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致力于为全球华人基督徒提供在线灵修平台。  本站全新改版,如有问题请向管理员反馈。  老版首页  登录注册 收藏本站|网站地图|本站留言|返回首页
热门栏目:
感恩讲章 讲章精选 视频讲道 在线祷告 福音文章 福音书库 2013讲章 儿童主日学 青年团契 基督文艺 赞美诗歌 感恩专题 站内搜索 更多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基督教书库 > 天路历程 > 神学专栏

路加与保罗的圣灵观是否一致?

来源:恩典文章 | 作者:谢继东 | 时间:2015-10-12 | 阅读[] 字体: [ ] [繁体] [推荐]

 

  ——对孟惠霖及孟保罗的《圣灵与能力》比较评析

   一、引言

  本书作者[1]是以五旬宗的立场,试图记录五旬宗神学在上个世纪所产生的非凡事迹,向这个世代展现出来。他们盼望本书能使五旬宗人士,更深入地认识本身的信仰。(页6)因为五旬宗人士一直以来都以事奉为重,而在神学反省上却相对薄弱。他们基本偏向经验多于神学。(页228)因此,作者深刻地意识到,若以一些普遍经验来建立规范神学,那是挺而走险。(页226)就如廖炳堂所言:“一个庞大的属灵追求运动如果缺乏深入的释经和神学系统作支撑,它就如一艘动力强大的穿梭机缺乏导航器一样,可以向任何一个方向驶去。”[2]因此,作者为了规避这样的风险,就以释经,及神学的角度,与福音派学者展开对话,探讨五旬宗的相关议题,期望能给五旬宗人士带来一些指导性见意。虽然作者在释经,及神学上仍有一些偏颇与不足。但我们福音派人士仍要以开放的思想,审慎的原则[3]去比较和评析本书的论述。

  二、福音派与五旬宗的神学路线

  为了更好的评析本书的圣灵观点,我们先了解一下福音派与五旬宗不同的神学路线:(1)福音派的路线:是根据圣经和神学,也就是藉着神的道,来促使人认罪悔改,重新委身于神、爱神,并服事神,从而成为复兴教会的路线。他们都是以神的道为中心,以委身为主线,使人远离罪,追求活出圣洁的生活。(2)五旬宗的路线:是以追求超自然的恩赐和事情,以此为个人或教会复兴的手段和方法,这是实际判别的定义。他们透过追求超自然的恩赐,或事情,来达到个人,或教会的目标,他们以此为教会的复兴。[4]因此,作者是以“神学基础”(1至6章)和“神学证据”(7至15章)两个部分,来论述五旬宗神学的立场。他们在本书开始部分,以客观地简述五旬宗复兴的前因,起因,及一二三波的发展过程,还有目前所面临的挑战,希望能在灵恩运动的背景下,与福音派人士展开对话。

  三、评析本书对路加圣灵观的论述

  (一)五旬宗神学不能单以路加著作为依据

  作者认为,五旬宗神学的独特之处正是植根于《路加福音-使徒行传》。若没有路加的著作,就没有五旬宗神学(徒一、二章)。(页39)因此,作者写著本书的目的就是为了能够持续地讨论有关路加圣灵观的本质与意义。他们认为,只要把议题集中在解经和路加神学的形式上,就足以代表五旬宗的神学了。(页40)然而,笔者认为五旬宗神学的偏颇及不足之处就在于此。因为他们较片面地论述路加神学的根据,并在解释《路加福音-使徒行传》方面也是一厢情愿的。他们是以经验先于真理的原则来论述路加的神学。这容易把自己的意思强加于路加的著作中,从而忽略了新约神学的统一性。[5]

