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致力于为全球华人基督徒提供在线灵修平台。  本站全新改版,如有问题请向管理员反馈。  老版首页  登录注册 收藏本站|网站地图|本站留言|返回首页
热门栏目:
感恩讲章 讲章精选 视频讲道 在线祷告 福音文章 福音书库 2013讲章 儿童主日学 青年团契 基督文艺 赞美诗歌 感恩专题 站内搜索 更多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见证分享 > 蒙恩得救

后话西游──我为什么退学回国

来源:信仰月刊   | 作者:彼岸的小鱼    | 时间:2010-09-08 | 阅读[] 字体: [ ] [繁体] [推荐]

在每一个中国人内心深处,都有着中华民族深厚的自豪感。伟大祖国璀璨的文明和五千年悠久的历史,流淌在我们的血液里,不断激励着我们的信心。但是先进的西方文明主导了近现代世界的历史,美国在经历短短两百年后,从一块蛮荒之地成为世界超级大国。她像一块磁石深深吸引着成千上万的中华学子,并在中国掀起一浪接一浪的留学取经热潮。
  
我正是在2000年8月,被这一留学浪潮推到大洋彼岸的一条小鱼。但我的内心深处总有一个问题:美国,你吸引我们的到底是什么?
  我的美国梦其实很简单:在美国做律师、拿绿卡、赚更多的钱,使父母晚年享福,并且在美国留学生中找到单纯一点的真爱、终身的伴侣。
  对爱的盼望,使我甘愿放弃一流金融机构六位数的收入和舒适的生活,不惜尝试出国之累、法学院之苦,来到美国从零开始。准备先提升自己的内外素质,好配得上我的意中之人。
  然而,来到美国,中美之间的生活、文化差异是如此之大,要从思维和行为上适应美国,甚至比从爱吃包子转变到爱吃汉堡还要困难得多。
  国人常说美国人对中国的了解,远远不如中国人对美国的了解,但从我出国、回国的经历来看,这观点实在差矣,我们其实更不了解美国,我就是一例。因为受到国内一些不实传闻的影响,加上我的老观念和旧思维,最终使我的旅美经历,从兴奋到平淡再到艰辛,白白失去了许多享受异国经历的美丽心情。
  一到美国,别人就告诉我,了解、适应美国学习和生活的最短捷径,就是多多参与基督教会的各种活动。但是我以高考模式思维,“以学业为重”,放弃了许多查经和听道机会,总共没有去过几次教会。
  结果不仅对美国生活适应得慢,心灵走了很累、很长的弯路不得释放。我更总想靠学习好,将来有工作来立足。但实际上,我的“公司法”在八十二个学生中考了第一名后,也没有让我轻松过,反而生怕遭到美国学生的排斥,因而特别小心谨慎一言一行。真是学不好怕没饭吃,学好了怕受排挤,其实还是自己的心灵问题作怪。
  我在此要提醒文科类的学生,若不了解美国基督信仰,不仅生活交往中显得格格不入,常常会不经意地“语惊四座“,我们的无神思维模式,亦必然会无形中影响到学习、考试和论文。这是初来美国的人,要特别注意的。
  
  选举大诉讼
  
  我是学法律的,认识美国就不得不先认识美国的立国根基。美国立国的最初文件,可以追溯到《五月花号公约》:1620年,一批英国清教徒为捍卫信仰,乘坐“五月花号”船,从荷兰启程,来到现美国的鳕鱼角,船上的四十一名清教徒,参照英国教会里社会契约的样本,签置了一件文件,表明为了上帝的荣耀,为了基督信仰等,自愿结为民众自治团体,制定与实施“为了殖民地总体利益而须实行的公平之法,以及相关的法规、条令、宪章与公职”。
  这就是美国立国的渊源。所以每张美元上都印着“IN GOD WE TRUST”,即“我们信仰上帝”。


  “五月花号公约”之后的一篇最重要的文献,就是美国宪法。美国宪法是世界上历史最悠久、最稳定的宪法,从1788年被批准之时起至今,只有廿七个修正案。而起初参与撰写宪法的人,多为清教徒。这四页羊皮纸文件,至今保护着近三亿美国人的生活。
  我旅美时刚好赶上百年不遇的布什与戈尔因总统选举出现计票纠纷,诉至法院。美国上下密切关注,广播电视、报纸长篇累牍地报导、转播诉讼情况。这让我认识到宪法中三权分立的威力,以对行政领袖的制约。
  与中国不同,美国宪法在法院的判决中,引用的频率要高得多,且常有感人的例子。
  有一个案例,是法院对偷渡者子女,是否有权享受义务教育的裁决。法官认为美国无权因为父母的犯罪行为,而剥夺上帝给美国儿童的受教育权,加上不让偷渡者的子女受教育对社区更加不利,因此判决美国的中小学应当同等免费接纳非法移民的儿童。


