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致力于为全球华人基督徒提供在线灵修平台。  本站全新改版,如有问题请向管理员反馈。  老版首页  登录注册 收藏本站|网站地图|本站留言|返回首页
热门栏目:
感恩讲章 讲章精选 视频讲道 在线祷告 福音文章 福音书库 2013讲章 儿童主日学 青年团契 基督文艺 赞美诗歌 感恩专题 站内搜索 更多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见证分享 > 感恩见证

“不是中国,乃是基督!”

来源:恩典文章 | 作者:聆松 | 时间:2016-04-03 | 阅读[] 字体: [ ] [繁体] [推荐]

 

 

  1991年来美国后,才有机会第一次认真地阅读了戴德生牧师的传记。那是一本早年出版的传记,透过那一行行的竖排字,似看到一百多年前,内地枯热的黄土地上,一队豫东的乡亲们,抬着书写着“内地恩人”的巨匾,走几十里的乡间土路,前去迎接同样是步行来探望他们的戴德生牧师……原来,这位神的仆人在临回天家前的两三个礼拜,以七旬有加的高龄,不辞辛苦地奔走在豫东一带的县镇:太康,淮阳,周口—这些熟悉的地方正与我的故乡接壤。原来,他探访、关怀、萦绕在他的心怀的,让他献出“千条生命”的,就是我的父老乡亲啊。读到此处,禁不住泪如雨下……

  后来就有机会见到戴绍曾牧师。听到他那流畅的中文讲道,看到他慈祥、温柔的面容,便知道当年感动戴德生牧师的灵,也同样与他的曾孙同在。与许多华人基督徒一样,那种对神的感恩,对这个神所兴起的家族的景仰之情,从我的心底油然而生。那时很想多聆听一点戴牧师的教诲,但又不敢冒昧占用他的时间。再后来,因为事奉的关系,才有机会与戴绍曾牧师有更多的接触。戴牧师柔和谦卑,和蔼可亲,对我们的生命和事奉,有很大的帮助。我先生说:“每次拜访这位长者,自己的属灵生命都会得着激励。戴牧师谦卑、柔和,待人真诚而又满有智慧。在他那里受教之后,方知道我们这些晚辈在属灵品格方面要走的路还十分漫长。他对年轻人的灵性疾病颇有洞察力;我自己从他智慧的提醒中得益非浅。”

  的确,在我们的心目中,戴牧师就像我们的牧者,我们属灵的父亲。数年前,有一次在香港见到戴牧师,他主动问我们有什么代祷事项。我们提出请他为我们的儿子摩西代祷。戴牧师就把这件事记在心里,常常为我们的儿子代祷。后来再见到我们,总要问一问儿子的情况如何。感谢主,后来摩西浪子回头、悔改归回父家,深信也是天父垂听了他老仆人的祈祷。

  2007年,我们预备在香港召开福音大会,也想请戴牧师担任大会讲员。因为戴牧师已经答应了同时在美国召开的“华人差传大会”中作讲员,他便答应我们的请求:预先录制好一段录像,到时在大会中播放。(因医生不允戴牧师远行,戴牧师最后还是留在香港了;福音大会中播出他的录影信息后,他也出现在大会讲台,做简短的劝勉。这对5000名与会者来说,真是一个极大的惊喜和祝福。)

  记得是2007年的深秋,为福音大会的许多事宜,我在亚洲好几个城市之间奔波不停。那是我们第一次举办这样的大会,其中当然有许多的困难;而软弱的我,遇到难处、听到非议时,虽然表面还看不出什么,其实灵里已经接近“筋疲力尽”了。记得是10月22日,在广州一家招待所住了一夜;没想到房间里有许多蚊子,而自己因为过于疲劳,只有“被叮”的份。第二天一早起来,发现自己被蚊子咬得满脸都是红疱,非常狼狈—其实自己当时灵里的光景可能比这更狼狈了。当天乘直通车到香港,与好几位香港的同工一起拜访戴牧师,为他拍摄大会分享的信息。

  那天是在戴牧师的家中录像。戴牧师伫立在那里,以一个好牧人的惓惓之心,谆谆教导、劝勉;他没有讲稿,中间也没有停顿,一篇信息是一气呵成的。戴牧师的分享一开始,我的心就被他传递出的信息抓住,枯干的灵命开始得到滋润;最后戴牧师结束祷告的时候,我一面跟着他默祷,一面无声地流泪,灵里大得复兴。戴牧师祷告说:求主你降临在我们中间,让我们看见这一次的大会,从头到末了都有主在带领。他还祷告说:求主听我们的祷告,把我们隐藏在十字架的跟前,听主自己的声音!

