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致力于为全球华人基督徒提供在线灵修平台。  本站全新改版,如有问题请向管理员反馈。  老版首页  登录注册 收藏本站|网站地图|本站留言|返回首页
热门栏目:
感恩讲章 讲章精选 视频讲道 在线祷告 福音文章 福音书库 2013讲章 儿童主日学 青年团契 基督文艺 赞美诗歌 感恩专题 站内搜索 更多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基督文艺 > 基督教三句半

小品--黄牛背与羔羊

来源:网络 | 作者:佚名 | 时间:2010-12-10 | 阅读[] 字体: [ ] [繁体] [推荐]
      内容简介:有三个男青年,为生活所迫想用“黄牛背”买出国,碰到一个老朋友名叫送光,也向他们介绍怎样出国,但是不用花一分钱,就可以签证登记户口,后来才知“出国”原来是到天国,是靠耶稣基督的“羔羊背”把大家免费背到天国的,结果三个人都信了耶稣。共分三幕:
  第一幕:重担压身
  第二幕:黄牛背
  第三幕:羔羊背
  道具:桌子、凳子、录音机、磁带、盘子、筷子、酒杯、酒瓶(酒瓶贴上“90度白眼烧”)
  人物:男甲——钱发财男乙——路路通
  男丙——崇洋男丁——送光
  第一幕重担压身
  (开始之前,甲因为生意亏了本,一个人坐在家里喝闷酒,边喝边叹气,自言自语。这时外面有人来叩门。)
  乙:钱发财在家吗?
  甲:(有气无力)是谁呀?
  乙:是我,门开一下。
  甲:(慢慢地起身开门)哦!是路路通啊!你从哪里来呀?
  乙:(也显得没精神)我刚为一个朋友“挈篮子”(开后门)回来,顺便路过这里(叹一口气),咳!现在的交道真难打啊!
  甲:什么!你“路路通”也觉得交道难打啊!
  乙:咳!不满你说,现在办事情可是越来越难了,这次为朋友疏通关系找门路,不知费了多少精力,如今却连一点眉目还没有。
  甲:看来咱们可算是“同是天涯沦落人”了,我现在对生活真是越来越没有信心了。这几年没日没夜地做生意,可到头来还不是竹篮子打水一场空啊!
  乙:(有点奇怪)什么!难道最近生意做得不顺利?
  甲:咳!别提了,越讲越烦恼,越想越伤心。本来我以为这几年总算摸到点门路做些生意,赚点钱发展自己的事业想不到生意一直不顺利,经常朝不保夕,现在可更惨了,最近连老本亏了不说,还欠了一笔不小的债。
  乙:噢!原来如此,怪不得进来时看你的脸色这么难看。咳,说实话,我觉得这几年虽然在社会上逢场作戏交了几个朋友,为别人牵线帮忙混点饭吃。可现在办事情送礼的档次越来越高,送少了别人根本看不上眼,经常碰了一鼻子灰回来。送多了,叫我帮忙的人还以为是我放进自己的腰包,真是受尽了窝囊气,吃力不讨好,看来生活是越来越难混了。
  甲:是的,比起你来,我的日子更难过。我姓钱,父母给我取名叫钱发财,指望我有一天在世上发大财,可到如今,我真是愧对“江东父老”了,不仅没有发财,还欠了一身的债。无论如何,你的日子总比我好过啊!
  乙:哎呀!这个就别提了,其实我这个“路路通”也是徒有虚名的(稍停)这几年的生活让我真正体会到“做人难,难做人,人难做啊!”
  甲:可我现在最关心的是“过年难,难过年,年难过啊!”不知今年我的年要怎么过呢!(表情显得很伤心)……来!我们干脆喝酒,来个一醉方休。(说着端起酒杯来喝)
  乙:(也很懊丧)事到如今喝酒有什么用,古人说“借酒消愁愁更愁”。还是让我们想想办法吧!
  甲:(有点醉意)办法?现在有什么办法……你……你告诉我,现在还有什么办法呀!来我们还是喝酒痛快……
  乙:(叹息)唉!难道我们就这样过一辈子吗?
