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致力于为全球华人基督徒提供在线灵修平台。  本站全新改版,如有问题请向管理员反馈。  老版首页  登录注册 收藏本站|网站地图|本站留言|返回首页
热门栏目:
感恩讲章 讲章精选 视频讲道 在线祷告 福音文章 福音书库 2013讲章 儿童主日学 青年团契 基督文艺 赞美诗歌 感恩专题 站内搜索 更多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基督文艺 > 基督教小品

王城基督血之闵氏上轿

来源:基督福音 | 作者:董晋超 | 时间:2016-03-25 | 阅读[] 字体: [ ] [繁体] [推荐]

【背景音乐】

1、流行歌曲牌:龙文、山一程水一程、摇花轿

2、基督教赞美诗曲牌:空谷的回音

3、新白娘子传奇曲牌:前世今生、纠缠、法与情

【故事情节】

故事情节:寄居于骊城府的闵致久的女儿闵慈玖到了适婚的年纪,因为自己是天主教徒且骊兴闵氏也已经走向衰亡,所以金炳骥对她百般蔑视和调戏,欲将闵慈玖和她的丫鬟板玉关纳为小妾。饱受奴役的金家下人终于看不下去挺身阻拦金炳骥劝闵氏主仆逃脱,而闵慈玖主仆也在金炳骥和轿夫啁啾之际,选择了虽然被肉轿抬来用红盖头迎娶她但是心很真诚的李昰应,从此居住在南延君府邸接受南延君家族的庇护,在南延君府邸居住当间闵慈玖的丫鬟板玉关和南延君府邸的家臣千喜壑互生情愫坠入爱河。

南延君家族落魄,为了能把闵慈玖风光娶进门,李昰应、天下长安、闵慈玖、板玉关和朴召史夜间在大排档卖艺攒钱,再度得空被金炳骥骚扰,千喜壑为保护心爱的板玉关免于骚扰和侵害,丧命于金炳骥的钝击下。失去挚友,大家悲痛欲绝,南延君李球看到那天抬回来的不是坐着的李昰应和闵慈玖,而是躺着的千喜壑,伤痛欲绝开始坐下病根。所有人怕往事不堪回首,决定从那天起再也不玩过家家做人肉轿子抬新郎新娘了。

李昰应变得成熟开始奋发向上,终于在1841年做了都正,家里换了大房子,住着不挤了,东西放着也宽敞了,使本来就少了千喜壑的家显得更空了。家里面富裕了,置办起了四抬的花雕大轿和能遮住脸庞的宽袖大礼服,那块过家家用的褪色红盖头也就无人问津了,板玉关按照圣经中的规定被指婚给故去情郎的哥哥千喜然,本来跟千家三兄弟情同手足的李昰应打算把千喜然和板玉关的婚庆用品也置办下来再一起举行婚礼,谁成想这时候李昰应的父亲南延君李球已经病入膏肓时日无多了。为了不让老人等的太久,板玉关决定将婚礼简单潦草办了为南延君冲洗,但没想到一个星期之后南延君还是去了。

李昰应为了年迈经不起等待的母亲闵梅胜,和闵慈玖匆忙办了婚礼,婚礼当天李昰应因为伤心过度成疾被千喜涛骑马驮进洞房的,以前心心念念想要的豪华婚礼,终于达成了目标,可是那天除了怜悯和爱护,没有丝毫的喜悦。最后洞房的时候,闵慈玖大彻大悟,脱去来之不易的大礼服,让李昰应为她披上红盖头蒙住头发,李昰应也摘掉官帽把荣耀归于神,二人把洞房造成神的殿,接受期盼神的悦纳祝福。

故事中心:神叫我们不要拜金,不是让我们拘泥于贫困,而是珍惜现有。有时候我们容易怨神太严肃不浪漫,那请问,我们为了无度追求高档次生活付出的代价和离别难道还少么?现有的安顿好了再去追求更好的,我们拥有的才会越来越多,否则就是熊瞎子掰苞米一路得一路失最后什么都没有得到。我想前者才是我们所求的,我们祷告的时候通常说的是求神加给我们什么,而不是拿什么去换。而我们失去最不可挽回的就是曾经陪伴我们成长的伙伴和亲人,还有永远找不回的本真——神造我们最初的荣美形象。

【人物及性格介绍】

【正女一号】

闵慈玖:1818年生人,闵致久的女儿,慈字辈。从小跟父亲寄居在叔父闵致禄的骊城府中,闵致禄见她性格不羁遇事反应灵活古灵精怪,所以称呼她为小九九。闵慈玖这个名字便诞生了,她生在没落贵族,身受贫瘠但学识和骨气高贵,不喜欢无所事事的纨绔子弟,喜欢和真性情的人来往,因此结识兴宣君最后成了兴宣君的结发妻子。

性格:虔诚的基督徒

16岁前:父亲寄居在叔父闵致禄的骊城府中,闵致禄见她性格不羁遇事反应灵活古灵精怪。虽然信奉上帝,但是毕竟年纪小,还是会口不择言,做不到生气却不犯罪。

16岁-23岁:因金炳骥的屡屡骚扰,最终决定寄宿于南延君宅邸接受南延君家族的庇护。但是朝鲜基督徒的处境决定了她独立自主的性格,因此她和李昰应一起为未来的幸福生活奋斗。