  是的,神已经借着祂的老仆人为这次大会祝福了,我们还有什么难处不能克服呢?是的,把自己隐藏在十字架中,只听主的声音,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呢?感谢神让我先听到戴牧师的信息,复兴我这个最软弱的!回来后我就与同工们分享:大会还没有开始,但神让我先听到了戴牧师的信息,被复兴了。相信大会是蒙神喜悦的,所有的与会者也一样会得帮助。

  其实那时,戴牧师的身体已经很弱,只是从他的身上,你看不出任何的病容;他仍然是充满了平安、喜乐。谈及他自己的病情时,他告诉我们,医生从他的动脉中置入一个小设备,可以直接把药物打进肝脏里;那个设备在医生的电脑屏幕上,显示为一个移动、跳跃的红箭头,当医生监测的时候,戴牧师幽默地告诉我们:“我对医生说:你在我的身体中打游戏啊(play game)!”

  我相信,只有当一个人真正是“为主而活”时,才能在身患不治之症时,拥有这样的真正的平安和喜乐。戴牧师所关注的,是宣教,是事奉,是弟兄姊妹的灵命造就,是中国广大的禾场……自己的身体反而是他最少提及的了。

  后来我常常内疚的是:戴牧师在生病期间,仍然是在服事我们;而笨拙的我,竟然想不出能为戴牧师做点什么。除了不断地代祷,除了不断地传递出要为戴牧师祷告的代祷事项,我们没有为他做任何事。

  2008年底,见到戴继宗牧师,知道戴绍曾牧师的身体已经很不好了。于是,我们在24小时守望祷告网中,在传道人生命团契的分享室中,在我们的同工团队中,持续不断地为戴牧师祷告。许多华人教会及国内家庭教会也在为戴牧师祷告。许多弟兄姊妹流泪祷告,许多弟兄姊妹禁食祷告。2009年2月,大家动手制作了一个精美的电子慰问卡,由几十张画面组成,几十位弟兄姊妹留言、签名,又配上“假如我有千镑英金”的歌声,请继宗牧师转给戴牧师。继宗牧师转告我们,他和戴牧师都看了这个电子卡,他们感动得流泪。

  忆起一百年前,我们的先祖是抬着巨匾、献上缎子面的锦旗,来表达他们对戴德生牧师的爱,令人感触良多。一个时代过去了,从匾额到电子卡的形式变化了,然而,戴家对神的呼召的忠心,一代一代传下来,没有改变;中国教会对神的仆人的感恩和爱戴,没有改变。皆因为祂不改变。

  3月15日(北京时间16日),我做了一个梦:我梦见我又在工作:安排聚会;这次聚会是安排愿意见到戴牧师的弟兄姊妹聚集在一起,等候戴牧师来与我们讲话勉励。我安排好会场,摆了许多椅子,在前面(讲台上)摆了2张椅子,是留给戴牧师和戴师母的;大家都到了,约有几百人;聚会已经开始,屏幕上开始播出一些画面了,一位弟兄已经开始带领唱诗,但戴牧师和师母没有出现,讲台上的椅子是空的……接下来一个模糊的画面是,好像到了中午吃饭的时间了,戴牧师和师母好像就坐在我的旁边,他们没有讲话,我也不敢与他们说话,一恍,他们就不见了。最后的一个片断是:我告诉先生说:你看我们见不到戴牧师了!先生告诉我说:“我在香港时看到戴牧师了,他身穿洁白的衣服,正要上飞机……”我听了以后,心想:戴牧师要乘飞机到哪里去呢?是来美国吗?

  梦醒后,心中就非常挂念戴牧师。第二天便收到继宗牧师传来的代祷信,知道戴牧师的身体越来越弱了。与继宗牧师在网上分享了自己的梦,继宗牧师回应说:“天父已经为我父亲预备好了洁白的衣服,赞美主。”(A white robe is prepared specially for my father ~ PTL.)

  三日后,继宗牧师发信,报告戴绍曾牧师归回天家的消息。

  虽然不舍,虽然流了许多的眼泪……但我知道,他已经在天家,与他的先祖戴德生、戴存仁、戴永冕一起,环绕在主耶稣基督的宝座前,好得无比……

  戴牧师曾说:“我是生在中国,长在中国,准备死在中国……”

  他又说: “不,不是中国,乃是基督!”

  纪念戴绍曾牧师的最好的方式,就是记住并遵行他常常用来提醒我们的戴德生的一段话:

  假如我有千磅英金,中国可以全数支取;假如我有千条生命,决不留下一条不给中国。

  不,不是中国,乃是基督

  这样的救主,我们为祂所作,会嫌太多吗?

 


下一篇:危机变为转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