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致力于为全球华人基督徒提供在线灵修平台。  本站全新改版,如有问题请向管理员反馈。  老版首页  登录注册 收藏本站|网站地图|本站留言|返回首页
热门栏目:
感恩讲章 讲章精选 视频讲道 在线祷告 福音文章 福音书库 2013讲章 儿童主日学 青年团契 基督文艺 赞美诗歌 感恩专题 站内搜索 更多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基督教书库 > 福音探索 > 福音单张

信仰宗教有益于健康吗?

来源:网络 | 作者:佚名 | 时间:2011-11-02 | 阅读[] 字体: [ ] [繁体] [推荐]

  新的医学研究表明,信仰宗教的人普遍比其他人更为健康而且长寿。当研究人员对信仰与健康之间的联系进行深入研究的时候,他们就为什么出现这种现象提出了许多有趣的理论。

过去,宗教被认为是那些受疾病和烦恼所困扰的人们的精神避难所,耶稣巡视古圣地的时候也通常首先帮助那些受到疾病折磨的人。但如果人们对宗教与健康的关系所持传统观点是错误的、而信仰真的能增进健康,那又会是什么情况呢?令一些学者恼火的是,越来越多的医学研究表明事实的确如此。

最近的一些研究表明,信仰任何一种主流宗教的人,不论男女,其平均寿命均比其他人要长;他们的免疫系统功能也比其他的好;他们的血压比其他低;他们患中风、抑郁症、心脏病和产生焦虑不安情绪的可能性也比其他小;他们自杀的可能性更是远小于普通人。这些都是世俗医学院校和卫生保健机构的研究成果。即使研究人员对教徒们的健康史、自我选择的影响(即这些人从病床上起来后去参加宗教仪式是否会使他们比以前更加健康)、“集体支持”(教会团体通过关怀网络为那些患病的成员提供帮助)等变量因素进行控制研究之后结果依然如此。还有更令人震惊的发现:杜克大学医学中心(Duke University Medical Center)的哈罗德·科尼格(Dr. Harold Koenig)博士对所有主流教派进行了调查研究,结果显示“很少参加宗教活动会对人的寿命产生极大的影响,相当于每天抽一包烟、连续抽40年造成的危害”。

科尼格与来自杜克、哈佛(Harvard)、耶鲁(Yale)这些大学的一些研究人员最近又分析了大约1,100项有关宗教活动对健康影响的研究结果,他们发现,虽然不是全部,但是大部分数据显示出参加宗教仪式与增进健康之间存在着具有统计意义的联系。(研究人员将参加宗教活动的次数作为参照数据,因为这是一个客观的数据点,而不是试图根据各人的真实信仰进行归类。)一项研究发现,定期进行礼拜的人的血液中间白细胞素¹的指数很低(越低越好)。即使是感染艾滋病病毒的人,如果他们定期参加宗教仪式,其白细胞素¹的指数也会降低。另一项研究还发现,在耶路撒冷,不信宗教的以色列成年人患心脏疾病的危险要比那些信仰宗教的成年人大得多。研究人员威廉·斯特劳布里齐(William Strawbridge)用了28年时间,对大约5,000名加利福尼亚人进行了跟踪研究,这项研究的结果于两年前发表在《美国公共卫生杂志》(American Journal of Public Health)上。他发现,尽管在男子当中并没有这样明显,但那些每周参加一次宗教活动的妇女的确明显地延长了寿命。斯特劳布里齐还发现,从总体来看,教会信徒并不是一开始就比普通人健康,相反他们开始时的健康状况还达不到平均水平,只是后来身体才逐渐越来越好。另一项主要由得克萨斯大学(University of Texas)研究人员进行的新研究发现,定期参加宗教活动的人比那些从不参加的人的平均寿命要多7年。

