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致力于为全球华人基督徒提供在线灵修平台。  本站全新改版,如有问题请向管理员反馈。  老版首页  登录注册 收藏本站|网站地图|本站留言|返回首页
热门栏目:
感恩讲章 讲章精选 视频讲道 在线祷告 福音文章 福音书库 2013讲章 儿童主日学 青年团契 基督文艺 赞美诗歌 感恩专题 站内搜索 更多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见证分享 > 蒙恩得救

一个吸毒者的宣告

来源:   | 作者:广东 吕伟立    | 时间:2010-09-08 | 阅读[] 字体: [ ] [繁体] [推荐]

在我16岁的时候,就认识了社会上一些坏人,和他们来往次数一多便无心上学,四处闹事。我又是家里的独生子,所以父母很疼我,只要向他们要钱,他们就给。尽管如此,我依然觉得生活没什么味道,我还是尽量去寻求一些东西来享受,以满足肉体的需要。


  有朋友就向我介绍说:“吸白粉吧!吸了会飘飘欲仙,好像上了天一样。”当时我听了就心动,反正也有钱,就叫人去买了50块钱的回来。吸完了以后真的很舒服,头晕晕的,飘来飘去,真的像上了天一样。就这样,我开始了我的吸毒生涯。


  我被毒品吸引住了,觉得这样的生活才有意思,才快乐。但渐渐地我发现每天都不能离开它,就开始有点害怕。就去问一些比我吸的时间长的人,问他们我这种情况是不是已经上瘾了。他们问我:“你是不是觉得不吸就感到不舒服?”我说是的。他们告诉我这是上瘾的表现。得到这个答案我感到恐惧不安,因为我见过很多吸毒的人走上绝路。我告诉自己:“不能再吸毒了,我还很年轻。”


  我决定把毒戒掉。刚开始我认为戒毒是件很容易的事,于是,我就到药店去买了一些戒毒的药,回到家开始自己戒毒。可是,连一天的时间都没熬过去,毒瘾便发作了。我的意志失去了控制,以前的决志完全崩溃了,脑子中充满着毒品。忍到晚上12点,彻底忍不住了,就打电话叫人送了来,毒品又一次控制了我的生命。


  当时,我觉得白粉是我最大的需要,除它以外,没有什么能让我产生兴趣,什么都不在乎,就这样我越陷越深……我的头脑也完全被白粉控制住了。


  刚开始吸的候,五六十块钱就够了,但慢慢地越吸越严重。一年之后,发展到一天要200块钱。我的经济开始有点紧张了,家里人也开始怀疑我了,就问我:“你的钱是怎么用的,是不是吸毒吸完啦?”为了不让家人知道,我装得很强硬的说:“我才没有吸毒呢,你们是从哪里听来的谣言,你们不要乱讲。”家里人相信了我,只是训了我一顿就不再追问了。但从此却不再给我那么多钱了。


  当我的钱不够吸的时候,便开始偷,开始骗。俗语说:“常在河边走,哪会不湿脚?”随着不断地偷、骗,家人又开始怀疑我,对我越来越不信任,并叫人跟踪我,发现了我做的事。他们把我抓回家,经过几个小时的谈话,我就向他们承认了吸毒的事实。此时我看到了爸、妈脸上的焦虑与不安。他们问我:“你打算怎么戒?”我就说:“买药在家里戒。”家人也同意了。可在家刚戒了两天,意志便开始经不住诱惑,人也崩溃了,觉得浑身似有千条虫子在咬,我实在受不了的时候又想到去吸毒,于是千方百计想偷跑出去。


  晚上,家人睡着了,我骑着摩托车出去了。出去以后,没有钱,只好把摩托车卖了买白粉吸。之后不敢回家了,就在外面租了房子住下来,和那些朋友们一起过着“飘飘欲仙”的生活。但好景不长,在一次去买毒品的时候,正好有公安局的人在那里,他们把我抓起来送到拘留所强行戒毒。那时候我真的好后悔,后悔自己为什么不在家里好好戒毒而被抓到这种地方,这是我人生中头一次接触铁窗,心中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罪恶感和自卑感,不知道我的命运是否从此就属于铁窗……想到这些,我掉下了悔恨的眼泪。


  过了几天,家人来看我,我就求他们把我保释回去。并且向他们保证不再吸了。但家人清楚像我这种程度不是那么容易戒的,就告诉我,在这里好好地把毒戒了。就这样我继续在那里呆了两个星期。


  后来家人来看我并且给了我一个选择,问我是愿意去学武术还是继续留在这里。他们让我去学武术,但在我的思想中,只要能出去,什么都可以,我实在怕呆在这痛苦的地方。果然,第二天我出来了,出来以后没在家呆一天,家人就把我送去了河南的一所武术学校。


