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致力于为全球华人基督徒提供在线灵修平台。  本站全新改版,如有问题请向管理员反馈。  老版首页  登录注册 收藏本站|网站地图|本站留言|返回首页
热门栏目:
感恩讲章 讲章精选 视频讲道 在线祷告 福音文章 福音书库 2013讲章 儿童主日学 青年团契 基督文艺 赞美诗歌 感恩专题 站内搜索 更多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基督文艺 > 基督教相声

忧愁信徒二三事

来源:网络 | 作者:肢体 | 时间:2014-11-11 | 阅读[] 字体: [ ] [繁体] [推荐]

  甲:今天是耶稣基督复活纪念日。

  乙:对!我们来到这里一同庆贺这个得胜的日子,因为耶稣不但为我们的罪死,又为我们从死里复活,使我们有活泼的盼望。

  甲:正因为我们所信靠的是死里复活得胜的主,我们就应当天天欢喜快乐。

  乙:讲得很对,我们应当欢喜快乐。但我们看到现实生活中的许多信徒并不是这样,而是天天愁眉苦脸,好像当年以马忤斯路上的二个门徒不知道耶稣已经从死里复活一样。

  甲:哦!真有这样的事呀!那你能不能举几个例子给大家看看呢?

  乙:好!完全可以。比如说我是忧愁弟兄,碰见事情就愁(愁眉苦脸),唉!咳!

  甲:(面带笑容)喂!忧愁弟兄啊!看你愁眉苦脸,碰到什么不顺心的事啊!

  乙:啊!呀!勿讲起,勿讲起。(就是“别提它了”之意)

  甲:到底有什么重大的事情发生啊?

  乙:反正对你讲也没用,还是不讲算了。

  甲:咳!你就讲来听听,或许我能帮得上忙。

  乙:真的,那你有没有学过兽医?

  甲:(奇怪地),问我有没有学过兽医干啥?

  乙:是这样的,我家有一只老母鸡病了已经好几天没有生蛋了。

  甲:啊!原来是为了这个事呀!这一点小事情还要你这么愁啊!

  乙:哎呀!你不晓得,我家还要靠这只鸡生蛋的,这只鸡每天生一个蛋,一年就是365个,以远大的眼光看这365个蛋孵出来就是365个鸡,如果这只鸡死了,对我家真是一重大的损失啊!

  甲:(带讽刺的口吻)怪不得你这么忧愁,你的目光也真是够远的,我对你讲,如果你把目光转到天上,看到将来属灵世界的荣耀,就不会这样愁眉苦脸了。

  乙:道理是这么讲,不过家庭的财产总要讲现实。

  甲:对,是要讲现实,你应该用属灵的法则去指导你的实践,圣经讲上帝赐人贫穷,上帝也赐人富足,你应该把你的依靠寄托在上帝那里,你就不会愁眉苦脸了。

  乙:(恍然大悟,转忧为喜)对!对!我怎么没有想到呢?真是无空愁,无空愁(暂停)咳呀!咳呀!我又愁起罢。

  甲:什么事情啊!

  乙:咳!我今后的前途不知怎么办?

  甲:你不是说今年去考学校吗?

  乙:是呀!这个就勿讲起,考试结果就只差半分,我问你教育局里有熟人吗?

  甲:原来你想走后门啊!我们信道理的不能这样,当怎么就怎么样,实事求是。

  乙:那你叫我怎么办,以后的道路怎么走呢?

  甲:我说你啊又是在无空愁,我们是上帝的儿女,上帝连天上的鸟也会看顾,何况我们呢?上帝会预备一条适合你走的道路,圣经讲从来不会叫义人受饥饿。

  乙:对!对!我怎么又想不到呢?真是白白愁,白白......(讲到一半,又发愁)啊!我又愁起来了。

  甲:(有点生气)什么?又愁起罢,到底什么事啊?

  乙:咳呀!你别急,慢慢听我讲,我问你耶稣再来是不是很近了?

  甲:耶稣再来确实是很近了,这有什么好愁的?

  乙:咳呀你怎么这么糊涂,耶稣再来我们信徒就要被提到空中与主相会,是不是呀?

  甲:对呀!这应该是高兴的事,怎么可以忧愁呢?