  甲:(半醉半醒)你问我!……我问谁呀?……世上还有谁背负我们这沉重的担子呢!……
  (画外音:重复以上的话:“是的,世上有谁能背负我们这沉重的担子呢?”)
  (这时,幕后录音机放出凄凉悲哀的乐曲《二泉映月》片断,在乐曲中结束第一幕)。
  第二幕黄牛背
  (画外音:这事以后第二天,钱发财没事正在听录音机,这时,路路通又匆匆忙忙来到,看样子好象有什么喜讯带来。)
  (磁带正在放《囚歌》:“菜里没有一点油,这样的生活是多么痛苦啊!……”)
  乙:(喜冲冲的)钱发财!钱发财!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甲:(打不起精神)什么事这么匆忙?
  乙:我今天找到一个门路了,一个很好的门路,我问你,你想不想出国啊?
  甲:(有点不耐烦)哎呀!你跟我开什么玩笑啊!外国没亲没戚,我哪有条件出国呀!
  乙:咳!我说你这个人也真是太落后太背时了,有钱什么事办不到。现在社会上流行劳务输出,讲得通俗点就是“黄牛背”,把你背出去。(讲得眉飞色舞,手舞足蹈)你知道我们的老朋友崇洋不也是“黄牛背”出去已经有三个月了吗?
  甲:哦!真有这回事啊!……(又沉思一会),不过这得花几千块钱吧!
  乙:嘲笑,几千块!我说你哪有这么漂亮啊!告诉你要这个数,懂吗?(用手势示意“十万”)
  甲:(顿时睁大了眼睛)啊!要十万块!这么多的钱哪会凑得起啊!
  乙:唉呀!你这个人脑袋怎么这么死板,你不可以把房子卖掉,不够再去借来,只要我们凑足了钱,到了外国,不用三年时间就可以把本钱全部赚回来。嘿嘿!到时候都是我们的“市面”了(显得很得意的样子)。
  甲:(仍然愁眉苦脸)不要高兴得太早,外国也不是什么天堂,我们去不过也是做牛做马?
  乙:话是这么说,可是无论如何总比我们现在要强啊!
  甲:(有点动心)那好!你就先说说怎么个走法。
  乙:(很有劲头)这个么,只要我们每个人凑足十万块钱,交给我的一个朋友,一切手续由他去办。等手续办完后,就先到泰国,然后转到菲律宾,再从菲律宾转到荷兰,最后到意大利,接下去就等候意大利的大赦,只要能等到大赦,登起了户口,成为那里的正式公民,嘿!嘿!到时候就(唱了起来)“甜蜜的工作,甜蜜的工作无限好罗哩,甜蜜的歌,甜蜜的歌飞满天罗哩……”。
  甲:喂!你先不要自我陶醉把“月亮当铜钱”,到时候要是手续办不成怎么办?这十万块钱要是泡了汤,不是连命也要搭上了吗?
  乙:哎呀!就你多愁善感,想得特别多。其实,人生就像一场赌博,不是赢就是输。如果真的走不成,干脆“光荣牺牲”算了。
  甲:(深沉地叹口气)是啊?人生也像做生意,不是赚了就是亏本。人生如果不能痛快活着,还不如不活,不过……不过我心里总觉得不踏实啊!
  乙:喂!你就不要想这么多了,你不为自己想一想,也要为我们的下一代着想啊!
  甲:说得也是!……不过到了外国以后又怎么样,外国也是前途茫茫啊……(再次转为深沉口气)我真不知人生何处是归宿啊!
  (画外音:是的,到底何处是人生的归宿呢?)
  (这时幕后再次响起凄凉悲哀的《二泉映月》片断,第二幕结束)
  第三幕羔羊背
  (画外音:由于钱发财和路路通下定决心要出国,于是就紧张地计划变卖家产,凑足钱,通过“黄牛背”买出国)
  乙:我们还是先算一下,自己大概有多少钱。
  甲:好!你帮我估计一下……(稍停)这间房子大概可以卖到6万块吧!
