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致力于为全球华人基督徒提供在线灵修平台。  本站全新改版,如有问题请向管理员反馈。  老版首页  登录注册 收藏本站|网站地图|本站留言|返回首页
热门栏目:
感恩讲章 讲章精选 视频讲道 在线祷告 福音文章 福音书库 2013讲章 儿童主日学 青年团契 基督文艺 赞美诗歌 感恩专题 站内搜索 更多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基督教书库 > 名牧专辑 > 倪柝声文集

我所认识的倪柝声精神 邵遵澜

来源:网络 | 作者:邵遵澜 | 时间:2011-10-22 | 阅读[] 字体: [ ] [繁体] [推荐]

  「从前引导你们,传神之道给你们的人,你们要想念他们,效法他们的信心,当心看他们为人的结局。」

「弟兄们,我还有未尽的话,凡是真实的、可敬的、公义的、清洁的、可爱的、有美名的,若有甚么德行,若有什么称赞,这些事你们都要思考。你们在我身上所学习的、所领受的、所看见的、这些事你们都要去行,赐平安的神就必与你们同在。」——腓立比书四章八~九节

「因为经上说:『看哪!我把所拣选所宝贵的房角石,安放在锡安,信靠他的人必不至于羞愧。』所以他在你们信的人就为宝贵,在那不信的人有话说:『匠人所弃的石头已作了房角的头块石头。』又说:『作了绊脚的石头,跌人的盘石。』」——彼得前书二章六~八节。


壹﹑前言

一九七二年六月一日,一代属灵伟人——主仆倪柝声弟兄殉道于中共监狱。直到今日,他的影响波及还在继续扩散中,其中有好的,也有不好的,我愿在此和各位客观地看一看。

我们常说不可绊倒人,但是主耶稣这块 「石头」,对有些人是房角石,对有些人却是绊脚石。为什么呢?倒不是因为主耶稣有什么不同,而是因为别人对他的态度有所不同。同样,在许多主仆身上,也有类似的情形,自然倪柝声弟兄也不例外。从他得帮助的大有人在,因着他而绊倒的也不是没有。因此,我们必须对倪柝声弟兄有更进一步的了解,免得我们跟着别人绊倒。

照我目前所知,有四本他的传记:一本是陈终道牧师所写的《我的舅父倪柝声》,这本是比较早出版的倪柝声的传记。我听说有一些老一辈聚会所的人,对这本书不太以为然,他们认为陈牧师还是「有所知,有所不知」。另外有两本是香港聚会所两位领头的弟兄陈则信和魏光禧分别写的。最后一本是英文的,书名叫“Against the Tide”,作者是英国金弥耳医生(Dr.Kinner)这本篇幅最多,现已有中译本了。


贰、年谱

一九○三 生于汕头,(原籍福州)。

一九二○ 清楚重生,时年十七岁。

一九二六 春天开始到闽南领会,秋天又到厦门。

一九二七 得肺病,静养中着《属灵人》一书,次年六月完成。

一九二八 年初到上海哈同路聚会,此地以后成为全中国聚会所的属灵中心,年底又重病,经历神医而愈。

一九三○~三一 在上海教会打基础,并积极展开文字工作。

一九三一 十月份开始讲「教会真理」,力主一切须照圣经。

一九三二 有英国及美国弟兄会肢体来寻求交通,并拟搜罗入其系统,严遭拒绝。

一九三三 首次出国寻求属灵交通,曾访问英国、美国、加拿大等地。首吹与英国史百克先生(Mr. Austin Sparks)会晤。互相钦佩,开始此后数十年之灵交。

一九三四 春天回国,召开得胜的聚会,传出「得胜者」这信息。到今天,聚会所的后辈还很喜欺讲得胜者。十月在杭州开第四次得胜聚会,传出亚伯拉罕、以撒、雅各这一连串的信息。会后被迫结婚,引起轩然大波,以致暂时隐退。

一九三五 秋天北上山东烟台,与李常受弟兄的工作有些交通。(李弟兄素以师事之。)此时,他也经历了圣灵的浇灌,影响在烟毫台教会的复兴。回到南方也复兴了上海、福州、厦门的聚会。

