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致力于为全球华人基督徒提供在线灵修平台。  本站全新改版,如有问题请向管理员反馈。  老版首页  登录注册 收藏本站|网站地图|本站留言|返回首页
热门栏目:
感恩讲章 讲章精选 视频讲道 在线祷告 福音文章 福音书库 2013讲章 儿童主日学 青年团契 基督文艺 赞美诗歌 感恩专题 站内搜索 更多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见证分享 > 感恩见证

旅途中,寻找真爱和呼召

来源:恩典文章 | 作者:蒋烨华 | 时间:2016-06-15 | 阅读[] 字体: [ ] [繁体] [推荐]

 

 

  我是蒋烨华,出生于1984年的上海,在一个平凡的家庭中长大。26岁前,我的人生履历平淡得如同没有加盐的水煮白菜。直到有一天,一道光芒照进了我心中幽暗的内室,吸引我打开紧闭的心门,想出去看看这个世界。

  于是,我决定跟随那道光,去雪山、去草原、去海边、去沙漠,去体会这个世界的美好与辛酸。这一出走,就走了4年。如今30岁的我,已不再是一碗水煮白菜,而是一盆有荤有素的鲜香麻辣烫。给菜里面加料的,不单是尼泊尔、印度的咖喱或香料,新西兰的海鲜。在这盆菜里放得最多的是“爱”。我所跟随的那道光一直温暖着我,并给我力量把这爱的能力传递到更远的地方。

  在这个寒冷的冬天,我愿为你端上自己这碗“麻辣烫”,希望这里面满满的爱也能温暖到你。

  26岁,跨出停滞的安全区

  2010年春,我清晰记得,辞职那天天空阴霾。我坐在位于上海张江的一栋写字楼里不断地敲击键盘,打字,然后删除。我犹豫要不要向老板申请停薪留职。按照原本的计划,我应该在这个公司继续待一段日子,等着拿新西兰打工旅行签证。一旦拿到这个签证,我就可以和老板说再见,去南半球过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劈柴喂马的幸福生活了。可上帝并没有按照我的计划出牌……

  在我的左手边,躺着一张医生开的病假单。那段时间我每晚都失眠,在清醒的深夜里听自己的心跳声,很快,很重。同时思索人生的方向,自由、真理、真爱的意义。可是我悲哀地发现,这些词原来如此陌生。我只能在头脑中去理解字面的意思,但它们的真正含义离我的生活很远。

  我感觉自己是困在笼子里的小鸟,渴望着蓝天的自由;我觉得自己是个瞎子,怎么也看不到真理之光;我苦恼着爱情,盼望有一天在路上遇到真爱。

  我把这些想法告诉朋友们,他们竟然笑我傻,劝我现实一点。他们所谓的现实,就是多多赚钱,然后买车买房结婚生孩子。可这不是我要的生活。我要什么呢?我不知道!就这样,我抑郁了……

  最终我按下了发送键。既然在这个舞台上,我找不到人生的出口,那就接受上帝的挑战,跨出原本的安全区,换个更大的舞台去寻找方向吧。

  2010年3月3号,乘早班飞机,我离开了上海,开始了寻道之旅。

  尼泊尔,遇见感动我灵魂的牧师

  2010年5月3日,我已经漂泊了整整两个月。此时,我来到了尼泊尔和印度的边界,一个名叫蓝毗尼的小镇。在这两个月里,我去了重庆、四川、云南、西藏,我感觉自己就是一个提着灯笼的人,在黑夜中寻找前方的道路,偶尔在路上遇到一些萍水相逢的朋友,在黑夜中彼此用烛光温暖对方,但谁都无法给出答案。

  就这样,我懵懂地来到蓝毗尼小镇,并住进了“韩国寺”。

  作为一个基督徒,我选择住在寺院里,完全是图便宜,20元还包三顿饭,找遍尼泊尔不会有第二家。但我在那里只住了一个晚上,因为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圣灵在我里面不停地催促,“你要出去!不能住在这里!”当时我很挣扎,可还是顺服了,虽然心里一万个不情愿:“主啊,这是全尼泊尔最便宜的地方,不可能有比这更实惠的地方了。”但我的神如此奇妙,他要成就的事情远远超过我的所求所想。

  事情的转折点起于一个十字架。当我骑着破自行车在田野中漫无目地找寻新的旅馆时,这个十字架出现在我的面前。原来这里有一个教会学校。在我推开大门后,就见到了“天使”——把自己一生都奉献给这片土地的宣教士、牧师,同时也是这个学校的校长。

