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致力于为全球华人基督徒提供在线灵修平台。  本站全新改版,如有问题请向管理员反馈。  老版首页  登录注册 收藏本站|网站地图|本站留言|返回首页
热门栏目:
感恩讲章 讲章精选 视频讲道 在线祷告 福音文章 福音书库 2013讲章 儿童主日学 青年团契 基督文艺 赞美诗歌 感恩专题 站内搜索 更多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旧约圣经查经讲章 > 传道书讲章

传道书查经 第九、十、十一、十二章 (康来昌牧师)

来源:新浪博客 | 作者:康来昌牧师 | 时间:2011-10-04 | 阅读[] 字体: [ ] [繁体] [推荐]

第九章

传道者的劝告
人的一切都在神手里(1节)
九1              我将这一切事放在心上,详细考究,就知道义人和智慧人,并他们的作为都在神手中;或是爱,或是恨,都在他们的前面,人不能知道。

 我还是说,你是凭着自己人独立的智慧去考察,你做什么都会是虚空;你敬畏上帝的话,就能够知道:我们一切在神的手里。「或是爱,或是恨,都在他们的前面,人不能知道。」神在带领。我们就是敬畏、承认自己的渺小;越承认自己的渺小、愚拙,神就会越让我们看得清楚。

义人、恶人在世所遇既无异、又不同(2-10节)
九2-4           2凡临到众人的事都是一样:义人和恶人都遭遇一样的事;好人,洁净人和不洁净人,献祭的与不献祭的,也是一样。好人如何,罪人也如何;起誓的如何,怕起誓的也如何。3在日光之下所行的一切事上有一件祸患,就是众人所遭遇的都是一样,并且世人的心充满了恶;活着的时候心里狂妄,后来就归死人那里去了。4与一切活人相连的,那人还有指望,因为活着的狗比死了的狮子更强。

 

信与不信者外表遭遇一样,但心不同
这我们又要小心看这一段了。「凡临到众人的事都是一样」我们在这世上遭遇的事情是不是都一样?从一个角度来讲是一样,我们都是生老病死。我们每个人都是经历过,尤其这里讲到我们经历的,我想就是生老病死。每个人都是一样、没有一个人能够躲避这个。但我们又不一样,若是在主里面,生老病死中,我们生活是丰富、有意义、有目的、有方向的;如果没有在主里,真的一切就是虚空。这个经文可以跟哥林多前书第七章25节以后,一方面讲:「有妻子的,要像没有妻子;哀哭的,要像不哀哭;快乐的,要像不快乐;置买的,要像无有所得;用世物的,要像不用世物,因为这世界的样子将要过去了。」结果都是一样、都是会死。但后面又讲不一样:「妇人和处女也有分别」我们在什么时候做什么事。这意思就是说:大方向,神非常公平,每个人遭遇的都是一样(我们呼吸的空气没有特别香、喝的水没有特别干净);在这罪恶的世界,神很公平的对待个人;但那信靠上帝的人,可以在神的恩典里面,得到得更丰富。不是神不公平,神很公平的给每个人。事实上,神很多时候好像对那不信主的,还给他们特别多的聪明智慧。但人如果有信心,就可以在这些看起来一样繁琐、无聊的事里面,有个很丰富的生命。就是我们可以说:义人和恶人遭遇都一样、都会死、都会被委屈、都会有时有所谓幸运的事;但义人可以在这里面得到有意义的结果,恶人就没有办法了。一般人(尤其一些年纪大的)真的会觉得很虚空,如果信靠主,我们不会觉得虚空、我们生活一定可以有意义的。

敬畏神的人,活着就有指望
第4节「与一切活人相连的,那人还有指望,因为活着的狗比死了的狮子更强。」这也不是说苟且偷生。文天祥都会讲到:成仁取义:孟子都会讲:有比生还要更重要的。我们并不是说要看重这肉体的生命,我们看重的是主给我们的生命;这生命当然包括肉体的生命,在活着的时候,如果能好好的敬畏上帝,那真的「活着的狗比死了的狮子更强」,每一秒钟我们都可以跟这永恒的神联系。我们之所以在活着的世界里能够有指望,是因为信靠上帝,否则活人和死人就没有什么不一样;活人只是一个活死人而已。我们看圣经、还有传道书,有时这些地方容易搞混淆、或变得好像很悲观、有时也觉得好像是非不分,但没有!我们是真的希望活下去,但我们活,一定是在神的话语里面活。不在神的话语里面活的,对,他是死的狮子、死的诗人、死去的什么伟大的人;他不认识主,他的诗歌(或其它东西)可能表现出主的智慧,但对他自己来讲,他是往地狱里走的。