23岁后:随着身边的亲人好友逐个离去,她意识到人奋斗的目标不仅仅是赚钱,更重要的是做到在妖魔化的社会中坚守圣洁的自我,把保护自己的亲人朋友作为奋斗的目标才是神所喜悦的。

【正男一号】

李昰应:1820年生人,兴宣君,生在受安东金氏疯狂打压的南延君府邸,故事之前已经有两位兄长为安东金氏所害,剧中他又接连失去了挚友千喜壑和生父李球,最后终于在县夫人的迎娶婚礼上大彻大悟后悔当初执着于赚钱办一场风光的婚礼而错失好友和父亲的祝福。

性格:虽然不是基督徒,但是毕竟跟基督徒恋爱甚至最终走进婚姻的殿堂,所以有这方面的感动以及对至爱之人信仰的支持和帮助。

14岁前:无所事事,游手好闲,但是透着侠义和忠肝义胆。看似痞气十足却又很有亲和力的暖男。

14岁-21岁:仍然不爱学习,但是知道为了未来的家人朋友去努力奋斗。

21岁后:千喜壑的离去让他知道,奋斗不仅仅是赚钱,更深一层就是出人头地用知识武装自己,只有出人头地顶天立地不被人看不起才不会被人把生命视为草芥,开始发奋读书终于仕途成功改善了家里的条件和环境。

【南延君家臣——天下长安:谐音千河张安,千指千家三兄弟,即千喜然、千喜壑和千喜涛三兄弟,河就是河靖一、河亮一两兄弟,张指张淳奎,安指安弼周。早期在南延君府上做帮工,被南延君视为义子,并要求与李昰应李最应以兄弟相称,一同接受金正喜师傅的国学教导。】

【中庸男二号】

千喜壑:1818年生人,名为兴宣君的随从,但心里面把兴宣君夫妇当弟妹一样护着,喜爱闵慈玖的丫鬟板玉关,后为了保护正在受到身体强迫的板玉关以及李昰应的家族颜面挺身而出,丧命于金炳骥的钢箫钝击。

性格:不是基督徒,但是也随着李昰应的仗义,只不过他用极为不当的还脏的方式表现加倍扇起敌人的怒火,使魔鬼有机可乘,最终中了魔鬼的圈套无辜丧命,将亲友们陷入无尽的灵魂哀痛。

【中庸女二号】

板玉关:1816年生人,跟随闵慈玖的丫鬟,大有宰相来了不乘船的风范。随了闵慈玖的性子,性格有些泼辣,只要是敢骚扰闵慈玖的,管他是地痞流氓还是天皇老子都逃不出她五味杂陈的锅油汤伺候。之后和千喜壑相爱,千喜壑死后按照圣经中的规条和千喜壑的哥哥千喜然举办了简陋的婚礼。

性格:跟着小姐学经,但是她是那种为了能拿圣经跟敌对的人耍嘴皮子的,所以跟千喜壑一样,说话多少有些挑衅。

18岁前:性格泼辣,喜欢整蛊敌对的人,受旧约圣经影响觉得以牙还牙没什么不对。

18岁-25岁:跟千喜壑恋爱后,多少淑女一些也收敛了一点,但是只要有千喜壑撑腰她还是狐假虎威蛮有气焰的。

25岁后:千喜壑的离去让她更懂得她对千家的责任,还有照顾南延君一家的重任,让她更加成熟收敛乖张娇蛮的性格,最后以大局为重跟千喜然办了简单的婚礼,但是还是很幸福很欢乐的。

【反一号】

金炳骥:1818年生人,安东金氏,纨绔子弟,仗着家族在朝中得势有恃无恐。一脸猥琐样,长得就够骂祖宗了,走到哪还觉得自己是白马王子。一扭一颤举手投足间跟半身不遂似的,老觉得自己特别拽。骚扰闵慈玖,被板玉关招待了辣子鹅汤。最后被千喜壑和板玉关一唱一和羞辱成练过葵花宝典、自渎都捏兰花指的娘炮,恼羞成怒打死了千喜壑。

性格:从小娇生惯养,没有男子气概,如果说娇惯能把人娇惯的乖巧惹人怜一点还自罢了,但是他不仅举手投足像个女人,他不学无术就是一个啃老的纨绔不孝子,拈花惹草口无遮拦下流无耻。说气话来污言秽语,做事辱没家门,臭名在外人人喊打。

【配角】

朴召史:1817年生人,朝鲜国王李熙的乳母,是个虔诚的天主教徒,闵慈玖的授道人。

【配角】

李球:1788年生人,李昰应生父,南延君。一生明哲保身,希望全家人团团圆圆没有什么闪失就最好,不希望做事情轰轰烈烈的招惹麻烦。

【配角】

闵梅胜:1786年生人,李球的夫人,闵慈玖的姑姑,也是一位虔诚的天主教徒。

【第一幕】骊城府前闹花轿,兴宣抬得美人回

时间:1834年 大屏幕:骊城府大门关闭 道具:轿子

第一场:金炳骥入,轿夫四人抬轿入

事件:金炳骥耍无赖充霸王,抬着花轿欲将骊城府闵家小姐闵慈玖纳为姬妾

肢体基本动作:金炳骥面部猥琐四体扭捏自我感觉良好,轿夫低头无力扛着轿子,表情呆滞不屑,表现出平日里身受金炳骥压迫的不甘和对金炳骥为人的不满

背景音乐:摇花轿

唱词:

