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致力于为全球华人基督徒提供在线灵修平台。  本站全新改版,如有问题请向管理员反馈。  老版首页  登录注册 收藏本站|网站地图|本站留言|返回首页
热门栏目:
感恩讲章 讲章精选 视频讲道 在线祷告 福音文章 福音书库 2013讲章 儿童主日学 青年团契 基督文艺 赞美诗歌 感恩专题 站内搜索 更多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基督教书库 > 天路历程 > 神学专栏

加尔文宗(下)

来源:恩典文章 | 作者:胡汉重 | 时间:2015-12-15 | 阅读[] 字体: [ ] [繁体] [推荐]

 

  加尔文的教会观:

  国家从属于教会,为教会差遣。

  关于教会,加尔文认为应分为两种:真正的教会是无形的,是由“选民”组成的;另一种教会是外在的有形教会,包括一切“自认为敬拜一位上帝与基督的人”。有形教会中有“选民”,也有永无得救希望的“弃民”,只是为彰显上帝的荣耀,必须由有形教会强迫他们服从上帝的诫命,接受教会的约束。但是“选民”必须加入教会,因为“教会外无救恩”。

  加尔文非常重视教会本身的建制。他认为教会与国家都是由上帝创造,都是神圣的,上帝的目的是使两者协调工作。教会负责信仰、崇拜和道德,国家则保证教会行使其职能。因此,神权政治是最理想的社会制度。在日内瓦的神权共和国中,为保证教会不受世俗政权的控制,加尔文根据《新约圣经》和日内瓦市政权的组织形式,创立了“长老制”教会。教会的最高权力机构是“长老会”或“长老法庭”,由平信徒中推选长老12人和牧师5人组成。牧师为终身制神职人员,由议会推举,长老则每年改选一次。长老会定期开会,商讨教会诸项事宜。教会的惩处以开除教籍为限,更重的惩处则由政府处理。长老的任务是注意人们的道德纪律,维持社会秩序;牧师的职责是讲解《圣经》,负责管理教会和培养神职人员。由日内瓦各教堂的牧师共同组成“牧师团”,不经牧师团许可,任何人不得在日内瓦传教。此外,教会中还设立教师和执事,教师负责领导日内瓦的学校和宗教教育工作,执事是由平信徒选出来协助牧师、长老工作的非专职工作人员,从事救济、医疗等慈善事业工作。这种组织形式,后来为其它国家加尔文派教会所采用,各基层教堂由平信徒选举长老来管理,牧师由长老聘请。教区长老会由基层教堂的长老、牧师各1人组成;全国长老会由教区选举长老1——2人、牧师1人共同组成这种组织形式使教会带有更浓厚的反封建性和更多的民主性,更易为资本主义发达的西欧各国所接受,因而传播较广。

  所有教会成员一律平等,一般信徒理应参与教会的管理。因此,该宗教会采用具有共和性质的长老制体制。其主要内容是,基层教会信众从一般信徒中选举出长老,由长老选聘牧师共同组成堂会会议管理教会。基层教会再派出长老和牧师各一名组成教区长老会。此会对下层的教会有监督权。各教区长老会,再选派人数相等的长老和牧师代表联合组成上一级的大会。大会具有教会最高立法与司法权。这种制度保证了一般信徒的民主权利。

  加尔文主张大大简化教会组织,规定教职人员从信徒中民主选举产生,从而彻底改革了教会组织。他把复杂的天主教七礼减去五个(坚赎礼、赎罪礼、涂油礼、授职礼、婚礼),也不许望弥撒、崇拜偶象、朝圣和斋戒。他认为在真正的教会里牧师、教师、长老和执事这四种人是不可缺少的,其他人员一律精减。牧师负责执行圣诫,施行圣礼,发出规劝。教师负责讲解《圣经》。执事经管信徒捐款和教会的收入,用来发放教职人员的薪俸、修理教堂和救济穷人。长老的职责是监视每个人的行为,对“做坏事或生活无节制的人”进行劝告,并且还是权力很大的宗教法庭的成员。所以,在加尔文派的教会里,长老的地位十分突出,人们称之为“宗教改革的警察”,也称加尔文教会为长老会。有时,声望高的教师和牧师亦称长老。加尔文要求长老品行高尚、完美无缺、敬畏上帝高于一切,并在精神上能够深思远虑。上述四种人又称“监督”,均由信徒投票选举产生。

  据加尔文说,古代基督教会塬是这种民主和简单的组织,在教皇制出现后遭到破坏,当务之急就是恢复古代的这种教会制度。当然,他举起恢复古代教会的旗帜,并非真的要塬封不动地恢复古代的教会。他精心描绘的古代教会的图景,实际却是当时庞杂而腐朽的罗马教会的对立物,是一个资产阶级中意的廉价的教会。民主选举也不是毫无限制的,候选人必须经过严格的审查。民主选举和组织简化的结果,产生了一个资产阶级分子层层控制的加尔文教会。所以,加尔文教穿着古代教会这个受人尊敬的圣衣,演出的内容却是历史的新篇章。