  蓝毗尼牧师和师母和我分享了他们的传奇经历,在这个佛教世界里如何为耶稣基督作见证,如何用爱感动当地的百姓,如何帮助无依无靠的妇女和孩子。当地人从一开始反对他们到慢慢愿意接受他们,再到如今欢迎他们,这中间的酸甜苦辣深深打动了我。我告诉自己,将来我也要成为像蓝毗尼牧师这样的宣教士。

  那天晚上,师母邀请我住在家里,一切免费,想住多久就住多久。我问师母,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她神秘地告诉我,早晨她祷告的时候,圣灵提醒她,今天会有远方的客人要来,让她好好招待。原来感动我的灵,也一样感动师母,这一切都是上帝奇妙的带领。

  那天晚上,我打开了随身携带却没有读过一次的《圣经》。翻到的那页只有两个字:“新约”。我知道这将是一个新的开始。被黑夜笼罩的大地终于出现了一缕曙光,那个提灯笼的男孩决定放下手里的灯笼,因为他知道黎明已经来到,他不再需要那个灯笼。

  他要开始奔跑,朝着光的方向。

  在印度遇见真爱,活出爱

  我读过德兰修女的传记,一直深深敬佩这位诺贝尔和平奖得主为印度人民所做的事情,所以我打算去印度加尔各答的仁爱之家服侍一段时间。最初我服侍的动机很简单,只是为了完成自己的一个心愿,可在印度火车上发生的一件事,却彻底地改变了我的想法。

  那班火车是从孟买开往加尔各答的。晚上5点,列车服务员过来问乘客是否要订盒饭,有两种选择,鸡肉或者蔬菜。我订了鸡肉炒饭并且付钱给他。

  半个多小时候后,服务员把盒饭拿来给我,可我发现饭里没有任何鸡肉,根本就是蔬菜炒饭。我当场就和服务员争论起来,可他却耍起无赖。我完全拿他没办法,为了表达不满,我当着他的面把整盒饭扔出车外。

  回到铺位的时候,失望、受骗、挫折加上饥饿、劳累,让我身心内外都非常难受。我只能和上帝祷告:“主啊,我真的爱不了印度人,我又怎么能在印度做义工、献爱心呢?”

  此时,主用他话语的能力,大大安慰了我:“真爱是什么呢?爱父母是因为他们爱你,爱女孩是希望得到她的爱,而真爱,是爱陌生人,甚至是一个伤害你的人。”当我明白这个道理时,内心平静了下来,但要我去爱刚才那个服务员,却是一个挑战。可上帝的爱在里面催逼我,让我去饶恕,去爱。最后,当那个服务员又一次出现的时候,我拉着他的手告诉他:“谢谢你让我明白真爱。”

  正是因为这种对真爱的觉悟, 支持了我后来在加尔各答的公益行动。在仁爱之家当义工,做的都是又苦又累又脏的事。帮大小便失禁的老人换裤子,那股难闻的味道让我简直不敢呼吸。洗老人换洗衣服的水,很快会从白变黄。面对这些情况,我的内心常有抵触。每当这时,真爱的感动就会出现,激动我,让我放下骄傲和种种抱怨,认真为老人服务。帮助智障儿童的时候,需要义工时刻看着孩子,稍有一丝松懈都不行。喂饭时更要跟着那些跑来跑去的孩子。

  每当我累到几乎想放弃时,真爱就在耳边响起,给我力量,让我学习忍耐,耐心地陪伴孩子,让他们安静,和他们一起玩游戏。

  我相信在人的一生中,会遇到很多不可爱的人。如今每当遇到这些人,我总是会思想,如果是耶稣,他会怎么做?主耶稣舍己牺牲的爱在里面激励我,让我也可以放下自己,去爱那些“不可爱的人”。

  在新西兰打工旅行,我被呼召回国

  从印度回来后不久,上帝为我打开了去南半球的大门。新西兰打工旅行签证终于开放了,于是我顺利拿到了签证,开始了在异乡的旅行打工。

  新西兰福利不错,基本生活还是可以的。但一个异国年青人在异乡打工,不公平对待是难以避免的。最困难的一次是我被一个中国工头欺骗了。我本来可以合法打工,但那个工头不给我上税,所以我变成了黑工。

  他还克扣我的工钱,拖欠我的工资。老板给工头一棵树付3纽币,他只给我们0.5纽币;我在那里工作了3周,每天12小时,手上都起泡了,最后不但没有赚到钱,还把积蓄都花完了。没有钱, 我只能省吃俭用, 睡帐篷,吃泡面。

  然而就在这段艰难时期,神用他的爱吸引我,让我走进了当地的教堂。在那里我认识了一对在云南待了8年的老夫妇G先生和琳达女士。他们长期生活在丽江,为一个国际NGO服务,专门领养照顾当地的孤儿。G先生告诉我,8年内他们领养了7个孩子。虽然他们现在年纪大了,回到了新西兰,但每个月都会给这些孩子寄生活费。