金炳骥:小娘子儿,你跟呀嘛跟哥走。晃晃悠悠,来到我家门口。晃晃悠悠,来到我家门口。对着皇天后土一叩首,财神烟袋抖一抖;对着文曲星二叩首(金炳骥的父亲是丙科状元),妖魔鬼怪都绕道走;冲着郎情妾意对叩首,吃香喝辣全都有。嘿嘿依儿呀嘿,呀儿依儿雅黑,香辣全都有。

大屏幕:骊城府大门开启 道具:装水的水盆

第二场:轿夫落轿,板玉关端盆入

事件:板玉关为小姐撑腰,用炖完的辣子鹅剩下的汤泼向金炳骥,表示对金炳骥无赖行为的反抗和示威

肢体基本动作:板玉关双手端盆,足蹈唱词后,把水泼到金炳骥身上

背景音乐:前世今生

唱词:

板玉关:有香有辣有色泽,今儿我顿了一锅辣子鹅。啊……啊……适逢门口无赖撒泼,我这汤底还冒着热。啊……啊……人家想有香辣吃喝,我家小姐不懈怠客。啊……啊……熊心豹胆你吃满肚,辣子鹅汤我请一锅。嗯哪欸黑呦,嗯哪欸黑呦,辣子鹅汤我请一锅。嗯哪欸黑呦,嗯哪欸黑呦,辣子鹅汤我请一锅。

唱词结束,对白开始:

金炳骥:你个大胆下贱的奴才,我告诉你别不识抬举,今天你们主仆二人若是伺候好小爷我,说不准小爷还把六姨太和七姨太的位置让给你们。说,你们是想住我家的厢房还是想住义禁府的牢房?

板玉关:我呢跟我家小姐一块念圣经,我不太明白为什么大卫和亚伯兰多妻的下场都很惨,却没交代纳妾十四的亚比雅的结局。小姐是这么跟我解释的,说……

大屏幕:骊城府大门开启,附加显示经文历代志下13章20-21节,附加显示经文列王传记上1章1-4节

第三场:闵慈玖入,板玉关扔下盆

事件:闵慈玖就圣经中的纳妾说讽刺了金炳骥一番,金炳骥心中没有感动毫无羞愧反而淫乱之心变本加厉,出口污秽成倍,甚至不仅想抢闵家小姐做妾,连丫鬟都不放过。四位轿夫身处下层阶级,怜悯做小妾丫鬟的人的遭遇,不惜以被痛打作为代价去阻拦金炳骥劝闵氏主仆逃脱。板玉关性子刚烈,又用亚伯兰借胎生子的例子再度讽刺和警告金炳骥的下场。

肢体基本动作:闵慈玖拂袖入场,转场一周,声音拉长喊出“我说”,喊完定住,背景音乐起,唱词开始

背景音乐:前世今生

唱词:

闵慈玖:你就参看金炳骥,那个逗比的三率比。啊……啊……联想一下安东金氏,曾经朝野无敌。啊……啊……为何它跌落到谷底,都怪这个不争气的败家子。啊……啊……那当爹的一把年纪,寒窗苦读丙科及第。可当儿的,不学无术,只知道花街柳巷花天酒地。不知父亲持朝廷俸禄,为国效命实属不易。

板玉关:同样是纳妾娶妻,那金炳骥只懂得始乱终弃。啊……啊……想当年大卫王亦是如此,违背了神的心意终不得济。啊……啊……你再看那亚比雅夺了拜金镇,上帝见他心地正赐他多婚姻。啊……啊……防的是假使他生出了如尔混混,也不至于没有了更好继承人。可怜金左根,家门不幸,子不贤能无以忠国君。否则他宁向你撒尽千金,也不愿再为纳妾多花半文。

金炳骥:少跟老子讲什么大卫王,老子我自己就是大胃王。啊……啊……我饕餮之口吞群芳,混合花香一起尝。啊……啊……不怕混合花香混出砒霜,就算毒死做鬼也酸爽。啊……啊……看你这个毛头小丫片,对我老爹甚是佳许赞赏。我且填置,你家小姐,给小爷我做六房。再把你许给我爹爹,他是今科状元郎。

唱词结束,轿夫们抱住金炳骥,对白开始:

基本肢体动作需求:四个轿夫,前抬左侧轿夫(A轿夫)奔跑至金炳骥左侧,左手搭住金炳骥的肩膀。前抬右侧轿夫(B轿夫)奔跑至金炳骥后侧,双手扶住金炳骥的腰。A轿夫左手保持伸直搭住金炳骥的肩膀逆时针行至金炳骥正前方,身体逐渐正对金炳骥,完全面对金炳骥时,右手搭住金炳骥另一侧肩膀,与此同时后抬左侧轿夫(C轿夫)奔跑至A轿夫的身后,转身正对A轿夫的背,同金炳骥共同抬起抓住对方的双手合十。此时ABC轿夫和金炳骥同时扭动身体,C轿夫和金炳骥保持握住对方的双手摆动手臂,表现金炳骥想要挣脱,于此同时,后抬右侧轿夫(D轿夫)奔跑至C轿夫后方背对C轿夫说台词。

D轿夫:两位姑娘,快走吧!我们真的不忍心再看到美丽的金达莱枯萎在泥沼中。

板玉关:如果我们走了,你们怎么办?

