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致力于为全球华人基督徒提供在线灵修平台。  本站全新改版,如有问题请向管理员反馈。  老版首页  登录注册 收藏本站|网站地图|本站留言|返回首页
热门栏目:
感恩讲章 讲章精选 视频讲道 在线祷告 福音文章 福音书库 2013讲章 儿童主日学 青年团契 基督文艺 赞美诗歌 感恩专题 站内搜索 更多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见证分享 > 蒙恩得救

祝峥嵘的见证

来源:   | 作者:祝峥嵘    | 时间:2010-09-06 | 阅读[] 字体: [ ] [繁体] [推荐]

我来自江苏省武进县。一九八二年从南京大学化学系毕业,八五年获得无锡轻工业学院硕士学位,八七年底来美以后,一直在麻州大学(Univ. of Massat. Amherst)食品科学系学习、工作。九四年夏取得博士学位,妻子名叫刘晓雯,现在家全职事奉不到三岁的儿子和刚满七个月的女儿。


我于九三年初信主,随即受洗。主耶稣彻底更新了我的生命,把我从对人生的彻底悲观、绝望中,从在自杀边缘徘徊中拯救出来。赐我以生活的勇气和热情。他让我经历了一次淋漓尽致的由死入生的奇妙过程。妻子因看到我生命的奇妙改变,也很快信了主,同时受洗。从此以后,每当我和妻子遇到压力、困难时,总会回头看看我们得救的过程。信心和力量也就油然而来。


信主后,很快就有了全日制读神学的感动,两年多来,尽管家庭生活的负担不断加重,在教会的事奉中也有挫折、困难之时,但接受神学训练,以准备将来全日制服事中国大陆这样的感动却日益加深加强,约半年前,我停止了全部找工作的努力,谢绝了几位教授的推荐和介绍,专心等候时机。终于在今年一月被Gordon-Conwell Theological Seminary录取,从今年夏天开始进入Master of Divinity的课程学习。目前,即将结束在麻州大学的工作,正在筹划向Gordon-Conwell的方向搬迁。(编者按:写于一九九五年。)


听神的呼召,不能不说是清楚的,而看看自己的光景,又不能不看见自己的不配,信心时有软弱,而罪性却仍那么活,才能贫乏,性格也有许多的缺损,而且,经常会“扶着犁把回头看”一家老小的生活。常常觉得很能理解基甸蒙神呼召时的疑虑战兢。经常会问神说:“为什么是我?”“我行吗?”


然而,我被主救拔离死亡,得生命,出黑暗入光明的真切体验,使我无可推诿地承认,他是行神迹奇事的神。从行尸走肉中,他召唤出有光有热的生命来,主还亲自应许我们说跟随他的必不至羞愧,还要什么呢?而且,在我面前展现的十字架的光辉和天国的荣耀,也更让我身后世界的色彩显得灰暗无趣。 在这么丰富的吸引力和反推力的交互作用下,我带着战兢的心,跨出这一步,走上这条路。


事奉中国大陆,是我心中最大的负担和愿望。


来美后这许多年来,一直深深地关注着中国大陆的政治、文化,也积极参与了一系列海外民运活动。近来中国大陆严重的道德精神危机,更加深了心中对那块国土和那里的父老乡亲的的痛切的忧思。终于,在神的话的大光中,我们看见了,那一切的喧嚣,倾轧,原来都是绝望的哀号,是那十多亿灵魂嗷嗷待哺的呼声。但我只能跪下。神啊,救救他们!带领他们象当年的以色列民那样,面对国耻家难而痛悔,呼救,从而回转,归向你吧! 我最近有机会和两位来自大陆的青年访问学者交谈,一位告诉我,他总不肯来教会是因为害怕周遭可能有人向中国政府告发他的行迹(打小报告)。另一位对自己的前途有深深的忧虑。但却不敢与别的大陆朋友分享。惟恐有人报告他国内的工作单位而因此遭压制,遇嘲讽。看到精神牢笼如此重重地缠累,捆绑着我们的同胞,我不得不求问。神啊,我们这些你爱子宝血救赎出来的自由之身,能为他们做些什么呢?