一九三六 春天在上海建会所,又起风波,因一位老姊妹献了地要建会所,后来又反悔了。

一九三六 秋天,有一位俞成华医生是位眼科大夫,也是一位带职事奉的长老,他推荐了一些所谓「奥秘派」的东西进来,如劳伦斯的《与神同在》,盖恩夫人的《馨香的没药》均于其时引入。(虽然是奥秘派,但也是很属灵的一些东西,运用得法,还是有帮助的。)

一九三七 抗战开始,他第二次去英国,只到新加波即折返。

一九三八 两度出国访间史百克先生,在丹麦的时候就讲「正常的基督徒生活」,那是他用英文讲的,就有像金弥耳这样的人把他记录下来。以后出书,竟风行全球,一直到现在。中文版是翻译本。

一九三九 七月回国,讲「基督的身体」、「十字架的经历」等信息。八月在上海法租界设置工人之家,接待同工来深造,开始训练工作的雏型。

一九四○ 因顾念众同工的生活需要,乃办生化药厂于上海。此事引起风波极大,使他停止公开事奉达八年之久。在该期间,他返回故乡福州,在郊外鼓岭山上购置一些房子,做为训练同工的基地。

一九四八 抗战胜利,恢复公开事奉。回到上海,消除了间隔,就开始进行同工训练,事奉的重点由广转入深。每年调训全国同工四个月。六月到九月举办首期训练,有七十个人参加。

一九四九 举办第二期训练会,参加者增为百位。惜因局势逆转,未完而停。

一九四九 曾到香港及台湾,安排揭示海外工作。

一九五○ 元月重返铁幕,虽经劝阻,他却不以性命为念。

一九五二 在赴东北沈阳领会途中被捕,开始失去自由。

一九五五 全国许多同工被捕,聚会都被停了。

一九七一 爱妻率先离世,对他打击甚大。

一九七二 四月二十二日写出了最后一封信,大体说到在监狱中仍能喜乐,并劝人喜乐,真为近代之腓立比书。

一九七二 六月一日逝世于红色狱中,前后被囚十八年或二十年。成为一位忠心至死,以命殉道者。


以笔者认为,倪弟兄纵然有一百个错,但是他能够忠心到底,这一点就值得你我敬佩。

他在一九二○年得救以后开始服事主,到一九五二年就被囚禁了。其中还要扣掉两次停止公开事奉,头一次有一年多,第二次有八年之久,所以他真正公开事奉的时间不过二十年多一点,但他的影响力一直到今天,方兴未艾。


叁、贡献

谈到倪弟兄在这半个世纪中,对于中国教会。甚至对全世界教会的贡猷,照我个人所观察的,大约有下列几项:

(一) 文字方面

今天「倪着」充斥全球各地,在台湾及东南亚各地都不难买到,在欧美也非常风行。有一次我到美国西雅图,在一间跟聚会所毫无关系的基督教书局中,竟然发现有一个角落,整个书架都是 Watchman Nee的著作,现在已有许多人把他的书翻成英文。一些年轻人受倪弟兄的影响也不小,譬如校园团契有些同工,也从他的书中得到帮助;北美查经班,特别在美东,也有不少人受到影响——指好的影密,比较认识属灵生命的重要,比较倾慕教会的生活等等。

(二) 教会形态方面

当初他刚出来的时侯,多半的教会是差会建立的,多半有牧师制度,一般信徒不懂得事奉的责任,倪弟兄就特别提倡身体配搭、全体事奉,采分区、分家、分排的作法,似促进细胞活动。今天很时髦的Group Dynamics 也与此类同。有一位在美国事主多年的传道人曾对我说:「目前各地提倡的教会增长,其中许多原则,你们聚会所三十年前都在实行了。」我还能回忆到聚会所在台湾刚刚开始工作的时候,教会的增长。

(三) 对中国教会传道人方面

吴勇长老是大家所敬重的主的仆人,去年他去菲律宾宿务基督徒聚会所讲道时曾公开表示:「倪弟兄的书,我没有一本不看的,除了教会真理上有一点问题之外,其它我大体上都能接受。」

寇世远弟兄原是台北南京西路聚会所第四家的弟兄,在那边配搭过一般时期,相信前前后后也吸收了不少精华。

曾霖芳牧师是香港海外神学院的创办人,也是我所敬佩的主内牧兄,他在读经方面是相当有心得的人。他说:「当初在上海,我坐在倪弟兄下面受教,的确得帮助。」他推崇倪柝声是中国教会的解经「大师」。这话笔者三十年前曾听过,那时许多人认为中国教会对读经最有见地的,老一辈的是贾玉铭,年轻一辈的便是倪柝声。