  5、加尔文的国家观是保守的。他虽然在宗教问题上,纵横驰骋,一往无前,但在国家问题上却畏首畏尾,徘徊不前。他仍然囿于把基督徒分为属灵和属世的两种本质,把基督徒的自由只限于属灵方面的成见,同时神化一切国家政权和官吏,把他们说成是代表神来进行治理的。百姓对官吏,即使是对暴君,也只能尊敬服从,千万不能自己动手激起骚乱。遇到暴君,群众首先应当“省察自己”如何违背神的旨意,神就是用苦恼来管教人们,最多对暴君的命令“置若罔闻”,千万不能自己去“纠正暴政”。在特殊情况下,叁级会议可以行使职权反对暴政,因为它是神派来保障人民自由的。至于如何消除暴政,加尔文并没有回答。

  既然上帝的王国已经民主化、共和化,那么人间的王国也不能从属于君王、主教和领主,也必须民主化、共和化。加尔文的英国信徒们不久以后,终于讲出他本人不敢讲的话,即主张王权的源泉存在于人民之中,未经人民同意的王权是非法的!塬先,日内瓦处于萨伏依公爵及其代理人日内瓦主教的封建管辖下。1536年8月,即加尔文到日内瓦后一个月,日内瓦在伯尔尼的支持下打击了教会的权威,取得了反对萨伏依公爵的胜利,成为独立的共和国。这给加尔文在日内瓦获得了实践其理想的机会。

  加尔文教徒不承认教会从属于国家,不承认任何政府(国王、国会和城市地方行政官员)有权制定有关宗教的法律。恰恰相反,他们坚定主张真正的基督教徒,即上帝的选民或虔诚的信徒,应该使国家基督教化。他们希望把社会本身改造为宗教团体的典型。他们反对主教制(路德宗教会和英国圣公会都主张保留此制),建议应由教务评议会(牧师和虔诚的俗人所组成的选举机构)管理教会。由于吸收世俗分子参与对宗教事务的管理,这样,他们就打破了教士的垄断权,促进了教会的世俗化。另一方面,他们又是政教分离论的对立者,因为他们希望把整个社会基督教化。

  圣灵:

  虽然他在《基督教要义》中,没有另辟一章来清楚说明他的圣灵论,但是从他的论述中可以知道他对圣灵工作的观点。对加尔文来说,上帝的灵与上帝的工作同时进行,而促成人的“相信”,当圣灵在人心中运行光照人心,使人在读了上帝的话而产生信心。所以人非用理性接受信仰,亦非用理性确认圣经的权威,而是圣灵那奥秘的力量所做的工作。

  6、圣礼观

  在加尔文主义中,《圣经》成为信仰和生活的最高权威。加尔文主义者认为《圣经》仅设定两种圣礼——洗礼和圣餐。加尔文关于教会治理的的思想——即教会选举长老管理教会事务——源于《圣经》,并被长老会和改革宗教会采纳。这一代表性的教会治理方式,对现代民主的发展产生重要影响。

  加尔文对圣礼的定义是:“神赐恩给我们的证据,是一种外在的印志,和我们对他的敬虔之互相印证,加以确认。”

  其中必要圣礼特别是指“洗礼”与“圣餐”。“洗礼”:加尔文认为洗礼是基督徒的第一个圣礼,是加入教会的表记,好叫人们被接入基督,成为神的儿女。加尔文反对私人洗礼,因为他认为洗礼与圣餐是教会的公共圣职,私人不可擅自施洗,且受洗者必须要先充分明白真理,才可施洗。

  加尔文强调通过圣餐,使得信徒得以与基督连结。他并不重视饼跟杯,他主张“在圣灵里耶稣基督身体真实的临在”。也就是说,人在圣灵里改变而体验到耶稣基督的临在,体验到耶稣基督的身体与血。但是在领受圣餐时,必须传扬神的道。所以对于当时天主教保留饼和杯,给生病无法前来的信徒或是王公贵族举行私人弥撒,这些作法加尔文并不赞成,因为他认为,不在崇拜及充分宣扬上帝的话之场合领受圣餐,是没有意义的。

  7、加尔文与路德的异同:加尔文与路德在「预定论」的看法上一致。他们都相信:神已在万世之前拣选了承继永生的人;两人都根据奥古斯丁及保罗书信发挥这项教义。

  在崇拜的仪式上,加尔文与路德不同。路德尽量保留罗马天主教的崇拜仪式,只要是圣经没有禁止的事,他都保留;由于他(路德)个性保守,因此他(路德)改革的教会仍保留《圣经》没有明文禁止的旧传统,如祭坛,蜡烛,基督画像,告解礼等。

