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致力于为全球华人基督徒提供在线灵修平台。  本站全新改版,如有问题请向管理员反馈。  老版首页  登录注册 收藏本站|网站地图|本站留言|返回首页
热门栏目:
感恩讲章 讲章精选 视频讲道 在线祷告 福音文章 福音书库 2013讲章 儿童主日学 青年团契 基督文艺 赞美诗歌 感恩专题 站内搜索 更多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见证分享 > 蒙恩得救

走出“愤青”

来源: | 作者:孙鹏飞 | 时间:2010-09-21 | 阅读[] 字体: [ ] [繁体] [推荐]
  这样的追问始终没有答案。我也实实在在的成了一个“愤青”……

  “两类人最讨厌”

  大一的时候,同班同学中有一位是基督徒。她给我留下了很好的印象。班里来自五湖四海的同学,因尚不熟识而彼此寒暄、客套、虚假待人时,她却真诚得像一扇透明的窗。我常常开玩笑,说她的质地不同常人,是玻璃的,因为她是那样的透明不含杂质。只是这时候我还不知道她是基督徒。

  后来,班级中推优人入党时,才知道她竟然是一名教徒,信仰上帝。接受了12年唯物主义教育的我,对她的信仰产生了一些好奇。而且觉得虽然她不信仰马列,但基督信仰却让她如此与众不同,倒也不错。但那时的我,从未想过这种信仰会与我有任何联系,我当时已经是一名坚定的入党积极分子了。

  再后来,随着接触的增多,我也逐渐略知何谓“福音”。遇圣诞节或其它节期,她也邀请我参加一些教会活动。我随她参加了一次圣诞节聚会,和一次由韩国牧师主讲的关于“科学与信仰”的证道会。

  这样两次后,我对基督教有了初步的、感性的认识,不过却不是什么好印象。觉得基督徒的行为莫名其妙、匪夷所思:他们竟然相信有造物主的存在;他们竟然会对着空气说话,还自诩为祷告;他们竟然会在唱歌的时候将手举起,还被感动得痛哭流涕……

  我不知道为什么这些人会如此“愚昧”。我看过文化大革命的记录片和书籍,我感觉这些人的举动,和文革中那些失去理智的人并无区别。几十年的盲目崇拜,造成的恶果是整个民族受难,这些人为何又会如此狂热,难道这个民族还要经历灾难吗?真是让人担心啊。

  从此以后,我就不想再参加任何宗教活动了。而那位基督徒同学自然不知道我的思想变化,仍旧时常邀请我,结果都被我一一回绝。她那时常常为我祷告,也受了很多委屈,但我只觉得她实在是“烦”的很!那时隔壁宿舍有个同学,兼职作推销员,也常常试着说服周围的人购买他的产品。我于是开玩笑说,世界上有两类人最讨厌,一类是推销员,另一类就是基督徒。二者都是不达目的誓不甘休。但推销员是为了利益,还好理解,那基督徒又是为了什么呢?

  愤世嫉俗的青年

  我的大学生活,还是颇有乐趣的。进大学之前,学习的最终目的,无非是升学。所学内容,也只是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的单一教材,绝不允许有不同观点、声音的存在。因为,不符合标准答案的观点,在试卷上就会被判为错误。

  步入大学,意味着可以自由一些了。我不再需要为考分的压力而死读书了。我可以随意挑选我喜欢的书阅读,可以选修我喜欢的课程,可以骑着自行车四处去听讲座……

  我遇到了几位令人尊敬的师长,得以看到许多真实的文字,听到许多负责任的声音。尤其是几位老师,为人正直,教会我应该独立思考而不再盲从,教导我应该有批判的精神,教育我学习辨别真理和谎言。

  身处这样的环境,同很多心怀理想、充满抱负的青年一样,我像一头饥饿觅食的小兽,搜寻着过去不曾见过的文字,如饥似渴地倾听着不同的声音。

  可接触越多,痛苦反而越大。我常常站在先哲巨人们的肩膀上,指责前人的错误竟然如此愚昧;我常常看着反思文革和八九学潮的资料,追问“历史怎么会是这个样子”?我尤其搞不懂的是,为什么我这样一个懵懂的学生对此都有所察觉,而我们的主流声音却只字不提?我不再相信歌舞升平──那些不过是粉饰太平。