一百多年前,有一位英国宣教士曾说过以下的话:“只有中国人才能有中国人的想法,只有中国人才能够用中国的故事,中国的比喻和中国的格言去说话而说得引人入胜,外国人的嘴巴断断不能把中国人说服,断断不能把中国说成基督的中国...,几千个或几万个英国人,美国人都没有用。...”然而,几个世纪以来,神的仆人们还是知不能为而为之,一代一代,前赴后继,用他们自己的鲜血和生命,来为神呼唤中国的人,为神敲中国的门。这根接力棒,今天已到我们手上了。我衷心感谢父神,在这个大时代,我作为一个中国人被拣选,被呼召。


中国要成为基督的中国,因为“从日出之地到日落之处,耶和华的名是应当赞美的”。


--------------------------------------------------------------------------------


满溢的恩典


祝峥嵘


来Gordon-Conwell读神学,至今已经一年半了。如今,在这感恩的时节,回头张望一下过去的路,心中的感恩之情不禁满溢而出。胸际常萦绕着“诗篇”的话语:“你以恩典为年岁的冠冕,你的路径都滴下脂油”(诗篇65:11)。


去年六月,我们一家大小四口,由麻州大学搬来神学院。当时,我们手头所有的资金,加上其他个人和团体答应给我们的资助总共不足半年的学习费和生活费开支。诚实地说,对未来的生活,不是没有担忧。但信实慈爱的上帝,却通过一系列奇妙的人和事,不断地给我们加添安慰和鼓励,教我们一点一点地学习,把人生的重担交给他;一步一步地跟随在他大手的搀扶下走这条信心的天路。如今一年半过去了,我们一家大小的衣食往行,一无短缺;学习费用,不欠分文。看着上帝的慈爱就这样在我们身内身外,家内家外一桩桩,一件件地展现的时候,心中常常按捺不住惊奇的赞美。


我来自纯理工科的背景,一下跳入这研究生水平的神学学习。这挑战之大,令我至今似乎还在颤抖和茫然之中。多少次,被大小试卷(paper)的最后期限(deadline)逼得差点掉下眼泪来。但慈爱的上帝,从未把我丢进绝望的泥坑。靠着他的鼓励,支托,我的学业也都顺利、满意。到今年夏季结束时,我已修完十一科。“信靠他的人必不至于羞愧”(罗马书9:33)。这是他的应许,也是我的生命在学业,家庭,事奉各方面的体验,感谢上帝。


这一年多来,在事奉方面的实际参与,也丰富地滋养了我的灵性生命,开阔了我在上帝国度里的视野。上帝在这个世代,特别是在海内海外的华人世界作工的大手笔,令我激奋不已。这一年多来,我有机会在几间华人教会的查经班和主日讲台事奉,在我们学校和美国教会的宣教年会上作见证,在大中型的福音营、退休会上作见证,从这一系列的事奉经历中,我看到上帝为当代华人,特别是大陆学人大开的福音之门。纵然人心的骄傲和历史的误会曾一再使福音被拒在国门之外,纵然近几十年来狂风暴雨式的政治冲击,又一次驱散了上帝的群羊,但上帝的呼唤和叩门从来没有因“竹帘”的阻挡而停止。西方的教会和机构,海外和港台的华人教会,几十年来从未停止过对中国大陆的祷告,支援。这一年多来,我有机会结识,了解许多属灵前辈。为了让上帝的慈爱能在中华大地上生根,开花,他们几十年如一日地祈祷,期盼,作工。他们的风范,事迹,让我备受感动和激励。而今,在前辈们几十年、几百年流泪撒种之后,我能在这复兴收获的季节加入神国工人的行列,实在感到无上的欢欣振奋,无比的感恩赞美! 我常常举起我的双手,在上帝面前祷求。求他扶持引导。求他差遣,让我能够无愧于这大时代,大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