D轿夫:摊上这样的头人家,我们已经是烂命一条了。我们大不了再挨几鞭子。

板玉关:一鞭子都不行,一鞭子打在背上,三个月都不能躺着睡觉。你们就放开他,我看他有什么能耐?

D轿夫:别傻了,我们啃黑馒头的骨头都硬,最多挨顿打再被罚出几次义工。可是你知道他的后院就是女婢的人间炼狱啊!

板玉关:人间没有炼狱,如果今天我拖累了你们,等到末日审判的时候,我将被投入到灵魂和良知的炼狱中!那才是真正的炼狱,他金炳骥有什么能耐?还能养殖出不死地狱虫?还能升起不灭地狱火?

大屏幕:骊城府大门关闭,附加经文创世纪16章3-6节

背景音乐:空谷的回音

唱词:

D轿夫:少爷姨太满后院,刺中长房夫人眼。为求正室少刁难,各房竞相生儿男。姨太作孽攀高墙,连带丫鬟同遭殃。若是主人不生蛋,少爷他就充霸王。强上丫鬟的身体,从来不问其意愿。按说母凭子升官,奴婢生子归主人。主人得子长气焰,长房泄怒打丫鬟。可怜同为女人身,瞎眼入了绝情门。

板玉关:同病相怜处境困,相煎太急又怎忍?都说我朝鲜女人,是卑贱奴隶化身。可也正是女人们,维护的奋不顾身。看亚伯兰逼下女,为其怀胎妊娠。得子后却不负责,允诺嫡妻任处分。最终使得耶和华,对其不再垂恩。金炳骥我告诉你,你小子也别太浑。小心后院火高焚,烧得你尸骨无存。

大屏幕:骊城府大门关闭

第四场:千喜然、张淳奎、河静一、河亮一和安弼周抬起李昰应入,轿夫们松开金炳骥

事件:千喜然、张淳奎、安弼周、河静一和河亮一用身体当作轿子,举着李昰应前来迎娶闵慈玖,闵慈玖见李昰应这个人虽然不儒雅但是也算是仗义之人便选择乘李昰应的人肉轿子跟他回南延君府邸接受南延君李球和李球的夫人兼自己的姑母闵梅胜的庇佑。金炳骥纳妾不成对轿夫们心有芥蒂,猛抽了他们几鞭子,由于用力过猛加上情绪过于亢奋血压突然升高晕倒了。

基本肢体动作需求:千喜然抱着李昰应的左腿,张淳奎抱着李昰应的右腿,安弼周抱着李昰应的腰,河静一和河亮一两兄弟一左一右把举着李昰应的胳膊,将李昰应抬起。唱词到“凤凰三点头”的时候,千喜然、张淳奎和安弼周轮流蹲起,直到这五个字唱完。

背景音乐:摇花轿

唱词:

李昰应:那小子,你少跟我牛掰。看我家的轿子,是比你多一抬。

千喜然:看我家的轿子,是比你多一抬。

河静一:我们双手抖一抖,是凤凰三点头。

张淳奎:披上那红盖头,是恩爱到永久。

闵慈玖:红盖头我可以披,但坚决我不行礼。嘿嘿依儿呀嘿,呀儿依儿雅黑,坚决不行礼。

背景音乐:龙文

唱词

河静一:拜礼不用行,三俗皆可免。

河亮一:来我南延府,没有贵与贱。

安弼周:主仆称兄弟,尊师如敬父。

板玉关:父子可谈膝,婆媳如妯娌。

李昰应:此生吾愿做磐石,誓言今世不二妻。

闵慈玖:此生妾愿做蒲苇,乘彼敝轿终不悔。

唱词结束,开始对白:

千喜然:喜壑,喜涛,走着~

千喜壑、千喜涛(入场):来叻~瞧好吧恁~

大屏幕:骊城府大门关闭,附加鞭炮效果,附加经文申明及32章4节、约伯记8章11节

道具:红盖头

第五场:千喜然、千喜壑、千喜涛、河静一、河亮一、张淳奎、安弼周抬着李昰应和闵慈玖,板玉关跟随其后离场。

基本肢体动作需求:千喜然的另一只手臂抱住闵慈玖的右腿,千喜壑抱起闵慈玖的左腿,千喜涛抱起闵慈玖的腰,河静一也从李昰应的左面踱步到闵慈玖的左面举起闵慈玖的左手抬着兴宣君和闵慈玖开始唱词。此时,金炳骥抽出鞭子,抡了四位轿夫几鞭子,然后对着场上的观众,然后因为提亲失败晕了过去