另外,陈仲辉牧师曾告诉笔者,在他去美国读神学之前,有六年之久在香港聚会所聚会,领受很多。还有许多主内同工,被主重用的,他们都异口同声承认,从倪柝声弟兄直接或间接得到不少属灵的帮助。

(四) 对铁幕后的教会方面

大陆变色以后,铁幕里面能够站得住的基督徒,许多本来提在聚会所聚会的人。有一位菲律宾的吴弟兄为福音的缘故两度进入大陆,他告诉我:「因为所有的宗派公会都被打消了,必须每一个人自己活在神面前,神的手做了人没有做到的工作。那些肢体们能移站立得住,大部分受聚会所的影响,我不是说其中没有败类,甚至出卖弟兄、出卖主的也有。」

在铁幕高挂以后,大陆那么多主仆当中,我们较耳熟能详的,只有两位刚强站住:王明道和倪柝声,王明道自己虽在各地领会,但教会只有北平一处;倪析声在大陆未变色之前,已经拓展到一千个地方教会,信徒约九万人了,他的影响力,不能说不大。


肆、绊脚石

许多受倪柝声弟兄影响的人,态度正确的就从他得了益处,但是却也有人跌在这块石头上,变成他们的绊脚石。这样绊倒的情形,我姑且把它分为聚会所圈外跟圈内两班人。

圈外人有两种情形:一种就是模仿,存心是好的,想要学习,可惜只学些皮毛和形式。比方说学些聚会所的术语,例如:「追求」、「属灵」、「摸感觉」这一类。还有学不合作主义,孤芳自赏,自命不凡,这根本是不合乎主心意,不合乎圣经的,老实说,这也不是倪弟兄当初真正的存心。另外一种圈外人的情形,是大骂一番,一味的反对和抵毁。最近有人在某国际性大会、在基督教刊物上都有这类失之于盲目的谩骂。这是很令人扼腕的事。倪弟兄并非完全人,但他对主儿女的贡献却也不少,加此不从正面领受,却从反面攻击,对其本身而言,算是被绊倒。

现在说一点圈内的光景。聚会所原先不叫聚会所,乃叫「基督徒聚会处」。一九五一年在台湾为着与另一同名团体有别才改称「教会聚会所」。这个团体从倪弟兄一脉相传,后来与北方的李常受弟兄同工,当大陆变色以后,倪弟兄就留在大陆,李常受则负责海外的工作。

不幸从一九六二年起,菲律宾、新加坡、台湾、香港、泰国、印尼等各地相继分裂。分裂之后,以跟从李常受弟兄的这一批人最多,仍称为教会聚会所,不跟李弟兄走同路的,在台湾则有两个系统,一称「基督徒聚会」,例如台北的永康街等,一称「神的教会」,在台北体育馆旁,以后板桥、基隆等地都有。在海外的则名称不一致。在菲律宾称为「基督徒聚会所」,在香港向政府登记是「神的家」,还有称为「门徒之家」的「证主中心」的,不但名称各异,连属灵观点的尺寸也不相同,真可说是四分五裂了。

说到这裹,不禁痛心、羞愧。因为当初我们最目空一切,最看不起别人,今天我们最惨,最蒙羞。所以现在有的人起来反对聚会所,要先搞清楚你到底是反对那一派的聚会所,如果皂白不分,一概反对,是颇欠见识的。至于聚会所圈内人,或说倪弟兄属灵的后辈们绊跌在他这块石头上的情形,照我个人所观察可列举如下:

(一)特立独行、孤芳自赏的不合作主义

四、五十年前倪弟兄刚出来事奉的时候,看儿一般教会的光景有些确是太离谱,太不合圣经了,他不得已就个人遵照经训,从头做起,但是他基本精神是寻求合一的(那时各差会的宗派精神比今天强多了。)