  乙:哪值6万块,四万块差不多了。
  甲:只值四万?起码要五万块呢。
  乙:好,就算五万块,还有一台电视机估计二千块,录像机一千块,录音机五百块。
  甲:等一下,我这录音机是进口的,买来时是二千块呢!
  乙:哎呀!现在是拍卖,你不便宜谁还会要呢?
  甲:好!好!就算五百块吧。
  乙:还有这台“东芝”电冰箱一千块,其它沙发,电风扇等全部家具估计为二千五百块。
  甲:(用手指算一下):这样总共也只有五万七千块呀!还差一大节呢!
  乙:那你再想想还有没有值钱的东西。
  甲:(沉思)……没有……没有了。
  乙:没有了?……对,还有你手上那只永不磨损的雷达表可以卖到一千块。
  甲:连手表也要卖掉啊?我舍不得,卖掉怎么去计时间啊!
  乙:啊呀!我们现在是“非常时期”,你可以先去买一只五块钱的电子表嘛。你就忍痛割爱吧!到了外国还怕买不回来,那里说不定比电子表还便宜呢!
  甲:好!好!现在也只好卖掉了,不过这样仍然还差四万多块呢!
  乙:别急,接下去算一算你到亲戚家大概还可以借到多少钱。
  甲:我看很难借到,许多人知道我这次生意亏了本,看见我时就东避西躲,只怕我向他们借钱。我想最多最多只能借到二三千块,不过这根本解决不了问题,仍然还差四万来块。
  乙:是啊!其实我变卖所有家产,可能比你还少呢!
  甲:这可怎么办呢?
  乙:(眼睛直打转)别急,办法总是会有的……(稍停)……有了,发财(在甲耳边说悄悄话)。
  甲:(甲一听,吓一跳)啊!这……这怎么行呢?
  乙:(有点着急)咳!这有什么关系,反正一不做二不休,为达目的不折手段,其实我们也是无辜被逼上梁山的。
  甲:话是这么说,不过我总有点怕,万一……万一……
  乙:唉,不要万一、万二的,你不要忘了,人生就是一场赌博,来!不要犹豫了,为了我们的后代,为了我们的明天干杯(这时乙举起了酒杯)。
  甲:好!干杯!
  (正当甲、乙把酒杯贴近嘴时,外面突然传来了急促的叫门声这时丙出场)。
  丙:发财在家吗?发财在家吗?(甲、乙同时一惊)
  甲:谁呀?
  丙:是我!
  甲:噢!是崇洋?你怎么到这里来的,你不是出国了吗?
  乙:(一惊)是啊!你不是出国已经三个月了,怎么又回来了?
  丙:(叹气)咳呀!现在可全完了,可全完了。
  甲:(团团疑问)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慢慢讲来。
  丙:(叹了一口长气)咳!说来说去还是我的命苦啊!(稍停)学校毕业后一直找不到工作,在社会上东奔西跑,内心没有一天平安,连一个稍微稳定的工作也找不到,想来想去还是外国好,所以为了谋生,后来经别人介绍,只要交七万块钱就可以“黄牛背”买出国,于是我的亲戚朋友看我这样实在难混。就东凑西凑借了一些钱,再卖了一间房子,总算凑足了钱,接着就先到了泰国。我们这次一共有十三个人,大家都是苦命人,我们以为外国是人间天堂,可以大干一场,谁知我们的护照是假的,连街头都不敢去,带队的人说等办好了签证,就可以坐飞机直达意大利。谁料到有一天我们被警察发现,以后的事就可想而知了。
  (甲、乙两人顿时手脚冰冷)
  甲:啊!原来是这样啊!幸亏你来的及时,否则我们马上就要步你的后尘了。
  丙:啊!原来你们也想走我这条路啊!这可万万使不得啊!
  乙:是的,本来我们的计划都安排好了,准备变卖所有家产,而且还要去……去……唉!幸亏你及时赶到。
  (三人一同叹气、发呆,正在这时,门外又传来了叫门声,是送光来了,手里提着一个公文包)
  丁:里面有人吗?
  乙:大家都不要垂头丧气,打起精神来,否则被人笑话的。
  甲:是谁呀?
