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致力于为全球华人基督徒提供在线灵修平台。  本站全新改版,如有问题请向管理员反馈。  老版首页  登录注册 收藏本站|网站地图|本站留言|返回首页
热门栏目:
感恩讲章 讲章精选 视频讲道 在线祷告 福音文章 福音书库 2013讲章 儿童主日学 青年团契 基督文艺 赞美诗歌 感恩专题 站内搜索 更多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见证分享 > 感恩见证

传福音刻不容缓

来源:恩典文章 | 作者:约伯 | 时间:2016-06-18 | 阅读[] 字体: [ ] [繁体] [推荐]

 

 

  作为一名外科医生,我见过许多生死离别,几乎“麻木不仁”了。没有想到的是,在我信主前后,有两个人的离世对我的灵命历程产生如此大的影响。至今想起他们,我的心仍不能丝毫的平静。

  在我信主约三年前的一个晚上,我正在值班,来了一男一女两个美国人,带着一个手被割破的小女孩。男的个子不高,留着满脸的胡子,戴着眼镜,看起来有点老。受伤的小女孩是他的孩子。同来的年轻女士是他们家的朋友,是个美国护士。我用英语向他们询问,因为当时我们全家正准备移民去澳洲,办得差不多了。我想正好练习一下我的英语。哪知这位貌不惊人的先生用比我还标准的普通话,流利地讲述他女儿受伤的情况,敬佩之余,我当时心里有点失望:哪知遇上这么个汉语通!

  由于孩子哭闹不停,于是我决定给他们一个特别“待遇”,允许那位美国女护士带着女孩进手术室。我为孩子进行清创缝合伤口时,那位女士就一直抱着孩子,让她坐在自己的膝上,安慰着她。很快手术就结束了,他们很满意。临走时,那位父亲道谢后,给我看了他的证件,我才知道他是当地一所大学的外教莫老师。这是我与他唯一的一次见面。没想到,后来他在我的生命中竟会给我带来那么多的属灵影响和鼓励。

  信主后不久,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到莫老师的家,知道他已永远地离开了我们(编者:莫老师于2001年2月13日在武汉遇难)。我看着莫老师的遗照,向他夫人提起几年前我与莫老师邂逅的情形,他夫人感到很意外又很惊喜:“原来是你!”她转身从书架上拿了一本照相簿,翻开一看,竟然是几年前我为他们的女儿做清创缝合手术的当晚,他们特意揭开孩子伤口上已包扎好的敷料,对着伤口拍的一张照片。

  我哑然失笑:老外就是老外!若是中国人,一定小心翼翼地保护好伤口,避免感染。他们竟打开敷料,就为了照张相!但他夫人接下来的话让我再也没有笑起来:“我们很感谢你对孩子的帮助,也很满意你的手术。那天晚上,我们全家人围在一起恳切地为你的救恩祷告……”直到今天,我还能从心灵里清晰地看见他们一家围聚在一起,为我的救恩向天父祈求的情景。虽然我没在场,却仿佛身临其境;虽然我没经历,却永远不能忘记。

  后来我听说莫老师生前时常有人问他为什么来中国,他有时会很郑重地说:“中国需要拯救!”这句话已深深地铭刻在我心里。因为它让我“麻木”的心苏醒,并为之震动。在我心底里,这声音日渐放大,日渐清晰,日渐震撼——中国需要拯救!它一直是我灵程上的鞭策。

  我和妻子商量,决定放弃移民澳洲的计划,留下来帮助我们以前觉得并不可爱的同胞,因为我们开始意识到:中国实在需要拯救!一个美国人为着“需要拯救的中国”毅然来了,并把生命永远留在了这里,我们自己却要离开吗?断乎不可!尽管这里的一切都还不尽人意,甚或我们曾受过许多伤害,但这里是需要我们去爱、去倾力传播福音的中国啊!道成肉身的耶稣不就是为着需要拯救的我们,为着全人类来到了这并不可爱的世上,不就是为着并不可爱却又需要拯救的我们,甘愿上了十字架么?是啊,神爱世人,胜过祂独生儿子的生命!唯有祂的儿子在我们还是罪人的时候为我们而死,祂的爱就向我们显明了。

  莫老师在我信主前一年殉道,他的死之于我,绝不单是一种激励,他是用自己的生命和死亡,再一次把两千年前那位为我们在十字架上被钉死的主演绎给我们看。“宣教士的血是教会的种子”这话是真实的,是从无数忠心而又高贵生命的血凝炼而来的。你可以来看看,每一位殉道士的血——每一粒种子都已结出三十倍、六十倍乃至百倍的子粒了。

