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致力于为全球华人基督徒提供在线灵修平台。  本站全新改版,如有问题请向管理员反馈。  老版首页  登录注册 收藏本站|网站地图|本站留言|返回首页
热门栏目:
感恩讲章 讲章精选 视频讲道 在线祷告 福音文章 福音书库 2013讲章 儿童主日学 青年团契 基督文艺 赞美诗歌 感恩专题 站内搜索 更多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见证分享 > 蒙恩得救

戒赌记(妻子篇)

来源:   | 作者:常彦    | 时间:2010-09-06 | 阅读[] 字体: [ ] [繁体] [推荐]

千斤重担弱肩挑

我从小生活在大家族中,爷爷、奶奶、姑姑、爸爸、妈妈和我们四个孩子,三代同堂,和睦相处。爷爷一生正直而传统,教育我们要弃恶扬善、乐于助人,要学会牺牲和忍耐,因为老天爷在看著我们。他在我幼小的心灵栽下一颗良善的种子。
我从小就很愿意为家庭牺牲和付出:我常常帮助爸爸、妈妈料理家务,对弟弟、妹妹疼爱有加。我深受长辈的喜爱,被当成掌上明珠;我享受著浓浓的亲情,和来自长辈的呵护。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1980年我刚满18岁时,年仅47岁的妈妈重病住院,被确诊为肝癌。出嫁的姐姐刚生了孩子,无法照顾妈妈;下面的妹妹15岁,弟弟才12岁,年幼无知,也无法照顾妈妈。
生活的突变,使我不得不承担起家庭的重任。我细心地照顾著妈妈。三个半月後,妈妈离开我们。她临终前的微弱的话语,始终在我的耳边回响:“我真难闭眼啊,唯一的儿子还这麽小!我走了,他可怎麽办呢?”
我当时握著妈妈的手说:“妈妈,您放心吧,您还有我这个女儿呢!您没做完的事情,女儿来替您做。女儿向您保证,绝不让弟弟受半点委屈。”我在妈妈的病床前暗自下定决心──要勇敢地担起家庭的担子。
一个18岁的少女,肩上担著一大家的重担,我开始考虑婚姻。我和邻居刘永宁(我总叫他小宁)从小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他正直厚道,脑筋活,点子多。当时我想:如果嫁给他,将来他会好好地爱我、保护我,也会和我一起承担我娘家的重担。
失去妈妈,使我承担了太大压力,我太需要安全感了。尽管不久发现他有赌博的习惯,但我仍然认定他就是我的未来。
爸爸平时不怎麽喜欢小宁,知道我和他谈朋友後,就语重心长地说:“彦啊!听说你俩处对象,是吗?你和他好,我不反对。但要告诉你,你自己的幸福,自己享用。如果有一天你痛苦了,也不要到爸爸面前流泪。”
我有好多好多话要对爸爸说,可是看著憔悴的爸爸,只说了句:“妈妈去世早,我不想让弟弟妹妹受委屈。我要承担家里的责任。”我心里清楚:如果妈妈活著,她绝不会同意这门婚姻。但我为了家庭已别无选择。
软硬兼施无效果
我确实没有看错,小宁的生意经独到,我们白手起家开始做服装生意,一直都非常顺利。1997年,我们的事业蒸蒸日上,开始与台商合作。
经过多年的努力和付出,我赢得了小宁的信任和认可,他把所有的产业都托付给我。台商也非常认同我的人品和能力,所以我出任合资公司的董事长,负责公司的一切经营和业务。
公司的业绩与日俱增,但是在巨大的成功背後,又有谁知道我的辛酸和无助?──一个弱女子独自撑起事业之时,小宁却沉迷于赌场了。
我屡次劝阻小宁:“不要再赌了,行不?我们的成功是多年努力的结果,赌博会把这一切都毁了。”可是他的反应只是沉默。沉默之後便去拉斯维加斯。一赌就是半年,根本不知他是死还是活。
等到好不容易把人盼回来了,进门就找我要钱。看著他那失魂落魄的样子,我简直怀疑,他是不是以前那个忠厚聪明的小宁。
我在事业上的付出和所取得的成就,得到很多朋友的认可。他们看到我一个弱女子打点这麽大的生意,丈夫却在外豪赌,都十分同情我,纷纷帮我劝小宁回头是岸,不要再赌了。
他们讲很多的道理,但都被他当成耳旁风。一次,一个好朋友甚至把他拷在暖气管上。尽管如此软硬兼施,也没能改变他嗜赌的心。
从1980年到1990年,我一直想方设法阻止他赌博,不忍心看他沉迷下去,毁了身体,也把辛辛苦苦挣的钱输在赌场上。他去赌的时候,我心里特别不安,非常没有安全感。我不知道会发生什麽,对这种情况也无能为力。
好几次我半夜追到赌场,他急了还跟我动手,甚至出过危险。在我怀孕快生孩子的时候,我还去上海找他。後来我灰心了,觉得永远也改变不了他。而且他跟我动手,把我的心伤透了。