  丁:是我,是送光。
  丙:哦,是送光来了。
  丁:(进来)哦!这么巧,你们三个人都在这里。
  甲:(强打精神)好久没看见,你都变胖了,脸色比我们三人人都好。你刚才哪里来啊?
  丁:我刚才正要去参加我一个朋友的生日晚会,顺便路过这里看望你,我还以为你很忙做生意去了!
  乙:老朋友,看样子你这几年搞得不错,在哪里发财呀!
  丁:没什么!只不过做了一点小生意罢了。
  丙:老兄啊,你就不要客气了,有什么门路也照顾一下我们这班“难兄难弟”啊!
  甲:是啊!这几年你到底是干什么工作,看样子很轻松很有出色么!
  丁:很出色不敢当,说轻松么,这倒是真的,因为我这几年做了一些无本生意。
  丙:啊!无本生意,现在做生意哪有不需要本钱的呀!
  乙:是啊!无本生意,噢!对了(轻声,小心谨慎地)一定是投机倒把生意吧!
  丁:喂!你说到那里去了,我哪有条件和胆量做投机倒把生意啊!
  甲:(沉思)……那……那是什么生意呢?是不是走私生意啊?
  乙:不对!走私也要花大本钱的。
  丁:你们都不要猜,还是我告诉你们吧!我是在替一个特殊的国家担任推销任务。
  丙:噢!是这样,怪不得是无本生意呢!
  丁:我还是给你们每人一张名片吧。(于是拿出三张名片递给他们)
  甲:(一边看一边念)什么“天国驻中国大使馆,浙江办事处,**分理处,**分理所——送光——推销员”噢!我总算知道了,原来你也是在做“黄牛背”生意啊!
  丁:你说得有点对,但不是全对。
  乙:还有什么经营项目是“最贵的便宜货,最便宜的无价之宝”。
  丙:还有直拨电话“51179”(读作“吾要一起九”)。
  甲:(奇怪)这到底是什么国家,怎么都没听说过呢?喂!是不是很远在天边的国家叫天国吧!或者是非洲角落的一个小国家吧!
  丁:哪里!我告诉你们,这个国家比咱们中国还大,而且每天都有很多国家的人申请加入这个国家,说老实话,我就是办理这个签证手续的,只要愿意,无论谁都可以申请加入,而且包送到底。
  乙:这么说我们三个人也可以申请到这个国家罗?
  丁:那当然,完全可以,何况我们还是好朋友呢!
  丙:老朋友,我们都不是外人,还是打开天窗说亮话吧!包送到底,每个人要交多少钱?
  丁:喂!你说到那里去了,实话告诉你们,一分钱也不要,只要你愿意就包送到底。
  (这时,乙把甲、丙拉到一边说话)
  乙:(面对甲、丙)我说大家要当心啊!真是“画虎画皮难画骨,知人知面难知心”,我看他说的越来越不像话了,哪有这么便宜的事,这段时间见钱眼开的骗子很多,说不定把我们高价卖到非洲做奴隶呢!(甲、丙点头领悟)
  甲:我说老弟啊,你是不是可以先把这个国家的情况向我们介绍一下,也就是说那边的环境条件怎么样?
  丁:这个么,你们就绝对放心好了,在那里阳光明媚,四季如春,大家彼此关心爱护,不愁吃穿住行,不用担心柴米油盐,而是人人丰衣足食,劳保福利大家都有享受。
  乙:真有这回事?
  丁:这不需要我解释了,你知道我平时的为人,我难道还会骗你们不成?
  (乙听后点头赞同)
  丙:那到这个国家是劳动输出,还是旅游签证?
  丁:都不是,而是正式定居,只要签证手续办理完毕,就立即登好户口,登好了户口后,这个国家还事先预备了一套房子等候我们的到来呢!
  甲:(对乙、丙)这怎么有可能呢?真是“天方夜潭”啊!
  乙:是啊!看样子送光老兄不会骗我们。哎呀!老兄啊!平时别人都叫我“路路通”,看来我消息还不是十分灵通,请问:这个国家大概是刚刚成立的吧!