这种事被他的后辈误用,以为说凡是不合作就是得胜,就是不同流合污。其实教会会长进,你会进步,别人也会进步,而且常是在后的在前,在前的在后。所以不见得永远不合作就是对的。一切应以基督为准则而分而合。聚会所这一种孤芳自赏、特立独行的态度,现在已经产生很严重的后果。起先是对外,对所有非聚会所的团体,后来就自相分裂。照我个人的分析,今天聚会所这样分裂不已,其基本原因即在于此。圣经说,种什么就收什么,谁把那个分裂的种子种下去,谁就要吃那分裂的恶果。

(二)追求空洞的属灵

倪弟兄写了三大本《属灵人》,所以大家就追求作属灵人。开了几次「得胜聚会」,所以大家就拼命追求做得胜者。原初都是对的,但如今却演变成一种舵鸟的心理,逃避现实,自我陶醉,说得严重一点,是自我麻醉。注重属灵的说法,属灵的感觉,属灵的气氛,却缺少实际属灵的生活。

「圣灵的感觉」,「恩膏的教训」谁都不能反对,聚会中有属灵的气氛当然是好的,但是一味的以此为追求的目标,然后就自我陶醉在聚会中,聚会完了,回到家不做功课照样不做功课,不帮妈妈洗碗照样不帮妈妈洗碗。在菲律宾有些家长伤心的说:我的女儿过去不追求还好,现在一追求什么都不晓得了。光晓得追求小组、谈属灵书报,家里什么事也不管。缺少属灵的实际生活,你怎么证明属灵的生命呢?

甚至这几年聚会所有一个很可怕的现象,就是失去传福言的热诚。有些带头的人竟然这么讲:「要传福音,神不会派天使去传吗?我们追求作得胜者就好了,基督充满我们,才有永恒的价值。」这是多么伤主的心!其实倪弟兄何尝不注重传福音,他在中学刚蒙恩时,就带领了几百个同学归主,其中有些到今天还在事奉神。

(三)读经的滥唱

倪弟兄在圣经的字句上下过很深的功夫,看过他着的「读经之路」便知道。但是他进一步寻求圣经背后隐藏的灵意,就是今天所谓的「灵然解」。圣经是一本属灵的书,除了字面的意思,字里行间当然还有属灵的涵意。这件事情我跟陈终道牧师好好谈过,他也赞同这种正确的灵然解;此外,你听滕近辉牧师讲道,他也常常把一些圣经的字句背后的属灵意思讲出来。我们不要受一般神学的限制,只敢读圣经的字句意思,不敢挖掘背后的意思,因为怕危险,这种是因噎废食的态度。

但我们也不能否认,今天聚会所的后辈们灵然解的程度,已到了灵然「扯」的地步。随便把自己主观的看法,自己主观的经历,牛头强对马嘴,这当然是错的。我们如果要灵然解,要用「以经解经」的原则,比方说,出埃及记里面讲到的「盘石」是指什么,有一些人不敢灵然解,他们说盘石就是盘石,你不要再多问了,再多问就会有误解的危险。我们却敢说「盘石」就是基督,因为哥林多前书第十章第四节明明说,「所喝的就是出于随着他们的灵盘石,那盘石就是基督。」以此类推,这样的根据很多,我们只要把圣经读熟了,融会贯通,我们就能有正确的灵然解。

现在的确有很多不正确的解说充斥各处,因此引起有些人对灵然解的大力抨击也是难怪。「华福会」中也有人起来抨击灵然解,会后我马上请教林道亮博士,他回答说:这是讲员没有说清楚,胡乱加上的当然不对,但正确的灵然解还是对的。

除了灵意「扯」经之外,聚会所还提倡「直读、直祷」,例加我们读约翰福音第一章第一节:「太初有道」,主啊!感谢你!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赞美主,道与神同在了,「道就是神」,哈利路亚,感谢主,道就是神!彼呼此应,这种「直读、直祷」完全不求解释,乃是读经的另一个极端,这也是「读经的滥唱」。如果我们看倪弟兄写的东西,看他的传记,我们无法承认这些是倪弟兄原来的路线。

(四)属灵权柄的极端运用

这也是聚会所内部一个绊倒人的情形,我们不能忽略教会是神的家,是基督的身体,当然有其等次和秩序,不过权柄的运用还是有所不同。主耶稣说,你们要为大吗?去伺候别人;你们要为首吗?去作众人的佣人,「这是天国的权柄运用之道。何况权柄是要造就人,不是要败坏人。彼得说,不要辖制神的群羊,乃要做群羊的榜样,这些都是圣经中的权柄观。