  (二)路加神学是关于灵恩与救恩的神学

  作者认为:路加的神学是关于灵恩而非救恩神学。因此,圣灵在五旬节降临时,不是赐人生命,而是赐人事奉的能力。(页47)笔者认为作者将路加圣灵观局限在灵恩的向度上,颇为片面和极端化。因为在《路加福音-使徒行传》重点就是讲到救恩的形成,及如何将救恩传到世界各地(路二十四46-49;徒一8,二38)。艾利克森说:我们虽然在使徒行传里看到归正、重生和圣灵的洗是分开的。但使徒行传所涵盖的是一个过渡的时期;从那时期之后,正常的模式是归正、重生与圣灵的洗同时发生(林前十二13)。[6]邓恩认为:使徒行传十一章14至18节哥尼流归信的记载中,圣灵清楚有救赎的作用,第14节提到全家得救,第18节提到悔改得生命。[7]彼得在使徒行传二章38节也清楚的指出圣灵浇灌与内在生命更新成圣有密切的关系。耶稣原来也说,圣灵来了,是要引导我们进入真理(约十六13原文)。耶稣就是真理和生命(约十四6)。难道路加不关心这一点吗?难道我们所做的一切,不都是为福音的缘故吗(林前九23)?因此,我们可以说,路加的圣灵观不单有灵恩的取向,同时,也有救赎的取向。

  (三)路加没有指明方言是圣灵洗的初次凭据

  作者在第八章认为:新约虽然没有提到“圣灵洗”的“初次凭据”,也没有指明方言就是圣灵加力的经验。但是,这也不至于废除那条教义,也不意味着相关的问题不恰当。(页131)相反,这教义可以成为五旬节恩赐的先知性及方言的证据性所能作的合理推论。(页137)笔者认为(参巴刻观点):(1)使徒行传里并没有任何一处经文陈述或暗示这个论点。(2)这论点前后不一致:如果说方言是灵洗的凭据,为何大的响声、风声,及火焰的舌头不是呢(徒二2-4)?(3)在其它地方赐下圣灵和方言的例子中(徒八18,十46,十九6),这些恩赐都是透过使徒临到那些人的,而这些人并没有寻求或等候这些恩赐。

  (4)在以上四个情况里,圣灵的彰显都是临到整群人,而不是单单临到个人。(5)使徒行传四章8节、九章17节、十三章9节等经文都提到人被圣灵充满,但并没有明说或暗指那些人也说方言。(6)路加描述的这四个事例,是表明神平等接纳犹太人、撒玛利亚人、外邦人和约翰的门徒;若不是神的见证,这种平等地位是令人置疑的。[8]因此,我们可以说:路加并没有清楚地指明方言就是圣灵洗的初次凭据。

  (四)路加不是权能布道的拥护者

  作者在第十章提到:路加是权能布道的拥护者。因为路加特别喜欢提到医治,这词汇比其他福音书还多。(页161)但又说路加对于神迹的接纳是有保留的,他把神迹形容成教会在末世事工中的一种特征。(页166)笔者认为作者单以神迹的篇幅数量来断定路加是权能布道的拥护者,这颇为牵强。虽然作者强调人神合作面对罪与苦难。(页167)但是,这观点却不算是有力的说明五旬宗圣灵论对苦难的独特见解。因为他们仍然是倾向权能神学(或成功神学),而不是十架神学。[9]

  巴刻认为:使徒时期教会医治恩赐的典范只能属于使徒所特有。他们是继承耶稣医治职事的典范(太八5-13;徒九34,二十八8),来见证耶稣的身份和复活的真理。他们的医治是不会有失败的,而且是立刻性的,和持久性的(路六10,十七14;徒三7)。而现今五旬宗医治的职事,他们当中没有一个人有使徒当时的骄人成绩。[10]同时,我们若单以神迹来印证一个人的身份,那也是很危险的。因为许多假基督和假先知也会行神迹(可十三22)。五旬宗第三波以神迹治病作为布道的途径,是没有圣经根据的。卡森也指出:主耶稣从来不会以医病赶鬼当作到一个地方去的目的,他到各城各乡的目的是为了传讲福音。[11]因此,我们可以说,路加不是权能布道的拥护者。