九5              活着的人知道必死;死了的人毫无所知,也不再得赏赐;他们的名无人记念。

信主者与不信者生死观不同
这句话很幽默的悲观,「死了的人毫无所知」当然这是指就他的肉身死而言,他是什么都不知道了、再没有机会反悔。不是死人无知(我们记得那财主死了是非常有知的),是死了以后就不能再反悔。「活着的人知道必死;死了的人毫无所知」活着的人只知道一件事,就是他一定会死;而死的人什么都不知道。这两句话画了一个等号,就是:活人跟死人都一样,而且甚至活人在等着自己一定要死。这是很恐怖的经验,不知道你们有没有?我说过我的经验:坐飞机时引擎出问题,你知道很可能在几分钟后会死,那是很恐怖的。但实际上传道书也告诉我们,你几分钟后要死,跟好几年后要死,又有多大的差别?不信主的人(尤其在我们没有基督教文化的华人里面),对死真是好恐怖、天天就是怕;活着的人就只知道一件事:他会死、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所以很恐怖。我们不是这种生活观,我们是:活着的时候知道有上帝、死了就归到祂那里去。

「死了的人毫无所知,也不再得赏赐;他们的名无人记念。」这指的就是死的悲哀。可能更悲哀的是像我们说不朽(立德、立功、立言;我是李白、写诗歌;我是什么人、建一个伟大的建筑…,想人家会纪念我),我想这些人如果再想想就更悲哀了。因为到后来,人家纪念我的是什么?纪念我写的诗,没有人会纪念我;即使纪念我,我也不知道了。(我们只有被主纪念才有用;我们做的事出自主,主都纪念)。这就叫孤单、冠盖满京华,斯人独憔悴;很孤单、没有人纪念。各位,你知道活着的时候都有这种痛苦对不对?如果在一个团契或团体里,没有人理你、就好像你不存在一样,你会很自卑、难过,我想当人面对死亡的时候就是这样:人都不纪念我了。更可悲的是他可能纪念我的作品;又更可悲的是:他就算也在纪念我,我也不知道、都感觉不到了。我们又想到拉撒路的财主,他是有知觉的,但没有办法再有丝毫改变他自己、再也不能到活人那里去了;他不能再去警告他的兄弟、他的兄弟也不能再去影响他。「他们的名无人记念」。

九6              他们的爱,他们的恨,他们的嫉妒,早都消灭了。在日光之下所行的一切事上,他们永不再有分了。

在主里的一切才有分
看这句话,如果就佛教徒来讲,我们做什么都不必激情、一切都是空的;不管你在活的时候、死的时候。我们基督徒就不会这样,这里只是在说爱、恨、嫉妒这些东西,如果不是在主里面、不是奉主的名在做的话,就都是空虚的。但如果我们爱主、为主大发热心、是主激励我们的,那每一件事都有分,而且有永远的福分。这永远的福分,不是将来才享受到的,我们今天在世上,第7节:

九7-10         7你只管去欢欢喜喜吃你的饭,心中快乐喝你的酒,因为神已经悦纳你的作为。8你的衣服当时常洁白,你头上也不要缺少膏油。9在你一生虚空的年日,就是神赐你在日光之下虚空的年日,当同你所爱的妻,快活度日,因为那是你生前在日光之下劳碌的事上所得的分。10凡你手所当做的事要尽力去做;因为在你所必去的阴间没有工作,没有谋算,没有知识,也没有智能。

这还是不要搞错成我们死了以后就什么都没有了;不,不,不!这是对活着不去想死的人讲的。你现在如果不纪念主,你去的地方就真是空虚到极点;你现在如果纪念主,将来去的地方很好(这传道书没有多讲,但我们知道是这样)。而我们现在,这里其实就是讲两件事:一个婚姻、一个工作。这个,基督徒有的时候也会觉得无聊和空虚(非基督徒更是到最后都是无聊、空虚),但希望我们在这里看到的劝告:人生没有上帝,完全是虚空的;但把这虚空当作是上帝给你的日子,你的婚姻、工作,都可以快乐。不过快乐又有一点要注意,我真是一再再的讲,就是传道书里讲的:劳碌工作、勤快、「你手所当做的事要尽力去做。」这是一件喜悦的事。现在人不喜欢工作,包括最小的时候,妈妈分派做家事都不想做。但工作是一件祝福,这我们在讲伦理学时讨论过很久:很多希腊人都觉得工作是一个咒诅;但工作不是咒诅,在伊甸园里有工作、将来在天上也有工作。真的没有工作的地方(就是很多人做梦、像年轻人想有一大笔钱不要工作),那个地方叫做阴间。工作不仅是体力的劳动,也维持脑力的劳动。「在你所必去的阴间没有工作,没有谋算,没有知识,也没有智能。」我觉得这一句话讲的实在太棒了,很多人应该好好听一下。这地方就叫阴间,讲得再清楚一点那就叫一个死人。