杜克大学的科尼格说,几乎所有基督教和犹太教的情况均表明,参加宗教活动与身体健康之间有着内在联系;另外,他认为,尽管目前研究尚未获得足够数量的穆斯林来予于确证,伊斯兰教也将会是这种情况。“主要区别看来就在于你是否定期参加宗教活动,"他说。“除了那些非主流教派,基督教内部各个教派信徒的健康状况改善程度都大同小异。犹太教和基督教之间的区别也很小。”信仰宗教还能造福下一代。父母如果定期参加礼拜活动,其子女健康长寿的可能性就会大大增加。

但对于非主流教派,情况则大不相同。尽管基督教科学派(Christian Science)号称能帮助信徒强身健体,但统计数字却显示其教徒的平均寿命在美国几乎是最低的。基督教的另一分支卫礼教(The Faith Assembly)可能是由于其教徒有病不愿就医,所以教徒死亡率高得惊人。各种异教徒在入教以后,其健康指数也随之跌到了最低点——特别是在琼斯敦(Jonestown)和维科(Waco),那里的邪教徒们在极其悲惨的境况中死去。越来越多的研究表明宗教信仰与身体健康之间的确存在内在联系,全国126所医学院校中也有60所(这个数字要比几年前高出许多)开设了宗教课程,但医学界的一些人士对这种现象的出现颇有微词。哥伦比亚大学医学院(Columbia University's medial school)的理查德·斯隆(Richard Sloan)博士说:“这些研究主要是针对基督教教徒,表明这项研究工作背后所隐藏的基督教政治企图。”全国家卫生保健研究所(National Institute for Healthcare Research)主席、主张将药物治疗与信仰疗法相结合的主要倡导者大卫·拉尔森(David Larson)博士甚至注意到——其口号是“打破精神信仰与健康之间的隔阂”——“对这项研究将会被基督教右派利用的担心不无道理。”但是,既然基督教是美国的主要教派,那么任何此类研究就必须把重点放在基督教教徒身上。如果信仰与健康之间确实存在这样的联系,那么病人就有权知道这一点。

约翰·比林斯(John Billings)是美国内战(Civil War)时期的陆军军医处处长,后来成为纽约公立图书馆(New York Public Library)的首任馆长。他在其文章中提到,在他所调查过的部队中宗教似乎可以减少部队的死亡人数。不过,相关关系无法被证明为因果关系,一些人信仰宗教同时又增强了他们的体质这一事实也不能证明宗教就是导因。

医学研究中充满了诸多干扰因素,这些错综复杂的因素在研究中是无法进行有效控制的,不论研究人员如何努力都无济于事。以下便是一个众所周知的例子,世界各地对咖啡因的研究已进行了几十年,有人说咖啡因是危险的,有人认为它可以造福于人类,有人则持模棱两可的态度。对咖啡因的研究受到了每个人个人因素的制约:不同的饮食结构、生活习惯、家庭和工作环境以及遗传因素等。研究人员们努力通过对许多人、很长时间的跟踪调查来排除上述干扰因素的影响,他们这样做的理论是,任何规律性的东西都具有统计学上的重要性。但是即便如此,也会经常出现两项研究同样认真地进行、结论却截然不同的情况。如果医学仍无法证明一杯咖啡到底是有益还是有害,那么也同样不能对教堂、清真寺、犹太教教堂是有害还是有益进行评说。

那么,为什么信仰宗教会使人健康长寿呢?当有些研究开始显示出信仰与健康之间的关系时,许多人认为这是宗教社团关怀的原因所致。很明显这是一个重要的因素:如果一个人定期参加宗教活动,他身体不适时周围关心的教友们一定会注意到;如果他没有如期参加宗教活动,他的教友就会打电话询问原因;或者上门去看望,在他患病时给予照顾和鼓励。所有这些都有助于延年益寿。只要有这么一个互助团体能在自己身体出现问题时表示关切,在自己接受治疗时给予鼓励,都将会很有帮助,因为早期治疗总是最为有效的。但研究似乎表明,即使当去除了宗教集体的帮助这个因素之后,信仰与健康之间依然存在着一种内在联系。一些研究人员认为信仰与健康的关系也许得益于各教派的禁忌,比如禁酒、禁咖啡因、禁烟或者像犹太教要求食物必须洁净这类饮食限制。但是目前尚无研究结果证明其中任何一项推测的正确性。

