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致力于为全球华人基督徒提供在线灵修平台。  本站全新改版,如有问题请向管理员反馈。  老版首页  登录注册 收藏本站|网站地图|本站留言|返回首页
热门栏目:
感恩讲章 讲章精选 视频讲道 在线祷告 福音文章 福音书库 2013讲章 儿童主日学 青年团契 基督文艺 赞美诗歌 感恩专题 站内搜索 更多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基督文艺 > 基督教小品

爱是恩慈

来源:基督福音 | 作者:谢塞特 | 时间:2015-12-10 | 阅读[] 字体: [ ] [繁体] [推荐]

  人物表:
  金牧师:男,五十来岁,回国讲道之美国华人牧师
  李大姐:女,四十来岁,基督徒,安徽农民企业家
  秦弟兄:男,三十五、六岁,基督徒,失业的会计
  牛弟兄:男,三十五、六岁,基督徒,出租车司机
  孟壮:男,三十岁出头,经济学硕士,白领职员
  高雅:女,二十七、八岁,时尚女子
  老太:女,六、七十岁,从外地带现金到上海给孙子孟壮购婚房用
  病人甲、乙:男,中年人
  病人丙:即高雅之父亲,男,五十岁上下,基建处长
  明长老:男,四、五十岁,某教会长老
  张弟兄:男,二十来岁,基督徒
  杨小姐:女,二十七、八岁,基督徒,富有的海归人士
  城管人员甲、乙:男,四十来岁
  护士甲、乙:女,二、三十岁

  第一幕 谁是邻舍?

  公园场景:林木扶疏,秋风习习,地上落叶纷飞,人迹稀少。园之边角处有一座椅,旁有一身躯庞大的参天大树。一对情侣面向舞台走来,女的脸带不忿,男子紧跟着且嘴里在解说着什么。走到座椅处,女的突然停住了脚步,回头望向男方。

  高雅(女):你这个男人跟着我干吗?

  孟壮(男):我这-这不是和你商量我们的婚事吗(脸涨得红红的 尴尬急切的形状)?

  高雅:现在的社会做什么事都是讲求实力的(斜着眼看男友语带不屑),结---婚?(语调往上提)好啊,你的钱够了吗?

  孟壮:我—我—不是都在准备着吗?(说话时很心虚的样子 眼睛盯着自己的鞋子看)

  高雅:哼哼哼(带着强烈的鼻音),就你这条件,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人生哲学,叫做轻松工作、优雅的生活,就象我的名字,你不会不知道我的名字吧?

  孟壮:我当然知道你的名字啦,高---雅,你喜欢高雅的情调。

  高雅:我不和你多说了,看你还是经济学的研究生毕业,人还算有点脑子,就委屈自己和你交往。(停顿一下)别的不说了,结婚酒席这一项非五星级酒店办三十桌以上不行,你看着办吧。你要是做不到的话,就别和我整天唠里唠叨了,以我的条件不愁没有“追星族”,(朝男友摆了摆手)你别跟着我了,眼下我有个海归的同学家里办PARTY,我得赶紧去了。戆男人一只(沪语)。

  孟壮:你知道现在刚毕业的研究生收入也不高,我的工作经验还不丰富,能有如今这份工作就属不容易了,我父母都是普通老百姓,你就不能高抬贵手吗?(说着就朝女友拱了拱手)

  高雅:那是你的问题,我管不着,你要想结婚,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也得创造条件上!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反正你要是做不到的话?(眼珠转了转)那我俩的关系中你--孟壮(名字念得特别大声)就得“下岗”!(说罢转身扬长而去)

  孟壮:啊?(用右手捂着嘴 人呆在了原地不动)

  公园场景:孟壮耷拉着脑袋倚在一棵树的背后。这时朝向舞台处走来一个手里拽着一个大篮子的老太和一个小伙子。

  老太:这是到哪啦?我说张弟兄。

  张弟兄:老人家,这里离你孙子家还有不远不近的一段路。

  老太:到底人老了不中用了,走了点路,现在觉得累得慌,(突然看见了椅子),我得坐一阵再走。

  张弟兄:好吧,您歇会儿,(衣袋里手机铃声大作 伸手掏出手机接听),喂,是刘牧师啊,有位美国来的牧师需要接机,你现在开会走不开,行,那我去接,(一边听一边点头),好的好的,好的好的,我明白了,好,好,那再见了,不客气,不客气。