  在校期间,我根本无心学习,整天和一起去的朋友一起玩,夜里也逃出来玩,最后因严重违反校规被学校开除了。大概在校时间只有4个月。回到家后,家人以为我经历这么长时间已经完全戒掉了毒品,对我也慢慢放松,不再严厉的管我,使我又开始了自由的生活。


  可就在这自由的生活中,我觉得没有什么意义,又一次步入毒品的雷池。在一年多的时间中,家人对我的戒毒真的觉得没希望了,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把我的毒瘾戒掉。最后通过家人的商量,决定把我送去劳教两年。他们没有将决定告诉我。当我正在屋子里吸毒时,公安局的人就来了,把我带到公安局,让我做材料录口供。公安人员对我宣布说,要送我去劳教两年。听到这个我吓出一身冷汗。我就问他们:“他们有什么理由判我劳教,我只不过是吸毒者,又没做什么。”公安人员告诉我:“这是你家人的意思,你没有选择的余地。”当我听到这是家人要把我送去劳教所时,差点晕过去,我不知他们为什么那么狠心地把自己的儿子送去劳教。那时,我真恨不得杀了他们。


  我被送到了劳教所,但我的心一再为自己抱不平。想到我为什么会来到这种地方:高高的围墙,冷冷的铁窗,更可怕的是他们那里的队长。他用很多怪异、狠毒的手段收拾新来者,还有每天应当完成的任务“做雨伞”,任务完不成就要被狱警们用电棒电击身体。当他们电击人的时候,你越痛苦他们就越开心。每次经历这些,心中更充满了恨,恨我的家人为什么那么狠心。


  后来,家人到劳教所看我,狱警告诉我:“你的家人来看你了。”我让他们转告家人:“我不见他们,叫他们以后也别再来看我。”家人回去了,但他们以后并没有停止到劳教所来看我,却都被我拒绝了。


  随着时间的流逝,经管教的教导,我对家人的想法慢慢被扭转过来。我想到了他们这样做的苦衷何在。在明白了这些道理之后,我便从心里原谅了他们,同时更感到了自己对他们的亏欠。后来他们再来看我时,我就和他们见面。每个礼拜我妈炖各种营养的汤送来给我喝,我的心被这无私、宽厚的母爱所感动了。我们母子的感情逐渐好了起来。


  时间过得很快。我被判了两年,但因为积极改造而减了半年,一年半后我被释放了。在我解教的那天,家人给我准备了丰盛的酒席,请来了所有的亲戚朋友庆贺我的归来和重新做人。我自己也暗下决心从此不再吸毒,并对白粉也有了恨恶感,一提到白粉就厌恶。父母因为我的改变和与他们关系的好转,就答应我只要我不再吸毒,什么都可以给我买。那时我想:“受了两年的苦,浪费了很多的时间,现在应该好好的生活,做点像模像样的事了。”于是向家人提出要去考驾照,考后买部车,家人答应了。不久后车买回来了。


  有了车,我里面那年轻人的种种欲望又重新燃烧起来。于是我开车去找以前社会上那些朋友。那时候流行跳迪士高,我就和朋友们去了。进到迪士高,发现这里的每个人跳舞都好疯狂。我问朋友:“这些人怎么都这么兴奋?”朋友们告诉我,这些人都吃了摇头丸和大麻。听了他们的话我觉得很新奇:吃了这些东西怎么会这么开心呢?朋友还跟我说,这些摇头丸和大麻都是软性毒品,不会上瘾。我听了更加心动,心想这肯定比白粉要好得多了,于是就问他们身上有没有。他们就拿了一粒摇头丸给我。我什么都没想就吃了下去。过了十五分钟,我开始感受到有一种无比的快感涌上心头,简直兴奋到了极点。我没有想到居然还有这么好的药。那天晚上我们一直玩到半夜三点多才散场。在车上,朋友问我玩得开不开心,我说,活这么大,最开心的就是这个晚上。


  朋友又问我还想去哪儿开心,我说:“我刚出来,很多东西都不懂,你们安排吧。”他们就带我去赛车,赛完车后带我去了一个酒店进行按摩,还买了一些大麻。我们六七个就抽大麻起来。因为我是第一次抽,笑得控制不住自己,把酒店的服务员都吓跑了。一直玩到早上六点多,然后在酒店睡着了。醒后,我的第一个感觉就是:这样的生活太适合我了。


