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致力于为全球华人基督徒提供在线灵修平台。  本站全新改版,如有问题请向管理员反馈。  老版首页  登录注册 收藏本站|网站地图|本站留言|返回首页
热门栏目:
感恩讲章 讲章精选 视频讲道 在线祷告 福音文章 福音书库 2013讲章 儿童主日学 青年团契 基督文艺 赞美诗歌 感恩专题 站内搜索 更多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见证分享 > 行过幽谷

我曾经是那个撒玛利亚女人——我的见证

来源: | 作者: | 时间:2017-02-24 | 阅读[] 字体: [ ] [繁体] [推荐]
我曾经是那个撒玛利亚女人——我的见证

        我生活在一个传统的知识分子的家庭,父辈祖父辈都是我们家乡教育界的人物。我是长孙女,从小受宠爱,被教导传统的诗词礼仪,因为天资聪颖,所以被家人给予厚望。后来在学校,因为家庭背景,深被老师厚爱。高考我考到最著名的学府,在学校同样作学生干部三好学生,看似前途一片光明。

        以上只是我的一面,其实我有另外一个自己是连我自己都觉得可怕的。从小我就感觉到有神的存在,在那个没有被污染的孩子的心中。我似乎感觉到天上有一双父亲的眼睛在看着我。但是没有人传福音给我,我问家人朋友,他们都没有答案。

        灵界的存在是那么真实,我是一个对灵界很敏感的人。从很小我就能感觉到也有一股看不见的邪恶力量在诱惑我,在我耳边低语,教我去做那些我知道不对的事情。没有耶稣的人如同没有城墙的城市,只能任凭敌人侵入掳掠。就这样,我从很小就开始去顺从邪恶的力量犯罪,后来罪恶越来越多,我就再也感觉不到圣洁的神会和我有什么关系。我深知我是个罪人,但是我不知道我可以怎么得救,我觉得这样下去我要下地狱的。我就开始跟着家人拜偶像,找巫师,甚至把自己过祭给偶像,以至于离圣洁的上帝越来越远。

        魔鬼是真实的存在,魔鬼当初对夏娃的引诱试探同样在今天真实地对着每一个人,只是不信主的人不知道而已。因为我在学校里,因为成绩好各方面表现优秀,人又长得可以,所以一直都是焦点。我一直都是非常的骄傲虚荣,争强好胜。什么都要做第一。后来,有男生开始追求我,我就开始早恋。因为在性上面的犯罪,我把自己的生命向情欲淫乱的邪灵敞开,我开始换男朋友,越演越烈。后来我把伤害别人当作一种乐趣。现在回想我那时的生活简直就是魔鬼在完全操纵我,性上面的犯罪、说谎、偷东西……我没有办法控制我自己,我会责备我自己,恨我自己,但是我不能停止。成为了罪的奴隶。

        我很奇怪就是世界很爱我,我这样的生活着,但是我可以考试全校第一。我这样不堪地堕落,但是我知道我身边有不少人羡慕我。后来我的叛逆越来越厉害,甚至离家出走。我的父母非常伤心,他们简直恨不得要把我杀了。我那时候就觉得我的家族都是些道貌岸然的伪君子,爱自己的面子过于一切。你们是罪人,我也是罪人,最多就是我更坦诚你们伪装得好罢了!父母的管教没有用,传统的儒家礼仪在我这个叛逆的孩子身上彻底失败了。我在身边找不到一个我觉得没有罪的人,都是肮脏污秽的。其实,我的父母是道德很好的人,但是当我看到他们那隐藏很深的自私的时候,我对他们很不服气:“你们凭什么管教我!我不过是把你们敢想不敢做的事情做出来而已……”

        后来我到了上海,这个地方没人管我了。我白天看似是个三好学生,每个周末晚上就去迪厅做领舞。喝酒,抽烟,更厉害地偷东西,和别人的男朋友约会……我知道我这样下去是要下地狱的,那就玩个痛快。

        朋友你相不相信神一直在尽他可能地保护我,管教我,甚至就在我那些堕落的日子里他仍然在深深爱我。但是我们的神是公义的,圣洁的。我们若不悔改,他不能赦免我们。在那些日子,我感谢神,他没有完全任凭我。我第一年高考时,出乎意料地落榜了。在复读的那一年,我会隐约意识到似乎上帝是公平的,我本来就不配凭自己的小聪明上大学……在我偷东西的时候我被抓住了,在很多的事情上我能感受到冥冥之中的主宰并没有完全放任我。

        那个时候我的身体突然内分泌严重失调,我像一个皮球一样胖起来。以前我是非常迷恋舞台的,我喜欢一个人独舞让台下的观众疯狂。像撒旦一样喜欢被人敬拜。而身体肥胖使我非常痛苦。我开始用写作来发泄,我写作就像做邪灵的秘书一样,魔鬼在我耳边讲,我就笔录下来,一天可以写一万字。不久就发表,得奖,被关注。我不知道自己害了多少读者,真希望他们都能明白那邪恶的文字之所以有吸引力是因为背后操纵的是邪灵。

        后来因为写作的缘故我认识了一些自称是民主主义者的人,他们看起来很有道德感,关心最底层的人,为民请命……当时我觉得这群人不错,也开始和其中的一个人恋爱。这段恋爱彻底打破了我觉得世上还有义人的幻想。都是罪人,连一个都没有。我看到那时候我的男朋友,他真是很善良,看到街头的乞丐都会掉眼泪,恨不得拿出他所有的给需要的。但是,渐渐接触,我发现这善行背后还是骄傲阿!一边行善,一边恼怒那些不行善的人;一边流泪做好事,一边觉得自己很不错……后来,我看到一些隐藏更深的罪恶,他们不过是罪人。我真的绝望了,这群因为太有道德而和世界不能相容的战士们的本质都是这样,世上我还能找到谁来帮助我?拯救我?

