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致力于为全球华人基督徒提供在线灵修平台。  本站全新改版,如有问题请向管理员反馈。  老版首页  登录注册 收藏本站|网站地图|本站留言|返回首页
热门栏目:
感恩讲章 讲章精选 视频讲道 在线祷告 福音文章 福音书库 2013讲章 儿童主日学 青年团契 基督文艺 赞美诗歌 感恩专题 站内搜索 更多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见证分享 > 神迹奇事

脑死女孩奇迹复生 不屈慈父有颗“喜乐”的心

来源: | 作者: | 时间:2011-01-27 | 阅读[] 字体: [ ] [繁体] [推荐]

在患难之日若胆怯,你的力量就微小——24:10

余存仁是供职于美国白宫早餐会的美籍华人。他原本有着幸福的家庭。但2008120,一场突如其来的疾病击倒了他15岁的大女儿Melissa(中文名:余世安)。随后,医生先后为女儿的大脑做了17次惊心动魄大手术;她的喉管、胃部、心脏等多个器官经历了数不清的手术,最终,一纸脑死亡的诊断书宣告了死神的最终判决,所有的人都绝望了,所有的人都认为孩子必死无疑;然而,一个普普通通的父亲没有屈服,他用世间最温情而又最强大的力量——爱和微笑,奇迹般地将女儿从死神手中夺了回来

余存仁用父亲创造的奇迹轰动了美国和世界,尔湾市专门为Melissa主办了专场音乐会,美国参众两院的议员多名都亲自来祝贺,前总统布什夫妇也发来贺电,世界多个国家的朋友都发来祝福,美国著名的报纸《美华文化时报》对其进行了长篇报道;如今,余存仁受邀在全美和世界各地传讲他用永不放弃的父爱以及微笑疗法创造的奇迹。200965,在余存仁来华之际,笔者在北京soho现代城的上岛咖啡,独家采访了他……

突发怪病  小感冒引发大灾难

余存仁祖籍宁波人,是美国国家祈祷早餐会一名华裔工作人员。1988年与妻子张美淑结婚。女儿余世安是余存仁的第二个孩子,出生于1992年,这个孩子从出生以后身体就一直很好,两天以前报名参加了高中冬令营,走的时候还活蹦乱跳的,因此,听到女儿生病的消息,余存仁并没有太担心。第二天,他忙完当天的工作,下午才和妻子张美淑一起开车赶到女儿所在的圣塔芭芭拉市的营地。女儿躺在营地的宿舍里,满脸通红、全身发烫,夫妇俩开车把孩子带回洛杉矶尔湾市的医院

病床前,妻子张美淑一脸的憔悴,她抱着丈夫哭了起来:Michael(余存仁的英文名),马丽莎(余世安的英文名)发高烧,连续十天也没退!

余存仁抚慰着妻子说:别担心,马丽莎会平平安安的!他转身看了看女儿,她盖着三床棉被和四条毯子,全身仍然瑟瑟发抖,张美淑极力压抑住自己的情绪告诉丈夫,女儿体温最高时达到105华氏度(约40.55摄氏度),各种抗生素打得孩子全身发痒,却没能把烧退下来!

医生已经给孩子注射了防过敏针和止痒药,余世安却依然闹着喊痒,高烧还在持续,医生们有些束手无策——这是一种罕见的细菌,没人知道什么样的药物可以杀死它。细菌在高温下繁殖得异常活跃,如果不赶紧退烧,余世安有可能会死掉!他们尝试着为余世安换了一种抗生素,总算退烧止痒了。

2008314,原本是医院给余世安做换心脏瓣膜手术的日子,可突然听到女儿的一声大叫。只见女儿飞快地跑出房间,一头倒在妈妈的怀里,嘴角一歪,呕吐了起来。余存仁见势不妙,立刻拨打了911,十分钟后,当救护车、消防车等纷纷赶到时,女儿已经不能说话。

余世安的症状很像中风,脑科的值班医生立刻为她做了脑部断层扫描,患者脑血管爆裂,有18%的大脑被血水覆盖,受损严重!医生当机立断地决定:先止血、再手术!

一般的止血针已经不能帮助余世安止血,他们火速给孩子注射了一种名为Nova的止血针剂,这种药剂每一针价值5万美金,可以帮助患者止血一个星期,是目前医学界最贵的止血药。尽管美国公民可以享受高额的医疗保险,但是医院对于这种俗称为救命针的药的使用依然很谨慎,不到非不得已的时候不会轻易使用。

医生随后查阅了余世安的病例以后,一脸凝重地告诉余存仁夫妇,细菌已经漫及你女儿全身的血液,目前美国医学界还没有治愈这种病的先例,她现在还能活着只能说是幸运,等一会我们要对马丽莎实施脑部的手术,这个手术只能清除掉她脑部的淤血,暂时保全她的生命,你们要做好心理准备。

余存仁突然感到很无助,女儿在前一天还跟全家人一起吃着蛋糕,为妹妹余世合庆祝生日,一夜之间,天真活泼的孩子却已经昏迷在病床上,全身插满了管子。人类医学对于这小小的细菌的认识,原来是这么有限!