倪弟兄也是讲权柄,他第二次停止公开事奉八年之久以后,弟兄姊妹有些后悔,要求他再出来带领,那时候,他有一个要求,他说:你们要求我带领,你们得把你这个人交出来,把你的工作交出来,再没有私人的工作,然后我才能带领你。这个「交出来」,就是服权柄。

但是,到了后来,特别在台湾的聚会所,讲权柄讲的太过份,讲到一个地步,叫做「地位权柄」,就是今天他是长老,他有这个地位,就有这个权柄,且是绝对的,你只要一味的顺服就是了。甚至长老之中还有大小次序之分。

有一个弟兄说:「某弟兄是我的权柄,他讲黑的,就是黑的,他讲白的,就是白的。」有反应说:「弟兄,我们事奉一个主,你事奉两个主。」他说:「不!我事奉某弟兄,就是事泰主。」所以成了基督教里面的天主教,难怪有人说某人成了教皇了!生杀予夺之权大到一个地步,简直要你死都可以,这是我亲身经历过,我知道我在讲什么。

当初倪弟兄他的权柄是被动的——我跟你发生多深的关系,是根据你要跟我发生多深的关系;你要跟我紧密配搭,你愿多听我的话,我就多带领你一点,你要跟我保持泛泛之交,我也就不勉强你就范。这跟以后所演变教会集权而导至分裂,实在不可同日而语。

以上四点,是聚会所圈内的人绊跌的情形,是违背了倪弟兄当初的心意,也是一种属灵的误解与误用。也许其中有一些是倪弟兄无意种下去的种子,没想到会有这样的结果。有人相信假如倪弟兄死前得以自由,他将在「工作的再恩」之后再写一本「工作的三恩」,以调整修正所有的偏差。


伍、榜样—倪析声精神

最后,我把自己所认识倪弟兄真正的精神,或者说是他的属灵的榜样,列举八点如下:

(一)对真理的绝对顺服

他用一种近乎傻的态度来顺服真理。尤其是他当初认识主的话,还不那么完备,但是只要他认为这是主的命令,他就实行。所以可能他搞错,是因为认识不清,但是他的态度还是对的。举个例说:他有一时期,读到林前十一章蒙头的真理,他认为女人要蒙头,男人绝对不可以蒙头,他要求姊妹蒙头,他自己是男人,就绝对不蒙头,甚至淋雨晒日都不肯戴帽。就那么傻。可是他的态度还是可爱的。以后他关于教会的实行上也有一些较极端的表现,我们只能说可能是他认识有所偏差,但是他基本态度还是对的。反观今天,我们所认识的可能比他当初刚起来的时候进步了,可是我们有没有他那样绝对顺服真理的心,不顾一切代价来行走「道路」呢?

(二)对圣经勤奋的研读

他初期一天读十九章圣经,一遍又一遍。听说他清早四点就起来跪在神面前来读经,读好几个小时,所以他的圣经「熟」、「深」、「匀」。他要求弟兄姊妺从年轻时就下工夫读圣经。凡早期受过他直接或间接带领的,不论传道人还是弟兄姐妺,好多都是勤读圣经的。

(三)对灵命功课的竭力追求

他开头学习顺服主的时候,有些见证真是感动人。例如婚姻上的见证:他自幼有个青梅竹马的粉红知已,得救以后,当看到圣经上讲信与不信原不相配的原则时,就竭力劝对方信主,可惜多年未果。到末了,只好拔慧剑斩情绵。此时他作了一首很感人的诗歌:「主爱长阔高深」。多年后,这位小姐终于得救,二人终于结合,成为天道上至死的良伴。

凡从年轻时代起来侍奉主的人,没有一个能说:我从来没有跟同工出过事,磨擦过。当初最常有磨擦的,就是他跟王载博土。因为他们两个都是领袖人才,王弟兄却比他大几岁,使他学了不少顺服的功课。当他被同工摒除的时侯,有信徒起来打抱不平,甚至有人要动武打王弟兄,倪弟兄个子高大,就赶快用身体挡住了个子矮小的王载,后来王弟兄很受感动,他们就互相求赦免,以后终因托付不同而分手,那时他因此写了一首诗:「我若稍微偏离正路」。直到今天,这首诗歌还常帮助那些真愿清心跟随主的人。