  四、评析本书对保罗圣灵观的论述

  (一)保罗的圣灵观是注重救赎与灵恩的工作

  作者认为:保罗是首位提出圣灵工作具有救赎功能。保罗圣灵论的始创元素,在《路加福音-使徒行传》完成后,才被广泛地影响(非保罗的)初期的教会。他们认为保罗常谈论圣灵救赎的工作,路加常谈论圣灵是得力服侍的源头,彼此可以互补。(页47、121)郭鸿标认为:保罗的圣灵观不单注重救赎方面的工作,同时,也注重灵恩方面的工作。因为保罗认为信徒在归信基督之后,便立刻领受了圣灵(救恩),并活在圣灵的管理之下(灵恩)。当信徒在圣灵里开始新生命时(林后三章;加三3-5),同时也藉着圣灵养育灵性,与情欲争战(加三、五、六章;罗八章);并透过传讲福音,教导圣经,圣灵在人的心中工作,感化人心,使人可以随从圣灵而生活,直到新天新地的来临。[12]

  (二)保罗没有要求每个信徒都要说方言

  作者认为:保罗坚称每个基督徒都应该说方言来造就自己;并且,无意要排除和限制任何人以方言来造就教会。(页145)笔者相信,作者和福音派人士对于保罗所问:“岂都是说方言的吗?”都会表示否定。因为作者认为:“人人都可以,但不是人人都做。”(页150),现在问题在于“人人都可以”,我们应该如何解释呢?五旬宗信徒不单认为说方言是圣灵洗的普世性印记;而且是丰富自己灵修生活的有效途径(林前十四4、18)。

  笔者认为:保罗在哥林多前书第十三、十四章里,已教导信徒在公开场合说方言,要让人听得懂,否则就要停止,因为不能造就人。五旬宗人士会说,我们可以私下说方言,来造就自己。巴刻说:我们从上下文来看,若私下说方言连自己都听不懂(五旬宗信徒公开承认自己也不明白),如何造就自己?这很明显与保罗前面所论述的内容是有矛盾的。同时,从保罗的思路来看,我们不能断定哥林多前书十四章4节就是指私下说方言,因为这两者毫不相干。[13]保罗真正的意思是说:“不是人人都可以”。就如卡森所说:保罗是把说方言限制于会众中少数有此恩赐的人,而不应坚持所有人都要说方言(林前十二30)。(页134)同时,廖炳堂也认为:方言是超自然恩赐之一,和先知恩赐一样在今天仍在但不常见(林前十四26)。[14]因此,我们可以说,保罗并没有明确地要求每个信徒都要说方言。

  (三)保罗认为属灵恩赐不是灵命成长的标记

  作者谈到保罗强调属灵恩赐是恩典礼物,而不是灵命成长的一个记号。属灵恩赐不是标示某人为属灵的精英,倒是为了表达神赐给教会的恩典,是信徒都可以得到的。当我们活出有爱的成熟灵命,就能更有效地运用恩赐,使人得造就。(页198)笔者认同这观点;因为保罗讲到哥林多信徒在恩赐上没有一样不及人的,但却作出分门结党的事来(林前一7、10)。保罗还说:如果我们有百般的恩赐,而没有爱就算不得什么(林前十三1-3)。这里清晰地告诉我们:属灵的恩赐不能代表有成熟的灵命。

  但后面作者又提到:路加的圣灵恩赐,与保罗的圣灵恩赐却完全的不同。他们认为保罗的圣灵恩赐是指称义、成圣,或顿悟与神的父子关系。而路加的圣灵恩赐是指特殊的启示和灵感的言语。(页212、215)这是笔者不认同的。因为作者前面已经提到属灵恩赐就是恩典礼物。这礼物从广义来讲,不单指三位一体的神自己(救赎),同时,也是指他所赐给我们的服侍能力(灵恩)。因此,作者若将此分开,让人感觉有点混淆视听。笔者认为,只要我们真心悔改相信福音,圣灵就会进入我们内心,重生我们,并赐下新生命,这就是圣灵的洗。然后,我们在圣灵及真理的光照下,灵命不断地更新和成长,这才是圣灵充满的真正记号(参太七21-23)。[15]