靠主得胜  坚强父女直面死神

2008321晚上十点,余世安被推进手术室,余存仁跟到手术室的门口,大声对已经深度昏迷的女儿说:马丽莎,爸爸等你回来!他想,女儿的耳朵这么灵敏,一定能够听到爸爸的声音。

砰!手术室的门重重地关闭,一道门的距离却让余存仁觉得是那么遥远,余存仁坐在手术室旁边的椅子上,心中默默祈祷,偶尔看到一个人头在窗户处影影绰绰地闪过,他都会站起身,看看手术是不是已经结束。

十点、十点半、十一点……余存仁无数次在心中默念:上帝,请让她活着!

22日凌晨两点,一位医生推门出来,一脸疲惫地告诉余存仁,手术已经完成。凌晨四点半,余存仁才在加护病房看到女儿,一颗悬起的心总算落了下来。

当天上午10点,整晚没睡的余存仁刚想趴在女儿的床边上打一个盹,两名医生又找到了他。年长的一位递给他一张病危通知书,耐心地解释说:我们发现您女儿的大脑正在不停地肿胀,脑压指数超过33,如此下去,她的脑髓很快就会顶到颅骨,最终导致脑爆裂,我们目前没有办法给她消肿,只能取出她的颅骨,给大脑足够的空间。医生一边说着,一边把签字笔交给余存仁,颅骨在冰库中最多只能保持一年。现在我们想征求一下您的意见,这个取出颅骨的手术,到底做不做。(脑肿、脑压增加的这些症状和发病原理都类似于中风,但是中风时脑袋不会肿胀的像余世安这样离谱。)

余存仁看了看那张病危通知书,把它揉成一团扔在了旁边的纸篓里,他红着眼圈告诉医生,马丽莎的哥哥和妹妹们都在盼着她回家呢,孩子们为她策划了一个很有创意的庆祝仪式,还有她的好朋友杰克和詹姆斯,约好了等她出院后一起去郊游……

医生什么也没说,他示意医生,马上准备实施第二次开颅手术,几个小时以后,当余世安再次被推出手术室,余存仁看到她的左半个脑壳都被取出,头部看起来软软的,却明显比以前大了很多。左右两边大脑明显不对称,左边肿胀的脑髓把头皮顶起几厘米高。医生把一张醒目的提示贴在余世安的床头,上面用英文写着:这个病人没有左脑壳,请大家小心!

因为孩子的头一下子变得柔软,余存仁太太做什么事情都是轻手轻脚,唯恐太大的动静会损伤到孩子的大脑。他们拒绝了所有人的探访,把他们的祝福用DV拍下来,播放给女儿听。

情况并没有因此好转,余世安的脑压居高不下,而且又在她的脑内发现了淤血。细菌还在继续啃噬你女儿脑部的血管壁,我们认为唯一能做的只是定期动手术清除掉头部的淤血,而这也不是长久之计。

晚上,在布满了仪器的加护病房,余存仁看到两根管子插入女儿的头部,一根测脑压,一根测脑氧,脸上罩着呼吸器,整个身体被输液管、导尿管和各种各样的测试管缠绕,静悄悄的病房,没有一点生气。

余存仁抚摸着女儿的脸,喃喃自语地跟女儿说起了话:马丽莎,医生已经为你进行了几次大手术,你基本上已经康复了,今天晚上爸爸陪你聊天,等到明天早上你一觉醒来,我们就回家好不好?

他开始和女儿聊起以前的一些趣事,聊女儿高中的同学和好友,324日凌晨四点多,余存仁通过测脑压的仪器看到,女儿的脑压居然降到了30以下。余存仁大受鼓舞,女儿一定还在坚持!作为父亲,自己也一定不能放弃!他在当天的日记里写下一句话:在患难之日,你若胆怯,你的力量就微小。

一连几天,余存仁下班就赶到女儿的病房,继续唠叨家里的琐事。孩子的脑压下降得很快。2008325日十二点半,脑压指数降至2526日凌晨三点,脑压降至2027日凌晨两点半,脑压为15328日凌晨两点到三点,余世安的脑压降至10以下,接近正常人的脑压指数!