还有关于圣灵充满、舍己、言语受对付、廉洁各方面,都花了很多功夫学习。他家里很有钱,他父亲是汕头海关的负责人,但是他出来事奉主的时侯,率先学走信心的路,不要薪水。在当时,这可不简单,因为那个时侯,弟兄姊妺懂得奉献顾念主仆的人太少了,所以经常过看非常艰苦的生活。这些生命的功课都是他认真学过的。

(四)对于神的家所有的丰富尽量吸收

今天一些聚会所的后辈那种偏狭的情形,完全不是倪弟兄当初的态度。倪柝声弟兄博览群书,只要有属灵的丰富在里面,他是不管宗派,努力吸取。如盖恩夫人的著作,慕安得烈的著作都被看重。考门夫人着的荒漠甘泉也是聚会所的老一辈的同工翻译出来的。倪弟兄他之所以丰富,就是吸取各家之长,不像今天聚会所许多人这样固步自封。

(五)对福音的负担与实行

他中学时代就热心傅福音,他把同学的名字一个个都列下来,然后一个个代祷,得救的同学数以百计,到了假期,更组织布道队到乡下布道。以后带领教会更注重到布道大计的全盘策略。

(六)对工人训练的注重

从一九四○年他就开始买房子,准备训练基地,然后一九四八年开办。这是一种专职传道人的训练,也是一种回锅式的训练。我听说在福州鼓岭山上的训练,有的时候就是调训基督徒企业家。倪弟兄因为他们爱主,便把天国的异象传给他们,要他们站在他们的岗位上为主工作。现在我们都知道基督徒管家的职份是何等的重要,但在当时是相当革命性的。

此外,聚会所向来看重众信徒的训练。我记得当初每个礼拜一晚上有事奉聚会,不是光分派工作而已,更是研讨一些事奉的重点和属灵的原则,相当于神学院中的教牧神学一样,非常实际。每个礼拜二晚上有灵命追求聚会,把属灵生命的功课:奉献、对付罪、对付世界、背十字架、话语的学习、圣灵的充满,一课又一课,讲解完了以后追求,是上课式的,与今天「延伸制」神学很相像。每个礼拜四晚上有查经,有一个时期把「圣经要道六十题」全查完了。这就是聚会所的「系统神学」,而且非常详细。我们也分卷来查,有时一两年查一卷,逐字逐句的来讲,还参照原文。经常的例会已经学校化了,当然训练是普遍又扎实的。

(七)对教会合一的渴慕

我们必须承认,他在执行上不免有所偏激、矫枉过正。但是如果我们仔细读倪弟兄的书「工作的再思」、「教会的路」,就可以发现,当初他的动机不是要分,乃是要合。他认为分宗分派是不应该的,他要打破宗派的藩离,不像以后有些聚会所的传道人,无论走到那里,无论早到晚到,一定另起炉灶,绝不跟人合作。这绝不是真的倪柝声精神。

(八)对信徒全体事奉的强调

他对于教会的建立,强调「成全圣徒各尽其职」,也就是全体事奉。他说,「你们不要以为我反对牧师,我没有反对牧师,我反而尊敬牧师,我所反对的是牧师制度。」所谓的牧师制度,就是在神儿女中间分阶级,有的是圣品的,有的是平信徒,圣品阶级包办事奉,平信徒只有跟的份儿,最多客串一下,帮点忙,这是不合乎圣经原则的。这是天主教里的遗毒,更正教没有把它完全更正。

彼得说,我们都是君尊的祭司,神的儿女当中不应该分等级。今天各处华人教会,牧师的头衔还在,但是很多教会都觉悟到教会的事奉是大家的事,单靠一个、两个牧师传道,绝对不会成功的。这种可喜的进步,倪弟兄在其中不无贡献,至少,他是个起带头作用者。


陆、结语

基督的身体何其丰富而伟大,各个肢体或大或小都彰显了她的一部份。我们若能互相借镜取法,截长补短,将是多么美好!倪柝声弟兄已经离世了,他的功过,自有主耶稣亲自评定。而你我还活在世上者,应如何向主效忠呢?答案留给每一位自已去决定吧!

[主后一九七七年六月一日 讲于台北校园团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