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致力于为全球华人基督徒提供在线灵修平台。  本站全新改版,如有问题请向管理员反馈。  老版首页  登录注册 收藏本站|网站地图|本站留言|返回首页
热门栏目:
感恩讲章 讲章精选 视频讲道 在线祷告 福音文章 福音书库 2013讲章 儿童主日学 青年团契 基督文艺 赞美诗歌 感恩专题 站内搜索 更多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旧约圣经查经讲章 > 创世记讲章

井水风波 创26:12-33

来源:网络 | 作者:洪光良 | 时间:2013-04-29 | 阅读[] 字体: [ ] [繁体] [推荐]

创26:12-33                        井水风波           洪光良牧师(2010/8/22)
 
以撒在那地耕种,那一年有百倍的收成,耶和华赐福给他。他就昌大,日增月盛,成了大富户。他有羊群、牛群,又有许多仆人,非利士人就嫉妒他。当他父亲亚伯拉罕在世的日子,他父亲的仆人所挖的井,非利士人全都塞住,填满了土。
亚比米勒对以撒说:“你离开我们去吧,因为你比我们强盛得多。”以撒就离开那里,在基拉耳谷支搭帐棚,住在那里。当他父亲亚伯拉罕在世之日所挖的水井,因非利士人在亚伯拉罕死后塞住了,以撒就重新挖出来,仍照他父亲所叫的,叫那些井的名字。
以撒的仆人在谷中挖井,便得了一口活水井。基拉耳的牧人与以撒的牧人争竞,说:“这水是我们的。”以撒就给那井起名叫“埃色”,因为他们和他相争(“埃色”就是“相争”的意思)。以撒的仆人又挖了一口井,他们又为这井争竞,因此以撒给这井起名叫“西提拿”(“西提拿”就是“为敌”的意思)。以撒离开那里,又挖了一口井,他们不为这井争竞了,他就给那井起名叫“利河伯”(“利河伯”就是“宽阔的意思”)。他说:“耶和华现在给我们宽阔之地,我们必在这里昌盛。”
以撒从那里上别是巴去。当夜,耶和华向他显现,说:“我是你父亲亚伯拉罕的上帝,不要惧怕,因为我与你同在,要赐福给你,并要为我仆人亚伯拉罕的缘故,使你的后裔繁多。”以撒就在那里筑了一座坛,求告耶和华的名,并且支搭帐棚,他的仆人便在那里挖了一口井。
亚比米勒同他的朋友亚户撒,和他的军长非各,从基拉耳来见以撒。以撒对他们说:“你们既然恨我,打发我走了,为什么到我这里来呢?”他们说:“我们明明的看见耶和华与你同在,便说:‘不如我们两下彼此起誓,彼此立约。’使你不害我们,正如我们未曾害你,一味的厚待你,并且打发你平平安安的走。你是蒙耶和华赐福的了。”
以撒就为他们摆筵席,他们便吃了喝了。他们清早起来,彼此起誓。以撒打发他们走,他们就平平安安的离开他走了。那一天以撒的仆人来,将挖井的事告诉他,说:“我们得了水了。”他就给那井起名叫“示巴”,因此那城叫作“别示巴”,直到今日。
楔 子:(我们要向这井歌唱!)