在与死神的又一回合的过招过程中,余存仁再次留住了女儿。2008329331,余世安的脑压逐渐趋于稳定,在1015之间波动。331,医生撤走了余世安身上测脑压和脑氧的两部仪器。

200848,余世安被转诊到橙县儿童医院总院,当天,昏迷了17天的余世安醒了过来。女儿的嘴有些歪,仍然没有力气说话,但眼睛却依旧是那样清亮!

医生欣喜地向余存仁宣告,马丽莎创造了一个医学界的奇迹,再过一个礼拜,她就可以转到复健中心去!

可紧接着,又一张病危通知书再次送到余存仁的手中,一位医护人员跑到办公室告诉大家:病人的心跳正在减弱!

余存仁冲到病房,发现女儿的心跳五秒钟掉到60次,又升到180次,又过了一会,心电图几乎变成了一条直线,余存仁指着显示脑电图的仪器说:不能放弃,马丽莎还有意识呀,我们应该再给她一次机会!

说话间,只见脑电图急剧地波动,过了十几秒,也开始变成直线。

我们也感到很遗憾,值班医生一边在手中的文件上飞快地写着诊断记录一边说,先生,您的女儿已经脑死亡,愿上帝保佑她!

余存仁看着女儿说:马丽莎,你又在跟爸爸妈妈开玩笑吗?两行泪无声地从张美淑眼中决堤而出。

医生生拉开门往外走,突然被余存仁一把拉住,我女儿的意识又重新恢复了!请再给她一次机会!

大家回过头来,只见脑电图又重新变成了一行波浪,如同五线谱上一行跳跃的音符,张美淑由刚才无声的啜泣转为嚎啕大哭,女儿一再地生而死、死而生,几乎要攻破她最后的心理防线!

真是奇迹!医生睁大了眼睛,但他无奈地告诉余存仁,外科医生不在,他主张放弃治疗,作为一名普通的值班医生,他没有权限实施手术。

外科医生正在另外一所医院值班,医院连续三次紧急联系了这名医生,他却一直没有出现。

余存仁跑到护理站,拍着桌子大喊:快点!快做点事情!满屋子医护人员伫立在那里,所有人都束手无策。一位医生告诉他:你女儿的病例太复杂,身体的多个部位都有问题,我们真的没有办法。

鲜血还在沿着余世安脑部的伤口一点点地流出。又是漫长的等待。

415凌晨四点半,值班脑科医生终于赶到,他简单检查了一下余世安的身体,只是在她右脑打一个洞,通过管道把脑部的血脂抽出了一大袋,做完这一切,医生转身就走。他对余存仁说:该做的我们都已经做了,剩下的交给神吧!

清晨八点,另一名脑外科医生威廉在巡房的时候发现余世安的眼睛睁得大大的,再次出现了濒死迹象,他立刻给余世安做了断层扫描。

最后给你女儿做一次手术吧!威廉说,我们真的无能为力了,但是她还有意识,我不忍心放弃。

中午12点,又一次大脑手术开始,下午3点,余世安昏迷着被推出手术室,到那个时候为止,余世安的脑部流血已经长达13个小时!余存仁松了一口气,人总算还活着。

创造奇迹  喜乐的心乃是良药

415,医生发现余世安因细菌感染而导致肺炎,医生不得不推后脑部和心脏的治疗,给余世安注射治疗肺炎的抗生素。经诊断,是从余世安的嘴巴插入身体的一根呼吸管道导致她细菌感染,这根管子如不撤掉,余世安有可能会死于肺炎。医生建议在喉管处开一个口子,拿掉管子。419上午十点半,余世安接受喉管手术,顺利拿掉了呼吸管。

余存仁的心态已经平和了许多,平常在家,女儿最喜欢拿胖乎乎的墨西哥女佣索菲亚开玩笑,索菲亚今年19岁,说英语时带着严重的地方口音,没事的时候就喜欢坐在躺椅里打盹。在女儿将被推进手术室时,余存仁模仿着索菲亚的样子,用带着浓重口音的英语在女儿耳边说:马丽莎,快点好起来。他想,要是换了以前,活泼开朗的女儿一定会咯咯笑着帮助墨西哥姐姐纠正口音。

每天晚上,余存仁都会坐在床边,对着身上连满了呼吸器、抽痰机、导尿管、胃管等各种各样仪器的女儿唱歌、讲笑话,他想,女儿既然能活下来,就一定能恢复成一个正常人。

余存仁与余世安父女的遭遇经当地媒体报道后,引起了美国联邦众议院的关注。Mark Hegend 夫妇(马克·何珍德)等联邦几位众议员被这位永不放弃的父亲感动,一同前来看望余世安,并共同为她祷告。