  真希望中国的所有儿童,包括那些“盲流”与“黑户”的,也都可以受到真正免费的义务教育。


  虽然美国是一个天使与魔鬼共存的社会,但其主流社会推崇诚实信用,社会体系以诚信为基础,建立了严惩欺诈的法制体系,使欺诈的成本极高。
  现实生活中,人们也愿意听信别人说的一切话。这一点让我开始时,以为美国人颇有点傻、比较好骗。但后来发现,一个人一旦撒了谎被别人发现,就失去了个人诚信,以后人际关系等各方面就会多出许多麻烦。
  
很多观念必须在生活中体会,才知道它的真正含义。在“上帝面前人人平等”之上建立的人生价值观念,就给我一个全新的体会──
  有一位在美奋斗了多年的华裔副教授撰文,他们学校的前棒球队教练声名盖过校长、年薪百万,可是卸任后没有工作。学校当时只有清洁工的位置空余,他于是就干起了在别人下班后打扫卫生的工作。
  
然而他每天靠着上帝,仍然工作得很开心,还反过来安慰这位华裔副教授,不要为了升正教授压力太大。
  基督信仰的人生观、对人生终极意义的不同理解,就使人有这样平坦的心。  
  
  免费的葡萄
  
  与此相对的一个例子,却正好发生在我就读的学校。因为我的孤陋寡闻,开学几个月后我才知道,我所在的Iowa(爱荷华)大学,就是北大学生卢刚杀人的学校。当年,他因性格抑郁、好嫉妒,杀了同学、导师,还杀了一位有杰出学术成就的副校长,然后自杀。而被杀的副校长的抽屉里,还有一封为卢刚未来工作写的推荐信。


  事发后那位副校长的兄弟姊妹,也就是当年驻华传教士的后代,竟写了一封充满爱的信,安慰卢刚的父母,并表示为他们祷告。而爱荷华大学,亦从未因此歧视过华人学生,始终保持着公正的态度招生。


  我知道这件事后很受感动,专门到导师那里感谢他对我的热情,及没有丝毫的歧视。
  
回国之后,我将这些点点滴滴的旅美见闻讲给妈妈听,但最打动她、让她念念不忘的,却是我白白得了一袋葡萄的事。那时,我虽然带足了旅美的生活费用,但总是不敢相信圣经中的话“不要为明天忧虑”,总害怕毕业后生活无著,就使出七十年代的节省风格。有时为了省钱,就三个多美元买十磅的处理鸡腿吃很长时间。


  由于学习紧张,倒也没时间觉得苦。但有时看到超市里新进的加州水果,就会在水果摊位前不舍地来回转好几趟。碰到打折多的就会买。有一次就碰到一美元一磅的葡萄,因为和贵的那种颜色一样,收银员没有分清,就按贵的那种打价钱。
  
出了商店,我才发现总共多算了不到一美圆,但我犹豫害怕了很久才壮起胆来向服务员说。结果来了个管事的青年人,态度极好,根本不等我的解释,就直给我道歉,还告诉我葡萄全送给我了。


  我因为脑筋还没转过来,就问了他半天为什么。他一时说不出理由,最后说因为超市有过错,让我不开心了,所以不要钱,都送给我了。
  结果我和室友吃到这次免费的葡萄就格外开心。但这事也让我郁闷,为什么这样的小事,我都害怕去交涉,太不像个律师了。后来想想,这大概是因为,我在国内通常的交涉结果是很不愉快的,所以就尽量避免卷入交涉中。


  我的妈妈虽然不太明白美国法律逻辑推理的精彩,和衡平法的公平,也不太懂上帝的儿子耶稣为我们的罪死在十字架上,就洗净了人的罪等等。但妈妈曾多年来用几十块钱维持家用,在国内受过太多商人欺诈的苦楚和退货时的辱没争吵,就很感激那个体恤穷学生的超市青年,也很感激那么多华人教会的弟兄姐妹接待我吃住,为我找房子、送家具、开车接送我。