  加尔文尽量远离罗马天主教的崇拜仪式,他只实行圣经所吩咐的事。然而他们二人均以讲道为崇拜的主要项目;二人都为会众预备诗歌本,只是路德着重圣歌,而加尔文偏重诗篇。

  在教会行政上,加尔文与路德不同:路德准许政府过问教会;加尔文不承认政府在教会中有任何权柄,他甚至使教会有权干涉政府;而且加尔文比路德更强调教会惩治。他们二人都顾念穷人,都在教会中安排执事,专做关怀贫民的工作。

  他们二人都深信「每个人都有权自己读经」。为了达到这个目的,路德将圣经译成德文,加尔文将圣经译成法文;他们二人都是语言文字的专家,他们的译文对本国的文字架构有不少贡献。

  他们二人都重视教育:路德本是威登堡大学的教授,同时也讲道;加尔文本是日内瓦教会的传道人,晚年时创办了日内瓦学院,自己也成为该院教授。他们二人都强调信仰必须奠基在纯正教义上,因此,二人都为信徒写了信仰问答书。

  在对圣餐的看法上:加尔文与路德及慈运理都不同。加尔文与慈运理都否认路德「基督的身体真正临在饼和杯中」的看法;但加尔文又不同意慈运理「圣餐仅为纪念仪式」的看法;加尔文认为:「基督的灵真正临在饼和杯中,信徒凭信心领受圣餐时,真正领受了基督,不是属肉体的,乃是属灵的。」

  加尔文和路德都坚信「唯独因信称义」的道理。对路德而言,「因信称义」是教会站稳或跌倒的根据;对加尔文而言,「预定论」是教会的基础。加尔文认为教会是一切尚存与已逝的蒙拣选者之总和,环绕这蒙拣选者的外围,建立着有形的机构,其目的是为人类的一切关系而施行神的计划。因为被召的人多,选上的人少(太廿二14),外表的教会,当然要包括许多有名无实的基督徒,或未蒙拣选的人。

  路德强调「人的得救」;加尔文强调「神的荣耀」。路德强调圣经的权威;加尔文强调神的主权

  路德是修士、神学家,以神为主,路德改革后的宗教是信仰的宗教;加尔文是人文主义者,以人为主,加尔文改革后的宗教是世俗化的宗教。

  可以说,加尔文的宗教思想源于马丁·路德,但与马丁·路德的思想也有不同之处。马丁·路德的思想是“因信称义”。他主张每个人可以凭自己的虔诚信仰得到拯救,而不用通过教会,信徒可以因为信仰直接与上帝交流;信仰的唯一根据是《圣经》,由此,《圣经》被置于至高无上的地位;简化宗教仪式,主张神甫可以娶妻;世俗权力高于教权,建立本民族教会。路德宗的教义体现了新兴资产阶级,惜时如金和建立“廉价教会”的经济观念,及否定权威和追求地位平等的政治要求。加尔文的主张是反对盲从,《圣经》权威至高无上;主张信仰得救,即预定论;简化教会组织和宗教仪式,选举神职人员;制定严格的道德标准,过节俭生活;教会监督国家、社会和家庭;将日内瓦改造成政教合一的民主共和国。加尔文的主张更具有革命性,更为激进,国际影响更大,但是也过于极端,达到镇压异端,宗教专制的程度。

  加尔文的影响:

  不论加尔文改革的激进和极端与否,加尔文的改革,对于资本主义发展和世界历史进程发展的促进作用,是毋庸置疑的。例如,美国着名历史学家班克罗夫特称加尔文是“美国之父”;菲利普·沙夫说,“加尔文成为历史上最英勇的法国胡格诺派、荷兰乞丐派、英格兰清教徒、苏格兰誓约派和美国新英格地区清教徒前辈移民之父,他们都以为了良心自由的缘故,可以牺牲世界上任何东西而闻名于世。”;马克斯·韦伯也认为:新教伦理中,有一种可以称之为“资本主义精神”的东西,它对于近代资本主义的发展,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而这个特殊的“资本主义精神”,则主要是加尔文宗教改革的副产品。

  加尔文的神学体系,是宗教改革时期最完备的体系。他在神学上的革新几乎涉及到每一个细节,诸如在信仰和救赎、预定论、阐释学的解经方法、教会的职能和组织形式、基督徒的生活准则等等,除此以外,还广泛涉及到政治、教育、文学、哲学等人文科学领域。在政治和历史发展方面,荷兰、英国、法国、德国、瑞士、以致整个欧洲资产阶级的发展也都受惠于加尔文,甚至随着一批加尔文教的信徒乘坐“五月花号”来到美国,在美洲大陆播种民主自由的思想。从社会思想文化的角度看,加尔文的宗教改革,从一定程度上解放了人们的思想,鼓励了人们的积极进取精神。