目前流行的观点倾向于这样的假设:精神信仰行为通过倡导健康合理的生活方式而有助于健康。虽然教派之间各不相同,但每一西方主流教派均鼓励其教徒适度地饮酒、远离毒品、戒烟、生活节制、实行一夫一妻制、结婚并维持婚姻。(除了争吵和打架,已婚成年人比年龄相仿的单身族身体更为健康,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夫妻双方均为对方提供“外界支持”。)神学鼓励人们选择的生活方式与医生就长寿而建议采取的生活方式并无太大差别。当然,世俗的生命哲学体系也鼓励人们在生活中应注意节制和保持忠诚。但是,拥有数千百万教徒、仅仅信奉唯一最高权威的宗教在提倡导人们过一种有节制的生活方面,可能会胜出一筹,从而使其信徒们保持相对健康的身体状况。

从宗教行为与延年益寿的关系这个角度而言,信教者的生活方式可能有其渊远的历史根源。比如,历史学家有足够的理由认为犹太教和穆斯林制定禁食猪肉的教规的根本原因在于防止教徒患旋毛虫病。也许类似的自我保护意识在宗教的许多方面均有所体现。因此,那些教育其信徒有节制地生活、互相关心的宗教往往更容易蓬勃发展壮大,并将其健康观念和健康习惯一直保持到今天。

然而哈佛大学医学院(Harvard Medical School)的赫伯特·本森(Herbert Benson)博士提出了一个关于信仰与健康之间可能存在关系的原因——实际上是信仰与社会之间的历史联系——即自然选择选择了宗教。根据本森的理论,在史前时代那些出现宗教信仰萌动的氏族或群体中可能已经形成了较好的生活习惯,而且崇尚一种照顾家庭和邻居的责任感。这可能增强了“血亲的体质”或提高了整个氏族将其族人的优良基因遗传下去的可能性。他们的子孙也因而在信仰中成长;他们的后代则由于建立在宗教信仰之上的健康生活习惯和无私关怀他人的品德,从而提高了生存能力。他们如此循环,一代又一代地繁衍子孙后代。本森认为,就是以这种方式,人类“为了上帝而团结”在一起,人类天生就具有信仰宗教的潜质。但显而易见的是,宗教并非在所有情况下均发挥其选择的优势:有时宗教会使信徒群体成为战争的靶子或在其内部实行高压统治。但是在人类发展进化的漫长历程中,那些拥有宗教信仰的人似乎比那些不信教的人健康长寿。本森认为,在今天这依然是事实。

没有一个颇负盛名的、从事信仰与健康研究的人士认为宗教是运用了超自然的力量才使人长寿的。然而有一些人仍然十分重视祷告的作用。就“为其他祷告”——如甲为乙的健康而祈祷——进行的研究尚未获得重大发现,但研究确实表明祷告对祷告者的身体可产生积极的影响。

类似静默沉思的非宗教祈祷能使人心情平静并且感觉身体舒泰,这一功效早已得到临床医生的承认。任何人都可以从每天一段时间的静思祷告中获益。杜克大学和其他一些研究机构最近均发现,传统的宗教祈祷或者默默地与上帝进行交流也对身心健康有益。研究发现,既参加教会礼拜活动又进行有规律祷告的人的血压比控制组的人要低。研究人员认为传统的祷告通过静思的心理作用使祷告者的身体从中受益。例如,本森在研究中发现,平稳的心理状态有助于增强身体的自我治愈能力。

美国癌症协会(American Cancer Society)最近宣称:“医学找不到办法时,有时可以从祈祷中寻找到答案。”这一论断引起了医学界的极大不满。从某种意义上讲,这一说法是无可争辩的:对更高理想的向往也许可以减轻病人采用任何药物或技术都无济于事的痛苦。但传统医学只能苟同这样的社会学观念:即病人可以通过向现实或虚幻的造世主诉说痛苦来寻求安慰。认为已经有了确切答案的想法,即“可以从祈祷中寻找到答案”的观点使许多医学界人士深感不安,哪怕这个“答案”只是源于个人的潜心思考。