  老太:张弟兄你还挺忙的呐,那你不用陪我了,我孙子家我准能找到,这椅子上坐一阵后我自己可以去的,在乡下我走的路可不少呢,你先忙去吧。这次谢谢你照顾喽。

  张弟兄:没有,没有,我又没有做什么。(迟疑的语气)我走不太好吧,您身上带着笔钱得有人陪着才稳妥呢。

  老太:没事,你看这一路上也没什么行人,再说快到了,谁会知道我手里的破篮子里藏着四十万块钱呢。

  张弟兄:我还是送你到家吧,不把你送到家人身边总不太安心。

  老太:(朝张弟兄挥挥手)你走吧,我能认道的。

  张弟兄:那我先走了,您路上走慢点啊。

  公园场景:张弟兄走向场外。老太坐在了椅子上,过一会儿突然肚子疼痛起来,忙伸手往衣兜里摸药丸,“糟糕,出门太急了,保心的药丸忘带了,这可咋办呢?”挣扎一阵后终于不支--昏倒。这时,树丛后闪出了孟壮。

  孟壮:(走上前 轻轻呼唤)老人家,你还好吗?(用手握老太的手老太昏迷中没有知觉)老人家,你能说话吗?(老太依旧没有反应后 目光朝四周巡视一番 见没有人 遂用手去打开老太手里的篮子 上面都是些吃食 最下面有个用纸包裹的包裹 小心熠熠翻开一看 顿住了 再向四周看了看 轻声细语)我这样做是很不对的,可,可如今要娶个漂亮的女子也得付代价啊,罢了,就恶这一回吧!(迅速地拿出纸包裹 从自己脖子上取下围巾包住包裹 一溜小跑快步走出场外 扬手招)TAXI!

  公园场景:两个穿着城管制服的男人从此经过,看到了有人倒在座椅上。

  城管人员甲:你看有人昏倒了,我们得想办法救。

  城管人员乙:(摇了摇头)不好弄,你没看报纸吗?如今这年头有人救了年纪大的人,反被人家家里的人告上了,说是救的人害他们家里老人倒下的,还索要赔偿呢,连被救的老人也时常会倒打一把,你说能说得清吗?

  城管人员甲:这个,可是这个老人看了挺可怜的,现在天气也冷啊。

  城管人员乙:你要当英雄你当,我可不管闲事,你和她非亲非故,送了医院,那医药费谁出呢?填病历卡你和她算什么关系呢?我说啊,我们走人吧,我昨天买了张周立波的海派清口碟片,不如我们去看碟片吧。这个赤佬蛮谑的(沪语)。

  城管人员甲默然,然后两人并肩离去。

  公园场景:教会中明长老和秦弟兄一路过来正从椅子边走过。秦弟兄眼尖看到有老太倒在椅子上。

  秦弟兄:明长老,你看,有人倒在椅子上,(仔细看了一眼)还是位老太,我们看看去。

  明长老:(楞了下神 朝椅子方向转头看去)是吗?我眼神没你小伙子好,你看看怎么回事儿。

  秦弟兄:(走过去呼唤老太两次对方都无回应)明长老,这个老太犯病昏倒了,我们该怎么办?

  明长老:这个(语气不情不愿的),我又不是医生,今天晚上教会有福音聚会,我还得讲道,我都禁食祷告一个礼拜了,救人灵魂最重要!(突然顿住 看着秦弟兄有点不好意思)不如我们看看周围有什么人能帮她吧,你这个初信的弟兄很有爱心,很难得的啊。(看了四周实在没什么人经过)救人是肯定需要的,这样吧,你打120,很快会有专业人员来抢救的。(看了看手表)教会里我有事得先走了,这里你再呆一会儿吧。(说完急步离开 走出几步又回过了头)哦,秦弟兄,我忘了,你是诗班事奉的,今天晚上还要唱诗呢,你打了电话就走吧,教会是传福音救人灵魂的,社会救助不是我们的主要工作。