背景音乐:龙文(续上文中断)

唱词:

闵慈玖:宣告我主名,大德归于神。

李昰应:我愿为磐石,诚实且无伪。

闵慈玖:妾当作蒲草,清洁且正值。

李昰应:吾宁烂作泥,使她得发长。

【第二幕】都正门前空萧条,满目悲怆离人泪

时间:1841年5月 大屏幕:都正府大门张灯结彩 道具:轿子,绳子

第一场:旁白1、旁白2、千喜然、千喜涛、李昰应、张淳奎、安弼周、河静一、河亮一、板玉关和朴召史入场

事件:李昰应终于置办齐婚礼用的轿子和礼服,却因为失去好兄弟千喜壑以及至亲的父亲李球伤心成疾,千喜涛担心李昰应这个状态骑马会有危险,因此决定亲自骑马驮着李昰应完成婚礼。抬着轿子的轿夫和闵慈玖的丫鬟板玉关、朴召史全部面色沉重没有丝毫的喜悦。整个婚礼充满着怜悯爱护和叹息,就是没有婚礼上该有的喜乐。

基本肢体动作需求:

1、千喜然单手自然下垂握住绳子的一端走步前行,千喜涛双臂护住兴宣君,双手抓住绳子的另一端马步前行,李昰应头和双臂自然垂下,上身和颈部左右摇摆,表现伤心成疾的状态,下身马步前行。但是无论李昰应怎么晃怎么撞千喜涛的双臂都要兜住李昰应。整体表达的一个效果是李昰应因为千喜壑的屈死和父亲李球的病故,伤心成疾,大婚之日无法自己安稳地坐在马上,所以千喜涛坐在马背上护着他,千喜然在前面牵着马走。

2、张淳奎、安弼周、河静一、河亮一抬着轿子,板玉关和朴召史随侍左右,轿子摇摇晃晃扛得不稳,场上所有人都强颜欢笑,但是跫音却掷地有声,用沉重的脚步声来衬托沉重的心情。此时旁白1、旁白2入场

背景音乐:纠缠

唱词:

旁白1:都说那青梅竹马,街头巷尾人间佳话。可到那张灯结彩时,却把头低下。

旁白2:人生苦短只有四大喜,洞房花烛夜承其一。可失去他乡故知,心何其忐忑,泪湿双眼夺眶欲滴。

旁白1、旁白2:啊……心何其忐忑,泪湿双眼夺眶欲滴。

旁白1:好花好酒良宵美,酒不醉人人自醉。可情郎坐驾行马时,却心伤欲碎。

旁白2:蓬壁不敢妄求生辉,只愿四世子孙同堂。可树欲静风不止,至亲已故亡,泪湿双眼夺眶欲滴。

旁白1、旁白2:啊……至亲已故亡,泪湿双眼夺眶欲滴。

背景音乐:山一程水一程

唱词:

旁白1:念当初,五人抬举,共享喜乐满祝福。

旁白2:现如今,四抬花雕,满心悲怆少一人。

基本肢体动作需求:千喜然千喜涛放下绳子双腿直立,李昰应渐渐站直身体抬起头走到旁白1和旁白2中间,继续唱词

唱词:

李昰应:想当初,人行步履,父亲甘为我马驹。看如今,车马齐备,我想背背老父亲。

合唱:想当初,凤凰点头,如今花轿一路噎抽。现如今,孔雀分飞,回首无人难徘徊。

【第三幕】夜市排档成空巷,卖艺求财失挚友

时间:1838年6月 大屏幕:夜市大排档,附加列王传记上10章22节 道具:围城一圈的方桌、坐垫、混沌摊、两坛子酒(大白梨、大冷面)、拨浪鼓(朴召史携带)、胡琴(板玉关携带)、血袋(藏在千喜壑头发中)

第一场:馄饨摊老板、酒母、千喜然、千喜壑、千喜涛、李昰应、张淳奎、安弼周、河静一、河亮一、闵慈玖、板玉关和朴召史入场

事件:千喜然、河静一、张淳奎、安弼周按照闵慈玖写好的戏文表演,揽客赚钱再赚两碗免费的馄饨和酒水。赚钱的目的是为了能有条件置办一个像样的婚礼。

基本场面效果需求:千喜然、张淳奎、安弼周、河静一在方桌中间跳猴戏,唱闵慈玖为他们写的戏文,其余人就座

背景音乐:法与情

唱词:

千喜然:我是金蟾蜍,日日斗金吐。

张淳奎:我是暹罗象,保水土安康。

安弼周:我是九天猿猴,献桃祝长寿。

河静一:我是约伯孔雀,同万民欢悦。

千喜然、张淳奎、安弼周、河静一(rap):我们本与人同住,同享人类的富足,共安一方的沃土,同享长寿永生福。

千喜然(同嘿嘿):可恨那所罗门王,把我所吐之物尽数抢。他熔尽了数金做盾防,居民们受贫疾无处看望。得无他一把华丽盾防,重过了百姓果腹种粮。

河静一(同嘿嘿):所罗门王太可恨,拔我力敌之牙连了根。他杀我数万同胞做御寝,将士们无骑抗战冤死。得无他一人睡得安稳,重过了与外敌周旋驰骋。

千喜然、河静一:外敌不可御,民怨不可抚。

张淳奎、安弼周:好床睡不安,万贯无心享。

千喜然、张淳奎、安弼周、河静一(rap):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心系家园和天国,受贫穷的不致灭。

