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致力于为全球华人基督徒提供在线灵修平台。  本站全新改版,如有问题请向管理员反馈。  老版首页  登录注册 收藏本站|网站地图|本站留言|返回首页
热门栏目:
感恩讲章 讲章精选 视频讲道 在线祷告 福音文章 福音书库 2013讲章 儿童主日学 青年团契 基督文艺 赞美诗歌 感恩专题 站内搜索 更多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基督教书库 > 福音探索 > 福音单张

名人信仰格言 何天择

来源:网络 | 作者:何天择 | 时间:2011-11-02 | 阅读[] 字体: [ ] [繁体] [推荐]

牛顿 Sir Isaac Newton(英.物理学家及数学家):

这极其美丽的宇宙系统,只能由于大智大能者的管辖下而产生。
若无任何其他证据证明上帝的存在,单单大拇指这一项就可说服我相信。
若我(对社会)曾有什么新贡献和新发现,那不是因为我有什么天才,而是我较有耐心研究。



爱因斯坦 Albert Einstein(美.物理学家):

科学只能确定怎样,而不能确定该怎样。其范畴之外,各种价值的判断仍是必需的。
最美丽的东西是神秘的。它是艺术与科学的根源。
我们对生命只有两种看法:全非神迹,或都是神迹。我相信后者。



特那 Dwight Dana(美.地质学家):

科学与圣经没有实际的冲突,大自然与圣经两部书的作者都是同一位神。
相信上帝,接受新知,你迟早发现一切原本就极之和谐,并不相互矛盾。



居里夫人 Marie Curie(法.物理学家):

在我的生平中,自然界的新奇令我如小孩般欢欣。



屈莫斯基 Noam Chomsky(美.语言学家):

每提及意志及决心的问题,人类的科学茫无所获。



海灵顿 Michael Harrington(美.政治科学家):

假如只有科技进步,社会毫不长进,这将是人类更大的不幸。



海森宝 Werner Heisenberg(德.物理学家):

目前的科学观念仅可涵盖极有限的真理。



勒尼可夫 Paul Reznikoff(美.医学家):

科学与宗教应该无冲突,因为它们的目的完全不同;科学寻找「什么」,宗教寻找「为什么」。



哈微 Walter Harvey(美.教师):

大自然是一部上帝的著作。



特伟士 Elmer Davis(美.作家):

没有人可用酒精灯证明贝多芬第五交响曲的美丽。



皮尔司 Charles Sanders Peirce(美.数学逻辑家):

科学的推论不能掩饰其仅是较高的或然率而已。



霍瞿逊 Leonard Hodgson(英.宗教家):

科学告诉我们到达目的的方法,而不能告诉我们目的的本身。



斐可克 Thomas Love Peacock(英.作家):

我近乎认为思索科学的终极宿命是灭绝人类。



罗素 G.W. Russell(爱尔兰.诗人):

不科学的人才会信唯物论,因为他们思想迟钝;大自然中遍满神的足迹,他们居然不察,可见眼目昏花。



但丁 Dante(意.诗人):

大自然是上帝的艺术作品。



朴妲 William L. Poteat(美.教育家):

科学给人能力而非目的。若用于好的目的,它是个祝福,坏的目的则是个咒诅。



沙利文 J.W.N. Sullivan(美.数学家):

否认宇宙有奥秘的人,非但不能陈述科学观点,且很快不能明白科学。



慕勒 Herbert J. Muller(美.生物学家):

只有那些把人看为肥料的,才会满足于说人只是某些化学元素而已。



孟格 T. T. Munger(美.宗教家):

科学不能决定来源,所以也不能决定归宿。它对创造只提出局部的知识,所以对一切所造之物,也只有局部的知识。



林白 Charles A. Lindbergh(美.飞行家):

科学家的悲剧是,不能保证自己的发现被用于有建设的目标上。



伯特勒 Samuel Butler(英.作家):

真正的科学家是在寻找探索上帝的道路。



布什 Vannevar Bush(美.科学家):

追求科学不是低贬灵界之事。



萨诺夫 David Sarnoff(美.工业家):

原子能用于和平;但人自己仍是这地球上最大的奇迹和最大的难题



司马哈斯 Arthur F. Smethurst(英.学者):

我们不能说半磅的美丽或两寸的勇敢,就知道用科学来描述艺术或道德有多荒谬。



朴平 Michael Pupin(美.发明家):

看这些牛,请记得世界上最伟大的科学家还未发现青草怎样变为牛奶。



乃特 David Knight(美.地质学家):

科学是人的活动,不是通往真理的坦途;身为凡人就是只能认识局部。



卡佛 George Washington Carver(美.发明家):

我喜将自然界作为无限的广播站。只要我们收听,上帝就不息地对我们说话。



朴柏 Sir Karl Popper(奥.科学哲理家):

科学可说是有系统地过度简化的艺术。



蒙忒 Michel de Montaigne(法.散文家):

有科学而无良知是灵魂的死亡。



司打尼斯劳 Stanislaus(波兰.监督):

科学委实只是明智与理解。



可莱 Samuel Coley(英.宗教家):

无神科学家学习自然只好似弥尔顿的女儿,能将希伯来文正确发音,而完全不理解它的意思。



蒙忒 Michel de Montaigne(法.散文家):

不要干扰自然界,她较我们更了解自己的事。



狄斯拉里 Benjamin Disraehi(英.首相):

人若只专注一面,常会将世上普通的事情通过自己的有色眼镜窥视。



陶纳 R. H. Tawney(英.历史学家):

人类会从大自然中汲取秘密,而用此知识来消灭自己。



亨利 Philip Henry(英.哲学家):

认为科学与宗教实有冲突的人,不是对科学认识肤浅,就是对宗教无知。



格莱 Asa Gray(美.植物学家):

科学建筑在信(宇宙间)有秩序,宗教建筑在信(宇宙间)有一位设立秩序的主宰,两者的信心不能划分。



拉克 David Lack(英.动物学家):

很多人将科学与道德、真理、美丽、个人责任和良知混为一谈,其实科学并不研究这些,它的本质根本不是研究这些的。



韦特 J. Gustav White(美.心理学家):

用显微镜观察人脑,找不到人心;用望远镜观察星球,也看不见上帝。



杨氏 Edward Young(英.诗人):

不敬神的天文学家是疯子。



维丘 Rudolf Virchow(德.病理学家):

科学与宗教并不冲突,因为两者分属不同范畴。



高希得勒 Arthur Koestler(英.文学家):

科学在宇宙中寻求定律与秩序,所以在根本上也是宗教的活动。



倪黑 Joseph Needham(英.生物化学家):

从事科学工作之处也是祈祷之处。



范氏 John Venn(英.数学家):

人靠理性无法绝对客观正确。



洛斯坦 Jean Rostand(法.生物学家):

依照现在的趋势,不久将会有人告诉我们,某些科学的错误较真理更有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