  秦弟兄:(很为难的样子)明长老,你忙你先走吧,我既然看到了,不把老人家送到医院总不安心的,希望她没事啊。我家里的奶奶也像她这个年纪啊。

  明长老:你是位很有爱心的弟兄。我现在为老人家作个祷告,交托给全能的神,(说完就闭目作祷告状约三分钟后)好了,神是耶和华拉法-医治的神,神不会不救她的。(特地走到秦弟兄身前 朝他点了点头 在他肩上亲切地拍了两下然后转身离开)

  秦弟兄站在原地掏出手机打救急电话,打完后开始俯下身去看望老人,脱下自己的外套为老人披上。一会儿幕后传来救护车的声音。

  第二幕 污秽与清洁

  病房场景:普通的医院病房,病床上两个病人躺着在无事闲聊。还有一张病床空着。

  病人甲:人啊,什么都好就是别生病。

  病人乙:说的是啊,生了病了才知道有子女看顾是福气。

  病人甲:你的孩子生得蛮多的嘛,一直不断有人来探望你。

  病人乙:谁说的?我就一个独养女儿。

  病人甲:那,那这两天来的许多年轻人都是你亲戚的孩子吧。

  病人乙:这倒不是的,是我女儿教会里的,说是什么弟兄姐妹。

  病人甲:信耶稣的吧,人倒都是蛮不错的。那么你也是信徒喽?

  病人乙:我不是的,我女儿倒是一直向我传福音,我觉得耶稣蛮好,可是什么童女生子,死里复活,我信不大来,我对女儿说,你好好信吧,将来上天堂。

  病人甲:说实在的,人到了医院就不免会想到生死的问题,要真是有天堂就好了。昨天来看你的两个青年也向我传福音来着,那时你刚出去打针,两个人老客气的,和我根本不认识,还送水果给我吃的,就是说的话蛮可怕的,让人接受不来。

  病人乙:怎么啦?

  病人甲:他们说什么不信耶稣的都是犯严重罪的人,有什么末后审判,将来要下什么硫磺火湖在里面烧的。我听了就不敢往下听了。

  这时两个护士搀着一个病人丙往空着的床位上躺下。

  病人乙:现在怎么这么多病人啊。

  护士甲:是肠胃方面的病,已经四天大小便不通了,医生刚刚打了针,应该蛮快可以通了。

  护士乙:你们都找了护工吗?你们的毛病应该要请护工的。

  病人甲:(随即说)要的,我们这样的病每天要端尿盆子的,不请人是不行的。

  病人乙:是啊,可是单独请个人费用贵些,听说可以两三个人合请一个护工的。

  护士甲:可以啊,我们医院有个很好的护工李大姐,凡是她做的地方没有人不说好的。

  病人甲、乙:哦,这样好啊。

  这时高雅和一男一女(手中拿中鲜花、水果)进入病房。径直走向病人丙。

  高雅:爸,你怎么会突然得了这个病啊,我正在大学同学家开PARTY,姆妈打来电话把我吓坏了,我就赶紧从聚会当中赶过来了,这位是我大学同学 杨 小姐,这位是 杨 小姐的舅舅-刚从美国来的金牧师。听了我的事,他们定要跟着我来看你呢。

  病人丙:谢谢你们,你们还不认识我呢,就来医院看我。(作欲从病床起身状)

  金牧师/ 杨小姐:(忙摆手) 高 先生/高伯父不必起身,请躺着说话。

  病人丙:都是做了这个基建处长惹的祸,从年头到年尾各家公司连轴宴请,早吃晚吃结果吃出这个肠胃病来。唉(叹息摇头)。

  金牧师:(从包里拿出一本书递给病人丙) 高 先生,这是我刚刚出版的一本书,讲的就是关于如何健康的吃的,送给你,希望能给你作个参考。

  病人丙:(伸手接过来)谢谢,谢谢,我一定仔细看。金牧师,你是土生土长的美国人还是?

  金牧师:不是,我是国内出去的,这次是我神学院时同学刘牧师请我回来讲道的。请问 高 先生听过福音吗?