    《民数记》21:16-18记载出埃及的以色列人来到比珥(比珥就是井的意思)的时候,他们回忆从前摩西为他们挖井的情景,就情不自禁地唱起“井歌”来:“井啊,涌上水来!你们要向这井歌唱。这井是首领和民中的尊贵人用圭、用杖所挖掘的。”
在人类社会的发展过程中,“井”是很特别的标帜。不但在社群凝聚上,也在文化习俗上,都起过重要的作用。因此,中外古今,关于“井”的故事实在不少。粗略言之,世人在地上向下挖掘一个大窟窿直到有泉水渗出为止,这已经是简单的水“井”了。明代徐光启在其《农政全书》中说:“井,池穴出水也。《说文》曰:清也。故《易》曰:井洌寒泉,食。甃之以石,则洁而不泥。汲之以器,则养而不穷。井之功大矣。按《周书》云:黄帝穿井。又《世本》云:伯益作井。尧民凿井而饮。汤旱,伊尹教民田头凿井以溉田,今之桔槔是也。此皆人力之井也。若夫巖穴泉窦,流而不穷,汲而不竭,此天然之井也。皆可灌溉田亩,水利之中所不可阙者。”
所以,人类造“井”,用它来蓄存地下水泉或雨季雨水,便成为人类、牲畜、灌溉很关键的水源了。可惜,并非所有的井都有活水渗出,特别是在巴力斯坦南部,多数都是干旱的沙碛地带,挖井不一定得水。有时又因泉源渐竭或被人为堰塞而令水井变成枯井,这就需要定期清理重挖了。中国古史上帝舜掏井遇险和圣经上约瑟被困置在旱井中,乃至大卫与押沙龙战争时,巴户琳的妇人用井保护特务人员亚希玛斯和约拿单等故事,都是很有代表性的插曲。尽管如此,人们通常所说的“井”,大多数还是“水井”而非“旱井”或“枯井”。以色列人所咏叹的也是水井无疑。所以,今天我们所讲的“井水风波”也是围绕着这个命题而发的。
一、改邑不改井:(井是故乡的象征)
“井”在中国文化史上既然承担着凝聚社群的使命,所以就成为聚落乡里的象征。也成了“故乡”的符号。所以,一个为了某种原因而离开家乡的人,便成了“离乡别井”的人。无论从心理或现实上讲,都是一种无奈的乡愁。然而,人可以离开、乡可以迁徙。井却始终不能带走。这种情况,在中国古书《易经》上讲得很清楚。其《井卦》云:“井:改邑不改井,无丧无得,往来井井。汔至亦未繘井,羸其瓶,凶。”
亚伯拉罕死后,以撒曾经转牧为农,因为有父亲留下来的水井可供灌溉,又得到上帝的赐福,所以常常获得百倍的收成。渐渐就成了大财主。这又引起非利士人的仇视了。从前,亚伯拉罕所挖的水井也曾经引致和非利士人发生纠纷,有的被霸占,有的被填塞。亚伯拉罕因此就和他们谈判,并送给他们的酋长亚比米勒七只母羊羔以平息纷争,还缔结了互不侵犯的和约(创21:25-30)。可是,亚伯拉罕死后,这些井又都被非利士人填塞了。从前他们如何嫉妒亚伯拉罕,如今也如何嫉妒亚伯拉罕的儿子以撒。可见,人都是靠不住的;大多数人只讲求最大的利益而不惜背信弃义,古今皆然。现在,新一代的非利士人领袖(亚比米勒)为了不让争端扩大,就出面劝告以撒离开,表面上似是和平解决,实际上无异巧取以撒留下的井和土地。
以撒为人性格温和不争,于是就迳自离开,前往基拉耳支搭帐棚谋求发展了。为此,他不得不重挖旧井。他一共挖了四口井。第一口大概是活水泉而非一口人工井,立刻就招来基拉耳其他牧人的争夺;他们或自以为这是非利士人的土地,所以宣称“这水是我们的”而不说“这井是我们的”。以撒并不和人家争辩就离开了,临走还给这口井起名叫“埃色”,就是“相争”的意思。接着以撒又挖出第二口井,同样招来别人的争夺;所以就给它起名叫“西提拿”,就是“敌对”的意思。以撒再次退让了,他越迁越远地离开是非之地,然后又着手挖掘第三口井。因为以撒的再三忍让,而且已经远离基拉耳的地望,所以就再没有人来和他争夺了。以撒于是给这口井起名叫“利河伯”,就是“宽阔”的意思。以撒的这种处世之道,真应了中国人“退一步海阔天空”的人生哲学。也恰如保罗所问:“为什么不情愿受欺呢?为什么不情愿吃亏呢?”(林前6:7)的属灵境界。