1990年以後,我就不怎麽管他了。我对他太伤心,我放弃了。他就是把钱输光我也不管了。可是我还不能跟他离婚,他真的不是人不好,只是一赌起来就像犯了精神病。
一天,他的朋友告诉我,要有思想准备,他在外欠下很多的赌债。我听到这个消息後,感到生意不能再做下去了,我想放弃。面对人生的痛苦煎熬,我精疲力尽,不想再走了,我想结束生命来结束痛苦。2001年,超量的安眠药随时陪著我,我不止一次下决心离世。但每次一看见无辜的儿子,一想到儿子可能受到的伤害,我就失去了勇气。
儿子是我最大的希望。他非常听话。我从来不给他讲爸爸的事,总是鼓励他好好学习,成为妈妈的安慰。我觉得儿子太可怜,我从来没有跟他红过脸,我不想把大人的痛苦加在他幼小的心灵上。儿子也从来不淘气,从来没跟我说过什麽。但我知道他的心,能体会妈妈的困难。在学校里他是好学生,老师、同学都很喜欢他。
当时,我还不认识上帝,但感到冥冥之中有一双手默默地扶持著我;在人生最黑暗的子夜,那双手保护著我。我信主後,看到圣经的一句话:“患难生忍耐,忍耐生老练,老练生盼望,盼望不至于羞耻”(《罗马书》5:3),正是我那时生活的写照。上帝把这样的信念放在我的心中,使我能面对如此大的试炼,默默地忍受著一切。
旧伤新痕都痊癒
家庭面临危机,事业走到尽头,我带著一颗受伤的心,想要寻找心灵的寄托。2002年2月,我们移民到温哥华,住在好友阿萍姐家。当时他们一家刚刚信主。他们充满平安喜乐的笑容,深深感染了我。没过几天,阿萍姐就把我带到教会。教会里的一条横幅:“耶稣说:‘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映入我的眼帘。我的心被什麽触动了,忙问阿萍姐:“耶稣是谁?”她回答说:“是上帝的儿子。”我又问:“上帝是不是就是神,就是老天爷呢?”阿萍姐鼓励我:“说的对。”她告诉我说:“上帝的儿子被钉死在十字架上,就是为了救我们。”
啊!我知道上帝就是爷爷跟我说的老天爷,从那天起我对上帝就没有怀疑过,我知道上帝早就住在我的心里,只不过以前我不认识他。
那天聚会唱的《最知心的朋友》,深深地打动了我:“在我人生的每一个台阶,在我人生的每一个小站,你的手总是在搀拉著我,把我带在你身旁。告诉我当走的路,没有滑向死亡线……”
我的眼里全是泪水,我说:“上帝啊!你怎麽这麽理解我?这首歌好像是为我写的。”我暗下决心:主啊!我要跟随你,从今天直到永永远远,因为只有你能带给我安慰。
2002年3月,第一次主日崇拜,我就和小宁一起决志信主了。教会的牧师和长老,给我们很多帮助,让我对上帝有了更深的认识。但我心里还有很多伤痛,它们还时时折磨我。
自打我信主後,我就与神立了约,每天早晨散步时向神祷告、赞美,几年来风雨不误。2002年8月的一天,我在散步向神祷告的时候,清清楚楚地听到一个温柔的声音对我说:“常彦,你不要灰心,我是爱你的神。”
神啊,你真是又真又活,你亲自和我说话!我的心顿时充满平安和感激。
两天後,阿萍姐和朋友见到我,都不约而同地问我:“怎麽两天没见,你这麽喜乐,脸色这麽好看?”我知道是神开始医治我,神要从我身上挪开苦毒和伤害,要让我成为自由人。
感谢神,自打小宁信主之後,他就再没有赌过。很多朋友看到小宁的变化,感叹神的大能,我对神充满感恩:神使一个赌徒,变成一个基督徒,他使我们家庭从死亡的边缘活过来。
在我信主以前,我觉得自己很高尚,很能牺牲和忍耐。但神开启我,使我知道我也是罪人。“我曾经追求世界的欢乐,希望能够得到满足。那一天,当我遇见耶稣,才发现自己的虚空。但主的爱是何等甘甜,滋润我乾渴的心田,使我甘心跟随他的引导,在十字架的路上奔跑……”这首歌让我明白,自己以前也是追求世界欢乐的人,以为得到的一切都是自己付出後应得的。我倚仗自己的聪明,成功时自高自大,受挫折时怨天尤人。我看不到自己的弱点,总是很骄傲。现在我认识到,我所拥有的一切都是神的恩典,而苦难可以使我更认识神。
自从移民加拿大,我两年半没有回大陆。2004年8月,我回国20多天。亲朋好友纷纷到机场接我,令他们惊喜的是:昔日憔悴痛苦的常彦,精神焕发、容光满面。他们感受到我发自内心的喜乐,也不再觉得我自高自大、不可接触。当他们听说小宁翻天覆地的变化时,更是纷纷感叹上帝实在伟大。
的确,因为有神,我们夫妻的生命改变了,我们的家庭重建了。我们对神的认识,也不是单单发自理性,更是发自生命、发自心灵。我们向神祈求,保守我们能遵行他的话,继续过蒙福的生活。□

作者来自渖阳。现居加拿大温哥华。□
编者按﹕这两篇见证,由作者夫妻口述,温哥华佳恩基督教会整理。



下一篇:五个台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