  病人丙:听过,我父母都是基督徒,我去世的太太也是基督徒,她还说我将来必定也信呢。家里就是我和我女儿不信。用你们的话来讲就是爱世界,我是国家干部,又是坐在位子上的,我只相信眼睛看得见的,我女儿喜欢高雅生活,信那个教太辛苦了,不过你们有信仰是好的呀。

  金牧师:(宽容的微笑)认识耶稣是要有个过程的,没关系,你们可以逐步了解,多接触基督徒。

  高雅:这个我同意,我这个同学 杨 小姐是海归,父母是银行家,也是基督徒。

  杨小姐:哪里,我信心还不大,对基督道理认识也不深,不过我愿意向人分享我的信仰。

  这时突然病人丙一下子倒在了病床上,紧接着开始发出一阵阵恶臭。房间里的人除了金牧师和病人丙,都捂住了鼻子。

  病人乙:(喊叫的声音)快打铃叫护士,他刚打过针,现在通大便了。

  高雅“妈的”大叫一声,连连打着恶心夺门而走,门砰的一声开了又关上,门外传来呕吐声。 杨 小姐说了声“我去叫护士来,高伯父你不用急,”也接着走出了房门。金牧师走前一步按了床头的铃声,然后走到窗台拿起两块毛巾回到床边低下身子开始清理病人的排泄物。

  门外传来护士甲的声音,“弄大便是病人家属的事,你们可以请护工的呀,这个事体你们不要叫护士做的。”

  高雅:(尖声)你们医院怎么可以这样的啦。

  这时传来一声清脆的女声“你们让开,我是护工,让我来清理。”声随人到,一位四十来岁皮肤黑黑的李大姐推门进入了病房。她手里拿着面盆和几块毛巾。

  病人乙:这位病人这次彻底通大便了,床上地上弄得来一体世界(沪语),难得这位金牧师不怕脏弄了半个多小时。

  李大姐:(望向金牧师)你是牧师?你怎么弄这个?

  金牧师:(微笑)怎么牧师不能弄这个吗?我以前在美国作过医院牧师,类似场景遇到过,看过别人这样清理过,其实这个并不难弄。

  病人甲:金牧师,你就不怕脏吗?

  金牧师:人其实都是喜欢干净的,再说谁能保证自己一辈子就不生病呢?当年耶稣遇到麻风病人也照样伸手医治的,我不会比神的儿子还高贵吧?

  李大姐:现在交给我来处理吧。

  金牧师:我都擦了大半了,这样吧,你能帮病人换掉脏的内衣裤吗?

  李大姐:好的。(向病人丙)请问这位先生你有带自己的内衣裤吗?

  病人丙:我刚入院,还没准备呢。

  李大姐:我在另一间房间放了些病人穿的内衣裤,都是新的没用过的,可以给你先穿上。

  病人甲:怎么有这样的护工的啊,进来价钱也没和病人谈就干活,还给病人提供干净衣服,真是从来没见过的啊。

  病人乙:这位李大姐就是这样的热心人,前天我家人出门心急忘记带钱,配药费都是她给垫的呢。

  病人丙:谢谢你哦,你的心肠真是太好了。你真有爱心啊。

  李大姐:不要谢我,要感谢耶稣。

  病人甲、乙、丙及金牧师:怎么你也是基督徒?!

  李大姐:是的。以前也有很多的人帮助过我。我做的都是普通女人都会做的。

  病人甲:等等,这位李大姐我怎么现在看了觉得眼熟呢,(沉思片刻嘴里嘶嘶的声音…)请问你是安徽人,做那个药材生意的吗?

  李大姐:(略惊讶)请问你认识我吗?对不起,我是乡下人,上海没什么亲戚朋友啊。

  病人甲:是这样的,我儿子是财经刊物的编辑,前些日子我从刊物上看到介绍一位安徽的女的农民企业家的事迹,说是她以前是欠了一身债的穷人,现在是每月收入有两千万的富翁,封面上还有照片,觉得和你蛮像的,只是你本人比照片上好像胖了点。

  李大姐:(不好意思地笑了)。倒是有个记者采访过我,我都忘记了。

  病人丙:啊,你比我这个当处长的人赚得多太多了。那你怎么还来医院做护工啊?我脑子“短路”了,实在明白不过来!