  如果说加尔文宗的巨大影响是果,那么他的改革自身存在的特点就是因:

  首先,在政教关系问题上,加尔文坚持政教合一,但教权高于政权。加尔文派的改革,自始至终就一直和政治力量紧密结合。更确切地说,加尔文推行宗教改革的整个过程,就是他与日内瓦政府争夺权力的过程。最终,他把日内瓦变成了一个政教合一,但教权高于政权的城市神权共和国。

  其次,在信仰问题上,加尔文坚持信仰的纯正性和排他性,绝不宽容。这或许是加尔文本人所具有的完美主义性格使然。而他也将其完美主义性格,透过其教义反映到每一个清教徒的身上。

  再次,在与教会之间的关系问题上,加尔文始终不遗余力地促进海外宣教,和建立普世性的新教教会。路德曾说,“我为我德意志同胞而生,我是要为他们服务的。”而加尔文则说“我们要维护的是把世间全部的人引向上帝,让所有的人崇敬上帝,为他服务。”所以路德的改革只限定在德国,而加尔文积极促成各国新教教会的联合。面对数量越来越大,又开始增多并且分裂的这些教派,路德束手无策,而加尔文却是强有力的,或者至少争取如此。

  最重要的是,加尔文的预定论以及他关于天职、善功、拣选的观念,成了资本主义经济发展的精神内核。

  加尔文的预定论本身并不是没有矛盾的,因为他解释不了这样一个问题,既然上帝不拣选一部分人,让他们作恶,让他们自我毁灭,为什么却又要创造他们,那岂不是说上帝本身是个作恶者。但是,这种人类理性无法企及的理论,却并不妨碍它带来一个,连加尔文自己也始料未及的客观上的后果,那就是,它从正反两方面有利于资本主义的发展。因为根据彻底的预定论,人们有理由相信“善功”是得救的标志。换句话说,一个人在现实生活中是否信仰上帝,并按照上帝的道去生活以取得成功,便是“选民”与“弃民”的标志。因此,预定论的后果并不象它的批评者所说的那样,导致道德堕落。相反,人们要拼命以自己的行动以及成绩来证明自己,已被上帝拣选。当然,如果一生穷苦,那也是命中注定,不可改变的事。加尔文的这种宿命论的观点,既可以被资产阶级用来为资产阶级的起家辩护,又可以被资产阶级用来要求劳动群众忍受剥削安分守纪。因此,他的预定论十分适合资产阶级的口味,成为新兴的资产阶级的圭臬。

  一方面,可怕的预定论迫使人们积极进取,重视善功,创造财富。在天主教那里,善功是得救的塬因;在路德那里,自己心中的信仰是称义的确证;而在加尔文这里,由于人的理智无法企及上帝的意志,谁也无法确定自己是否被拣选,这就在人们的心目中,引起了得救的恐惧和焦虑。可是加尔文说,善功虽然不是蒙拣选的塬因,但却是蒙拣选的标志。于是,人们为了消除心中的恐惧、焦虑和不确定感,必定拼命用自己的善功来证明自己已被上帝拣选,而不是被上帝弃绝。这样,主观上要证明自己已蒙拣选的努力,客观上就造就了一种拼命工作、积极进取的人生态度,和丰富的社会物质财富被创造出来。另一方面,宗教思想的核心是荣耀上帝,享乐是有罪的,这必然导致节俭和财富的积累。加尔文认为,拼命工作创造财富,取得成功,目的并不是享乐,过俗世的幸福生活,而是为了荣耀上帝。把日常工作作为天职,也是神的旨意,是基督徒响应上帝的唿召,作为上帝的工具,为在地上建立“上帝之城”而努力。物质享受是对物质的崇拜,有违对上帝的崇拜,所以是有罪的。加尔文的善功与天主教的涵义不同,它主要包括以下叁种形式:第一,履行宗教传道和为神作见证的义务,唤醒沉迷于罪孽中的人。第二,遵守十诫,并将其贯穿于日常生活的每一个细节,不仅个人遵守,而且有义务通过迫使他人遵守十诫,而维持团体的洁净。第叁,热忱地从事天职,通过天职为上帝和他人服务。这样世俗的生活和工作都被神圣化了,而且都成了荣耀上帝这一目的的手段。这样一来,通过现世的勤劳和节俭,来追求来世的人生价值定位,客观上必然导致财富的积累。

  就像弗罗姆说的那样,“强迫自己去工作,喜爱节俭,把个人的生活,变成达到别人的权力之目的之工具,苦行禁欲,以及一种强制的责任感,成为资本主义社会的生产性力量,没有这些属性,现代的经济与社会的发展是不可能的。

 


上一篇:宗教史学派