人有智能未必亨通(11-12节)
九11-12       11我又转念:见日光之下,快跑的未必能赢;力战的未必得胜;智慧的未必得粮食;明哲的未必得资财;灵巧的未必得喜悦。所临到众人的是在乎当时的机会。12原来人也不知道自己的定期。鱼被恶网圈住,鸟被网罗捉住,祸患忽然临到的时候,世人陷在其中也是如此。

 一切是神的预备、带领
我们要怎么看这些经文?就跟讲因信称义或其它任何一个圣经的教义一样,都可以有个扭曲:「快跑的未必能赢」,可以有个错误的理解:那就不要快跑?「力战的未必得胜」那就不要努力打仗?「智慧的未必得粮食」那干什么用脑筋?「明哲的未必得资财」,那为什么要明哲?若我们这样看,结论就又是很消极悲观、一切看运气。我们基督徒不相信运气这东西。我们觉得这几点(包括上面说的劳碌),我们仍然要快跑、力战、智慧、明哲、灵巧,这里讲到的「机会」是世人看是机会,可是我们就知道,这是耶和华预备的;也就是我们基督徒需要做一切的准备,然后一方面我们求主来成全;一方面如果在我们尽了一切力量、也觉得是最好的事,而神没有成全,我们还是知道很多事情我们没有这个智慧,神看这样带领好就好。就是我们在神的计划当中更积极,而不是变成一个宿命论。因为在神一切的带领中我们更有盼望,所以我们努力去做,但我们真的不知道神什么时候会要什么事发生。所以我真是再一次劝弟兄姊妹我们不要抱怨;不要说我在做一件很好的事,为教会、为主做很好的事,为什么主不成就?因为我们不知道神的定期是什么时候。是,耶和华要建造,他才能建造得起来;耶和华要看守,看守的人才不会枉然警醒。耶和华做事,祂觉得这件事祂要成就,就成就。

若始终不悔改,祸患会临到
不过这里不只是讲到机会,当你非常努力积极而不敬畏上帝、或非常消极懒惰,不敬畏上帝时,上帝一直给你宽容、不让你碰到太大的祸患,是要你悔改;如果还是不悔改,就有忽然临到的祸患。这「祸患忽然临到」若再看一下圣经我们就会想到:其实没有一个祸患(或福分)是没有预兆的。各位,什么时候你会跌倒?传道书、箴言都有讲:如果你骄傲,你就会跌倒。「骄傲在跌倒之先」,所以有预兆的;一个人太狂妄、太自大,他一定会跌倒。你说:我看到有些人死得很风光?对,我们看到的不只是今生、我们看到的是永恒的。每一件事都有征兆。你说:他一天到晚抽烟,就没有看他得肺癌?那是我们看得不够完全;就是这些善、恶的报应,我们看得不够完全。但我们不是不去看它,更不是因为看得不完全就不努力。像前面一开始讲的「考察」,我们考察、我们尽心,但愿这些都是在敬畏上帝、信靠上帝的情形下。

智慧胜于勇力(13-18节)
九13            我见日光之下有一样智慧,据我看乃是广大,

人间常有这现象
这「日光之下有一样智慧,据我看乃是广大」就是指人类的历史上(古今中外)到处都有这种现象、有一样智慧是很普遍的。当这样说时,我想恐怕也是有一种愚昧是在日光之下非常广大、普遍的,因为如果要说有智慧的事很明显的话,就会有更多愚昧的事很明显。这是什么样的现象、智慧、愚昧?底下可以看到有好多种。日光之下有广大的智慧;日光之下在任何一个时间、地方,都可以因着敬畏上帝有智慧、日光之下神都有恩典,我们希望敬畏神而来的智慧是广大的,不管有多少的愚昧。

九14            就是有一小城,其中的人数稀少,有大君王来攻击,修筑营垒,将城围困。

这里讲说有一个小城,「有大君王来攻击,修筑营垒,将城围困」。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已经算是一件愚昧的事情,因为小城何劳大君王修筑营垒来攻击?那我又说,这种愚昧是不是又很普遍?一个君王能成为大君王、勇士,不管是尼布甲尼撒或亚力山大,在以西结书、杰里迈亚书都有讲他们怎么攻击推罗、西顿(尼布甲尼撒是师老无功、亚力山大是攻下了)。就是贪婪,贪婪其实就是愚昧;能把对方攻下来是很聪明能干,但我们说这种聪明能干其实还是愚昧,因为是不合上帝旨意的。就是用这么大军去攻击小城就已经很愚昧了;因小失大、为一个小城动用这么多军队,其实我想所有的征服者都有这种愚蠢。战争很少有是义战、很少有公平的,当然还是有的。这么小的城,大军来攻这是愚蠢。当然这大君王能「修筑营垒,将城围困」可能也显出他很聪明,这也是世界上有的智慧,其实那是愚蠢。不过他讲的不只是君王的愚蠢,也讲到这小城里很愚蠢。