  李大姐:我是安徽乡下的基督徒,是靠着耶稣的恩典勤劳致富的,有次教会里有位弟兄带了盘讲道的碟片给我听,是位美国的华人牧师讲的,说是基督徒要在实际生活中经历神的恩典,帮助贫困软弱的人,把耶稣在自己身上活出来,越是艰难的环境越是会有耶稣的爱的彰显。我是做药材生意的,医院接触的比较多,我没文化,是个粗人,在老家以前是什么脏活粗活都干的,现在生意稳定了,我不需要时时呆在公司,就想到来医院做护工来做点实际与人有益的事。

  金牧师:你真是位听道行道的基督徒啊,姊妹,不瞒你说,我就是你听的那篇讲道的那位牧师,我很感恩在中国能遇见你这样的基督徒。

  李大姐:(望着牧师手里拿着的污秽不堪的毛巾)不,牧师,感恩的应该是我,终于见到了一位生活和讲台传讲信息相一致的牧师。

  这时门外一片嘈杂声。护士乙走了进来,手里拿着针筒。

  护士乙:现在要给你们三位病人打针了。

  病人甲:外面这么吵,到底发生啥事体啊?

  护士乙:有个小伙子送一位老太进医院,老太醒了后,发觉自己随身带的四十万现金不见了,急的昏过去了,这些钱是带来给她从小在上海读书、现在研究生毕业要结婚的孙子结婚买房子的钱。

  房中众人:啊!现在这社会怎么什么乱七八糟的事都有啊!

  此时房门打开,护士甲进门,对护士乙说“床位不够了,这里临时加一个床。”两护士又联手抬进了一张床。公园中昏倒的老太在两位护士和秦弟兄的搀扶中“架”了进来,瘫坐在床上,一个劲的抽泣,“我还是死了的好,我怎么对得起要结婚的孙子孟壮和在乡下做生意辛苦挣钱的儿子呦。”

  秦弟兄:老太,你现在急也没有用,我马上去报警,这件意外事不能怪你,我是基督徒,我为你祷告了,也发了手机短信让我的好兄弟牛弟兄一起为你祷告了。患难中只有靠耶稣帮助了。

  老太:傻孩子,你不该救我送医院的,让我死了倒好。那个耶稣眼睛又看不见,求祂管用吗?都怪我,老了不中用喽(继续哭)。

  此时房门再次打开,冲进来哭红了眼睛的孟壮和牛弟兄,孟壮手里环抱着那个装钱的纸包裹,只见他走到老太床前刷地跪下了,双手高举起纸包裹,“奶奶,这是您带来的钱啊。您没丢啊!

  老太:这是咋回事啊?你是?

  孟壮:我是您孙子孟壮啊,小时候您最疼的孩子啊。

  老太:你长这么高大了啦?自打你到上海念初中起一直到现在,奶奶都没见过你,现在这么高大了,奶奶还真不好认了,这钱怎么在壮儿手里啊。

  孟壮:(双手掩面哭泣 头低下)奶奶我不是人啊!我是畜生!

  老太/秦弟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秦弟兄:牛弟兄,你怎么也来这里啦?

  牛弟兄:这事由我来说吧,我是出租车司机,今天载了这个客人后(指了指孟壮),只觉得他脸色苍白,呼吸急促,手里抱着个包裹,外面包着条男用围巾,觉得挺奇怪的,但也不好说什么,就问他去哪儿,然后就按他说的地址开,不知怎么的,今天的道路非常的堵,往常半个多小时的路程,今天楞是一个半小时也没开到,在那个新华书店拐角红灯前车停着,这时刚巧就收到了秦弟兄发来请求我紧急代祷的短信。短信说有个老太从乡下到上海,带着四十万现金给孙子结婚买房子用,走半道上昏倒,钱被人拿走了!我一下子楞了,心想这事除了神谁能解救呢!就在车上作了个祷告,求神用奇妙的方式让那个拣到也好偷走也好的人良心发现,自己主动归还钱。绿灯亮起后我继续开车,把他载到目的地(又用手指了指孟壮)后,回过身准备和他结账,谁知他在后面莫名其妙地哭起来了。我说你怎么啦,身体不舒服啦?你年纪轻轻的哭什么呢?就刚才有个老太被人拎走了四十万,那才该哭呢!他说,什么老太被拿走了四十万?老太现在哪儿?我说那关你什么事儿?他说那个钱是我拿的,我是那个老太的孙子嘛。我说,我完全糊涂了。他说他是在公园拿了钱后招手上了我的车的,一上车,整个人极不平安,身上烧得慌,在一路堵车中偷偷揭开装钱的包裹,发现钱的下半截露出一个信封角,便抽出来看,原来是他父亲写给他的一封信,信封上写着他现在的住址,信里说他父亲在乡下信了耶稣,戒了酒瘾和烟瘾,靠着手艺,赚了点钱,想到儿子,自小离开自己,到上海外婆家生活,自己努力念书,读到研究生毕业,实在的不容易,作父亲的现在有点能力了,在儿子快要结婚时在经济上帮补一把。因为秦弟兄短信中告诉了医院的名字,而这家医院我又很熟,听了他的这番话,就赶紧载他过来了。