  乙:是这样的,我是愁自己太胖太重了,被提不上,或者被提到空中会掉下来,这后果就不堪设想了。我就是愁这个。

  甲:(发笑)哦!原来你又在无空愁了。我们信徒被提是要看里面有没有基督的生命。而不是看肉体的轻重胖瘦,到时候我们不再是血肉之体了,而是变成像基督那样荣耀的身体了。

  乙:哦!原来如此,我真是又在无空愁了,从现在开始我下决心不再忧愁,而是做一个喜乐的基督徒。(稍停)......啊!我又愁起来了。

  甲:(有点生气了)什么〉你真是岂有此理,又什么事情好忧愁的?

  乙:你别生气!这次愁可是实实在在的事啊!

  甲:到底什么事啊!

  乙:我刚才又想起了我的阿婆生病在床上好几个月了,到现在仍不见好转,你说怎么办?

  甲:啊!生病有什么好愁的,人生病是难免的。

  乙:啊呀!你不晓得,她已经看过好几个医院都看不好,你说怎么不会愁。

  甲:是这样啊!那你愁会把病愁好吗?还是我给你介绍一个医师吧!他是世界最高明的医师。

  乙:(高兴)啊!世界最高明的医师。(一想),你不会骗我吧!现在“假冒骗”到处都有,我问你这个医师是什么一个大学毕业的?

  甲:他不是什么大学毕业的,而是苦难学校毕业的。

  乙:(更加谨慎)什么苦难学校,真听也没听过,看来还要留心,那他现在又是在什么医院里?

  甲:他现在是“天国医院”院长。

  乙:啊!天国医院,这个名字好像不熟,看来这个医院大概刚开办吧。

 
 

 

  甲:那里是刚刚开办,办起到现在两千多年了。

  乙:啊!办起有两千年了,那这个医师是看内科还是外科?

  甲:这个医师内科外科、小儿科、五官科统统都会看。

  乙:(惊奇)真有这样的医师?!那病看好的人到底有没有?

  甲:病看好的人真不计其数,有叫瘸腿行走的,有叫瞎眼看见的,有叫麻风洁净的,甚至死人复活。

  乙:(高兴)真有这样的事?

  甲:当然呢,弟兄还会骗你啊!

  乙:这真是太好了(突然又忧愁起来)咳!看来对我还是没有用。

  甲:喂!你怎么又忧愁起来啦!

  乙:我想这么高明的医师,医药费一定很贵。

  甲:咳!你又白白愁了,告诉你,他看病从来不收药费的。

  乙:啊!原来是免费的,那他到底又是怎么看病的?

  甲:他看病不用开方,不用搭脉,不用打针,不用吃药。

  乙:(自作聪明)哦!我知道了,他可能是气功医师。

  甲:你讲到哪里去了,气功医师和他怎么比啊!

  乙:那他到底是怎么看病的?

  甲:其实说他不开方么,也是开药方的,不过他给所有病人开的药方都是一样的,只有两个字。

  乙:(很奇怪)说什么?所有的病人药方都一样,而且只有两个字,(自言自语)那是什么药方呢?是“生地”,“当归”?可能是“乌烟”,听说乌烟能治百病,不过也不对,乌烟“热头汽”不能吃的。我再问你,这个药一天要吃几次?

  甲:这个药一天要吃五次。

  乙:(眼睛都瞪亮起来)说什么,真是越讲越不是了,一天至少吃五次,会吃过敏的。

  甲:完全放心,这个药越吃越好快。

  乙:那吃了以后身体会有什么反应,就是讲有什么副作用?

  甲:这个药副作用一点都没有,而且没有任何“后遗症”,只不过......

  乙:只不过什么啊?

  甲:只不过这个药吃多了以后,脚膝盖的皮会厚起来。

  乙:(恍然大悟)啊!我总算知道了,原来这个药就是“祷告”。

  甲:对,对,讲得很对,我们平时有什么病,中药西药都是小药,唯独祷告才是大药,这个医师就是复活得胜的基督耶稣。

  乙:讲对!讲对!幸亏还有你提醒,否则又无空愁。(突然又沉默)

  甲:怎么了,你又在发愁?

  乙:我刚才在愁......愁......

  甲:你还在愁什么呀?