基本场面效果要求:唱词结束,千喜然、张淳奎、安弼周、河静一回坐席,又有两位客人入座,酒母为四位表演者盛了一碗大冷面端上后念台词

台词:

酒母:这是我用荞麦冷面酿出来的新酒你们尝尝,表示一下谢意,你们的表演邻居们都爱看,最近我的小店生意可是不得了呢!

闵慈玖:我们几个姑娘家不好饮酒,如果一会表演的好,就把酿酒用的冷面给我们一人盛一碗,我闻着那酒里的沁鼻香气,就忍不住想在这蚊虫肆虐的三伏天吃上一碗芳香爽口的冷面。

酒母:闵家小姐真是过奖了,那芳香是用桂花助酿产生的,如果姑娘喜欢这个味道,我这里有好多桂花酱腌制的酱菜,一会儿啊,我往冷面里面给你们多搁点儿!

闵慈玖:就等您这句话了!姑娘们!卖力了!下面姐儿几个为大家带来一首《活出爱》!

第二场:金炳骥入场 道具:钢箫一把(金炳骥持有)

事件:到了闵慈玖的表演时间,闵慈玖和朴召史、板玉关上台表演赞美诗合奏《活出爱》,唱到一半的时候遭到金炳骥搅局,金炳骥步步紧逼想占闵慈玖的便宜,板玉关再次挺身而出讽刺金炳骥,金炳骥转而把矛头指向了板玉关,千喜壑见状不乐观并挡在板玉关身前。千喜壑和板玉关一唱一和联手嘲笑金炳骥是自渎都要捏兰花指的娘炮,金炳骥恼羞成怒用不锈钢箫敲死了千喜壑。千喜壑临终前表明他打的死一个千喜壑,打不倒千千万万个受他欺压的百姓奴隶的恨,安东金氏就是朝鲜王朝的所罗门王,是百姓的噩梦亡国的祸害,最终的结果也会像所罗门城一样毁灭。

基本场景效果要求:朴召史手持拨浪鼓,板玉关扶着胡琴,三个人在方桌中间表演着这首《活出爱》,逐渐的高朋满座,然后酒母往来送着白酒和冷面,混沌摊老板也在挨桌上鸡汤混沌。唱到一半的时候金炳骥持钢箫入场到方桌中央一边念台词,一边用钢箫追着闵慈玖的下巴,闵慈玖后弯腰抬头,双手撑住桌沿儿,沿着方桌满场逃。

台词:

金炳骥:呦!小姑娘!这晚会挺隆重呢?有敲鼓的,拉琴的,还有捧场的。缺不缺小爷我给你奏个箫?

闵慈玖:你……你……你……你走开!

金炳骥:我说小娘子你又是何苦呢?这拖拖拉拉多少年,他李昰应家里面连一顶像样的轿子都置办不起,玩了多少年过家家还是坐的人肉轿子,披了多少年红盖头事儿也没办成。跟小爷我走,时间快效率高,一晚上小爷我就把事儿给你办成!

板玉关:哼!我家小姐和少爷现在就在努力赚钱买一顶气派的轿子,到时候啊穿上大礼服扔掉红盖头!对了,到时候你要是想来蹭饭我们可以考虑留你一根鱼骨头。

基本场面效果要求:金炳骥转身朝向板玉关,千喜壑见状不对,挺身挡在板玉关身前开始念台词,当念到“你先给不才吹个箫呗?”的时候用下腰盘往前拱金炳骥一下。

台词:

千喜壑:金少爷,您何必跟一个没学问的小丫鬟置气呢?她头发长见识短,不懂得金少爷的风雅。如果金少爷不嫌弃,你先给不才吹个箫呗?

基本场面效果要求:金炳骥换个位置直面板玉关,手捏兰花指,直戳千喜壑胸口念台词。

台词:

金炳骥:哎呦呵!小丫头片子!口味变了,不垂涎俺家老爷子了,现在也好吃口嫩豆腐了?这戳起来细皮嫩肉的!

板玉关:我说金少爷,原来吧!我只知道您是个无赖,没想到你在无赖里面都是个学渣。换了是我要是你,我一定学完全套的葵花宝典再出来耍流氓!

千喜壑:你也太不懂事儿了吧!人家都等不及了,你没看出来我说让金少爷给奴才吹箫,他迫不及待地摆好他的招牌吹箫手势,焦急地反复扒拉我!