  从此,我又沉迷在这种罪乐之中,差不多每天都进迪士高场。摇头丸、大麻更是离不开我。虽然这些东西不怎么会上瘾,但我觉得离不开它们。不吃就像缺些什么,生活也没有了意思,只有用这些东西才能挑起生活的兴趣。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一年多。这一年多对于我来说算是无忧无虑的,但不幸的事还是发生了。一天晚上,在迪士高玩过之后,我们又去赛车。我因喝了过多的酒和吃了摇头丸,车开得又快,转弯时没来得及减速,于是发生了车祸。我的车在路上翻了两翻。当时,车上的两位朋友都断手折脚,其中一个伤势严重得差点死了。但我只划破了眼角,还有脸上、手脚上有点伤痕。朋友把我们送到医院之后问我是谁开的车,我说是我。他们说:“怎么这么奇怪,你开车伤得这么轻,他们坐车却伤得这么严重。”我自己也感觉奇怪,心想:“我妈妈是一个虔诚的基督徒,是不是她的神保佑了我?”越想越觉得这次车祸肯定有一种神奇的力量在护卫着我,使我只受到轻伤。因我眼角伤得比较严重一点,需要住院治疗,还有脸上的伤痕也需要一段时间恢复,我只有选择住院。在医院一住就是一个月。像我在外边玩惯了的人,不能出去就觉得烦。在觉得烦闷的时候,我又想起了白粉,想到只有白粉才能解决我的问题,又可以止痛,于是叫人买了回来。这样,我又一次卷入白粉的旋涡之中。本来我想,只吸一点没事的,结果却一发不可收拾,我又被白粉捆绑住了,无法自拔。时间一长,家里人知道我又吸毒了。这次他们对我完全的绝望了,不再给我一分钱。因为没钱吸毒,我只好选择去抢劫:和一个朋友开着摩托车抢手机。


  开始很顺利,每天可以抢好几部。可有一次被人家提前发现了,一把把我的朋友从车上拽下来,他被抓住了。当时有好几辆警车来追我,我吓坏了,赶忙把摩托车扔掉,从其他地方逃跑。结果我逃脱了,但公安人员每天都在追捕我。我不敢回家,觉得哪里都不安全。在无处可逃的境况下,我绝望了。我觉得最没意思的生活不是没白粉吸的时候,乃是无依无靠,没有着落,无处生活的时候。我想过自首,可一想到在那里面的生活便没有了勇气。最后,我唯一的希望就是回家,尽管也有几丝冒险,但我渴望回家。


  回到家,家人也知道了我的情况。可他们非但没有责备我,反而安慰我说:“只要你能回来,就还有希望。我们永远爱你。”面对这样的家人,我的眼泪“涮涮”地流了下来。过了一会儿,教会的牧师来到我家。他对我说:“只要你愿意相信耶稣,我们就可以帮你把毒戒掉。”我答应了他们。他们为我祷告,我也接受了耶稣。当天我便进了教会戒毒所。


  在教会戒毒所中,我真实的体会到这里和社会上的确不一样,和劳教戒毒所更不一样。他们陪我,为我流泪祷告,做心理辅导。当我毒瘾犯了的时候,他们就帮助我,为我按摩等,以减轻我肉身上的痛苦。在他们的帮助下,我的情绪逐渐好起来,对毒品的渴求也不象以前那么强烈了。更重要的,是他们的爱深深打动了我的心。我们未曾相识,也没有特殊的关系,但他们却如此爱我。这和我以前的朋友们比起来,简直是天壤之别。他们都是在你有钱的时候才“爱你”,没有钱时就不理你。


  很奇妙的,在这里只一个星期,我的毒瘾就戒掉了。长老们对我说:“你的毒已经戒掉了,但你需要一个好的环境去戒掉心毒,我们想让你去读神学。”那时,虽然我对耶稣有了好感,但对神学的概念并不清楚,认为读神学就像做了和尚。我决定不去读神学。因此我开始找机会逃走。但一连逃跑了三次,却都被他们找回来。他们不厌其烦地做我的心理工作,我也感到是神的手一直在“抓”着我,不让我逃回那黑暗的社会。在第三次被他们找回来时,我决定去读神学。


  现在,我已坐在了神学院的教室里。透过神的带领和老师的教导,我渐渐感到神的爱是那样的奇妙。他不但把我从黑暗中拯救出来,还改变了我的性格和坏的脾气。我也感到特别亏欠家人。但现在我每次打电话回家问爸爸妈妈好时,从他们说话的语气中,我都能感受到他们的惊喜与满足。我要用现在及以后的光阴来补还对他们的亏欠。


  以前,罪恶夺走了我很多时光。感谢神让我现在能为他活着,活得是这样的喜乐,这样的充实。可今天这世界上还有很多人被毒品捆绑,过着生不如死的生活。在神面前我常为这些人祷告,或许这是神放在我里面的负担,因为我自己对他们也是特别的爱。我要在这里好好装备真理的知识并渴慕圣灵的能力,以便日后可以进行福音戒毒的工作,用神的福音把那些吸毒的人拯救出来。只有耶稣才能释放他们,改变他们,人的方法真的不管用。


  昔日耶稣怎样对彼得说,今日也在对你我说:“回头,要坚固众弟兄。”让我们一起来为那些还在毒品中挣扎的人们付出吧。神爱他们,我们也要爱他们。


摘自href="http://www.aiyan.org/Chinese-GB/aiyan4/jianzheng/yeshujiolewo.htm">[爱筵季刊第4期],特此鸣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