正当此时,耶和华上帝又向以撒显现并重申赐福的保证。接着以撒的仆人又为他挖出一口活水井,以撒便叫这井为“示巴”,就是“起誓”的意思。而“示巴”的所在地“别示巴”却是“盟约之井”的意思。
二、和气致祥:(从埃色到利河伯)
以撒的“韬光养晦”人生哲学看起来是屡屡吃亏,实际上恰恰相反。至少在人和上帝面前,他都得到了报偿。他首先是得到上帝的赐福。
第一是物质之福。他务农,田地便给他百倍的收成,以致日增月盛,成了大富户。
    第二是儿孙之福。上帝亲自重申从前对亚伯拉罕的应许,对他说:“为我仆人亚伯拉罕的缘故,使你的后裔繁多。”
    第三是活出见证之福。当新一代的亚比米勒以和平手段迫走以撒之后,看见以撒不但不日渐式微反而更加兴盛的情形,出于对形势比人强的考虑,不得不设法和以撒修好。于是就带同朋友亚户撒和保安部长非各亲自登门和以撒修好。表面上是睦邻敦好,实际上是明知对方有上帝作靠山,自认惹他不起罢了。我们只须听听他的心里话,便知道是什么原因让他这样做了。他说:“我们明明的看见耶和华与你同在……你是蒙上帝赐福的了。”
上帝一路赐福给以撒,以撒自己也承认。所以,当他得了活水井“利河伯”之后,就意识到这是上帝的恩典,立即就告诉大家:“耶和华现在给我们宽广之地,我们必在这里昌盛。”接着,他们就上别是巴去,又在那里筑了一座坛,求告耶和华上帝的名。从种种行动来看,以撒为人虽然温和,对神却是热情有加的。他对人的退让不仅不损自己的物质财富,反而在神那里得到更多的赏赐。上帝告诉他不必惧怕,因为祂要亲自与他同在。这是何等大的福气啊。
三、往来井井:(养物不穷,莫过乎井。)
《井卦》所说的“往来井井”,就是说一口活水井对往来的人都有贡献。“井”在这里被人格化了。古人(孔颖达《周易正义》)说过“养物不穷,莫过乎井。” 便是道出水井造福人民的本质。只要你有打水的器具,在一般情况的环境里,谁都可以从“井”得水喝。因此,“井”就成了仁爱与无私的象征。一口公众的水井不特能为人畜提供食水,行人也可以来到井旁歇息;井因此便成了社交的场合。从而衍生出很多动听的故事,缔造出不少美好的姻缘。例如,以撒与利百加(创24)、雅各与拉结(创29)、摩西与西坡拉(出2)这些著名人物的婚姻,就无一不和“井” 联系在一起;至于主耶稣与撒玛利亚妇人谈道的故事(约4),更是著名的个人布道典范了。
时至今日,别示巴井、雅各井都还保持完好,但历史却已走过数千年,那些曾为“井”争战不息的人都到哪里去了?反而是与人无争的以撒,因为有上帝的赐福而芳名永存。这就留给我们不少启发。倚靠圣灵的淘冶,在物欲充斥、人欲横流、灵性秽浊、生命饥渴的现世,期望我们不为“井”的缘故热衷于和人动干戈,反而能做一口清凉干净的水井,安静地存在,让口渴的人可以分享我们的甘泉。本人在旅游圣地的时候,曾喝过雅各井和摩西泉的水。深深领略水井对灼热的沙漠中牧民的贡献。所以求主帮助每个基督徒也都能成为人性沙漠中的一口水井,印证我们“养物不穷”的人生价值。
四、羸其瓶,凶:(汲取生命的活水)
《井卦》所说的“汔至亦未繘井,羸其瓶,凶。”其意思就是:当人们汲水时,眼看水罐子就要提到井口了,可惜就在这一刻,水罐子却不幸破裂了,这就是不利。古人掘井,有深至百尺以上者,取水当然不易,也很费力;因此就有桔槔辘轳之设。耶稣向撒玛利亚妇人要水渴的那口井,就是这种情况。由此可知,即使有井,也还是需要有打水的工具。不若耶稣所赐内在于生命的活水江河。因为人喝了耶稣所赐的永生活水,就永远不渴。另一方面,联想起《传道书》12:6所说:“银链折断,金罐破裂,瓶子在泉旁损坏,水轮在井口破烂。”的描写,这又是多么令人慨叹的事。所以,生活的井水固然重要,生命的活水就更重要。