  老太:壮儿呀,你读书读到研究生了,怎么这么没出息啊,你这样对得起你爹吗?

  金牧师:老太,你先别生气,小心气坏身子,这不你的钱没丢不是吗?我问你,那你的医药费是谁给出的?

  秦弟兄:是我给垫的,本来我是去给我妈买台大屏幕的液晶彩电的,没想到碰到这档子事儿,钱先用上了。

  病人丙:小伙子,你家里家境不错吧。

  秦弟兄:不是的,(难为情的 小声说)我都失业四年了。

  众人“啊”的一声,问“怎么会的呢。”

  牛弟兄:他原先是个会计,因为他是基督徒不肯做假账,给公司老板炒了鱿鱼。本来他叔叔和阿姨都是开公司的,想请他过去,因为他不愿意在账目上作“技术处理”,结果他家亲戚说他人不实在,都不帮他了。三十好几的人,现在各公司用人年轻化潮流,这不工作就给耽搁到现在没着落。

  李大姐:请问这位弟兄英文还行吧?

  牛弟兄:他啊,能着呢,现在网上一些外国电影的中文字幕有不少就是他翻译的。

  李大姐:我公司驻上海办事处正缺个品学皆优的财务总监,这样吧,秦弟兄,你带着简历和毕业证书,明天就来我公司上班,我请你当财务总监,给你以前公司双倍的薪水。

  金牧师:(点点头)神是信实的,信靠祂的人随时有依靠。对了,秦弟兄,你刚才是怎么为这件事祷告的?

  秦弟兄:我当时也脑子一片糊涂,我就祷告说“求主耶稣不要使拿走钱的人走得太远了”。

  护士甲、乙:耶稣是活神啊,真是奇妙啊。

  金牧师:(看见孟壮还低沉着头 便走过去)你起来吧,人都会犯错的,你读了这么多书,做事怎么还这么欠考虑呢。你应该悔改信耶稣,求耶稣赦免你的罪,也求你奶奶原谅你。

  此时房门打开,高雅红着眼睛走了进来。

  高雅:这件事不光他错,我也有错,因为是我逼他的。我只想着结婚场面体面,和我其他有钱的同学攀比,用激将法一直在逼他。

  病人丙:女儿啊,你这样要弄出人命的啊!

  秦弟兄:(突然想起什么来 看了一眼手表)糟糕,今天教会有聚会,我要去唱诗的,现在时间赶不上了。

  金牧师:亲爱的弟兄,今天你已经唱了一首很美丽的诗歌,主耶稣会喜悦的。

  病人甲、乙、丙:金牧师

  金牧师:怎么说?

  病人甲、乙、丙:我们要信耶稣。

  护士甲、乙:我们也要信。

  这时孟壮和高雅也走到金牧师跟前,“我们也要信耶稣。”

  病床上的老太:(颤巍巍的声音)我老太婆也要信祂,耶稣就是明白人心的需要啊!

  金牧师:好啊,主的恩典真是无处不在。好的,我现在来带领你们祷告!

  全剧角色(17位)齐唱赞美诗:《有一位神》

  剧终


本文TAGS:恩慈   牧师   基督徒   教会   长老   护士   弟兄   医生   祷告


上一篇:天路历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