  (四)保罗与路加的圣灵观完全一致

  作者认为保罗的圣灵观比路加的更广阔。路加虽然是保罗的旅伴,但他有可能不受保罗圣灵的救赎功能的影响。路加接触保罗的神学,可能只限于私下对话或间接的资料。因为路加概述保罗的讲道时,没有丝毫保罗救赎观的圣灵论味道。(页55、225)对于以上观点,笔者在前面都已作了论述:保罗与路加都注重救赎与灵恩的向度,笔者在此就不再复述了。福音派学者特纳认为:新约圣经的圣灵观应该是一致的。他特别反对两阶段接受圣灵的观点;他认为信徒归信时就可领受圣灵。[16]郭伟联也认为:路加与保罗的圣灵观,实在不应该一分为二。因为圣灵不单可以帮助罪人悔改,也会带来实质的成圣果子(路三3、7-10;加五16、25)[17]因此,我们可以得到最后的结论:保罗与路加的圣灵观是完全一致的。

  五、总结

  虽然笔者在以上的评析中,多以批判性的方式论述了本书当中的偏差观点。但是,作者也确实愿意代表五旬宗的立场,以开放的思想,及审慎的态度来与福音派人士进行具有建设性的对话。试图以释经和神学的途径,以求在核心价值方面达成共识。就如作者所说:当今已预见现代五旬节运动为更大的福音派世界所理解,这是具有建设性的。回顾过去五十年,我们从福音主义根源得到力量,尤其在圣经诠释方面。目前福音主义的释经环境,更能让我们在神学方面作出贡献。作者期望能成为福音派与五旬宗之间的一座重要桥梁。(页68)同样,笔者在以上的论述中,也深刻地体会到福音派与五旬宗之间还有更多对话的空间。因为笔者通过以上的论述已得出结论:路加与保罗的圣灵观完全一致,都是具有救赎与灵恩的向度。因此,笔者相信:只要我们都能把握好属灵的焦点——以基督为中心的圣灵观;那么,所谓的路加与保罗的圣灵观一定会达成一致的。

 参考书目

  孟惠霖、孟保罗著。杨子江、陆张洁明译。《圣灵与能力--五旬节经验的基础》。台北:校园书房,2010。

  巴刻著。陈霍玉莲译。《活在圣灵中(增订版)》。香港:宣道出版社,2009。

  艾利克森著。蔡万生译。《基督教神学·卷三(增订本)》。台北:中华福音神学院,2003。

  廖炳堂。《灵恩运动的反思》。香港:建道神学院,2013。

  廖炳堂。《灵修神学》。香港:建道基金会,2010。

  廖炳堂。<圣灵论与灵恩运动>。语音讲义。香港:建道神学院网上课程,2014。

  [1] 孟惠霖与孟保罗是父子关系;第一、十二章的附录,和结论是出自孟惠霖手笔;余下各章由其

  公子孟保罗撰写。孟惠霖、孟保罗著,杨子江、陆张洁明译:《圣灵与能力--五旬节经验的

  基础》(台北:校园书房,2010),页8(后注1)。

  [2] 廖炳堂:《灵恩运动的反思》(香港:建道神学院,2013),编者语。

  [3] 开放审慎论目前仍在形成的阶段,但它可能是今日大部分既不接纳终止论,也不同意灵恩一二

  三波观点的福音派信徒之观点。廖炳堂:《灵修神学》(香港:建道基金会,2010),页391。

  [4] 廖炳堂:<圣灵论与灵恩运动>(香港:建道神学院网上课程,2014),语音讲义。

  [5] 廖炳堂:《灵恩运动的反思》,页30。

  [6] 艾利克森著,蔡万生译:《基督教神学·卷三(增订本)》(台北:中华福音神学院,2003),页

  894。

  [7] 廖炳堂:《灵恩运动的反思》,页33-34。

  [8] 巴刻著,陈霍玉莲译:《活在圣灵中(增订版)》(香港:宣道出版社,2009),页220-224。

  [9] 廖炳堂:《灵恩运动的反思》,页35。

  [10] 巴刻:《活在圣灵中(增订版)》,页232-233。

  [11] 廖炳堂:《灵恩运动的反思》,页13。

  [12] 同上,页31-32。

  [13] 巴刻:《活在圣灵中(增订版)》,页227-228。

  [14] 廖炳堂:《灵修神学》,页398。

  [15] 廖炳堂:《灵恩运动的反思》,页43-44。

  [16] 同上,页30。

  [17] 同上,页109。

 


下一篇:也谈《圣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