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致力于为全球华人基督徒提供在线灵修平台。  本站全新改版,如有问题请向管理员反馈。  老版首页  登录注册 收藏本站|网站地图|本站留言|返回首页
热门栏目:
感恩讲章 讲章精选 视频讲道 在线祷告 福音文章 福音书库 2013讲章 儿童主日学 青年团契 基督文艺 赞美诗歌 感恩专题 站内搜索 更多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见证分享 > 蒙恩得救

昔日恐怖分子 今日和平之子(一)

来源:   | 作者:David Kithcart    | 时间:2010-09-09 | 阅读[] 字体: [ ] [繁体] [推荐]

  1997年圣诞节后第二天,甘尼·麦克里顿(Kenny McClinton)坐在家里长沙发上休息,正要上床睡觉时,有人溜进了他家的后院,从窗口架起一支十二口径的散弹枪,对准他的头开枪射击。

  凶手的任务是谋杀甘尼·麦克里顿。当年甘尼作为亲英恐怖份子与爱尔兰共和军(IRA)作战,每天过的就是这种充满暴力凶杀的日子。那时甘尼是“欧士达自由战士”(Ulster Freedom Fighters)的司令官,而“欧士达自由战士”是被公认为最厉害的恐怖集团,组织周密,训练严格,曾经好几次打败爱尔兰共和军。


  “说起来真惭愧,当时一些最恐怖的活动都是我负责的。那时我以为我做的是正义的,我不介意杀人,也不管被杀的是男人、女人还是孩子。那两年我亲手枪杀两个人,现在想起来真是万分惭愧。”


  为了这两次谋杀,甘尼被判双倍的终身监禁,这可不是十年、二十年的徒刑。他被关在当时特别为恐怖份子设立的美芝监狱(Maze)的H座。在那里他曾经一个人制服了十五个监狱看守,立刻被监狱里的囚犯推选出来作囚犯军的总司令,叫他为“疯子麦克里顿”。

他因此被关进监狱的小号里。在那里,他唯一的伴侣是一本古老的钦定本圣经。在这本圣经中,他找到了他心灵所需要的神。

  “我找到一位救主!他竟然愿意伸出手来拯救我这样的罪人,一个像大麻疯一样为社会所不齿的人!救主耶稣基督竟然爱我这样的杀人犯!他的爱熔化了我那颗刚硬的心。”


  “那是在1979年8月12日,我在小号狱中实在不能忍受下去,就跪倒在监狱的地上大声呼求神,我求神赦免我,赐给我信心,使我悔改。我说:‘主啊,求求你,求求你宽恕我这个黑心肠以杀人为乐的罪人,求你进入我的心!’结果怎样?神真的垂听了我的祷告。赞美主,我从地下站起来的时候,就成了一个在基督里新造的人了。”


  甘尼知道他必须将他的新信仰告诉其它的囚犯。


  “当天晚上,我喊那些囚犯们都站到在他们自己的监房门前,对他们说:‘我要告诉你们一件事,我已经作了我一生最大的决定:我已经把生命献给主耶稣,他已经进入我的心,赦免了我的罪,从今以后我要尽力事奉他,再不参与任何暴力活动。从今夜起,我不再做欧式达自由战士的司令官,只要做永生神的志愿军。”


  囚犯们听了都非常震惊。整个H座监牢鸦雀无声。我的监房突然变成了囚犯们每周聚会三次的场所。十八个月内就有二十四名声名狼籍的恐怖份子归信耶稣。还有不少监狱的卫兵也跪在我的牢房中哭泣,但这一次不是因为挨了我这个“疯子”的打而哭——是我跪在他们身边,带领他们信主。



 甘尼坐了十六年监牢,在里面学习圣经,也获取了犯罪学学士。出狱后他便去接触那些知名的恐怖份子。但这回他的目的不同了。

  “因为我自己曾经是个囚犯,又靠着神的大能重生,所以我对监狱事奉和犯人的家属特别有负担。那时在狱中被囚的”亲英志愿武装“(UVF)分子企图制造暴乱。我得到国务卿的允许去见他们的首领毕利·赖特(Billy Wright),与他会谈三小时。神赐给我智能,终于平息了那场监狱暴乱,救了许多人的性命。本来他们恐吓要杀害监狱人员的计划也取消了。(我在1983年带领毕利·赖特信主,后来他又后退了)”


  甘尼说,因为那一场狱变和平谈判的成功,他便成了另外一批恐怖份子仇视和谋杀的目标。


  “UVF中共产分子不喜欢我所作的事,就派杀手暗害我。那天晚上我跟太太去一个查经班,我带了两个小时的查经,主题刚好是主祷文中‘救我们脱离凶恶’的道理。我心中一直在想只有主才能救人脱离凶恶。那时我的女儿亚比该快要出生了,太太因为怀孕又重又累便先去睡觉,我正想跟着她上楼,便响起了一阵枪声,子弹穿过特厚的玻璃窗,打穿了我太太文娣刚才坐着的长沙发,然后飞进墙壁里。若不是神的恩典我们怎会活着?如果文娣还坐在那里必定没命了,腹中的婴孩亚比该也活不了;我自己也死里逃生,只是衣领上有点铅痕迹。要知道那是连发12响的枪啊。”

 甘尼继续在当时如地雷遍布、危机四伏的政治局势中作谈判的事工。其中一个不幸的事就是那被媒介称为“首匪”(King Bat),也曾经被甘尼保护过的毕利·赖特,他不明不白地死在狱中。

  “毕利·赖特的葬礼有两万人参加。这两万人从他家步行到墓地,神给我机会在葬礼上传福音。我在1983年带领毕利·赖特信主,可惜后来他在爱国和爱主之间犹疑不决,因为分心就远离了主,还是回去和爱尔兰共和军作战。但在过去这几年,每逢我有机会跟他交谈的时候,至少有一点令我稍为有盼望的事,就是知道毕利·赖特对他自己的选择并不感到平安。他会常常坦白地告诉人家,他舍弃了一个最伟大的朋友耶稣基督和主所给的最真诚的爱。他也后悔失去从前跟主的亲密关系。”


  甘尼记得自己以前也有过这种强烈的信念和挣扎,甚至为了自己深信的主义去杀人也毫不犹豫。


  “我曾经完全献身于自己的理想,但那种对理想的献身和真诚可能是真诚的错误!我就是这样真诚地犯过罪!只有主耶稣基督能把我这个迷失的恐怖分子改变过来。”

甘尼继续从侧面协助北爱尔兰的和平谈判进程,他说服了LVF,叫他们成为当时第一个愿意出来谈判的恐怖集团,甚至愿意自动销毁一部分武器。

  “那天当巨型机器在压碎那些自动机关枪时,圣灵之剑也粉碎了Ulster的恐怖主义。人们心中有了新的希望:我们再不需要用武器互相残杀才能表达自己的信念,人们以诚实的理性和讨论便可以沟通了。那真是美好的一天!”


  甘尼盼望有更多的国泰民安的日子。


  “我曾经过着恐怖主义的非人的凶残和暴力的生活,竟然曾经亲手毁灭了别人的宝贵的生命(杀人犯这个罪名是我一生也洗不掉的!),今天我要对社会作些补偿。但愿我能阻止一些杀人害命的事,但愿我能除去一些杀人的武器,这样可以免得再有人沦为凶手而锒铛入狱,落到我1977年的境遇;也免得再有人因亲人被谋杀而伤心流泪、悲痛欲绝。我能这样为了和平而尽心力,因为是和平之君耶稣基督对我的怜悯和引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