九15-16       15城中有一个贫穷的智慧人,他用智慧救了那城,却没有人记念那穷人。16我就说,智慧胜过勇力;然而那贫穷人的智慧被人藐视,他的话也无人听从。

小城人数这么少,有个贫穷人「救了那城,却没有人记念那穷人。」人数稀少表示他根本不能抵抗、没有办法抗这些外来的军队。但人数稀少也表示:大家应该彼此认识、应该不是老子那种「老死不相往来」陶花源的境界。不论如何,如果人数稀少,当大君王来攻击时,没有很快的来找这贫穷的智慧人,这又表示这贫穷智慧人是鹤立鸡群、在这里不被重视;人这么少还不知道一开始就找他来解决问题(当然一开始他能不能解决问题我们也不知道)。

大君王很愚蠢(或愚蠢的聪明),他能成为大君王就是很聪明、能吩咐很多人,但花这么多功夫来攻一个小城就很愚蠢;花功夫去杀人都是愚蠢的。小城也很愚蠢,人这么少,碰到困难不会早一点找这智能人、不会让这智慧人一直都来治理他们?甚至这智慧人是贫穷的,表示他没有被善待?不过我又要说,是不是他被善待、不贫穷了,反而就没有智慧了?像莫扎特、很多音乐艺术家就是很潦倒,我们说很可惜;但我又想到如果这些音乐家、艺术家,一直都有人给他很多很好的吃喝玩乐,也许他那创作天才就发挥不出来了。其实在神的法则里面,有的时候就是要在极贫困、可怜中,他的精神、创造能力才能发挥;也许在很贫穷时他可以有智慧,一富裕就脑满肠肥、不智慧了。

不管怎么样,我们想到说这小城也很愚蠢,不会让这智慧人早一点就来解决他们的问题、不会让这智慧人就富裕。但这些都还是推论,这里主要讲到的是:一个广大的智慧就是:常常在日光之下、在各个地方,大概历史、地理都有这样的情形,就是智慧人能够有智慧,来解决武力解决不了的事情、用智慧来解决他们没有办法抗拒的艰难。这种「三言两语就把问题都解决了」的事情也是有,我们可以在塞缪尔记下廿章16-22节示巴的叛变里面就看到:示巴叛变,约押就带着士兵去追示巴。示巴躲到一个地方叫亚比拉,在那地方他就对着城筑垒,要用锤撞城,使城塌陷。「有一个聪明妇人从城上呼叫说:听啊,听啊,请约押近前来,我好与他说话。约押就近前来,妇人问他说:你是约押不是﹖他说:我是。妇人说:求你听婢女的话。约押说:我听。」这都表示这两个人相当聪明了。「妇人说:古时有话说,当先在亚比拉求问,然后事就定妥。我们这城的人在以色列人中是和平、忠厚的。你为何要毁坏以色列中的大城,吞灭耶和华的产业呢﹖约押回答说:我决不吞灭毁坏,乃因以法莲山地的一个人─比基利的儿子示巴─举手攻击戴维王,你们若将他一人交出来,我便离城而去。妇人对约押说:那人的首级必从城墙上丢给你。妇人就凭他的智慧去劝众人。他们便割下比基利的儿子示巴的首级,丢给约押。约押吹角,众人就离城而散,各归各家去了。」这妇人解决了这问题。但我就想到这城里的人很愚蠢,为什么一开始就接受示巴?这很愚蠢。而约押倒不是愚蠢、非攻不可,但他没有先去找、先跟他们谈一下?是不是他们觉得这城快亡了,所以这妇人才脱颍而出?这是一个例子。历史上也有,公子重耳在外流亡的时候,介之推割股当肉给他吃,后来他回去作王赏功臣时,叫大家有功就跟他讲。真正有功的,哪里会这样炫耀,介之推就跟他母亲跑到山上躲起来。故事是说公子重耳要把他找出来,就放火烧山,要把他熏出来,但我想恐怕不是,恐怕是这些很残忍的人可以共患难、不可以共富贵,要把这些功臣杀掉。

 1/5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上一篇:传道书第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