基本场面效果要求:金炳骥搂住千喜壑脖子念台词,念到“我让你知道花儿为什么这么红”的时候推开千喜壑,钢箫打破藏在千喜壑头发中的血袋。

台词:

金炳骥:对!我迫不及待要吹箫!你知道我这把钢箫是怎么来的么?是我一个意大利朋友仿照竹箫的原理做给我的,他第一次让我吹箫给他听的时候他把箫当成了动词,他说了一句“你箫我”,今天!我不把你脑瓜子削懵圈了我让你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基本场面效果要求:千喜壑慢慢跪地唱词,唱完后卧倒

背景音乐:空谷的回音

唱词:

千喜壑:现如今安东金氏,就是那所罗门王。抢尽百姓的余粮,大兴儒生的牢房。任凭朱门酒肉腐,不管路有冻死骨。志士肺腑言难吐,王室弟兄残手足。

奸佞得道霸朝廷,各派恶霸明暗蛊。贪官污吏为刀俎,百姓苦为砧板鱼。武皇开边意未已,可怜百姓兴亡苦。若能唤醒后来人,倒我一个又何惧。

【第四幕】南延君病入膏肓,久病床前难挽留

时间:1841年4月 大屏幕:南延君卧室 道具:地铺

第一场:李球、闵梅胜、李昰应、闵慈玖、朴召史和板玉关入场

事件:南延君李球病倒在病榻上不能起身,李昰应、闵慈玖、闵梅胜跪坐一圈,李球就希望能在有生之年看到儿子成家,此时李昰应已经做了兴宣都正换了好房子,也达成了置办风光婚礼的准备,但是李昰应想等条件够再筹备一份婚庆用品,跟情同手足的千喜然一起完成婚礼,南延君大发雷霆,称自己年事已高身体不行,已经经不起等待了。板玉关为了不让这个家再有更多的失去更多的遗憾,趁南延君还在世的时候把婚礼草草办了,也想为南延君冲冲喜,不曾想没过一个星期南延君还是去了。

基本场面效果需求:

1、南延君李球躺在地铺上,盖着被子,闵梅胜跪坐在左侧,李昰应和闵慈玖跪坐在右侧。朴召史、板玉关躬身操手站在李昰应和闵慈玖后面,开始念台词。

2、等李球念到“你告诉我你的亲人、朋友有多少韶华和生命能经得起等待?”的时候腰微微抬起侧卧,右手拍打地板,念完这句话躺下开始咳嗽。

李球:忘了是多长时间以前了,每次你们总是贪玩到很晚才肯回家,虽然每次都好想打你们,但是每次听到门口有响动的时候,我看到的都是“天下长安”七兄弟举着你们迈进大门的门槛,慈玖啊!你的头上还盖个红盖头,漂亮极了。当时我感觉,那就是家,现在我总感觉这个家里面有种无盗自失的空虚感。

闵梅胜:大人您多心了,你看,儿子出息了做了都正,还孝顺咱们二老接到了都正府的大房子中居住。您应该高兴啊!房子大了,家具陈设摆的就不那么密集,自然显得空虚。

李球:夫人啊,你就别安慰我了,你和几个孩子心里面都清楚,自从那天抬进来了不再是坐着的昰应和慈玖,而是躺着的喜壑,你们就再也不扮家家酒抬新人了。那个时候开始,这个家就变得空起来了。

李昰应:所以父亲,你更要振作啊!喜壑死了,我们每个人都心如刀绞,如果你倒下了这个家就天塌地陷了。

李球:可是我真的撑不下去了,不想撑了,为父苟延残喘活着就是为了活到你有出息能。现在咱们家的状况开始好转了,为父把这个家放心地交给你,我也可以安心地闭眼了。跟安东金氏斗了一辈子我被斗怕了。

闵慈玖:姑父你精明神勇,怎么会怕区区鼠辈呢?如果你累了,家事交给我和昰应,你和姑姑就好好休息颐养天年,千万不要胡思乱想。

李球:你就别安慰我了,上次慈玖编了首以动物喻人的儿歌都被金炳骥听明白咬住不放,还搭上了千喜壑的命,你就知道他们有多大能耐了。

闵慈玖:狗屁能耐,不是人的东西当然跟畜生有共同语言听得懂了,还咬住不放!他那是想咬我没要准误要了千喜壑的命,这么能乱咬,听说金炳骥出生当天贵府丢了一条狗,等哪天姑奶奶我施展神术让他现出原形,姑父就等着吃凉拌狗肉作为第一道媳妇菜了!

李球:呵呵呵!有心说得好听,还不如做的漂亮,你来我们家都快十年了,你倒是什么时候改口叫我父亲啊?以前我们小门小户的没人注意,现在昰应已经是都正了,怕是你再不以县夫人的身份入住都正府,总是会遭人议论的。

李昰应:其实我和千家三兄弟情同手足,玉关和喜壑情投意合,喜壑走了之后慈玖就按照圣经中的规定把玉关许配给喜然了,所以我想等能筹办好喜然的迎亲用品跟喜然同时办婚礼。

李球:又是等,之前要娶慈玖的时候你就一直在等,说要等自己飞黄腾达,攒够钱能办一场风风光光的婚礼,为了达成帮你攒钱的目的,慈玖主仆和天下长安不惜卖艺抛头露脸,千喜壑甚至为此付出了血的代价。现在你告诉我你还要等,你告诉我你的亲人、朋友有多少韶华和生命能经得起等待?