200874,情况终于有了好转。余世安已经可以自己呼吸了,当天,医生给她摘掉了氧气罩。

76,余存仁故意在女儿面前打了一个嗝,她发现女儿的嘴角居然微微的向上翘了一下。右边的颜面神经因为受损而不能动,女儿歪着嘴,极力调动着左边的肌肉。

余存仁欣喜若狂,女儿并没有成为植物人,她还能微笑!余存仁用相机记录下了这美好的一刻,并在当天的日记中写下:喜乐的心,乃是良药。

接着,他给世界各地的朋友发邮件,向他们征集各种各样的笑话,每天,他像个小丑一样站在女儿左侧的窗前表演——因为大脑受损,女儿的眼球不能动,只能看左边。余存仁一会儿学着家里的墨西哥胖女佣,扭动着大屁股,一会儿又用奇怪的语调给女儿说笑话。从第一次微笑开始,余世安每天都会对爸爸妈妈微笑。

20088月,余存仁做了一个惊人的决定——把女儿带回家。妻子张美淑坚决不同意,女儿是一个重症病人,在医院这么多医护人员的照顾下尚且麻烦重重,一旦送回家,岂不是送死?余存仁有他自己的想法,他看到很多孩子因为在医院呆得太久,眼睛变得肿大而呆滞。他告诉妻子,医院虽然可以24小时护理,但是并不能给女儿带来快乐,他要让女儿每天开开心心的,直到完全康复。

全家人都在门口欢迎,邻居们也都过来迎接,余存仁夫妇一边护着女儿没有颅骨的头部,一边小心翼翼地把女儿安顿在床上。面对前来探望的同学和邻居,余世安全都忘记了他们的名字。

每天晚上,余存仁都带着几个孩子在女儿的病房里狂欢,有一次,余存仁还为女儿跳起了脱衣舞,衣服没有真的脱下来,女儿却眯着眼睛笑得很开心。余存仁受到启发,又给女儿收集了很多有趣的台湾山地歌(他倒是唱了一首,但都是很奇怪的语言,也没有歌曲名,每天边唱边跳地表演给女儿看。很多山地歌都没有歌词,余存仁还根据旋律和歌曲的发音给女儿编了很多有趣的故事。一天晚上,余存仁手舞足蹈地给女儿讲了一个黑脸少年追求一个妙龄女子的故事,把女儿逗得咯咯直笑。

让余存仁赶到欣慰的是,女儿在开心的氛围中慢慢开始进步,她的眼珠慢慢地可以转动,笑起来右边脸也不再那么僵硬。1021,余世安突然用左手指着钢琴的位置,余存仁问女儿:你还记得谱子?女儿居然向自己竖了竖大拇指。从那以后,女儿又回忆起了自己和妻子的英文名字。

1023,余世安在回医院复检时通过了吞咽检验,医生告诉余存仁,余世安可以拔出胃管,用自己的嘴吃东西了。又过了一段时间,经医院复查,余世安的大脑已经开始恢复,医生提醒余存仁,必须尽早做颅骨恢复的手术。按照目前的医学水平,人的脑骨最多只能在冰库中保存一年,否则将会失去功能。20081112,医院为她做了第17次大脑手术,将储藏在冰库达8个月之久的脑骨重新放回了大脑。

20081215,余世安拔掉了后部的管子,撤掉了抽痰机。

20081226,第一次回忆起电脑邮箱的密码。

20091月,余世安完全拔掉胃管,用嘴吃饭。

200919,一场浩大的音乐会在尔湾市举行,这场音乐会由橙县的五大著名乐团共同举办,500多市民来这里狂欢。这场音乐会是为庆祝余世安的康复而举办,电视台全程报道了这次活动。

惊人的恢复速度还轰动了整个尔湾市,余世安所在的大学高中(University High School)的校报头版新闻报道了她的故事,《橙县纪事报》、《尔湾市周刊》、《美华时报》等报纸用很大的版面介绍了她的经历,《尔湾日报》还将余存仁父女作为封面人物。来自世界各地的祝福电邮如雪片般飞来,奥地利维也纳的一个国会议员专程给她发来电子邮件祝贺。印度一家孤儿院还给余世安寄来了贺卡。

20096月初,余存仁在北京期间,笔者对他进行了专访。他说,世界上总有科学无法企及的死角,我的女儿所患的怪病就是例证。可是,人类却拥有另一个无比强大的武器——爱。我用微笑喜乐勇敢为配方做出的牌药丸,拯救了女儿,也向世人证明了爱的伟大。


下一篇:重生的见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