        爱情,学问,道德,好人,金钱……我通通尝试过;名声,年轻,容貌,金钱……我真不缺什么,可是我却走到我人生的绝路上。我渴啊,什么能解我的渴呢?什么能给我拯救呢?我真的好渴啊!上帝啊,你在哪里?你还要我么?我得罪了你,玷污你给我的生命,浪费你给我的恩赐,我流浪的好累啊?我的路在哪里呢?

(二)

        有一次在课堂上,我读到老师在黑板上写的哥林多前书13章的一段话:“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爱是不嫉妒;爱是不自夸,不张狂,不做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处,不轻易发怒,不计算人的恶,不喜欢不义,只喜欢真理;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我当时对着这段话发了一节课的呆,我想如果这才是爱的话,我大概从来没有去爱过,也没有人这样爱过我。这段话像种子一样埋在我心里,我憧憬向往这样的爱,但是我不知道我还配不配这样的爱。一个人安静下来的时候,内心好空虚,好渴望能有人无条件的爱我。我感觉一个人被爱的需要像是个无底坑,没有人可以填满。就像喝海水一样,越喝越渴。越得到就越想要,没有安息和满足。

        我所遇到的第一个真正的基督徒是一个只有一只胳膊的女孩子,一场车祸使她失去了胳膊和母亲。她是我一个朋友的朋友。我听朋友讲她的经历时,我想她一定很可怜很自卑的。没想到我见到她的时候,她那么“正常”。当时因为时间关系,我们只见了一面,她也没机会跟我讲福音,但她的“正常”深深吸引我。之后很久我都在想,什么力量啊?她看上去那么满足,幸福?我就把她给我朋友的圣经拿过来开始看。我那个时候,更多是把圣经当作文学作品来读,没有敬畏的心,我也不知道信心才是入门的钥匙。我读不出什么出来,就放到一边去了。

        后来我让我这个朋友拜托她帮我写一篇论文冒充我的考试论文,她拒绝了,因为“他们基督徒不能说谎。”我朋友当时对基督徒这样“死板”的待人方法大发一通牢骚,但是我很震撼。真的有人对“罪”这么认真?真的有人可以这么坚决地说“不”啊?

        在罪中生活的人也会有偶尔清醒的时候,当夜深人静,良心责备自己的时候;当东奔西跑身心俱疲的时候;当想到死亡,想到地狱,想到我还能活多久……我真的害怕,真的在内心深处一遍遍求救,一遍遍呐喊:“上帝救救我吧!救救我吧!”

        我常常想如果上帝晚一点救我我会死在哪里?如果那双手晚一点伸向我,我会不会去吸毒,诈骗或者做出什么更可怕的事情来。

 感谢主,压伤的芦苇他不折断,将残的灯火他不吹灭。2005年2月14日他走进了我的生命。那天是情人节,我当时在亲戚家的大山里。我以个人走在山坡上,看看那美丽的天空。我仿佛回到我小时候,我能感受到天上有一双眼睛在看着我。想想自己的罪,我觉得好羞愧。那天,我向天空呼喊,呐喊说:“上帝你真的存在么?我知道我对不起你……你还爱不爱我?爱不爱我?”

       就在这个时候,在手机都没有信号的山里,我的手机突然响了,我打开看是一条短信,就是那段深埋在我内心的渴慕:“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爱是不嫉妒;爱是不自夸,不张狂,不做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处,不轻易发怒,不计算人的恶,不喜欢不义,只喜欢真理;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上帝说话了,上帝回答我了。他通过他的一个孩子发信息给我,发信息给我的人是我以前认识的一个师姐,她刚刚信主,就在那个时候有感动发这段话给我。

       对不信的恶心,可以把这一切解释为巧合。但是我那时候真的不要再选择刚硬了,我在爱的面前柔软了下来。我已经厌倦了罪中的生活,我想回家,我决定我要信主了。

        后来,我就跟着她去了教会。开始听耶稣的福音,当我读到耶稣在法利赛人西门家做客时,有一个有罪的女人来站在耶稣背后挨着耶稣的脚哭。泪水湿了耶稣的脚,就用头发擦干,又涂上香膏。我知道那就是在讲我,经历了那么深的堕落,你知道遇到圣洁的神的儿子的时候,你是无话可说的,不敢站在他面前,也不敢抬头看他,也不知道怎么称呼他,也不想站起来,就只会哭。你们知道耶稣对这个女人说了什么吗?说了我这一生听过最美丽、最柔情、最慈爱、也是最昂贵、最不能辜负的一句话:“你的罪赦免了……你的信救了你;平平安安地回去吧。”耶稣把这个女人的罪接过来背在自己身上,他自己上了十字架。

        那么这个女人要如何生活呢?先就是要从罪恶中走出来。我信主之后也要面对这个问题。世界不会那么容易放我走的,魔鬼要死死抓住我,我肉体的情欲也在拖住我。赞美主,耶稣得胜。他拯救了就不丢弃我们。

        有一次,也就是我被我的情欲折磨得最苦的一次。我趴在地上对耶稣喊:“我不要再犯罪了。你只有两个选择:要么你把我性命取去;要么你把我情欲取去。”神迹发生了,我昏睡了过去,等我醒过来的时候,神真的把我要在肉体犯罪的情欲完全拿走了。像个婴孩从母腹中刚生下来,我感觉我整个人都被更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