  丁:嘿!不对!不对!这个国家建立都二千年了,据1986年统计,世界各国向这个国家办理移民手续的人数已经达到16亿2千万。
  丙:啊!有这么多啊!这些人大概是贫穷困苦的人吧!
  丁:喂!你又说错了,大多数的人比我们富足,特别是欧美发达国家最多。
  甲:说了大半天,你还是把这个国家的情况全部说出来吧!如果是真实可行的,我们到时候还要请你一定帮忙呢?
  丁:好吧!我就实话告诉你吧!这个国家名字叫天国,就是属于天上的国家,不是什么天边的国,国王名字叫耶稣基督,刚才我说要去参加一个朋友的生日晚会,就是参加耶稣圣诞庆贺晚会。
  乙:(恍然大悟)噢!原来你说了大半天,办理签证就是信耶稣到天堂啊!
  丁:对!讲得很对,就是信耶稣到天堂,只要你什么时候相信耶稣的救赎,那么什么时候你的户口就登上了天国。你应该知道最伟大的科学家牛顿、发明大王爱迪生以及中国的孙中山,他们都已经移民到天国了。而且现在美国的布什总统也已经办理好签证手续,因为他们都信了耶稣,这件事你们总不会认为我是在骗你们吧!
  丙:这件事倒是真实的,有那么多伟大的科学家都信耶稣要上天堂,难道他们比我们笨吗?
  丁:这就叫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科学家比我们聪明,他们知道这条路是对的,有好处才会去走,你们说呢?
  乙:这倒是真的,过去我一直在想,耶稣跟世上的人肯定有什么不同,否则为什么会以耶稣的降生做为人类公元的开始呢?
  甲:就是么,历世历代皇帝这么多,偏偏会选中耶稣,不过有一点我还不明白,就是耶稣凭什么带我们上天堂的?
  丁:你这个问题问得好,本来我们每个人都有贪心自私、骄傲、嫉妒等等的罪,无法进圣洁的天堂见上帝,而是要到地狱里受刑罚,因着上帝的慈爱与怜悯,就差遣他的独生儿子耶稣基督到世上来,背负我们的罪被钉在十字架上,抵消了我们的罪,三天后复活升上高天,等候信他的人进天堂,这里请大家再想想,如果耶稣没有被钉十字架救我们而死,那么现在全世界为什么会以十字架作为救命的标志呢?还有,如果耶稣钉死之后没有复活,那么现在全世界为什么会在耶稣的复活纪念日每周休息一天呢?所以你开头说是“黄牛背”,因为耶稣基督如同上帝圣洁的替罪羔羊背负我们的罪,使我们只要相信这样的既成事实,他们就可以罪得赦免进入天堂。所以刚才这张名片写着最贵的便宜货就是耶稣基督宝贵的鲜血白白为我们流出,最便宜的无价之宝就是我们相信的人可以免费进入好得无比的天堂。
  丙:噢!原来如此,实话告诉你们,我三个月前为了谋生,想到外国工作,结果护照是假的被人骗去七万块钱,从泰国被遣送回来,这几天正苦于没路走呢!
  甲:说来惭愧,你没来之前,我与“路路通”也正想用“黄牛背”的办法买出国呢!而且钱不够还准备……准备去抢金项链呢!
  乙:是啊!幸亏你来得及时,否则前面的道路还真不知道要怎样走呢!
  丁:(听了甲乙的话很高兴)这样说来,你们三个人都愿意信耶稣走天国之路罗!
  甲:那当然,这么贵重的便宜货,不要白不要了。
  乙:是的,这么便宜的无价之宝失去了可就后悔莫及了。
  丙:说的不错,早知道有这条路,我也不会白白受这么多苦了。
  丁:你们说得很对,既然这样,那么就让我们把这救恩的福音也早日告诉我们周围的亲戚邻居朋友吧!最后,还是让我们共同唱一首歌《去不去》来表达我们的心愿吧!
  (这时甲、乙、丙、丁面对观众,一起唱诗歌“我今要奔往,那极清洁之福地……”然后结束降下帷幕)。
  (剧终)

下一篇:关于奉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