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致力于为全球华人基督徒提供在线灵修平台。  本站全新改版,如有问题请向管理员反馈。  老版首页  登录注册 收藏本站|网站地图|本站留言|返回首页
热门栏目:
感恩讲章 讲章精选 视频讲道 在线祷告 福音文章 福音书库 2013讲章 儿童主日学 青年团契 基督文艺 赞美诗歌 感恩专题 站内搜索 更多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基督教书库 > 天路历程 > 神学专栏

保罗华许的七个忧虑

来源:恩典文章 | 作者:王怡 | 时间:2015-11-20 | 阅读[] 字体: [ ] [繁体] [推荐]

 

  最近读保罗·华许牧师的一篇访谈,评价近年来改革宗信仰的复兴(所谓新加尔文主义的兴起),包括令人鼓舞和令人忧虑的地方。我下面抄录他主要的观点给你们,不是因为我想偷懒,是因为我思考了很久,还是认为我不可能比他说得更好。关于他提到七个方面的危险,我认为在目前的教会内部,以及在我自己身上,都不同程度的存在。所以,让我们一起受教吧。因为上帝不总是藉着你们的牧师来使你们受教,上帝也总是藉着整个教会和他众多的仆人,来使我们受教。

  首先,他谈到对这一复兴的观察和赞许:

  这一代人对那些在宗教改革期间清楚表明出来的圣经教义重新感兴趣,这令人鼓舞。福音派运动已遭受重大损失,因为它放弃,或者忽略了归正的圣经真理,采纳了实用主义。基督教信仰是一种“真理”的信仰,当它的真理变得不确定,基督教信仰就变得模糊无力。更糟糕的是,它很快就和世界的文化混杂在一起,一心专注世界的文化。今天有一些福音派基督徒回归圣经真理的正确定义,这令人鼓舞。第二,这一代人重新发现了宗教改革的五个唯独——唯独圣经,唯独基督,唯独恩典,唯独信心和唯独神的荣耀,这令人感到鼓舞。这些教义对符合圣经的基督教信仰来说,是不可妥协的基本真理,是唯一正确的根基。只有从这根基上才经常生发出神百姓中的改革和复兴。

  第三,这一代人也认识到教会历史的重要性,这令人感到鼓舞。相信“唯独圣经”,并不等于否定一种必要的做法,就是我们必须把我们自己的解经与教会伟大的公认信条对圣经的解释,并与在我们之前数不清的敬虔信徒的解经作对比。这是一种最有效的手段,帮助我们察觉我们自己的文化,有多少已悄悄渗透进入了我们对圣经的解释。第四,也是最后一点,这一代人重新发现过去伟大的神学家和传道人,这也令人鼓舞。我们必须承认,我们的文化肤浅,缺乏操练,饥渴追求娱乐和安逸,这并不是催生出有深邃属灵经验的伟大思想家的有利环境。当我们读到历史上伟大圣徒的著作,我们就能从比我们自己更深的井里打水,看出我们已经何等退步,并且让我们把目光定睛在比我们自己时代要求、甚至期望更高的基础上。

  但是,华许说,“在许多方面,一场运动也会面对这场运动中任何人都会遇上的同样错误和危险”。于是,他阐述了自己在七个方面的忧虑:

  我忧虑的第一个方面,就是存在向极端发展的倾向。当一个年轻人开始认真考虑教义的重要性,他可能会被某种极端的观念带领走上偏路,因着过分强调一个教义,就抹杀了另外一个教义。对每一个单独的教义有正确解释,这还不够;我们也必须学会看到每一个教义是彼此和谐一致,以一个整全的视野来持守每一个教义。

  我忧虑的第二个方面,就是存在着一种倾向,要否认神他自己和他作为的奥秘,或者取消这些奥秘。我们必须要记住,例如在三位一体方面的异端,总是出于两个不同的源头——既出于那些努力要否认三位一体的人,也出于那些企图更精确地解释三位一体的人。一个年轻人,可能会轻易落入一种极大的威胁,就是赋予自己的推理与圣经同等的份量或权威。这样做的时候,他就创造出一种更宏大的神学架构,但其中更多的是推论,而不是真理。我们的骄傲是宁可取消从神而来的奥秘,夸耀自己的成就,而不愿承认奥秘永远存在。我们必须谦卑地敬拜他,不单是因为我们了解他的真理,更是因为“他的判断何其难测,他的踪迹何其难寻”。(罗马书11:33)