闵梅胜:昰应、慈玖,你们就听大人一句劝吧!婚姻的排场给外人看得再大,总是过眼云烟,花灯彩带拿掉过得还是自家的日子。亲人、朋友和上帝一生的祝福才是真真切切的,如果排场这么重要,为什么现在置办下来迎亲的马匹和轿子却换不来你们半分喜悦?因为抬轿和马队少了喜壑,少了一份分享喜悦的重要存在。父母老了,再也经受不了更多的失去和缺少了!

板玉关:老夫人说得对,只要有诚挚的祝福,仪式根本就不重要,召史!一会你叫上安弼周、张淳奎和河静一为我披上盖头,把我举进千喜然的卧室,我们就算结婚了,帮老爷冲冲喜。

闵梅胜:真懂事的姑娘,暂时先委屈你们了啊,等我家昰应条件好了一定为你们一家两口,说不准到时候已经是三口了,补办一桌丰盛的酒席啊!上帝一定会眷顾你,也一定会饶恕喜壑临终前的污言秽语。

【第五幕】兴宣夫妇痛彻悟,婚礼卧房卸霞帔

时间:1841年5月 大屏幕:婚礼卧房,附加经文哥林多前书11章3节、哥林多前书11章15节

道具:地铺、红盖头

第一场:李昰应、闵慈玖入场

事件:梦寐以求的风光婚礼如愿完成了,但是大家都并不开心,李昰应和闵慈玖因为追求财富的路上失去了太多的至亲和宝贵的本真,痛心彻悟,决定在行房前脱去一切华丽的服饰,脱去一切对身外财务的崇拜,蒙上红盖头,期盼并接受主的真诚祝福,归于这条唯一可以求得安心远离寂寞的恩典之路。

基本场面效果需求:李昰应和闵慈玖并排坐在地铺上

台词:

闵慈玖:虽然喜然和玉关从简办了婚礼为父亲冲洗,但是父亲最终还是没挺过一个星期就去了,我们算是为了照顾母亲的心情匆匆操办了婚事。

李昰应:明明是喜然的婚礼办得更简陋,可我却觉得自己更可怜一点,最起码他的婚礼没有花轿马匹和大礼服,那还是在欢笑声中完成的。可是我感觉我的婚礼,好孤独,是在朋友的“保护”和“怜悯”下完成的,少了好多人情味,我甚至感觉我坚持办得起一个风光婚礼的想法是错误的,现在想想如果当初用人肉花轿和红盖头把你抬回来的当天我们就洞房了,我们或者还是更受祝福的恩爱夫妻。

闵慈玖:你想多了,你对他们的感情他们看得见,所以在你这么脆弱精神不振的时候他们才怕你自己骑马摔了马匹才藏匿心中的悲伤而“保护”你,你这么短时间内连续失去好兄弟和想要尽孝道的父亲,他们才会“怜悯”你的。所以,如果你想要得到喜悦祝福,那得靠你自己振作鼓起勇气走出悲痛,他们自然会收起这两种情绪。对了!如果你想让婚礼有“人情味”一点,为我披上红盖头吧!

李昰应:神经!你都有宽袖大礼服可以举袖遮脸了,还稀罕那块褪色的红布?

闵慈玖:哎呀!人家就是想找回一下以前扮家家酒的感觉嘛!而且你知道么?基督是各人的头,男人是女人的头,当你属意他们为我披上红盖头的时候,蒙住我的头发的时候我深感从此以后我蒙受的恩典和爱不仅从基督来,也从你来。

李昰应:真是令我感动,我的夫人,你坚守着上帝的话语冲破安东金氏的重重胁迫毅然决然上了我的花轿,虽然现在上帝没有为你开辟道路让你走进教堂完成你人生只有一次没有终点的婚姻,你还是念着上帝的恩。你放心,从今天起我会和上帝一起努力,等朝鲜的信徒都可以憋死羊的时候……

闵慈玖:啥叫憋死羊啊?

李昰应:羊没吐气儿不就憋死了?

闵慈玖:哈哈哈!我听懂了,你是说让我们扬眉吐气昂首阔步走进教堂是么?那又如何?难道教堂就是神的殿了么?只要在建筑上面放个十字架摆上感恩堂或者活水堂就是神的殿了么?来吧!帮我蒙上红盖头,摘下你的官帽。没有冠冕露出头发的你把所有荣耀都归给主,盖着盖头藏住骄傲的我完全交托给你和上帝,这里没有兴宣都正没有县夫人,只有一对渴望主保守和悦纳的子女,这就是神的殿,在这里就能领受神对我们婚姻的恩典祝福。

基本场面效果要求:李昰应为闵慈玖披上红盖头,开始唱词,千喜然、千喜涛、安弼周、河静一、河亮一、板玉关、朴召史入场席坐李昰应、闵慈玖前排,金炳骥持钢箫入场,闵梅胜持拨浪鼓入场,集体唱诗恩典之路(全剧终)


本文TAGS:基督   台词   音乐   背景   婚姻   屏幕   旁白   婚礼   祝福   上帝


上一篇:婆媳情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