  这样的追问始终没有答案。我也实实在在的成了一个“愤青”(注),愤怒且嫉世。曾经的满怀希望转变为满腔愤怒,如同枪炮,向周围的一切开火。我将一切的答案归结为“这是一个万恶的坏世界”,在我的眼中,所有的人都是有罪的:执政者“居其位不谋其政”,芸芸众生则更是“一切可怜之人必有可恶之处”!骄傲而且自负的我从未反思过自己的过犯,彷佛只有我才是“出淤泥而不染”。

  “光照在黑暗里,黑暗却不接受光”,那时的我早已将基督教、圣经统统抛诸脑后。没有光的日子,无疑是黑暗而且痛苦的,我常常叹息“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而我已经没有勇气再继续“寻找光明”了。

  我开始听一些颓废的地下音乐;我开始对自残和自虐的行为津津乐道;我会躲在黑暗的角落里,这样让我感到安全;我会对着天桥上来来往往的车流喊:愚蠢的人们,你们的行为同自残并无区别。我有时也想,干嘛这样作贱自己?我只想找体面的工作、赚足够的钱,“独善其身”!

  金钱在想像中,成了唯一可以使人幸福的工具。

  神除掉我骄傲的心

  这时候,要准备大学二年级的暑期实习了。我的专业是新闻学,这就意味着暑假要去一家媒体实习。而北京媒体的现实是,记者外出采访,尤其是某些厂家的记者招待会,收取索要红包已经成为例行的公式。如果我们暑期去媒体实习,这会成为我们需要面临的问题。学校的实习动员会上,系里的老师对此问题的唯一建议是:可以收,但希望我们上交报社或实习老师!

  这些“身为世范”的大学教师,处事标准竟也如此之低!不过这样也好,既然社会风气已是如此,我又何必螳臂挡车呢?

  但是心中的道德律,实在让我挣扎!我曾经多么嫉恶如仇地“愤”过贪污腐败,骂过收受贿赂,现在想来不过是基督教所说的“假冒为善”罢了!这样小小的试探我都不能胜过,我又有什么资格去批评别人呢?

  恰逢此时,我偶然看到了《十字架──耶稣在中国》这部记录片。片中,一位基督徒姊妹拒绝为公司做假帐,从而失去了体面且高收入的会计工作。然而她甘愿成为一名普通的蓝领工人。这个例子如同钢印一般,狠狠地印在了我的心中,让我久久不能遗忘。

  难道那个基督徒不希望一份体面的职业吗,难道她不喜欢一份可观的收入吗?如果基于人的本性,谁能胜过金钱的诱惑呢?但是她为什么却做到了呢?这是信仰的力量!“你要保守你心,胜过保守一切,因为一生的果效,是由心发出。”(《箴言》4:23)我开始深入思考!

  我联系那位被我拒绝多次的基督徒同学,表示愿意和她一起去教会。第二天,教会牧师带我作了决志祷告。2004年6月,我浸水受洗。

  在我认识神后的这两年里,我切身体会到什么是神的“光照”。神除掉了我骄傲的心,让我意识到,不仅社会有问题,有待变革,我自己也有罪,需要悔改;我知道了为什么基督徒不像推销员那样可以谋取利益,却仍然誓不甘休;我也知道了耶稣是“道路、真理、生命”,我们如果不认识他,就只能在黑暗中徘徊、苦闷,永远找不到出路……

  两年前,我曾经多么讨厌基督徒,但谁又想得到,两年后,我竟也成为了“令人讨厌”、但是内心充满喜乐、盼望的基督徒!但愿还在旁徨的朋友们,但愿那些像我一样的愤青,也早日走过这一段。

  ◎作者现住中国。

  ◎编注:“愤青”一词,原指文革时下过乡的部分知青(即“知识青年”),认为社会对不起自己,心生愤怒。近年来更成为一个流行词,泛指愤怒嫉世的青年。此词的特点是时褒时贬,要看使用的年代、场合和上下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