  乙:我刚才在愁自己以后还会这么愁。

  甲:你简直真在无空愁,复活得胜的主耶稣能解决你的一切的一切。

  乙:讲得好,讲得好!各位弟兄姐妹,我们信靠耶稣,耶稣就是我们的一切。

  甲:耶稣是我们罪人的救主。

  乙:耶稣也是我们病人的医师。

  甲:耶稣是我们忧伤时的安慰。

  乙:耶稣又是我们患难时的帮助。

  甲:他以我们的前途当作自己的责任。

  乙:他以我们的幸福当作自己的喜乐。

  甲:所以我们不要为自己忧虑,我们要把一切的担子卸在耶稣基督的脚前。

  乙:对!我们最后唱一首诗歌,作为忧愁信徒忧愁的结束吧。

  甲:“为了什么你在忧伤,在紧紧的皱眉头......”

 
 

 

  甲:那里是刚刚开办,办起到现在两千多年了。

  乙:啊!办起有两千年了,那这个医师是看内科还是外科?

  甲:这个医师内科外科、小儿科、五官科统统都会看。

  乙:(惊奇)真有这样的医师?!那病看好的人到底有没有?

  甲:病看好的人真不计其数,有叫瘸腿行走的,有叫瞎眼看见的,有叫麻风洁净的,甚至死人复活。

  乙:(高兴)真有这样的事?

  甲:当然呢,弟兄还会骗你啊!

  乙:这真是太好了(突然又忧愁起来)咳!看来对我还是没有用。

  甲:喂!你怎么又忧愁起来啦!

  乙:我想这么高明的医师,医药费一定很贵。

  甲:咳!你又白白愁了,告诉你,他看病从来不收药费的。

  乙:啊!原来是免费的,那他到底又是怎么看病的?

  甲:他看病不用开方,不用搭脉,不用打针,不用吃药。

  乙:(自作聪明)哦!我知道了,他可能是气功医师。

  甲:你讲到哪里去了,气功医师和他怎么比啊!

  乙:那他到底是怎么看病的?

  甲:其实说他不开方么,也是开药方的,不过他给所有病人开的药方都是一样的,只有两个字。

  乙:(很奇怪)说什么?所有的病人药方都一样,而且只有两个字,(自言自语)那是什么药方呢?是“生地”,“当归”?可能是“乌烟”,听说乌烟能治百病,不过也不对,乌烟“热头汽”不能吃的。我再问你,这个药一天要吃几次?

  甲:这个药一天要吃五次。

  乙:(眼睛都瞪亮起来)说什么,真是越讲越不是了,一天至少吃五次,会吃过敏的。

  甲:完全放心,这个药越吃越好快。

  乙:那吃了以后身体会有什么反应,就是讲有什么副作用?

  甲:这个药副作用一点都没有,而且没有任何“后遗症”,只不过......

  乙:只不过什么啊?

  甲:只不过这个药吃多了以后,脚膝盖的皮会厚起来。

  乙:(恍然大悟)啊!我总算知道了,原来这个药就是“祷告”。

  甲:对,对,讲得很对,我们平时有什么病,中药西药都是小药,唯独祷告才是大药,这个医师就是复活得胜的基督耶稣。

  乙:讲对!讲对!幸亏还有你提醒,否则又无空愁。(突然又沉默)

  甲:怎么了,你又在发愁?

  乙:我刚才在愁......愁......

  甲:你还在愁什么呀?

  乙:我刚才在愁自己以后还会这么愁。

  甲:你简直真在无空愁,复活得胜的主耶稣能解决你的一切的一切。

  乙:讲得好,讲得好!各位弟兄姐妹,我们信靠耶稣,耶稣就是我们的一切。

  甲:耶稣是我们罪人的救主。

  乙:耶稣也是我们病人的医师。

  甲:耶稣是我们忧伤时的安慰。

  乙:耶稣又是我们患难时的帮助。

  甲:他以我们的前途当作自己的责任。

  乙:他以我们的幸福当作自己的喜乐。

  甲:所以我们不要为自己忧虑,我们要把一切的担子卸在耶稣基督的脚前。

  乙:对!我们最后唱一首诗歌,作为忧愁信徒忧愁的结束吧。

  甲:“为了什么你在忧伤,在紧紧的皱眉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