  我忧虑的第三个方面,就是空洞的唯理智论。当人把对教义的头脑中的理解当成最终目标,而不是达成一个更高的目标的手段时,人就产生出唯理智论。那更高的目标,就是把这教义应用在我们自己的生活当中,荣耀神,造就神的百姓。当一个年轻人开始去教导和夸耀那些还没有在他生命中成为实在的事情,他就会变得瞎眼,看不到他对自己解释的真理的理解仍然有多浅,他对他以为自己已认识的真理,活出来的又有多贫瘠。

  我忧虑的第四个方面,就是一种神学方面的吹毛求疵,这种吹毛求疵胜过了爱。如果我们在真理方面长进,在信仰方面进深,超过了我们的同伴,我们就必须问自己:“使你与人不同的是谁呢?你有什么不是领受的呢?若是领受的,为何自夸,仿佛不是领受的呢”(参林前4:7)。我们若在真理方面长进,就应导致我们在谦卑,在对其他人,特别是信徒的怜悯方面有长进。当一位年轻的神学家,对一张写着“上帝爱你”的标语牌发出论断和窃笑,仅仅是因为他了解写这标语牌的人并不明白他所写这句话的完全复杂的含义,那么这人就出了严重问题。耶稣说:“你们要小心,不可轻看这小子里的一个。我告诉你们,他们的使者在天上常见我天父的面。”(太 18:10)

  我忧虑的第五个方面,就是这一代年轻的改革宗人士,愿意接受宗教改革的重大教义,却不愿意放弃那些在当代福音派生活中根深蒂固,但却不符合圣经的侍奉模式和教会生活。我们一定要认识到,目前福音派做法中很多的错误,是与偏离了在宗教改革时候呈现出来的合乎圣经的神学有关。如果我们真正领受了这些教义,特别是唯独圣经的教义,那么这就要求我们必须改变我们的教会治理和侍奉的方法,使它们符合圣经,而不是反其道而行事。

  我忧虑的第六个方面,就是有人喜欢谈论改革宗和清教徒神学,却不愿实践他们的敬虔和对神的委身。改教家是认识神、与神同行的人,他们在祷告的密室里,就像在他们的书房里一样如鱼得水。他们盼望与基督的样式相似,他们绝不是完全的人,但他们花了极大功夫,努力让他们生活的每一方面都与主的诫命相符。他们神学上的改变,产生出他们的敬拜和实际生活的改变。但在我们中间,有一部分年轻的改革宗人士,他们的生活方式是落在反律主义的边缘,炫耀他自以为的自由,回避严肃的敬虔,认为教会生活的一切不过仍是律法的捆绑。

  我忧虑的第七个,也是最后一个方面,就是许多年轻的改革宗牧师尝试让自己显得现代、嬉皮、酷、自嘲甚至先锋派。这一种与文化的打情骂俏是很危险的,这让世人很难严肃和深沉地对待这位牧师或他所传讲的信息。

  在当代中国的处境下,请允许我再补充两个方面的忧虑:

  我忧虑的第八个方面,来自老一代的改革宗传道人。宗教改革的教义和释经学,相当借助于当时深厚的古典人文教育和思维训练。但在人文教育极度匮乏的社会背景下,许多老一代传道人对改革宗神学的接受,与基要派信仰和敬虔主义传统过度结合,有一种使教义变成教条,以结论替代过程,并走向一种新的律法主义和小群主义的危险,使改革宗信仰面对当代中国社会文化的遽变时,正在失去其宽广深邃的胸怀和遍满全地的应用性。

  我忧虑的第九个方面,来自年轻一代的改革宗信徒。互联网和社交网络的普及,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信徒团契相交的经验,这一改变,对那些以情感和个体经验为重的基督徒的影响相对较小,但对那些以思考和悟性见长的改革宗信徒的影响相对较大。灵恩派的弟兄姊妹喜欢躲起来私聊,改革宗的弟兄姊妹喜欢在人前辩论。因此,在网络上,看起来最傲慢和咄咄逼人的信徒,通常都是年轻的改革宗人士。这种现象正在极大地损害这一复兴运动的声誉和力量。

002Jy266gy6L2oojk3f01&690.jpg

 


上一篇:十架神学
下一篇:宗教史学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