  当他们听说我的遭遇后十分同情,不但邀请我去他们家吃饭,还说如果在外面住不起宿舍,可以搬过去和他们同住。

  我特别感动。一对新西兰夫妻,不远万里来到中国不计回报地帮助中国的孤儿,如今愿意给一个陌生的中国人提供挡风遮雨的地方。我问G先生:“为什么对中国人这么好?”老人微笑着回答:“因为上帝爱每一个人,他也要我们像他一样去爱。”从这位老先生身上,我真的看到了上帝的爱。同时,我也思想在印度学习到的“真爱”。因着这份爱,我愿意去宽恕、原谅、接纳那些欺骗了我的人。

  在新西兰的8个月打工旅行中,我感受到了基督教在当地文化中所产生的影响,也看到神对新西兰的祝福。我希望能够回到家乡,为中国做一些事情。

  我首先联系了一家有基督教背景的公益机构,本以为以自己的条件完全可以通过面试,但“人心筹算自己的道路,惟耶和华指引他的脚步”,神并没有让我回国去做公益,反而为我预备了一所神学院。给人食物只是暂时的,而拯救人的灵魂却有着永恒的价值和意义。就这样,我被呼召回国,开始在神学院装备自己。

  越黑暗的地方,越需要你这盏灯

  2012年年底,我从东南亚回来。此时,我已经完成了在第一所神学院的学业,希望能更清楚自己的异象和呼召。虽然我一直有宣教的负担,却没有确定服侍哪一个群体。在东南亚的旅行,让我知道自己的负担并不是那里。

  在12月30日的守望祷告中,我向神呼求,让我能够清楚明白自己的呼召和使命。就在那一刻,以赛亚对神的回应在我的耳边响起:“我在这里,请差遣我!”神在那时,感动我,让我回忆起曾经在尼泊尔遇到的印度牧师,那个在佛陀出生地传福音建学校的宣教士,我不也想成为那样的宣教士吗?愿意奉献自己的一生让神所使用。

  于是我思索在中国是否也有类似的地方。结果,曾在旅途中看到的磕长头、手转经筒的图象呈现在我的眼前。我对神说,如果是你呼召我去那里,我就愿意顺服你的旨意。

  2013年,我开始了在西部的工作,当时只是拜访在那里播种的同工,了解他们的事工。在探访的过程中,我明白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很多同工在那里十年八年只带几个人信主。那些信主的人,也是迷迷糊糊的,左手拿《圣经》,右手拿转经筒。

  我开始迟疑,真的要走上这条道路吗?这是一条不会有鲜花和掌声的服侍之路,在这里只有艰苦地付出和默默地耕耘,同时还要面对很多质疑。我是否已经做好了准备?这种胆怯的声音阻挡了我前进的步伐。

  直到有一天,我在东北遇到了一个曾在那里服侍过的同工,我问他:“现在在青海大概有多少基督徒?”当他告诉我一个数字以后,我的眼泪控制不住地流下来。我知道自己的内心对那里的灵魂有负担,再苦再难我也愿意把福音告诉他们。而一位师母的鼓励,更是让我坚定了自己的呼召,她告诉我:“在一间明亮的房间里,并不需要你这盏灯,而越是黑暗的地方,就越需要我们去做光做盐!”从那一刻,我回应主:“我在这里,请差遣我。”

  单单倚靠他!

  回顾过往的经历,我终于明白上帝当初为什么要挑战我离开原来的安全区。因为按照我的计划,只是单单地去新西兰打工旅行。这样就不会有西藏、尼泊尔、印度的行程,也不会有我今天的服侍了。

  原来神一直用他的慈爱绳索牵引着我。他让我突破原来舒适的环境,带我去西部,让我在那里看到了灵魂的需要,预备了我服侍的异象。在尼泊尔的旅行,又让我遇到了印度牧师,看到了“道成肉身”的见证,预备了服侍的榜样。在印度,让我能够在艰难的环境中生存下来,我在印度得了痢疾,靠着祷告爬了起来,预备了服侍的心志。在新西兰,他要我不依靠势力,不依靠才能,单单地来依靠他,为我预备了服侍的信心。

  如今我以各种身份在西部服侍,旅行中所得到的宝贵财富,使我一生受用。每次经济上遇到困难时,我就想到在新西兰的岁月;每次身体上吃不消的时候,我就想到在印度的日子;每次遇到别人的误解时,我就会想到在尼泊尔的牧师;每次想要放弃时,我就想到在西部看到的每一个灵魂。

  旅行,不但打开了我的眼界,也提升了我的境界,让我能努力装备自己,成为合格的主的仆人,更好地服侍主。今天我依然走在这条服侍的路上。期待更多年轻弟兄姊妹们的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