现代社会的诸多小秘密之一就是并非只有虔诚的教徒才祷告。世界著名的大气物理学家、全球变暖理论的主要支持者约翰·霍顿(John Houghton)就经常做祈祷,他还撰写了许多文章论述祈祷的重要作用。诺贝尔奖获得者、物理学家、激光光束的主要发明者查尔斯·托内斯(Charles Townes)说他每天都要祈祷。 也许博学的权威们听后会嗤之以鼻,但是如果有规律的祷告真的能使人心态平和并给人的身体带来益处,那么无论各种宗教有多少真实性可言,祷告者的所作所为则完全是明智之举。

另一种长寿与信仰之间的可能联系则与人的精神健康状况有关。科尼格猜想,许多宗教活动对身体的益处源自于信徒们所说的舒适感或者“感觉人生有目标"的自我体验:他发现有宗教信仰的人一般比其他人较少受到抑郁症的折磨,而且即使确实出现心情抑郁的情况,他们也能很快地调整过来。从这种意义上讲,宗教不仅可以发挥有益的精神安慰作用,而且还能帮助信徒们掌握摆脱压力和焦虑的办法,精神压力的减轻反过来促进了身体健康。艾瑟·斯特恩伯格(Esther Sternberg)博士是全国精神健康研究所(National Institute of Mental Health)的一名研究人员,他出版了一本很不错的新书《脆弱的平衡》(A Dedicate Balance)。斯特恩伯格在书中用实例证明人只有通过培养一个坚定自信的感情世界,相信自身存在真正具有意义且目标明确,才能提高健康水平和生活质量。

斯特恩伯格并非从一种超然环境中得出了他的精神健康状况论。毕竟,斯特恩伯格观点的前提基本上并未与认为后现代主义对健康有害的看法相去甚远。学术界许多人对信仰宗教能使人精神更加健康的实例颇感不安,因为这意味着在信教与不信教二者之间,前者是应该遵循的准则。

"信仰与健康”关系论与目前正在心理学领域中兴起的“美好生活”运动有着相同的基础。战后心理学和社会科学界一直将重点放在对机能障碍的研究之上,即探索究竟是什么使人异化或变得反社会。与之相反,"美好生活”运动则致力于强调是什么使人们变得高尚、无私。从这种意义上讲,"美好生活”运动就意味着选择一条理想的生活道路。宾夕法尼亚大学(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的马丁·塞列格曼(Martin Seligman)是美国心理学协会(American 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现任主席,他是这一正在发展的学科的领袖人物。塞列格曼说,学者们“应该多看到生活中美好的地方。”

目前为大多数人所接受的观点是:当人们被逼得发狂时社会便会暴露其狰狞且真实的面目。“美好生活”运动则宣称,当人们都变得无私时,社会闪光的一面就会大放异彩。但是当今的学术界只会对社会的丑陋性发出哀叹而不愿去赞美人间的美德。

在这里,"美好生活”心理学与“信仰与健康”关系问题之间存在一个明显的推论。如果心理学应重点探索道德观的根源,而且如果主流教派可以培养美好的道德和促进精神健康,那么我们就有了一个为什么要严肃地对待信仰问题的新的根据。由于战后对宗教的怀疑在知识界深深地扎下了根,所以直到1994年美国精神病学协会(American Psychiatric Association)仍将强烈的宗教信仰定性为“精神错乱”。现在信仰看起来似乎可以造福于人类。这是观念上的巨大改变。现在几乎所有的人都认为医生有义务向病人提供一些研究发现的、有益于延年益寿的建议,比如不要吸烟。所有人都认为医生可以与其病人讨论诸如性生活这些个人隐私方面的问题。所以,如果信仰宗教能使人更加健康,这是否意味着医生有责任建议人们信仰宗教呢?哥伦比亚大学的斯隆担心医生们很快会迫于这样的压力而提出此类建议。斯隆反驳说,虽然研究表明结婚与健康之间存在正面的相关关系,但却未因此导致医生建议其病人去教堂火速完婚。这一推论的关键在于同病人谈论婚姻是毫无用处的,谁也无法保证一定能找到一个称心如意的伴侣。从另一方面来说,向他人推荐一种宗教是一个很实用的建议。任何人均可以信仰宗教,参加宗教仪式远比戒烟容易得多。

