爱我们,这爱不是虚假的口号,这爱是实实在在的,一个重生得救的基督徒我相信都有被基督爱的体会,无论他多大年龄,无论他信主多少年。基督的爱让我把所有的这些东西都放下了。

  在 2006年到 2007年那一两年的时间,我记得每天晚上被圣灵带着去山上祷告,不管下雨、下雪、刮风。我记得特别清楚,我去祷告往地上一跪圣灵就让我认罪,为着我们的国家,为着我们的同胞,为着我的家族,为着我自己认罪,一年多时间就是认罪悔改;然后,在这个过程中神将信、将望、将爱,将福音的真理奥秘显给我。

  亲爱的朋友,愿耶稣基督祝福你,愿耶稣基督拣选今天仍然在流浪的孩子回到他的家里,愿基督感动你我的心让我们以福音为珍贵。

 


上一篇:不配的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