  在信主后这几年的成长和服事之中,每当我遇到难处,灵里软弱,心里挣扎或是自觉受伤害时,莫老师那深邃的目光就好像在看着我,他仿佛在告诉我:“这些算得了什么!中国人需要福音啊!”每年我都会独自去他的墓地,与他进行心灵的对话,每每都会增添许多的力量和勇气去面对那至暂至轻的苦楚。

  每次去莫老师的墓地后,我都会去附近的另一块墓地。那里有我童年时期的一个好朋友;我们在一起度过了许许多多的美好时光,从小的邻居成了后来的大学同学,甚至毕业后进了同一家医院、同一个专业科室,加上兴趣爱好相似,所以我们不仅是同事,更是好兄弟、好朋友,两家人也常来常往。我信主后几个月,正准备向他传福音,他却要出一趟探险科考的“美差”。但他欣然允诺我:回来后参加我们的查经聚会。我当时想从小一块儿长大,几十年在一起,不差这几天,等他回来再慢慢向他分享吧。我不知道我如此自信是多么地无知——生命并不在我们手里攥着。他在科考之旅第一天发生的意外中殉职了。当我悲痛地把他从外地接回家的时候,当我伤心地看着他被安葬的时候,我心里在流泪,主在责备我:你为什么不赶紧向他传讲我的好消息?你以为生命可以自己把握吗?你以为人的年岁时日很多吗?你以为你是谁?在这样的责备面前我无地自容,我宁愿是自己出这样的意外而不是他,让他还有机会听到那赐人平安和永生的好消息。我心如刀割的不单是因为失去了一个好朋友,更是因为我的无知和自信,使得一个失落的灵魂永远失去了永生的应许和盼望!

  传这福音实在是刻不容缓。从此我没有再把这样的感动放到第二天;

  于是我买了机票去老家向85岁的老外婆传福音、领她归主。让一辈子拜佛的她开始尊主为大,常常向神祷告。因为我担心我们家最年长的她,也是带我从小长大、我最敬爱的人会不辞而别,会因着我的怠慢而使我重蹈覆辙……

  于是我在深夜的电话里带人决志……

  于是我做完一台手术后,一分钟也没有歇息,就跑到朋友家向临去机场准备到欧洲留学的孩子传福音,带她接受永生之道……

  于是我在旅途中带导游归主……

  于是……我再也没敢懒惰过。

  对于这样的心志,主也给了我极大的奖赏和安慰。记得有位患晚期癌症的朋友,我向他传了很长时间的福音,由于他是共产党员又是军人出身,一辈子的无神论者,很难接受。我常为他的救恩祈祷。有个周六的晚上,天下着小雨,我忽然心里有感动要去病房探访他。我对妻子说了我心里的感动。平时我是骑摩托车出行的。下着雨的晚上,既不方便又不安全,加上那天我俩的心情也不太好,这样的情况下,她通常是不会赞同的,但那天她很爽快应允了。于是我们夫妇俩冒着雨,买了一束花,骑着摩托到医院。走进病房,这位朋友的夫人和孩子均陪伴在病床旁,他夫人对我说:“正准备下周一请你来,带他信耶稣,我想让他走的时候不害怕,没想到今天你们自己来了。你不知道他已昏迷了一天,半个小时前才醒过来!”我马上意识到我们顺服了圣灵的带领。半小时前正是我们决定来探访他的时候,那在路上及买花的时间正好是半小时,圣灵已预备好了!于是我没有再多说话,径直问他:“你要不要信耶稣?”他一个字一个字艰难地说:“我一直不愿意信耶稣,是因为我是个无神论者。但今天我完全接受!”我深受感动,对他说:“那好,我现在就带领你祷告,接受耶稣基督为你生命的救主,你躺着,我说一句,你在心里说一句,好吗?”我看他每说一个字都是那么费力,想让他省点力气。但是他摇了摇头,坚持让他夫人把床头垫起来,坐靠好。我便带他做决志的祷告,他一字一句都开口放声地跟着我宣告,尽管那声音极其微弱,却真正发自肺腑!发自灵魂深处!响彻病房,响彻心灵,响彻天空!我想那晚必有天使为这美丽的灵魂欢歌载舞。

  我带着无尽的感恩离开了病房。第二天就得知他去世的消息,他夫人说,我们走后他就再度昏迷,一直没有再醒过来,直到第二天去世。但他走得十分地安详……我知道这都是圣灵的预备和带领。给了我对以前犯下的大错一个悔改的机会;是给我那难以释怀的内疚一个慰藉。

  每当我站在莫老师和我那位好朋友的墓前,凝视着墓碑上他俩的照片时,他们就会对我开声说话;一个说:你要多多地传福音!另一个则说:你得快快地传啊!

  我想以后到那位去逝前一天信主的朋友墓前——正好他们三个人的墓都在一个陵园里,他可能会对我说话:顺服圣灵的感动,你就能做得到!

 


下一篇:泣血的父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