然而"信仰与健康”的支持者拉尔森说,"即使研究表明宗教对健康有益,这也不意味着医生就应将其当作抗生素来使用。”科尼格认为,研究仅仅表明医生应“询问病人是否信仰宗教;如果信仰宗教,医生可以给予什么样的帮助。从这一点来看,我们有足够多的研究可以证明这一点,这的确是临床上的一剂良药”。虽然满足人的精神需要可使人受益匪浅,但是医生只行医,而不同时兼任神职人员。

《新共和国》(The New Republic),1999年7月19和26日




信仰与健康


一、说明
1995年,一千多位从事医学健康的专业人员,出席了哈佛大学医学院所主办的「信仰与健康」大会。《内科医学新闻》的标题说,灵性是个尚未被发掘的医治方法。
该项大会发表的论文说,每周参加礼拜,每日阅读圣经,经常祷告,是身体、心灵、灵魂的极佳医药。

二、事实
该项大会报导,马利兰州的基督教教友:
1. 心脏病发作的机会比一般人低50%
2. 肺气肿的可能性比一般人低56%
3. 肝硬化的机率比一般人低74%
4. 自杀率比一般人低53%
并且,在下列三所大学的研究报告中,也指出基督徒比没信仰者,在病后复原的过程中占有优势:
1. 达茂大学(Dartmouth U.)发现心脏病患中,有信仰者情况较佳。
2. 西北大学(Northwestern U.)发现盘骨骨折,有信仰者复原较快。
3. 耶鲁大学(Yale U.)发现老人病患,有信仰者处境较好。(注)

三、解释
信仰是极佳医药。一个人的健康含身体、心理、灵性三个层次(灵、魂、体),而这三者是互相关连的。身体的状况会影响心理情绪,情绪也会影响身体健康。灵性上经历信仰上帝所带来的平安、喜乐、爱心、自尊、盼望,会影响到内分泌系统,至终影响身体的抗病能力和恢复速度。

四、应用
常参加每周礼拜,找一段安静时间阅读、默想圣经,花时间祷告与神同在,让神的平安、喜乐充满心房,是预防疾病,医治疾病的良方。

注: S.I. McMillen & David E. Stern, None of these Disease (Grand Rapids :Fleming Revell, 2000) P.200  




祷告能降低血压


一、 说明
一九八八年所做的一项研究,发现有人代祷的病人,需要较少的抗生素,并且较少有并发症。赖大卫(David Larson),国家健康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 for Healthcare Research)的研究员,在一九九八年八月十一日的国际心理期刊上,发表了多年的研究结果,追察了2391名65岁以上的人,六年来的健康状况发现。

二、 事实
1. 每周参加一次礼拜,并每天祷告或读经一次的人,比那些不去教会做礼拜,不常读经祷告的人,患高血压的可能性减少百分之四十。
2. 那些每周参加一次礼拜的人,较不可能有高指数的interleukin-6,一种与老年疾病有关的免疫系统蛋白。

三、 解读
赖大卫说,去做礼拜和健康显然有关,但仍须进一步的研究,来确定宗教习惯与健康之间的关连性。最可能是透过两个途径造福当事人。一是个人灵性的,二是人际社交的。一个人有人际社交是重要的,坐在家里沙发上得不到这种人际温暖。(注)

四、 应用
相信上帝关爱我们每一个人,并透过祷告将我们人生大小的难题交托祂,我们内心就能享受安息,精神的安宁带进血压较健康的好处,参与教会的活动,享受弟兄姊妹的关爱,并付出关爱,对心灵和身体健康,都有极大好处。

注:USA Today, 1998年8月11日 

 


下一篇:迷信风俗之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