  所以当我告诉她,这是因为人家相信耶稣,才会以上帝的爱来待人,你不需要都搞明白,只要祷告决志信耶稣就行,她马上就决志了。
  后来我想想,不应小看这一点一滴爱的经历,正是这些上帝对美国的祝福,使美国成为一个深深吸引世界优秀人才移民的国家。也许有人将美国的吸引力,归功于其富有和自由,但我的体会,是因为基督信仰中的公正和博爱。
  
  
  温柔的声音
  
  旅美后期,随着时光的流逝,因为环境改变带来的兴奋感也渐渐退却,学业的重担和对未来的忧虑,压得我透不过气来,脸上再没有了兴奋的笑容。
  由于我骨子里自视甚高,再加上以貌取人,看什么人都有一些致命的缺点,因此对起初在留学生中寻找伴侣的想法,也越来越怀疑,同时没有真爱的空虚感却越来越大,只好求助于上帝。
  
由于身边有不少基督徒,他们的人品、爱心,不容我怀疑他们的诚实,他们说确有上帝的存在,我相信应该不会是骗我的。可是我却犹如聋子和瞎子,一点都感觉不到上帝的存在,而且决志信主了一阵后,好像也没有任何不同。所以每次他们提到神怎样感动他们,又怎样答应祷告、又怎样带领,我就很惊奇也很羡慕。


  我第一次真实感觉到,是有一次去查经班。好久没有去了,各样压力又大,就阴沈着脸走进去。奇妙的是,当我跨进门槛的那一步落地,心中突然清楚地出现了一个我从未经历过的、万分温柔的感动:“你来了......”
  那温柔的感动,类似声音却不是声音,正是我期盼已久的恋人所特有的温柔。那感动十分清楚,可以用震动来描述,当时足足惊了我一个趔趄,四顾却没有旁人。


  于是,我到处问人,那是不是神的声音。别人因为无法知道刚才在我心中发生了什么事,也无从判断。
  后来,每当我心力憔悴时,那一个感动就在我心里,温柔地使我明白很多事。但我仍然不确定这就是神的声音。直到九一一前夕,我在佛罗里达大学读圣经,蒙圣灵光照认识到我的罪,并亲身经历神的同在和无法言喻的大爱,我才认识到神的真实存在、全然善良,远非人所能想像。


  上帝的爱是那么美好,教会里的人虽然对我也如父母、兄长、姐妹般亲切......我内心不断祷告,求神让我的父母在国内也能享到这样的福,使我的妈妈、爸爸,也能欢快地唱着赞美诗,并有许多老兄弟姐妹一起欢度晚年。
  没想到神很快答应了我的祷告,派我自己回国给亲人朋友做见证。
  
  
  最佳意中人
  
  现在回国两年多了。我回到了繁华的上海。因我已品尝过天恩的滋味,就知道世界的繁华,比起信仰的甘甜相差实在太远。为此同事都加班时我都请假去教会,每次转几次公交车都心甘情愿。回想当年教会的弟兄姐妹们每周招呼我去查经班,且有人专程开车接送,我却频频推却,实在是莫大的损失。
  回国后,有的朋友却为我拒绝密西西比河的免费旅游专案,回绝拜访美国同学家的农场,拒绝朋友邀请去佛罗里达的迪斯尼乐园感到惋惜。可是我却对朋友说,美国之行最大的收获,就是得到了耶稣基督,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每周都去教会。我告诉他们:
  “曾经,有一份真诚的爱情摆在我面前,我却没有珍惜。等我失去的时候我才后悔莫及。人世间的痛苦事莫过于此。
  “但耶稣没有因此抛弃我。如果上天能够再给我一个机会去美国,我会说我爱耶稣,我要去教会。如果非要在这份爱上加一个期限,我要说那是──永永远远。”
  至于我那寻找真爱、寻找终身伴侣的梦想呢?


  “我的意中人是个盖世英雄,既无比刚强又万分温柔,既爱意绵绵又公义正直。他不会抛弃我,也不会离开我。他了解我心灵的需要......他的名字叫耶稣。我相信他会有最好的安排带领,我也把自己交在他的手中。”


□ 作者毕业于上海复旦大学法律系,曾来美进修法律,现在中国工作。



上一篇:五个台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