为了取得深井的水,桔槔辘轳是有效的实用工具,然而,为了能更好地汲取耶稣永生之道,深入研读《圣经》更属必要的途径。可惜却有人不以为然。天真地以为只须对基督教道听途说地略知皮毛、或是依样画葫芦地闭起眼睛唸唸有词或者哀号饮泣地作状,就算是被圣灵充满了。这是很不切实际的。我们为了更深入地汲取生命的灵泉活水,善用《圣经》是最起码的要求。
《庄子·天地》篇记载:孔子的弟子子贡前往楚国,途经汉阴。见到一个老农辛苦地凿隧而入井,抱瓮而出灌;就向他推广用桔槔取水的方法。却遭到拒絶。《说苑·反质》篇也记载卫国有五个农夫都背着大水罐入井取水灌韭,工作虽然非常辛苦却收效不彰。有个叫邓析的人路过,便下车教他们使用桔槔灌韭,也同样被否决了。汉阴老农和卫国田父并非不知道用桔槔灌溉可收事半功倍之效,而是他们固执于对旧事物的迷信和对新事物的抗拒。他们所持的理由乃是:“有机知(智)之巧,必有机知(智)之败,我非不知也,不欲为也。”今日我们的传福音工程,同样受到某些迷信因素的影响而遭受阻碍,进展缓慢;就如汲水之瓶到了井口又破裂了一般。所以,善用传福音的媒介和技术,也如利用桔槔辘轳之取水灌田。
尾 声:(床前明月光)
人类挖井取水,为了保持水源干净和人畜安全,多数都会在井口加上井盖或放置大石头,《出埃及记》21:33所言可见一斑,有的还在井口围上井栏;一般称为“井旁”(约4:6)。在古代中国诗词中,“井栏”也称为“井床”或“床”。用汉白玉或白石砌成的井栏,则叫“银栏”或“银床”。历代诗人多有提及。例如:
     后园凿井银作床,金瓶素绠汲寒浆。(晋书乐志引乐府诗,淮南王篇》
     玲珑映玉槛,澄澈泻银床。(唐,苏味道咏井诗)
     风筝吹玉柱,露井冻银床。(唐,杜甫冬日洛城北谒玄元皇帝庙)
     梧桐落金井,一叶飞银床。(唐,李白赠别舍人弟台卿之江南)
大抵上,因为“井”是天涯游子最难解的故乡情结,所以“井”也最能概括离人的乡愁乡思。这就联想到李白最脍灸人口的一首《静夜思》的诗来了:
    床前明月光,   
疑是地上霜,   
举头望明月,   
低头思故乡。
   在这首浅白如说话的诗中,人们对第一个字的“床”,千百年来竟有无数的争论。从前多数都说是睡床的床;近来才渐有多人主张是井床的床。不久前卡城《闲情一周》的主编村上先生对此也有论及。最近读《乐府诗集》,又从卷九十中读到另录的李白《静夜思》诗,才敢接受“井床”之说而放弃“睡床”的宿见。因为另录的《静夜思》乃作:
     床前看月光,
 疑是地上霜,   
 举头望山月,   
 低头思故乡。
如果是卧室中的睡床,如何望山月呢?然而,不管是山月还是明月,其思故乡之情却是认真的。这对我们基督徒来说,就不能不是一种启发。莫问我们在世上寄居的年日多长多久,无非都是客旅而已。现实生活中,我们都有自已的祖国和乡井,这就难免有倚“床”望月思乡的情怀;可是,我们又都是天国的子民,我们真正的家乡原来是在天上,在天父上帝那里才是我们生命情意的归结。因此,就如亚伯拉罕、以撒、雅各、摩西,他们的乡井也都不是在基拉耳、别示巴或耶路撒冷。
所以,《圣经》说:“这些人都是存着信心死的,并没有得着所应许的,却从远处望见,且欢喜迎接,又承认自已在世上是客旅,是寄居的。说这样话的人是表明自己要找一个家乡。他们若想念所离开的家乡,还有可以回去的机会。他们却羡慕一个更美的家乡,就是在天上的。所以,上帝被称为他们的上帝,并不以为耻,因为祂已经给他们预备了一座城。”(希伯来书11:13-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